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快穿之娇妻 14.014

时间:2018-07-26作者:笑佳人

    韩岳连着欺负了陈娇两次,前面囫囵吞枣,后面小火慢炖细品味。

    陈娇都快被他炖成汤了,明明才开春,竟有种盛夏的闷热。

    被子早就被韩岳甩到了一边,南边的三扇窗都开着,陈娇目光迷离地歪过头去,看见窗外湛蓝如洗的天空。耳边是韩岳蒸汽似的呼吸,手下是他铁壁般的肩膀,有那么一瞬,陈娇快要分不清这是真的,还是她在深宫内院的一场羞人梦。

    “娇娇……”

    韩岳捧过她的脸,黑眸满足地看着她,这一刻,她就是他的心肝肉,把命给她他也愿意,他韩岳一个乡野村夫,何德何能娶了这么一朵娇花回家当媳妇。

    陈娇看懂了男人眼中的迷恋,可她分不清,韩岳迷恋的是她,还是她这男人都爱的脸蛋与身子。

    呼吸渐渐平复,韩岳搂着娇小的女人,脸埋在她乌黑浓密的长发中,只有外出过的男人,才知道媳妇孩子热炕头的好。

    “好像瘦了。”陈娇轻轻地戳着他胸膛,她没见过男人盖房子,无法想象韩岳过去的一个多月有多累。

    “冬天就养回来了。”韩岳捉住她的小坏手,嫌痒。

    两人就这么懒懒地躺了会儿,最后还是韩岳怕两个弟弟回来发现大门关着不妥,他先起来去开门了。

    陈娇慢吞吞地穿了衣服,下了地去铜镜前一照,那被丈夫疼爱后的风情,她自己都没眼看。

    “春杏,给我打盆水。”陈娇习惯地使唤道。

    韩岳端着脸盆进来了,嘴上道:“我让春杏回去了。”

    陈娇有点不高兴,不过想到刚刚两人的动静,春杏真在,她就没脸见人了。

    她低头洗脸。

    韩岳站在一旁看着她,陈娇刚抬起头,他就把巾子递过去了。

    陈娇见他还光着膀子,没急着梳头,兴奋地走到衣柜旁:“我给你做了一件袍子,你试试。”

    韩岳诧异地看着她拿出来的袍子,农家人基本都穿粗布,陈娇嫁过来之前,韩家就没出现过一点细布,而她此时手中提着的,就是一件细布袍子,韩岳只看一眼,就猜到这匹布怎么也值五钱银子。

    “试试看!”

    陈娇第一次给男人做衣裳,急着看衣裳上身的效果,没留意韩岳的脸色。

    她那么高兴,韩岳暂且忍下询问价钱的冲动,背过去叫她帮忙穿。

    人靠衣装,男女都一样,陈娇转到韩岳身前,看着焕然一新的高大汉子,忽然发现,如果韩岳长得白皙,比那个魏擎苍要俊朗多了。

    娇小姐欣赏的明亮眼神,让韩岳犹豫了下,但脱衣服的时候,他还是试探着问道:“花了多少钱?”

    陈娇没想到他会打听这个,愣了愣才道:“娘去镇上买布,我看这料子不错,就给你买了两匹,还剩半匹多,留着给你做裤子。”

    她没说价格,韩岳摸摸手里的衣裳,换种方式问:“料子不错,挺贵的吧?”

    陈娇看他一眼,点头道:“加起来一两,对了,你给我的钱我没花完,还是你收着吧。”

    说完,陈娇翻出韩岳给她的破钱袋子,塞他手里就出去泼水了。

    韩岳不用打开袋子,一掂分量,就知道她大概一文都没动这里面的。

    与花谁的钱没关系,韩岳觉得,他一个粗人,根本不需要穿那么好的料子。便是她有嫁妆,二三十两的,也熬不住她这么大手大脚的花。给韩岳一两银子,没什么事,他能用两三个月,其中包括买粮。

    放下钱袋,韩岳出了屋,想去后院给她讲道理,结果一跨出堂屋,先看到了后院西墙根下的鸡舍。

    陈娇这会儿就站在鸡舍前。

    她很不开心,辛辛苦苦给丈夫做了一件袍子,一针一线都是她低头缝的,缝的脖子都酸了,拿出来给他试的时候,陈娇期待的是丈夫的感动与夸奖,可韩岳呢,就知道问价钱,都没有好好看看她的女红。

    作为一个贵女,陈娇不会洗衣做饭伺候人,但她的女红很好,韩岳却没留意。

    “你买的鸡?”

    韩岳吃惊地问。

    陈娇扭头,冷着脸看他:“不行吗?”

