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本宫专治各种不服 276 一眼即万年

时间:2018-09-17作者:柳暗花溟

    “那你说他要死了,有什么证据?就算有,你去救他不就得了。 ̄︶︺sんц閣浼镄嗹載尛裞閲渎棢つww%w.%kanshu.la”科科有点暴躁。

    赵平安哭得肝肠寸断,“他都不理我了,他恨我,不愿意我出现在他面前。甚至他都不想看我一眼,我为他送行,他一眼都不看我……”

    “他表面上的眼睛不看,心里的眼睛看了一万遍呢。”忽然,有人插嘴。

    赵平安正抽气,被惊得打了个嗝。

    科科更是把手中正咬到一半的果子扔出去,准确的砸向门边。

    黑影一闪,阿布接住果子。

    “怎么是你?”赵平安惊愕。

    “你是谁?”科科瞪着阿布,而后又转过头,“你认识他?”

    赵平安点点头。

    “神出鬼没的,我还以为不是个好人。”科科咕哝,并伸出手,“还我!”

    阿布就又把果子准确的丢回来。

    “你没有跟他走吗?”赵平安问。

    口中的他,自然指的是穆远。

    阿布摇头,“主上没有发布新的命令,就意味着旧的任务没有完结。所以,我还是大长公主的人。”阿布情不自禁地,悄悄地捏了捏自己的肚子。

    在公主府吃得好,喝得好,他都长肉了,以至动作失了灵活,刚才差点从房顶下掉下来。

    他真想和其他兄弟一样上战场,松松筋骨,杀掉那些无耻的侵略者呀。但主上的心肝宝贝在这里,他若不能给主上好好的看顾好,主上就真的会把命交待在战场上了。

    他一直以为,这世上谁没谁都活得了。

    现在他看懂了,主上没了大长公主,就真的活不成的。就算活着,也不能长寿。所谓痴情种,不过如此罢。他主上什么都好,就是有这样一个大缺陷。

    唉,天妒英才呀。

    阿布照例在心中疯狂吐槽,为自己暗中加戏。

    “他可能太忙,忘记你了吧?”赵平安心中苦极了,“你快追上去,他身边需要人手。”

    “我的弟兄们个个万里挑一,不多我一个。。”阿布不禁自豪,转而又道,“主上也不可能忘记我,他不更改命令,就是要我继续保护大长公主。”

    “切,你有什么本事,偷听壁角吗?”科科嗤之以鼻。

    阿布并不以为意,继续对赵平安道,“公主说我主上没有看您一眼,那真是天大的误会呀。属下当时在场,看得清清楚楚,他眼睛没看您,心里却相反呢。”

    “你怎么知道?”科科照例不服气。

    她是修道的,但也修身,就是说会武功的,还是很高级那种。怎么刚才就没发现这块黑不溜丢的东西躲在附近呢?这对她的武力值是极大的侮辱。

    “公主想,我主上是什么人?一向以冷静理智,泰山崩于前不变色的。就算他真的记恨大长公主,虽然我不知道原因是什么,就当他恨吧,大长公主是什么身份,又在那样公开的场合,出于臣子的礼貌,他也会上前拜见。我们武夫,可也是讲礼仪规矩的。再者,我主上的武功高不可测,我这点小斤两在他身边都不够看的,大长公主居然要拦马,在此之前他怎么可能看不见人?可是,他就是一幅没看见的样子,就证明他是要掩饰什么。反而再一次证明,他心里看了公主您千百遍呀。故弄玄虚,欲盖弥彰,一眼万年什么的……”阿布极少一次性说这么大长段话,还夹了好多四个字的。

    他是斥候,讲究的就是行动敏捷,隐蔽,观察力超强,能注意到别人注意不到的,并能用最短的话表达最精准的意思。

    可是今次是真累人啊,安慰女人比暗查敌营还累,主上怎么给了他这么个苦差?再者说了,别的男女有私情,都是你侬我侬,他顶多就是跟着面红耳赤而已。可主上和大长公主倒好,搞得鸡飞狗跳,要死要活的。只可怜他这个办事的人……

    “这条黑泥鳅说得对呀。”科科想了想,不得不承认。

    赵平安心中却是忽冷忽热,时喜时忧。

    真的是这样吗?真的是这样吗?

    但无论如何,阿布的这番话,倒是止住了一些她的悲伤,让她的脑筋也灵活起来。

    果然恋爱的女人智商为零,可她不能这样!

    虽然被打击了,虽然想赢回他的第一仗就输得干净,但她不能一蹶不振,要重新开始!

    上一世,他为她把命都丢了,尽管她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做个与她为敌的大奸臣,但她确实杀了他。那么这一世他有了死志,她就应该把他拉回来,而不是只在这里哭。

    可是,东京城的事她怎么丢得开手?

    还有,她要试验的那些珍贵的药,能挽救大江将士的神药怎么办?

    啊啊啊,真的好想会分身术啊。

    赵平安很焦虑,到深夜的时候也想不出法子,却不知远在几百里的野外,大江将士们扎得规整的营账中,穆远同样坐立难安。

    实话说,对平安,他不知道自己心里到底是什么态度。

    因为他很乱,一方面是被背叛被羞辱被伤害的情绪,失望绝望到让他心灰意冷,让他想挥剑斩情丝,再与她没有任何瓜葛。

    可是,他却仿佛做不到。

    他不断地想念她,没有一时片刻是不想的,不管是爱是恨,但就是想!好像心中那团火被一盆冷水熄灭了,却仍有余温隐藏在深处,只要有风起,就随时可以重新凶猛地燃烧。

    这样他感到害怕和不甘,或者还有自尊严重受伤的感觉。

    人家不要他,不爱他,利用他又伤害他,他像个傻子一样被玩弄于股掌之间,为什么他还是忘不了她?根本就恨不起来!

    但回头又想想,似乎他的心不会骗他。平安那些巧笑嫣然,温柔顽皮,不像是假的……

    到底什么是真,什么是假,前世的那些噩梦般的场景,还有她纵体入怀,他分不清!

    恼怒之下,当时他还在急行军中,就拿出马鞍袋中的那个绢帕。

    他一直试图忽略的,其实心里一直惦记,直到现在拿出来。

    上面歪歪扭扭的一个“安”字,丑都丑死了,一看就知道是她自己的手笔。

    ………………66有话要说…………

    哎呀,纠结的男人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