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本宫专治各种不服 037 前世的驸马

时间:2018-04-03作者:柳暗花溟

    十里飘红。

    男人着便装、佩玉带的矫健身影骑在马上,来到和宁门。

    在那里,他换上将军服,手提大雁和币帛做为聘礼,过东华门,到她的坤宁宫亲迎。

    而她,赵平安,身为皇帝的亲妹,亲自带大、备受宠爱的的掌上明珠,在嫁人之前被封了燕、赵两国,成为史上罕见的国公主。

    她不知道皇兄为什么给她选了这个驸马,但坚信皇兄不会害她。所以,虽然有些迷茫和不确定感,却没有抗拒。

    她看到她的驸马站在门外,门外婆娑树的树影落在他的头上,让她看不清他的脸,但感觉身材和气质不错,很有伟丈夫的样子,心里略踏实了些。

    咦,那棵巨大的婆娑树不是在玉华殿吗?怎么坤宁宫也有吗?

    她一时有些疑惑,但很快就抛开了。甭管芯子是现代人还是彻头彻尾的古代人,姑娘家嫁人的时候都是会紧张的。

    必要的礼仪之后,她头戴九翚四凤冠,身穿绣长尾山鸡、浅红色袖子的嫁衣,坐上没有屏障的轿子,在驸马的引导下,向着驸马府出发。

    她看到他的背,那么宽阔结实,很值得依靠的样子。

    她还看到他头上打着三檐伞,由五十人组成的皇家乐队在前边奏乐开路。

    而国公主的仪仗之前,有天文官,头插钗子的童子八人。陪嫁的宫仆们执着蜡烛灯笼二十副,方形扇子四把,圆形扇子四把,引障花十盆,提灯二十个,以及行障还有坐障。

    她的嫁妆无比丰厚,有皇兄赏赐驸马的玉制腰带、靴子、尘笏、马鞍,红罗一百匹、银器一百对、衣料一百身、聘礼银子数万两。涂金荔枝花图案的鞍辔和金丝猴皮毛制成的坐褥的骏马,丝线编织成的鞭子。

    可惜大江国无皇后,所以由品阶最高的叶贵妃亲自送行,旁边是骑着马的四哥儿,九哥儿和十四哥儿。

    四哥儿脸上挂着傻兮兮地笑,十四哥儿小脸兴奋得发红,九哥儿则兴高采烈的,好像今天是他出嫁似的。

    这娃,天生的好热闹。

    在仪仗最后,是宗正长官,她的叔叔业王赵冲,以及业王妃和其他达宫显贵的夫人。

    繁冗的成亲礼,皇帝亲赐的九盏宴,要多奢华,有多奢华。

    这让国库空虚,一向奉行节俭的皇兄备受诟病,可皇兄还是咬牙为她做了。

    紧接着,是洞房花烛。

    到处一片红彤彤的,她的心也砰砰乱跳。

    说来惭愧,生于现代,可惜从小就是学霸人设,二十几岁都没有爱过,更没有过某些重要的经验。如今到了古代成亲,居然有些不知所措。

    从大红的盖头之下,她看到一双立地山根般的脚在她面前徘徊,似乎也有些小紧张。

    这让她忍不住想微笑,倒期待起盖头掀起的一刻,能看看驸马的精彩表情。

    看到她会惊艳吗?

    应该不会,她喜欢跑到宫外,经常抛头露面,人家都说她像大唐公主,嚣张豪放倒是十足十,可是百分万分的不够贤良淑德,温柔典雅。

    而且之前她应该也是见过驸马的,但怎么就想不起来呢?

    他,到底是谁来着?

    他,为什么愿意娶她这样的女子?看服饰是个将军呢,尚了主,连事业也得放弃。

    然而,就在这满心期待又非常忐忑的时候,突然听到皇宫方向传来九响丧钟声。

    没有京师戒严,没有仪礼步骤,就那么向天下宣告:熙和帝驾绷了!

    那声音像重锤一般砸在她心上,令她痛不可言,兼之无论如何不能相信。于是她自己一把扯下了红盖头,急急忙记往宫里赶。

    后来人们传说,燕赵国公主赵平安不祥,会带走龙气。所以,她一嫁,先帝就没了。

    人们还说,驸马身上煞气重,于皇室有冲撞。

    更多的人相信:平安长公主,燕赵国公主要守节,大江国才得安宁。

    谣言说一万遍就成了真的,不管谁造出这等话,她强项了一辈子却也不得不屈从民意。

    所以她出了驸马府后就再也没回来,临死也保持着清白之身。

    不过在她奔出洞房时太慌张了,脚绊在门槛上。

    她的驸马及时从背后拦腰捞着她,没让她摔伤。

    他的臂膀坚强有力,她似乎始终记得那感觉。

    她记得她在他怀里转过身,看到他的脸温柔而怜悯,正是穆大将军,穆远!

    赵平安猛然从床上坐起来。

    头上,身上,全是冷汗,连发梢也被浸湿了。

    寝室内,昏暗一片,只有月影坚定不移的照在床前,落了雪似的。

    因为她不喜欢洗澡时有人侍候,也不喜欢睡觉时有人在旁边,所以那种随黑暗而来的孤独但又安全的感觉,瞬间包围了她。

    这是个怪梦。

    不,是她终于又记起一点事情,很关键的事情。

    她上一世,嫁给了穆远。

    他,是她前世的驸马,名不符实的驸马,名义上的夫妻。

    可是之后怎么样了?他为什么死了?还死得那样惨法?他有责怪过她吗?他是真心娶她吗?他后来有没有再娶妻生子?

    没印象了,完全没印象了!

    赵平安弯下身子,只觉得头疼欲裂,脑海里一团黑暗,像浓雾般化不开。

    她不能想,只能等回忆慢慢回来。

    这不,不过是和他泡泡浴桶,她就回想起了这么重要的细节。

    关键是这一世怎么办?还要嫁给他吗?可他们穆家明显心怀鬼胎啊。

    政治线不合拍,万一他和她起了冲突怎么办?若成就怨偶,还不如今世再无瓜葛。

    赵平安抹了抹额头和颈间的汗,重新又躺下。

    夜凉如水,她心底也凉凉的,不能再嫁同一个人,似乎还有点点失望。

    放弃穆远那样颜值超高,身材超好的男人,有点可惜哦。他虽然比不上他弟弟花三郎那么美貌,可是她向来喜欢略带粗糙感的男子,很an的。

    莫名又记起之前在浴房的一幕,直到现在才醍醐灌顶似的想到:她的手肘后撞,用了吃奶的劲儿,他似乎轻推了她一把,卸了她的力,不然她的肩膀可能会脱臼。她猛地下踩,他的脚明明躲开了却又伸回来,明明是防止她直接这么大力跺到地上,脚会受伤啊。

    当他离开时,尽管他没有叫过疼,姿态也尽力保持平稳,可确实一瘸一拐的。

    有话说

    同学们,三月一号,本书大约上架入v。

    更新量会上去的。

    那时,就可以投月票了,跟大家预订下,有月票的留给我吧,行咩。

    然后,这几天打赏我的朋友们,非常感谢你们。但不如先不打赏,存起来上架后发月票红包。..

    虽然我久没有写书,人气损失严重,但毕竟还有铁杆的你们,所以月票想争一下名次。怎样更新,怎样加更,会在2号发个章说明的。

    谢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