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快穿之娇妻 17.017

时间:2018-07-26作者:笑佳人

    四月十五,在韩岳、韩江以及放学回来就帮忙盖房的老三韩旭都瘦了一圈后,韩家的两间厢房终于盖好了。

    盖好那天晚上,韩岳搂着陈娇,再次保证将来给她盖大房子住,怕她心里难受。

    陈娇才不难受呢,农家的房子,新旧在她眼里都没有什么区别,再说了,她与韩岳屋里的器物都是田氏精心挑选的好东西,崭新崭新的,用起来特别舒服,韩江的新房里,东西都是韩岳左挑右选的便宜货,照她的差远了。

    “我没想那些,你对我好就够了。”陈娇抓住一切增进感情的机会,靠在他怀里甜言蜜语道。

    韩岳拉着她的小嫩手贴到胸口,心里又开始算账了。

    老二的亲事搞定了,老三成亲还早,至于束脩,他坚持给,但岳父坚决不收,韩岳想想两家的关系,也就不客气了,只打定主意每年多帮岳父家做些地里的活儿,打到野味儿也送给岳父岳母些,如此,接下来几年,家里都没有大的花销。

    韩岳决定,等他还了李掌柜那三两银子,再赚钱了,一定给媳妇买点东西。

    一个娇滴滴的美貌小姐,既不嫌弃他穷,又肯用心体贴他,他怎能不对她好?

    “娇娇,咱们也怀个孩子。”

    胡思乱想,韩岳突然有点嫉妒自家老二,婚前偷偷的几次,居然就要当爹了。

    男人的火说来就来,陈娇心里一惊。

    她还得生孩子吗?

    一边应付着热情的丈夫,陈娇一边发起愁来。菩萨入梦时,她满脑都是如何摆脱殉葬,竟忘了跟菩萨打听清楚,每一世到底要过多久,是韩岳对她死心塌地了就结束去下一世,还是她要一直陪着韩岳,直到两人都白发苍苍入土为安?

    说实话,陈娇不想当一辈子农家媳妇,这里的日子真苦。

    可……

    “娇娇,你真香。”

    男人在她耳边喷着热气说着混话,陈娇没出息地心一软,她这第一个丈夫,虽然很多地方与她期待的夫君不一样,可,晚上的时候,陈娇还挺喜欢,被他欺负的。

    渐渐的,事情就不由她了,陈娇也丢开那些念头,任由自己沉沦在这硬邦邦的农家土炕头。

    窗外的月亮又圆又亮,在那最最神仙的时候,陈娇傻傻地想,就算菩萨反悔不帮她了,叫她马上回去等死,她在大旺村多得的这段时间,也算值了。

    过了两日,陈娇的月事来了。

    陈娇偷偷地开心,据说生孩子可疼了,她还是希望在怀孕前就得到韩岳的死心塌地,就此结束。

    韩岳有点不爽,他怎么就比不过二弟了?

    但看陈娇没心没肺的,该吃吃该喝喝,一点都不羡慕即将进门的弟妹,韩岳也就不在乎了。

    地种完了,这几天韩岳比较闲,一天到晚带着他自制的土箭、长矛去山里逛。大旺村后面的老虎山太小了,只有野鸡野兔,韩岳要养娇小姐,想赚更多的银子,想到去年随刘员外家的公子去更远的深山里抓过野猪,韩岳就希望靠自己单独猎头野猪。

    农家汉子不会读书写字,却天生高大健壮,经常在山里跑,准头也练出来了,连续找了几日,还真叫韩岳抓到一头野猪!

    韩岳躲在草丛里,就在他瞄准野猪的时候,忽然发现,这野猪肚子不小啊!

    难道是揣了崽儿的?

    韩岳心一热,箭头一偏,目光也从猪肚子移到了野猪的左后腿,靠近猪腚的地方。

    大概老天爷也喜欢这勤勤恳恳的农家汉子,这一箭真让韩岳射准了,野猪后腿一疼,撒开蹄子一瘸一拐地往前跑,速度还不慢。韩岳锲而不舍地追在后面,一直追到野猪倒地跑不动了,他大汗淋漓地跑出去,用绳子将野猪给五花大绑起来了。

    林子里都是树枝,韩岳砍断几根树枝勒成一个板子,将野猪往上一放一绑,他再抬起两根木头扶手,牛拉碾子似的拉着野猪下山了。也亏得他力气大,换个瘦小的,一个人还真拉不动三百多斤的大野猪,而且一拉就是十几里地。

    韩岳拉着野猪进村时,日头已经落山了,但初夏时节天热,村人们吃完饭喜欢坐到门口,与邻居们闲聊。

    第一个看见韩岳的村人,瞪大了眼睛,张着嘴说不出话。

    紧跟着,这伙村人就一窝蜂地围过去看野猪了。

    “哎,韩岳你咋还给野猪包扎了?”有人发现了野猪后腿上的布带。

    韩岳一口一口地喘着粗气,回头看眼道:“这猪揣崽儿了,我多养几天。”

    村人们听了,羡慕地眼睛都快红了,一头猪怎么也得下十来个猪崽儿吧,好好拉扯大,明年一卖,少说也有二三十两!

