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本宫专治各种不服 199 女大不中留

时间:2018-06-22作者:柳暗花溟

    ,精彩小说免费!

    赵平安努力回想,不出预料的,头又开始剧烈疼痛了。

    她咬着牙硬撑,哪想到脑海里全是黑暗,就好像整个世界都关闭了门窗似的。于是她放弃了,莫名想起偶遇过的石道长。他老人家说:一切自有定数,该来自然会来,急什么呢?

    对啊,急什么呢?

    她都已经重生了,必定会有不同的活法,她只忠于自己的本心就好了。

    “你怎么了?”看到赵平安的异样,穆远紧张的问。

    “只是头疼罢了。”赵平安顺着穆远的力道,倚到床栏上。穆远还体贴的在她背后垫了枕头,高度很合适。

    “你也知道嘛,自从上回中了毒,我就有了头疼症,时不时会疼一下。唐太医看过,后来我让楼大掌柜也看过,都说是没事,大约也就是心肾不交的样子,养几年就好了。”赵平安轻描淡写地说。

    过几年,也许她什么都想起来了。不用想,也就不用头疼了。

    老天既然给她开了这么大的金手指,让她穿越,又让她重生,而且还是两回,能用现代先进的西医和古代巅峰时期的中医相结合解决医学难题,继而解决政治难题,甚至还有人生的难题,必定会给一个限制的。不可能无休止的让她为所欲为,幸运总有个度呀。

    这就像在现代玩网游,得到一个杀器,捡到随机的最好装备,必定伴随着一个难题,使用之时也颇多要求。这样,才是平衡。

    “可惜,我一直查不出给我下毒的人是谁。”她继续道,“我只怕那些病死的太医里有知情者,可惜这次叶贵妃搞出来的疫症之灾,让太医院=折了不少人。线索越来越少,敌情人也可能不在了,那么这件事就可能真的无解了。”

    穆远沉默着。

    赵平安咬咬牙,就像小女生遇到难题或者受到欺侮,就要和自己的男票念叨一样,“反正我也没被毒死,本不必斤斤计较。可不知道是谁害我,让害我的人继续逍遥法外,真的不甘心呢。你想,那毒必是从宫中传出去的,一个太医为什么害我,必定是被人指使啊。还有啊,我身边的人对我的安全问题防范得相当严密,特别是我出京时,所以那个真对我下手的人,到底是如何神不知鬼不觉办到的?我好好奇。”

    赵平安细细说着这些琐事,丝毫没有感觉有什么不对,也没觉察穆远的异样。

    而穆远却垂下目光,掩饰自己的心绪。

    为了防止父亲加害平安,他在暗卫和情报系统中下了很大的功夫。他自然也没查到当年要毒杀平安的人是谁,却有个怀疑的人选。

    只是,这个人他不能说,也期望自己猜错了,不然,他不知如何自处。

    两个人,本来心心相印,却因为这些外部事件都有了些心不在焉,甚至是各怀心思。

    后来赵平安在穆完温柔照顾中吃了一碗温在隔壁小茶炉上的清粥,然后就在胃里暖哄哄的情况下又睡着了。那是绯儿早准备的,但终究,被穆远哄着骗着劝着,没有任性的吃成她想要吃的肉菜点心。

    这才是养生之道,所以第二天她起床后神清气爽,才梳洗完毕,正吃着相对丰盛多了的早点,穆耀就跑来了。

    “不是说病了吗?怎么起这么早?”他明明是来回报事情的,却像个刺猬似的问。

    这个人哪,被众星捧月惯了,到哪儿都觉得自己是世界中心,最差也是主人翁。特别是自从撒去伪装后,他几乎都不加掩饰了。众贵族少女少妇甚至包括中老年妇女的偶像啊,在她面前就是一个不管不顾的野小子,绝不是书画双绝、清风明月般的大才子。

    “有病,但不能好了吗?”赵平安翻翻白眼,咬了一口水晶包。

    哎呀,素馅。

    这个绯儿真是女大不中留,完全听唐太医的指挥了,也不想想谁才是她的正牌主子。小唐说她身体火气重,不让她吃油腻,她就只能素着。

    真是,可怜死了。

    “害我白担心了半天。”穆耀厚脸皮的坐在赵平安旁边,也捏了个水晶包吃。

    看他的样子,倒是吃得津津有味。

    旁边的秋香看到他进食的速度,连忙把包子盘往赵平安这边挪了挪。

    既然花三郎他哥穆二郎最可能成为驸马,而且秋香也见识过梦中情人的真面目了,心中的粉红泡泡早碎个干净,现在对穆耀也开始不客气起来。

    所以人与人之间只要互相了解了,毫无神秘感之后,反而能简单相处了不是吗?

    “你来,是想说京中百姓救济的事?”赵平安抱紧了包子盘,不浪费秋香的一片心意。

    穆耀进攻不成,转向那盘赵平安不怎么喜欢的菜羹下手,就着旁边的汤饼,也吃得香。

    赵平安给旁边的小丫鬟丢眼色,让她再去端点吃的来。明显的,眼前这位美人花三已经饿到仿若饿狼扒心了,完全不再臭讲究。

    “昨天我忙活了一天一夜。”穆耀一边吃东西一边说,倒不见口沫横飞,反而极之优雅。

    想起穆耀的娘亲虽是归附的大族之女,但人人都说花家是蛮夷。可是穆耀看起来不仅遗传了母亲的非凡美貌,从小的家教也像是极好的样子。可见,传闻不可尽信,穆定之的继弦花氏恐怕也不是普通人呢。

    “结果必定马到功成了是吧?”赵平安正了心神,接过话来。

    穆耀难免得意。

    他说话一半,就是要人接下句,他好吹嘘一番的,因而道,“你也不看看是谁出手,必定稳准狠,让对方连反驳的机会也没有。”

    顿了顿,又说,“我给你讲,他们筹措的物资可比你动用公主威严和权柄淘换出来的多得多。这说明什么?一个个都留了后手,没有人为国为民着想过,都这节骨眼儿了,还留后路。恨不能全东京城的人死绝了,他们还能活呢。”

    “他们不主动,你就把他们榨干呀,客气什么?”

    “没客气!但,这个用得着你说么,非凡的办事能力是我胎里带的。”穆耀瞪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