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快穿之娇妻 7.007

时间:2018-07-26作者:笑佳人

    韩岳将林遇送出了门,折回屋里,两个弟弟都一脸兴奋地看着他。

    “恭喜大哥,要么不娶媳妇,一娶就娶最好的!”老二韩江半是高兴半是羡慕地道,早知道英雄救美就能娶到天仙似的林家女,当时他就自己冲过去了,拼了命也要拦下那辆骡车。

    老三韩旭则单纯地替大哥开心,十二岁的少年郎,也知道媳妇当然越漂亮越好。

    韩岳看眼二弟,心事重重地将自家藏钱的铜罐取了出来。

    当着两个弟弟的面,韩岳重新清点了一下家产。

    韩家很穷,当年韩父、韩母过世时,韩家就欠了外面一笔钱,哥仨埋葬父母又借了一笔。这几年,韩岳省吃俭用,一边种地一边努力多打些野味儿多砍些柴去卖,终于慢慢地还清了外债,也把两个弟弟拉扯大了。

    老二韩江也能帮忙种地赚钱后,韩家才攒了一点银子,倒出来数数,一共十五两。

    韩岳愧疚地对二弟道:“这笔钱是准备给你成亲用的,现在……”

    十五两,韩岳算的好好的,五两给二弟夫妻盖两间厢房,十两大部分当礼金,剩下的操办宴席。

    韩江其实挺想早点把曹珍珠娶回家媳妇孩子热炕头的,哪个年轻男的不想呢?但他再想,也不会自私地只顾及自己,没等兄长说完就道:“你是大哥,本来就该你先成亲,我才十七,再等两三年也不急,先紧着大哥来吧!”

    韩岳装好银子,对弟弟保证道:“最迟两年,大哥一定攒够银子给你娶亲。”

    韩江嘴上笑着,心里却在想,下次见到曹珍珠,该怎么解释这事,曹珍珠已经十五了,再等两年,人家姑娘愿意等吗?

    算了,愿意不愿意的,大哥先娶妻都是天经地义!

    两家透过气了,韩岳就托媒人去林家提亲了,在聘礼上面,韩岳没有打肿脸充胖子,送的聘礼与大多数农家相似,说出去不值得炫耀,但也无可挑剔。

    林伯远、田氏都不是贪财之人,更何况也知道韩家的家境,韩岳能做到这份上,他们很满意了。

    大婚的日子,定在了来年正月初八。

    其实媒婆与韩岳商量了三个吉日,再送到林家让女方做主,林伯远属意三月的吉日,田氏想得更细,觉得正月里家家都得请客,婚期定在正月,女婿就可以少办一次宴席了,多少能省点银子。

    “娇娇啊,韩家不比咱们,你嫁过去了,千万别因为银子的事跟韩岳吵架,哪天手头紧了,你只管来跟娘要。”向女儿解释婚期的时候,田氏顺便语重心长地交待女儿,怕女儿的娇脾气影响小两口的感情。

    陈娇乖乖地点头。从国公府到林家,她都适应过来了,韩家再差还能差到哪去?

    婚事一定,陈娇就心安理得地待在屋里绣嫁衣了,不怕田氏来催她出门。

    田氏可没有空管女儿在屋里还是屋外待着了,丈夫忙着教书走不开,田氏全心全意地准备起女儿的嫁妆来。新婚夫妻屋里要用的梳妆台、镜子、洗漱架、脸盆、巾子等物,田氏专门从镇上订了一套,工匠还去韩家量过尺寸了。

    屋里大件订好了,田氏又给女儿订了一套首饰,接下来,女儿忙着绣嫁衣,田氏也忙着替女儿做被子。新娘出嫁都要从娘家带几套被子去,田氏一共为女儿缝了八套被子,四套十斤棉花的秋冬盖,四套四斤棉花的春夏用。

    除了这些,田氏还给女儿买了个洗衣做饭的小丫头,取名春杏,长相普普通通,一看就很老实。

    “我们娇娇从来没碰过灶台,总不能嫁人了就把这双手养粗了。”再希望女儿做个贤惠媳妇,田氏终究都是个溺爱女儿的母亲,舍不得娇养长大的女儿到了婆家,就变得像她一样,整天围着灶台、衣裳转。

    “娘也给您买个丫鬟吧。”陈娇心疼地道,林家又不是没钱。

    田氏捧着女儿的一双小嫩手,笑眯眯地道:“娘习惯了,娇娇不一样。”

    陈娇蓦地眼睛一酸,抱住了这世对她掏心掏肺的娘。

    十月里,红梅出嫁了,家里办喜事前,红梅来林家探望陈娇了。

    陈娇不好意思地道:“后天,我就不去了。”她怕面对村人们的指指点点。

    红梅明白,握着好姐妹的手道:“咱们的情分,不在那一两顿饭上,我就是舍不得你,我这一出嫁,往后只能逢年过节再回来了。”

    陈娇来大旺村半年了,就红梅一个朋友,分别在即,她也挺不舍的。

    “不过你嫁人那天,我肯定会回来喝喜酒的。”红梅努力活跃气氛。

    陈娇笑了笑。

    红梅出嫁那日,陈娇托田氏送了一对儿她亲手绣的枕套当贺礼。

    此事过后,林家继续忙着准备女儿的婚事了。

    忙着忙着,要过年了。

    准女婿韩岳拎着茶酒糕果,来给岳父岳母拜年。

    陈娇没露面,但她躲在西厢房的门板后,偷偷地打量院子里与父母说话的韩岳。正月天寒,男人穿着厚厚的七成新的冬衣,显得身板更魁梧了。他头上绑着布巾,露出的侧脸刚正沉稳,以前陈娇没仔细看过,这会儿才发现,韩岳长得也算俊朗,就是黑了点,也太壮实了。

    “外面冷,咱们进屋坐。”林伯远热情地将准女婿往屋里请。

    韩岳自然从命。

    人走了,陈娇继续在门口站了会儿,才去暖呼呼的炕上坐着了。

    晌午的时候,田氏来叫女儿去上房吃饭。

    陈娇既意外又紧张,犹豫道:“这,这不妥吧?”

