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本宫专治各种不服 103 窈窕淑女

时间:2018-04-14作者:柳暗花溟

    ,精彩小说免费!

    车架缓缓而行。

    因为穆远就骑着马,沉默的陪伴在车旁边,赵平安很有安全感,于是慢慢吃完了整个的蒸饼夹熬肉,还有一罐子梅子姜茶。

    食物落肚,身上也被茶水烘得暖洋洋的,她心情格外的好,于是轻轻掀起车帘一角,从缝隙往外看。

    然后她发现自己真的是越来越好*色了,只是因为看到穆远因为骑在马上的姿态,绷紧了裤子,隐约看到他大腿健美的肌肉线条,就觉得他真的好性*感呀。

    “请大长公主放下车帘,起风了。”穆远头也没回地说。

    意思是怕她才吃了东西,胃里冲了冷风呗。真想不到,看起来这般冷漠的人,居然如此体贴入微。这叫什么?这就叫闷骚呀。

    “好。”尽管赵平安很希望自己的眼睛继续大吃而特吃冰激凌,研究美男的身段,却还是很配合的放下车帘,就这么隔空说话。

    “刚才你说,你三弟在水军有知交?”她把话题导正。

    穆远嗯了声,“名叫王蒙,是虎翼水军的都尉。官职不是最高,却因能力出众,是实际上管兵的。三郎那样的人公主也知道,眼高于顶,目下无尘,这次却折节下交,是王都尉性子活跃爽朗,对了他的脾气。但他们是私底下的交往,知情的人不多。”

    “这位王都尉也真是胡闹。”赵平安简直不知说什么好了,“我公主府的侍卫长找水军借船,他怎么可能不知道是因为我要游湖。即便如此,你三弟让他撞船,他就做了?就不考虑一下我的安危吗?他到底做的是赵家的官,还是穆家的官?”

    “臣已经找王都尉询问过了,因三郎对他说,是大长公主要玩个游戏,吓吓船上的贵女们。所以他考虑船身只是轻晃一下,不会出大事,就答应了。”

    “你三弟还说和王都尉是朋友?这简直坑人啊。”赵平安哼了声,“他为一己之私,就陷朋友于不忠不义的境地,也太任性了。倒真难为了那位都慰了,确实一腔热血,为朋友两肋插刀,穆耀说什么,他就信什么呀。那么我该说什么呢?说王都慰与朋友肝胆相照,从不相疑,还是说他太过轻信,不能胜任我大江国的水军之职?”

    穆远沉默了片刻。

    因为,确实是他那三弟太过胡闹。而且,异想天开。可怕的是,若不是平安会洑水,这样的简单的奸计,就很可能成了。

    “事后第一时间,三郎就找过王蒙,把事情的原委全说了,也请了罪,说所有的后果他一力承担。王蒙揍了三郎一顿,言明只此一次,再有下回,连朋友也没得做。臣去问他,他早写好了请罪书,任大长公主如何责罚也无怨言。”

    “哼,他还敢给我有怨言?谋害皇族,我抄他的家都不算多!”怎么着,还真让花三说对了,她收请罪书收上瘾了。

    车帘一动,穆远已经把那折子递进来。

    赵平安伸手去拿。

    偏这时候,马车轧到个石子,小小颠簸了下。她重心不稳,啪一下把折子打掉,却下意识地握上了穆远的手。

    皮肤触碰,她却鬼使神差的没有把手挪开。

    穆远也没有,反而无意识的捏住赵平安的手指。于是隔着车帘,谁也看不见谁,但两手交握。若手能说话,此时一息之间,就能说出千言万语。

    他的手又大又暖,好像手心里烧着两团火,会把她融化似的。瞬间,四周好像全静了下来,静到赵平安听到自己的心,扑通扑通的乱跳。

    明明都被他抱过了,还湿着身,还穿得少,肚兜也没了,但拉个小手,怎么还会心动?、

    咳……不得已,阿英出声。

    不然,这二位不可能拉手到天荒地老了。

    赵平安被惊醒,只好抽回手,假装不在意似的拿起掉落的折子,使劲看下去。

    上面的字横七竖八,和螃蟹爬也没什么两样。就这样也敢写字给人看,真有有一种谜一般的自信。但那字力透纸背,看起来很诚恳的样子。

    “王都尉是世家子弟吗?”跟花三交好,而且做事不管不顾,事后还敢上折子,而不是发愁全家的安危,年纪指定不大,出身肯定不低。

    再者,都尉一职虽然官阶不算太高,好歹也是军中中层,以这么点岁数能坐上,不是仅凭能力就可以做到的。

    “嗯,他叔叔是尚书省右司的兵部判部事。”

    她就说嘛,又是一个官二代。不然,再意气相投,跟花三那个纨绔也玩不到一处去。

    “穆大将军觉得,我该如何处置这件事?”她想了想,问。

    “臣斗胆,既然大长公主无恙,不如……当成意外事件吧。”

    “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是显得我太好欺侮了吗?”赵平安不满,“你是要护着你三弟对不对?你们兄弟之间关系很好吗?”

    “臣想保王蒙。”穆远实话实说,“大江水军向来不受重视,为兵者,陆水二军相当于两条腿,一腿无力,无论进攻还是防守都会跌倒。臣爱惜他的本事,请大长公主高抬贵手。”

    而且,这件事大张旗鼓的话,就像水落石出,三郎与他父亲,还有苏家,当然也有他的心思就全暴露在众人面前了。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本是光明正大的事,但现在情形不对,很多事还不能挑明。

    穆远相信,赵平安看透了这层,所以他并没有说太多。

    “好吧,我可以饶了他,落水事件也再不提。”赵平安果然没有追究。

    但,又忽然涌起恶作剧的心,“但我有两个条件,一给是对王蒙的,一个是给你的。接不接,看你们。”

    “大长公主但请吩咐。”穆远掷地有声。

    “王蒙这笔破字太可怕了,让他每天给我写三篇大字,送到公主府来。”哎呀,简直是第二个小胖砸九哥的人设。

    “不许找人代写。”她着补,“我也不抽查,全凭他自己的人品担保。至于字体嘛,就学先皇好了。先皇字好,有不少流落民间,至少你那三弟就收藏不少。他害了朋友,就贡献我皇兄的墨宝出来好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