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本宫专治各种不服 058 这是要变天吗?

时间:2018-04-03作者:柳暗花溟

    两天前,蒋尚宫偷偷找到赵平安,给了她一只小匣子。

    当时,蒋尚宫只说了一句话,“对付叶贵妃,兴许能派上用场。”

    她连怀疑都懒得,直接就回问了一句,“那药,可是管用?”

    “谢大长公主赐药,看样子刘镜能活下去了。”蒋尚宫这样回答。

    “那种病非是一天半天能医好的,以刘镜的病况来看,至少还需要两个月。我给你足够量的药,再给你一张唐太医开的药方子和食疗方子。”她很大方,“汤药不妨多煮同付,你和身边的人都喝喝。”

    大小是一条人命,她不屑于斤斤计较。

    蒋尚宫立即就诚意十足的跪倒在地,“也求大长公主救救我的命。”

    这女人,最大的缺点或者让人搞不明白的地方就是自视甚高,谜之自信。但最近的刘镜事件让她清醒了些,倒显得有些明白事理。

    鉴于她虽然帮着大小叶氏管理后宫和六尚,却因为自命清高,没做大恶。现在又递了投名状,她还是决定高抬手,放过他们。

    至于出宫后到了偏僻地方过穷苦日子,刘镜还能不能与蒋尚宫白头携老,就不是她愿意操心的了。

    所以就在今天那场大戏开演之前,蒋尚宫已经她的安排下带着小情人远走高飞。出宫是借了穆远的力,出宫之后嘛,她有自己的人可以接手。

    蒋尚宫一行人远避着路人赶路,再隐居起来。这样观察几个月,如果没什么问题,肺痨之症就不会传染了。

    也所以,叶贵妃才会在这时候来找她对峙吧?

    毕竟她也回过味来了,并且找过蒋尚宫而扑了个空。

    哈,真是搞笑。

    “杀人不过头点地,你还想怎么样?”叶贵妃的声音打破了赵平安的神思。

    她回魂,笑笑,“你看你又来,我哪有杀人,明明是你!唉,你说,人皆有死。我死的时候,我希望我能无愧于天地。那你呢?”

    叶贵妃瞪她。

    她根本不在意,继续说下去,“我很想知道,你利用你妹妹却见死不救,以她那么不容人的蛮横性子,会不会恨你?你走上黄泉路的时候,她会不会在尽头,或者直接在地狱门口等着你。想想,她那眼珠子还挺大的,就那么血流满面,阴森森的看着你……”

    她说得绘声绘色,叶贵妃不由得身子打了个颤。

    为了大典的大吉大利,必不能动刀杀人或者虐杀,恐损天德。十之**,小叶妃和叶阳东会被赐一坏毒酒。

    那样,可不是七窍流血么?

    所谓做贼心虚,只要做了亏心事,潜意识里都是带有恐惧感的。

    “赵平安,你太毒了,这是咒我吗?”叶贵妃尖着声音。

    “毒不毒的,慢慢看,反正来日方长。”赵平安我仍然一脸无所谓,好像是在闲聊,“但是你需要习惯,因为跟我斗,我总是会赢的。”

    “骑驴看唱本,走着瞧吧!”叶贵妃甩下一句话,配一串冷笑,很拉风地走了。

    赵平安耸耸肩,并不怕捅破最后一层窗户纸。

    叶贵妃要战,那就战吧,躲什么呢?

    反正早晚免不了一场,不如早战早了。虽然她还远没有准备好,但她不怕。

    这辈子,她可不确定自己能不能活到三十八岁。毕竟重生后,很多事她忘记了,也有很多事改变了呀。

    另一边,叶贵妃回到自己的慈德殿,万分的心烦意乱。

    不管她愿意不愿意承认,她想对付赵平安,却被狠狠摆了一道,损失大了!

    首先,妹妹的命丢了。

    对外大概会报急病离世这种话,十之**还会被称为恶疾。这样连葬礼都会很简陋,更别提什么封号了。

    长了眼睛的,都看得出这是贬谪,必定是妹妹犯了大错,她又保不下。

    那她脸上,叶家脸上都不好看。

    田氏那个老不死的,还会以查病源为借口,对她的势力范围进行梳理和打压。

    最重要的是,妹妹是她手中的一把刀,那又混又横的性子正适合替她做一些不方便出手的活儿。现在妹妹将死,一直重用的蒋尚宫又偷跑,还很可能是和大长公主合伙坑的她,她相当于被砍掉了左膀右臂。

    其次,当时为了求得支持,让九哥儿继承帝位之事板上钉钉,她可是许诺过不少好处出去的。但现在她暂时不能请封太后,无法垂帘听政,就无法插手政事,至少不能光明正大的进行,她的承诺怎么实现?

    失了言,失了信,那些人会不会反悔反噬?再加上赵平安不安分,九哥儿的帝位真的会坐稳吗?

    不,无论如何,她拼了命要她的儿子在那把椅子上坐得稳稳的。有了九哥儿的地位,叶家才有一切,她才有一切。

    所以她得打起精神来,因为不是赵平安死,就是她死!

    “贵妃娘娘,请您沐浴。再过几个时辰,新帝的登基大典就要开始了呢。”手下的宫女轻声提醒她。

    于是,在各方势力的观望和胶着中,大江国赵氏子孙赵宸,对天地,对百姓宣告正式登基,年号永宁。

    叶贵妃和赵平安都按品大妆,隆重又正式的参加了大典,接受了百官目光的朝拜。

    叶贵妃还咬着牙,心里滴着血上书,神情坚贞(悲愤)的表示要为先帝守陵十八个月。

    除了几个知情者,其他人都很惊讶,尽管他们口中呼喊着贵妃的贤德,但目光都透着意外和震惊,又瞄了瞄淡定从容,气度远超年纪的大长公主。

    这是要变天吗?

    在这一群人中,穆远遥望着赵平安,看着她散发出惊人的美丽,居然一时无法直视。

    可是他心中暗暗的悸动着。

    三弟还没正式封官,没有品阶。虽然经太皇太后特许,参加了大典,却只能隔得远远的。

    这一刻,平安离他如此之近,可她那高贵如在云端的模样又似乎离他格外遥远。

    大约她不会做个安份的公主,从他在东京城的长街上救下她,他心里就知道了。

    她有她的事要做,而且谁也无法阻挡。

    他也有他的事要做,那么他们要如何自处,相处呢?

    他对三弟明说了要她,可这时候他突然心虚:他怎么要?他要不要得起?

    蓦然想起昨夜做的怪梦:他被处死了,是平安下的旨。

    …………66有话要说…………

    过渡章,下面进入新一轮情节啦。

    求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