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三国之带着校花回乱世 第93章 荀攸和钟繇

时间:2018-08-10作者:赵家三爷

    虽然冬天已经没有几天了,可是这大汉疆界的最北方,还是冷的让人不停的打颤。

    赵天已经在朝鲜城外十里等了一个多时辰,迟迟不见荀攸和钟繇的踪迹。

    天气又冷,难免不心情浮躁。

    忽然远方显示出现了两个小小的身影,然后越来越大,后面跟着两辆漆红色的马车。

    赵天知道,自己等的人终于来了!

    “随我下马,迎接两位先生!”赵天激动的说道。

    戏志才等人都知道赵天求贤若渴的心,只有文丑不以为然。

    两个臭书生,凭什么让我大哥在这破地方等这么久?

    赵天看诸将都下马了,只有文丑迟迟不下,又是催促了一声,道:“子俊?快下马啊!”

    文丑这才不情愿的下了马,赵天心急,想快点看看两位大贤的样子,所以没有看出来文丑的不满,却是以为他只是没听见而已。

    但是这一幕却是被沮授看在眼里,于是就趋步走到文丑旁边,边走边小声道:“子俊啊子俊,大哥待你如何?”

    文丑一听,关大哥毛事?当即想都没想道:“大哥待我自然是没的话说,就像亲弟弟一样。”

    沮授听了点了点头,然后又问道:“那你对大哥如何?”

    文丑也不想,就直接回答道:“我待大哥自然也是掏心掏肺,长兄如父,文丑没有父母,自然像待父亲一样对大哥!”

    沮授一阵冷笑,没说话。

    文丑一看沮授的表情,直接不乐意了,道:“三哥,你什么意思?”

    沮授思索了半刻,然后说道:“要你这样是待父亲一样待大哥,怕是你就是天下头号的不孝子!”

    文丑一听,直接怒了,道:“放屁,我怎么了?”

    声音有点大,惊到了走在最前面的赵天,赵天皱了皱眉头,看向了文丑和沮授二人。

    沮授是一个文人,一个大度的智者,无论发生什么,几乎都会宠辱不惊,而文丑就不一样了,不到性子急,而且很不成熟,就像一个孩子,所以肯定又是文丑搞什么幺蛾子!

    然后又想到刚刚文丑是又被自己叫了一次之后,才下的马,看着现在铁黑着脸的表情,一看就知道是不情愿去见荀攸和钟繇,什么事都能纵容,因为他现在才十九,可是纳贤这种大事却是不行!

    “文丑,文子俊!你要是不愿意随我来,就回去,别扰乱我和先生们的心情!”赵天怒气冲冲的看着文丑。

    文丑知道大哥是真生气了,立刻就蔫了,然后和沮授小声的说道:“沮授!你干嘛激我说我不孝?”

    沮授不紧不慢的说道:“还记得当初大哥让你去引诱高升吗?”

    文丑点了点头,那是自己第一次负伤,怎么可能不记得。

    “你可知道大哥等你到深夜,因为担心你,留了多少泪,还让我和大哥布置的计策失效了,难道这是忠孝的表现?”

    “我知道你想反驳,先别说话,远的不说,就说今天,和大哥剿灭山贼,多次打断我和大哥的谈话,大哥把护卫都给了我,你一杀进去,就不顾大哥的安危,一旦大哥身边出现你和二哥这样的武将,你让大哥怎么抵挡?待大哥如父亲,孝子怎么会打断长辈的谈话?怎么会不顾自己父亲的生命之危?好一个孝子啊!”

    文丑一听,脸色一遍,变得苍白无比。

    然后沮授却还是不给他机会,道:“大哥没和朝廷要金要银,偏偏要了这两个人,而且大哥早早的出城迎接,可见大哥对这二人是多么的看重,而你一副不情愿的样子,到底是怎么伤的大哥的心,你自己好好想想,沮授就不多言了,要是你还是如此!我沮授第一个不认你这个弟弟!哼!”

    文丑一听,自己好像真的做的太过了,做了太多太多的错事,多少次让哥哥们生气失望,他们原谅了自己之后,自己却又是这样,自己是不是真的是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人?屁,我文丑怎么可能是这样的人?

    然后文丑一脸讨好的跑到沮授旁边,道:“三哥,好三哥,你别生气了,刚刚子俊不该吼你,唉,你当哥哥的就让让弟弟呗!”

    看着一个比自己高一头的文丑,像是撒娇的一样在自己旁边讨好自己,沮授一阵哭笑不得。不过打心里为文丑高兴,看来刚刚自己那番话多少起作用了,就是不知道文丑这没心没肺之人能记多久。

    沮授点了点头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然后文丑又小声说道:“三哥,咱俩商量点事呗?”

