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九天圣芒 第一章 救了一只鸟

时间:2018-07-21作者:夜半小酌

    “站住!别跑!”

    “抓住他!”

    少年回头望着身后的几名孩童,眼看还有一步就要追上自己,心里一急,一个踉跄趴在了地上。

    “看你还往哪里跑。”四名小男孩气喘吁吁的围了上来。

    “薛小焕,把你手里的东西交出来!”一名健硕的领头少年拎起薛小焕的衣领。

    薛小焕抬头望着眼前比自己足足高出一个头的少年,小脸上带着倔强道:“我不!这是我捡到的!”

    “你交还是不交?”这名少年加大了手上的力气。

    “不交!”薛小焕的小脸被勒的通红,但依然坚持着自己的原则。

    “给我打。”

    说完,四名小男孩对着薛小焕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薛小焕被打倒在地,两只小手依然牢牢地护着手里的东西,倔强的他紧咬牙关,没发出一丝声音。

    四周只有四名男孩对薛小焕连绵不断的捶打声。

    这名领头的少年见薛小焕始终不肯出声,也不肯将手里的东西交给他,于是奔打在薛小焕身上的拳头,暗暗地施加了几分力道,细心的观察,这名少年右手上笼罩了一层极其微弱的灰色光芒。

    “让你不交!”

    “嘭!”一声闷拳狠狠地打了下去。

    “噗。”薛小焕一口鲜血喷了出去,嘴里浓浓的血腥味使得他的眉头一皱。

    “你们在干什么?”突然,远处传来一道粗声的呵斥。

    “不好,古老来了,快跑。”领头少年喊了一声便向远处跑开了。

    随着一个干瘦的老年人疾驰过来,四名男孩飞快的消失了踪影。

    “混账小子。”这位古老暗骂一声,然后俯身来到薛小焕面前,将他扶起:“小焕,你没事吧?”苍老的脸上带着浓浓的关切之情。

    “古爷爷,我没事。”薛小焕强装的表情说道,不过眼底却有一丝晶莹在泛光,最后被他生生的憋了回去。

    “好孩子,来,爷爷送你回去。”古老心疼的摸了摸薛小焕的头,然后抚着他一瘸一拐的向他家行去。

    …

    薛小焕生活的这个城市因靠近红叶江,所以起名叫临江城,虽然名字叫城,其实更像一个村,因为城里只有三十多户人家,名字是古老起的,说叫临江城大气一些。

    这位古老就是临江城的城主,古老的名字叫古月,大家都称他古老,几十年了,一直是一个人生活,没人知道他的过往,虽然他看上去年迈,但身体却棒的很,曾经有人看到他徒手打死过猛虎,之后以讹传讹,城里的小孩就开始怕他了。

    薛小焕今年五岁,他是跟母亲一起长大的,他没有父亲,他只知道在他还没有出生的时候父亲就已经死了,母亲并没有告知他父亲的死因。

    他们家境贫寒,母子相依为命,平时靠薛母的缝纫维持生活,由于薛小焕正是长身体时期,营养不足导致身体比较瘦弱,比同龄的孩子矮一个头。

    薛小焕从小家教很严,母亲不让他修炼,只教他读书做人,所以他时间很多,空下来的时候就会跑去周围的山上砍一些木柴,然后卖掉,贴补家用。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所以薛小焕虽然才只有五岁,但是异常懂事,这也是老城主古老喜欢他的原因。

    来到薛小焕的家前,他们家的院墙是用一些木棍,稀松的围起来的,三间泥瓦屋屹立中央,不过由于年久失修,墙上的泥土掉了一大片,与城中其他人家的砖瓦房相比,的确寒酸了很多。

    “娘,我回来。”薛小焕在栅栏门外喊了一声。

    薛母看到薛小焕浑身是伤的被古老抚着,急忙跑上前来:“小焕,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又跟人家打架了?怎么教你的?不能跟别人打架不知道吗?”薛母板着脸说道。

    “娘,我没有,是他们要抢我的东西。”薛小焕委屈的说道。

    “你还敢顶嘴,还不回屋去。”薛母严厉的说道。

    薛小焕强忍住眼角的泪水,然后一瘸一拐的走进了破旧的泥瓦屋。

    薛母望着薛小焕瘦小的背影,眼中不由得出现一丝柔软,一闪即逝。

    “我说薛夫人,对小焕未免也太苛刻了吧,他才五岁,而且今天…”古老实在看不下去了,想要把今天的经过跟薛母说一下,只是他的话还没说完,便被打断了。

    “好了,谢谢古老送小焕回来,我还有事,恕不远送了。”薛母说完便转身关上栅栏门回了屋子。

    古老叹了一口气,悠悠的回去了。

    薛小焕回到屋内,趴到土炕上,眼泪终于止不住的淌了下来,他的小脑袋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母亲要这么对他,明明不是他的错,在他的记忆里,母亲从来没有对他笑过。

    薛母轻声走了进来,看着啜泣的薛小焕,来到他身边:“小焕,来,起来让娘看看你的伤。”

    “不用,我的伤自己会好,不用你看。”薛小焕哽咽的说道。

    薛母强行将薛小焕抱了起来,将他抱在怀中,轻轻地抚摸着他的后背。

    待薛小焕的抽泣之声渐渐平稳,然后薛母将他的小身板扶正,双手搭在他瘦弱的肩膀上说道:“小焕,你知道今天娘为什么训斥你吗?”

    薛小焕摇了摇头。

    “你要记住,在任何时候,在任何人面前,都不要展现你的脆弱,这样只会引来别人嘲笑,以及对你的蔑视,别人不会因为你的脆弱而对你心慈手软,你懂吗?”

    “我懂了,娘。”薛小焕点了点头。

    薛母望着薛小焕梨花带雨的小脸心疼道:“你还怪娘吗?”

    “小焕从来没有怪娘。”薛小焕摇头道。

    “乖。”薛母又将薛小焕搂入怀中。

    “娘,这是我在山上捡的。”过了一会,薛小焕离开薛母的怀抱,将手中之物展开。

    这是一只浑身血红,没有一点杂色的小鸟,羽毛很软很滑,它的身体只有麻雀般大小,头顶上有一撮竖起来的红冠,它的身上沾着丝丝鲜血,正是之前薛小焕受伤不小心溅到它身上的。

    此时,这只血红色的小鸟正一动不动的躺在薛小焕的手心里,要不是有着一丝微弱的气息,还以为是死掉的。

    “娘,这是麻雀吗?”薛小焕疑惑的问道。

    薛母仔细端详了半天,摇了摇头道:“这不是麻雀,娘也不知道是什么,不过看它好像受伤了。”

    “娘,能治好他吗?”

    “娘试试。”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