    韩岳抿唇。

    鸡崽儿看着便宜,其实很难养大,一般人家买个六七只,活下来两三只过年时杀了吃就不错了,而买的越多,就越容易浪费本钱。

    韩岳看向鸡舍,数了数,有大概三十只。

    “买了多少?”他又问。

    提到这个,陈娇眼圈顿时红了,鸡崽儿毛茸茸的可爱极了,可爱到陈娇都不嫌弃鸡粪味儿,然而才过了两三天,鸡崽儿就病了两只,很快死掉了。那天陈娇哭了好久,后来的一个多月,鸡崽儿陆陆续续又死了一些,当初一共四十五只鸡崽儿,如今只剩二十八只了。

    “不用你管。”他哪壶不开提哪壶,陈娇气呼呼地回屋了,懒得跟他待在一起。

    韩岳叹气,娇小姐的脾气,真不是普通人能受得了的。

    算了,衣裳与鸡都买了,再计较只会徒添不快。

    韩岳再次回到东屋,发现娇小姐脸朝墙躺在炕头,嘴是撅着的。

    “买就买了,我又没说你啥。”韩岳坐到她旁边,笑着摸她脑袋。

    陈娇一把拍开他手:“别碰我。”

    他是没说,但他脸上都写出来了,她又不瞎,早知道他会这样,刚刚她死也不会陪他睡觉。

    韩岳笑笑,捏起一颗蜜枣送到她面前。

    对国公府小姐来说,蜜饯随她吃,对委身乡下的陈娇来说,蜜饯还真是稀罕东西。

    “不吃。”区区几颗蜜枣,无法消陈娇的气。

    娇小姐气性大,韩岳无奈地放下蜜枣,脱了鞋躺到她身旁,将人往自己怀里转。陈娇死死地使劲儿,手也抓着被子不要转,却架不住两人力气悬殊,还是被迫投入了男人的怀抱。

    韩岳安抚般揉揉她的头发,耐心道:“我知道你手里有钱,可有钱也不能乱花,你说我天天下地干粗活,需要穿那么好的衣裳?还有鸡崽儿,那玩意难养活,我是怕你出钱出力不讨好。不过买都买了,就这样吧,以后别再乱花了?”

    陈娇委屈。

    她买布还不是给他做衣裳,买鸡也是为了帮他赚钱,到了他口中,却成了乱花钱。

    “好啊,明天我就把那袍子拿到镇上卖了,凭我的女红,卖二两都有人抢。”陈娇赌气道。

    韩岳皱了皱眉,那是娇小姐亲手给他缝的,里面一片心意在,怎能拿去卖了?

    “再贵也不卖。”他低下去,看着怀里的小媳妇说。

    陈娇懒得瞅他,闭上眼睛道:“我愿意卖就卖,你管不着。”

    韩岳想亲她嘴,被她嫌弃地躲开了,韩岳就笑:“你卖不出去,周围这些村子,随便你找,没有第二个跟我一般高的。”

    陈娇沉默,还真是,若非他个子高,她也犯不着多买一匹布。

    “我可以改小了再卖。”

    陈娇故意说气他的话。

    “你改试试。”韩岳幽幽地说。

    陈娇被他一激,身子一挣就要起来去拿针线,韩岳又怎会给她机会,将人往炕头一摁,翻上来便开始亲了。陈娇现在可不想给他占便宜,挥着两条胳膊对他又掐又拧的,韩岳敢来亲嘴,她就咬他。

    韩岳第一次领教这样的娇小姐,本来只想逗逗的,未料血气真被激起来了,拼着被她咬也成功掀了她的裙子。

    “你,你……”陈娇想骂人,却碍于教养,骂不出来。

    韩岳抬头看眼衣柜,再看她:“怎么不去改了?”

    陈娇一拳头砸在了他肩上。

    韩岳狠狠地还了她一下。

    陈娇瞪大眼睛!

    韩岳笑着凑到了她怀里。

    床头吵架床尾和,这一番下来,陈娇想吵也没力气吵了,闷闷地躺在他臂弯。

    “别气了,一会儿二弟三弟回来,看了笑话。”韩岳亲着她脑顶说。

    陈娇不吭声。

    韩岳伸手抓颗蜜枣,往她嘴里送。

    陈娇躲了几次,还是吃了,用蜂蜜做成的蜜枣,甜味儿从舌尖儿蔓延,一路甜到心里。

    “还要。”吃完一颗,陈娇哼着道。

    韩岳就又抓了一颗,送到她面前,陈娇都张开嘴了,他却反手将蜜枣扔自己嘴里了。

    陈娇气得打他,被韩岳攥住手,一低头,将咬着的蜜枣喂到了媳妇口中。

    小别胜新婚,夫妻俩仗着兄弟们不在家,腻歪来腻歪去的,隔壁村附近的小树林里,韩江不但没能解了一身燥火,反而被曹珍珠泼了一身冷水。

    “真的有了?”韩江不敢相信地看着曹珍珠平平的小腹。

    曹珍珠背靠树干,一手捂着眼睛,哭哭啼啼的:“我月事已经迟了一个月了,这两天还总想吐,我娘怀我弟时就这样……都怪你!”

    韩江整个人都是懵的,接受事实后,他脑海里冒出的第一个念头,是大哥知道后,八成要打他。

    “那,那咱们怎么办?”韩江心里乱糟糟的,一点主意都没有了。

    曹珍珠抽搭了会儿,放下手,红着眼圈对他道:“再过不久肚子就要显怀了,被我娘看出来,她肯定打死我,韩江,你快去我家提亲吧,咱们最迟最迟下个月也得成亲。”

    韩江下意识地道:“新房还没盖,成亲了三弟住哪儿?”

    曹珍珠又开始抽了,眼泪一串一串地掉:“现在还顾得上那么多吗?韩江我告诉你,你现在不娶我,我就投河去,一尸两命,反正事情败露我也没脸活了,呜呜呜……”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