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本宫专治各种不服 160 放飞自我

时间:2018-05-18作者:柳暗花溟

    ,精彩小说免费!

    “侍卫长和公主,正好亲上加亲!”穆耀愤愤的。

    穆耀抚额:他这个三弟,自打从西京回来,特别是由文入武,进了公主府后,真的是不再注意他的才子形象。

    毕竟是亲兄弟,他早识破三弟那美玉君子的伪装,也从不相信三弟是谦谦君子,温润如玉那套。但,这也转变得太快了吧?几乎都不加掩饰了。是三弟遇到什么重大的事件,导致他看清或者看开了什么事吗?

    然而穆远并不知道,在赵平安眼里,穆耀这叫放飞自我,必定是受刺激了。

    他心里也许是有隐痛的,有不能对人言的伤吧?不然,一个人不可能极端成这样。

    但她现在哪有时间理会这个任性又无礼的家伙,就好比打仗,前期的准备都做好了,粉碎了敌人的阴谋,但“粮草”也差点被人烧了。

    很快,就要真刀真枪的干了!那样,其实就简单了。

    “你这样无礼,念在你尽职尽责的份上,本宫恕你无罪。”赵平安站直了身子,“我瞧你也没有大碍,干脆去找钱二大夫上点药是正经。”

    说完,又面向穆远,“穆大将军,您若有要事,尽管去忙。只请您得了空再来公主府一趟,有些事,想与大将军商量要怎么办?”

    公众场合,她语气疏远又大方。

    但明明心里知道,这个男人是她抱过的,亲过的,直接叫过名字的。不过,就算私底下再亲,公事上也得公办。她就是感觉特别好玩,要死忍着,唇角才成功的没有上翘。

    穆远深深望了赵平安一眼,见她眼波流动,熠熠生辉,晶莹透亮。

    她从之前的危机中挺过来,就像经历过暴风雨的花朵似的,蓦然就焕发了生机,让他心如古井生波,涟漪阵阵。

    就算她的衣衫脏了、破了、头发散乱的披着,脸上还有污迹,手……之前震裂的虎口流过血,但也已经愈合,如玉的小手上又红又黑。

    然而,他心里不管多纠结,多么想把那双小手握在掌心中,面上也只是点点头,强迫自己只说了三个字,“臣告退。”

    目光却又停顿片刻,之后蓦然转身,就像要斩断看不见的丝线似的,转身大步离开。

    “他这样盯着你看,也很无礼,你为什么不摆大长公主的架子了?”穆耀冷声道。

    赵平安斜过目光看他,只觉得这小孩真是很欠拍打。

    要不到糖吃,怎么还磨缠起来了?

    因为穆耀还坐着,她就顺手拍拍他的头,随后不再多做纠结,迈步进府。

    穆耀气极了。

    男人的头是随便摸的吗?再说她那是什么神态和表情,仿佛他是一只小狗,还是可怜地那种,无家可归的那种,正在乞食的那种!

    “等我。”他叫了一声,跳起来,又叫一声。

    第一声是吼,第二声是疼,全身上下无处不疼。可他狠劲儿上来,咬着牙跟上去。

    赵平安也不理他,自顾自的处理事情。

    进府之后,果然发现集中众人的院落有冲击的痕迹,还有三大宫女信任的小丫头直接受了伤。这说明趁着外乱,府内的仆役又被轻易煽动,违抗她的命令。若不是她见机快,叫秋香进来镇场子,后来还顶上了从不公开露面的阿布,只怕她真的会受到内外夹攻。

    肖震宇是潜伏已久的杀手已经不用再说了,还直接被穆远杀了,但她这府里还应该有其他的细作。

    “当时都有谁闹事,先记下。”她对绯儿说,见绯儿的脖子处都给人抓破皮了,好在未来大约不会影响她的美貌,但赵平安仍然很生气。

    “打量着本宫心软,就把本宫的话当耳边风吗?”她冷笑,“现在,先分别看押,等疫症的事过了,就准备接受处罚吧。”之前心慈手软了点,一是不想像上罪子那样狠决的过日子,二是想先暗中观察。

    然而一场疫症,就都露了底。

    正所谓大浪淘沙,最后能被过滤出来的,自然就可以暂时信任了。

    她说完,底下立即惊恐声一片,她也不管。毕竟都是成年人了,即敢做,就得承担。不过若谁不幸染上了天花,还是得先治。

    旁边,蒙面的阿布跳过来,把两本册子塞在绯儿的手上。也不说话,但意思很明确。

    他一边要镇压骚乱的仆役,一边还要辨认谁是挑事的,把人押下后凭记忆立即画出,这手脚之麻利,智慧之超群,行事之镇定,真是很厉害呀。

    而且他大白天的也蒙面了,除了知道有他这号人物外,他究竟还是没有露“脸”。

    一边的赵平安把这件事处置完之后,就见被打得很惨,脸肿得像猪头,但四脚和大脑还能运行的汪飞前来报告府卫的情况:几乎个个挂彩,还能继续工作的只剩下一半了。

    其中,包括他这样的一瘸一拐,连刀都提不起来的。

    “那就辛苦各位一下。”赵平安温言道,“回头我与穆大将军借兵,但他们不熟悉府内的情况,就由你们带着。再有打架的事,你们闪远点就行了。”后一句,带了玩笑的口吻。

    但汪飞听得汗颜。

    平时在京里耀武扬威的,还以为爬不上品阶是自己朝中无人,或者没把上头喂饱。

    结果呢?

    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今天不过和暴民交手,虽说双方人数差距悬殊,可他们毕竟是武将出身啊,结果只有被挨打的份。

    可喜的是,他们还真抗造。在这通胖揍之下居然没死没残,至少算禁打吧。

    呸,说出去真丢人,以后可得好好练了。

    汪飞脸上又青又紫,他羞愧的红了脸也看不出来。只应了命,走了。

    赵平安于是有条不紊的安排其他事:唐太医和楼大掌柜怎么向民众宣传正确的防治天花的知识;疫苗不够,要采用邱喜的人痘提取法;既然事件已经挑明,府内的衣食住行,巡逻和隔离都需要重新布置。

    好在她提前想好的章程,一项项吩咐下去就是。

    前提是,必须保证武力威胁,提防再有人生事。只要疫症向好的方向发展,人们会越来越老实的。那时,她的压力也不会那么大了。

    至于满东京城的人,以及那些潜在的病患要如何管理,她和穆远早商量过了,她就放心的交给穆远和刘指挥去操作了。

    还有上头……

    她会亲自说服,只要别人敢让她出现并且说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