    “韩岳你说你,自打你娶了媳妇,家里又盖房又办喜事的,现在还猎了头野猪,再过几年,你们家老三肯定考个秀才回来!”与韩家、林家关系不错的村人,笑着说起了吉祥话。

    韩岳很爱听,笑道:“真有那天,我请全村人吃席!”

    村人们顿时夸得更热情了。

    胡全挤在里面,嫉妒地泼了一盆冷水:“野猪又不是家猪,哪有那么好养活,没准明早就死了。”

    村人们都呸他,韩岳刚想瞪他一眼,就见前面两个弟弟与媳妇一起赶过来了。

    韩岳就忘了胡全的丧气话,黑眸明亮地看着媳妇。

    陈娇哪知道他猎了好东西,男人一早上出的门,天快黑透了也不见回来,韩江、韩旭往老虎山上找了好几次都没看到韩岳的人影,陈娇就忍不住担心了,怕韩岳在山里遇到猛兽,没打到猎物反而成了猎物,有去无回。

    心慌慌的,突然听说韩岳猎了野猪,她与两个小叔子赶紧出来确认。

    村人们围成一圈看野猪,陈娇最先看见的,是韩岳。他脸上都是汗,豆大的汗珠还沿着脸庞往下滚呢,一身粗布衣裳都快湿透了,两边肩膀上的绳子已经陷进了衣料,里面不定勒成了什么样。

    “快回家吧。”陈娇有点心疼,再强壮的男人,也禁不住这么折腾。

    韩江、韩旭赶过去帮大哥抬野猪,哥仨一起抬,韩岳便轻松不少。

    韩家的猪圈是现成的,韩岳将野猪松绑放了进去。

    野猪围着猪圈墙哼哼了一圈,找不到出路,可能也是累了,缩到原来的猪窝趴着了。

    在韩岳眼里,这头野猪就是他的发财路,自己都顾不得吃饭,领着两个弟弟去老虎山采野猪爱吃的野草了,经常在山里打猎,韩岳倒是摸索出野鸡、野兔、野猪的口味儿了。

    喂饱了野猪,韩岳终于没劲儿了,四仰八叉地躺在炕上。

    两个弟弟去睡了,陈娇站在炕沿前问他:“看你累的,先吃饭还是先洗澡?”

    “不洗了,你帮我擦擦。”韩岳一动不想动,躺在那儿使唤媳妇。今天他猎了野猪,使唤娇小姐也有底气。

    他以前从来没叫陈娇帮过这种忙,陈娇看出男人是真累到了,所以也没有什么抵触的心思,提了一桶水再端一盆水放到炕沿上,她插上屋门,脱了鞋,跪坐在韩岳身旁。闻着韩岳身上的浓浓汗味儿,陈娇无比庆幸,幸好现在炕上铺的是炕席了,如果是炕褥,被韩岳这么一躺,必须洗洗晒晒才行。

    “衣服脱了。”男人莫名看着她傻笑,陈娇哼了哼,催他。

    “胳膊酸,动不了。”韩岳懒懒地道。

    陈娇不信,但也没有与他争这个,低头帮他宽衣,两人做了几个月的夫妻了,又不是没看过。

    扔了他汗臭的上衣,陈娇立即看到了韩岳肩膀上的两条深深的绳子勒痕。

    “疼不疼?”她颤声问,都不敢碰那儿。

    “疼也值了。”韩岳突然将她拉到怀里,用力抱住了。

    陈娇倒下来时,嘴唇不小心碰到了他的脸,无意中一抿嘴,咸得她直皱眉,气得挣扎起来:“松开,臭死了!”

    韩岳就不松,扬起脑袋在娇小姐嫩嫩的脸蛋上吧唧几口,怕她真生气,才没敢去亲嘴。

    夫妻俩闹了会儿,陈娇再继续帮他擦,擦到裤腰那儿,在韩岳期待的目光中,陈娇将巾子往他胸口一扔,不管了。

    韩岳知足了,跳下地,自己飞快地擦了几把。

    晚饭是野菜馅儿的包子,韩岳一连吃了五个。

    陈娇目瞪口呆。

    吃完了,韩岳又去看了看野猪,见野猪舒舒服服地躺在窝里,他这才安心。

    “如果猪崽儿能养起来,卖了就给你买支簪子。”

    今晚韩岳是没力气生孩子了,搂着娇娇小小的媳妇,他蹭了蹭她脑顶的头发,轻声哄道。

    陈娇看看他,试着问:“金簪子还是银簪子?”

    韩岳忍不住拍了下她,笑道:“还金簪子,你倒真会要。”

    眼下这条件,买根银簪子就不错了,最多最多送她一根外面包金的簪子。

    陈娇也笑,笑完了,她认真地问他:“你现在对我,算死心塌地了吗?”

    韩岳不懂怎样叫死心塌地,对上她漂亮的桃花眼,他低头亲她:“嗯,死心塌地了。”

    死心塌地,就是愿意对她好吧。

    陈娇听了,闭上眼睛,心里念着菩萨。

    但菩萨并没有出现,晚上陈娇也没有做菩萨的梦。

    睡醒了,陈娇看着旁边还在熟睡的男人,她悄悄撇了撇嘴,原来他只是说说的。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