    沮授一听,这臭小子又搞什么幺蛾子?道:“你且说来,我在决定答不答应,君子从来不可食言,所以我听听我能不能做道再答应!”

    文丑嘿嘿一笑,道:“以后我要是在说错话,做错事,三个离得远就咳嗽一声,离得近就拍我一下,怎么样?”

    沮授一听,旋即哈哈大笑,“行了,我答应了,不过我这么帮你,有什么好处啊?”

    文丑脸色一变,好处,还要好处啊,我这一穷二白的哪有好处给你?

    沮授就是开个玩笑,看见文丑的表情,不由得心里一阵大笑,强行别着自己,不让自己笑出声来。

    然后就听见文丑幽幽的说道:“大不了文丑以后每顿少吃个馒头,给你!”

    文丑爱吃馒头,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沮授一听,这对文丑来说可是大出血啊,立刻大笑起来。

    最前面的赵天看见文丑一副乖宝宝的样子,沮授捧腹的样子也是一阵开心,因为四兄弟里,文丑最不对付的就是沮授,嫌他磨叽,不过看来今天,应该是冰释前嫌了,心里也是一阵欣慰。

    “公达,你看前面有人等我们呢?”钟繇指了指前面。

    荀攸被冻的晕乎乎,也没怎么仔细瞅,然后突然发现好像前面真的有人,道:“莫非是马贼?”

    钟繇白了荀攸一眼道:“马贼不过来追我们啊,还在那等,也许应该是赵太守的人吧!”

    荀攸一听,有道理,然后心里想到:这赵天有心了,还派人来接我们!

    然后就同钟繇也下了马,迎了上去。

    赵天看人越来越近,就忍不住跑了起来,后面的人一看赵天开始跑了,也就跟着一起跑。

    “两位先生可是荀攸荀公达,还有钟繇钟元常?”赵天在还有五十米左右就开始喊。

    两位谋士立刻就拱了拱手道:“吾等正是!”

    赵天一听,激动的跑了过去,一把拉住两人的手。

    三个人的手都几乎没有一点温度,就这么握在了一起。

    钟繇倒是没什么,荀攸心里但是不乐意了:这赵天的手下好是无礼啊!

    这时候赵天后面的人也都跟了过来,这时候里面的戏志才一看,眼睛一亮开口道:“公达别来无恙啊!”

    荀攸一听有人叫自己,然后一看,竟然是戏志才!赶紧回答道:“志才也别来无恙啊!你这身体一直都不好,出来接我但是让我过意不去啊!”

    戏志才摇了摇手,然后给赵天行了个礼道:“还不多亏了主公,把忠多年的痨疾治好了,不然忠怎么能在这种环境下与你相见啊!”

    戏志才是颖川书院出来的,而荀攸又是颖川人,而且又喜欢结识天下有才华的人,所以两个人认识也就理所当然。

    荀攸一看戏志才拱手的方向,那里不知道拉着自己手的竟然是赵天赵子扬?哪里有太守出来接部下的道理啊,而且从他手的温度来看,怕是也等了很久了,心里也很是感动,然后就弯下了腰道:“荀攸见过赵太守。”

    与此同时,钟繇也不是傻子,自然也知道了赵天的身份,一起弯腰行李道:“钟繇见过主公!”

    两个人,两种不同的称呼,就决定了赵天暂时在两个人心里的地位。

    荀攸叫赵天太守,就表明了此时在荀攸心里,赵天只是一个比自己职位高的长官。

    但是钟繇却叫赵天太守,就代表了钟繇此时不是作为部下给赵天行李,而且作为一个和戏志才一样的幕僚。

    虽然听到了荀攸的称呼,赵天心里一阵失落,不过既然得到了钟繇的效忠也是让自己心里一阵大喜。

    赵天不停地打量着两人,两人又何尝不是在打量着赵天?

    赵天心中感叹两人不凡的同时,忽然想到忘了些事,道:“光看二位的英姿了,却是忘了介绍随行之人了!”

    一句“英姿”差点让钟繇哭出来,钟繇身体略微有些发福,脸上也有点胖,不过看起来却是让人很想亲近,哪里和英姿这两个字挂钩?这也恐怕是人生第一次听人家评论自己的外貌叫英姿,心里分外高兴!

    赵天依次介绍了高览、沮授、文丑、戏志才和吕翔吕旷兄弟以及范德,这顿时让荀攸和钟繇心里一惊,他们来之前怎么可能不做点功课,自然是知道赵天得力的部下,一看竟然都来了,不由得一阵感动,尤其是钟繇,都很不得用命来报答赵天了!

    荀攸也是对赵天的在心中的形象大为改观,虽然还不至于效忠,还是很感动。

    依次谢过诸位将领,然后一同准备回城。

    (本章完)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