    田氏笑道:“有什么不妥的,又不是就你们俩,红梅出嫁前,赵壮去她家做客,哪次红梅没陪着吃饭?马上就是一家人了,又不是县城里的小姐们,瞎讲究。”

    说着,田氏主动捡起女儿的绣鞋,要帮女儿穿。

    陈娇算是看出来了,田氏非常满意韩岳,也非常急着把十七岁的老闺女嫁出去呢!

    她无奈地穿了鞋。

    临走之前,田氏还帮女儿正了正发簪。

    陈娇:……

    上房,林伯远、林遇、韩岳已经围着四四方方的红漆炕桌坐好了,空着西边,留给田氏娘俩。

    韩岳话少,但并非不善言辞,相反,经常出入县城的他,眼界比普通村人宽,说起话来也比村人少了浓浓的土气,无论林伯远聊什么,他都能搭上话。

    正说着,门帘一挑,有人进来了。

    韩岳下意识地看了过去。

    陈娇微微低着头,定亲后第一次与未婚夫见面,还是这样的情形,她有点脸红了,被桃红色的小袄一衬,人比花娇。

    韩岳看愣了一瞬,说不清是她羞红的脸,还是那股子秀气安静的气度,莫名叫他心头一颤。

    “娇娇先坐,娘去端菜。”虽然韩岳很快就垂下了眼帘,可一进屋就观察准女婿表现的田氏,还是捕捉到了韩岳那短暂的失神。田氏很高兴,也很骄傲,她花骨朵似的女儿,谁会不喜欢?

    陈娇拘谨地坐在了炕桌西边,左手边是亲哥哥,对面便是韩岳与父亲。

    陈娇不敢看韩岳,直到田氏菜上齐了,田氏也坐在了她旁边,陈娇才稍微放松。

    五人一边吃饭,一边聊了起来。

    田氏就像所有岳母一样,当着女婿的面嫌弃自家闺女了:“哎,韩岳啊,娇娇被我们惯坏了,不会洗衣也不会做饭,地里的活计更是一样都没学过,没办法,我给她买了个小丫鬟,你可千万别嫌她笨啊。”

    陈娇听了,脸更红了,有这么说女儿的娘吗?

    韩岳想的却是,家里现在就三间房,他与陈娇住东屋,两个弟弟住西屋,买的丫鬟住哪儿?

    如果未婚妻没那么娇气,他就不用操这个心了。

    成亲在即,家里又实在没有地方安排丫鬟住,韩岳顿了顿,客气地道:“婶儿多虑了,我与二弟都会洗衣做饭,林姑娘嫁过来后,什么都不用她动手,丫鬟您还是留着自己用吧,不怕您笑话,我们家现在真没地方给丫鬟住。”

    田氏一怔。

    林伯远及时缓解妻子与女婿的尴尬,笑着数落妻子:“我就说不用买丫鬟,偏你喜欢瞎操心。”

    田氏干笑两声,心里发愁,不带丫鬟,女儿真让丈夫小叔伺候,早晚都要被村人笑话,只是,现在再教女儿还来得及吗?

    陈娇默默地吃着饭,其实她在国公府的时候,也学过做菜的,丫鬟们把食材都切好,她动两下勺子翻炒的那种。如今丫鬟用不了了,陈娇决定,今晚就跟田氏学农家饭的做法,免得嫁过去后,因为不会做饭,得不到韩岳的死心塌地。

    结果到了晚上,陈娇试着折断苞谷杆柴禾时,不小心被苞谷杆划破了娇嫩的手指肚。

    田氏心疼地不行。

    林伯远连连叹气。

    不想被卖的小丫鬟春杏主动提出了法子:“我可以白天跟着小姐,晚上回这边住!”

    田氏大喜:“对,就这么办!”

    所有问题都解决了,正月初七晚上,陈娇出嫁前夕,田氏来教导女儿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件事。

    “哎,韩岳那身板,我的娇娇可能要多忍一忍了。”

    夜深人静,田氏搂着宝贝女儿,轻轻地感叹道。

    陈娇当初进宫被封贵人,第一晚老皇帝就要她侍寝,侍寝之前,有宫人专门教导过陈娇帐中秘事,教的比田氏详细多了,还摆出一个玉件儿叫陈娇开眼……万幸老皇帝被贵妃拐跑了并且一命呜呼,陈娇没用上她学的那些东西。

    如今新郎官换成一个高高壮壮的农家汉,陈娇的畏惧,比抗拒更多。

    太过害怕,这晚陈娇都没睡好。

    韩家那边,老二韩江趁兄长喂猪的时候,偷偷将一个半旧不新的小册子塞进了兄长的被窝。

    晚上韩岳铺被子睡觉,小册子就掉了出来。

    韩岳皱皱眉,打开,才看一眼,立即合上了。

    “二……”

    他想喊二弟,“弟”未出口,韩岳又闭上了嘴,穿鞋下地,将那小册子丢进灶膛,一把火烧了。

    二弟已经歪了,韩岳怕留着这册子,哪天三弟也被二弟带歪。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