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快穿之娇妻 23.023

时间:2018-07-26作者:笑佳人

    通往县城的土路上, 韩岳坐在左边的辕座上赶车, 陈娇坐在他内侧,面朝南, 韩岳一歪头,夫妻俩就可以眼对眼说话了。

    车里面, 老二韩江与五花大绑的黑毛野猪面对面。

    陈娇不知道韩江非要跟他们进城,是单纯要买虎头鞋还是另有目的, 她只知道,韩岳昨晚说要带她去挑首饰的承诺, 今儿个怕是无法履行了,亲弟弟在旁边,韩岳给她买好首饰,韩江会不会也替曹珍珠要一样?

    就算韩岳舍得, 陈娇也舍不得,这一窝野猪几乎是韩岳没黑没夜拉扯出来的,好不容易卖了银子,陈娇宁可自己不要首饰了,也不会浪费在曹珍珠的脑袋上。

    韩岳也在琢磨这事。

    自打娇小姐进门,就一直跟他过穷日子,这半年才稍微可以多吃点肉了。早在韩岳刚猎回大野猪那天,他就答应赚钱了给她买首饰, 马上要过年了, 今日韩岳必须想办法完成这个承诺, 否则他没脸再缠着娇小姐生孩子。

    前面就是城门了, 韩岳对弟弟道:“你去给胜哥儿买鞋吧,我跟你嫂子先去集市,你买完了去那边找我们。”

    野猪卖的很快,韩岳计划卖完野猪他就带娇小姐去逛首饰铺子,二弟若是去了集市,只能先在驴车旁等。韩岳在集市有是熟人帮忙看车,不怕丢。

    韩江打个哈欠,困倦地道:“不了,我先在车上睡会儿,等大哥卖完猪了,咱们一起去买,正好让嫂子帮我挑挑。”兄嫂不知道,韩江心里门清啊,他这趟进城,一是确定野猪的行情,看看大哥一头野猪到底能卖多少银子,二就是盯着大哥,看大哥是不是想给嫂子买好东西,否则为啥之前几次都不带嫂子,今天就带了?

    韩江自认不傻,曹珍珠的话,他觉得没道理他就不听,有道理的,韩江也会与媳妇一条心。大哥真想给嫂子买东西,行,那就给珍珠买件一模一样的,衣裳料子就罢了,若是金银首饰,回头他藏起来,留着应急或是传给胜哥儿。

    韩岳单独支开弟弟的第一次尝试,失败了。

    驴车进了城,韩岳又想到个办法,笑着对弟弟道:“回家再睡,咱们怎么省时间怎么来,这样,你跟你嫂子先下车,一块儿去买鞋。”

    陈娇意外地看他。

    韩岳不着痕迹地回了她一个眼神,一会儿卖了猪,他单独去给她买首饰。

    陈娇没看懂丈夫的眼神,但聪明地应了。

    韩江听了曹珍珠的耳旁风,主要防着的是嫂子缠兄长去买好东西,现在大哥安排嫂子跟他一起行动,韩江顿时放松了警惕,再加上也不好表现地太明显,韩江揉揉眼睛伸个懒腰,痛快道:“行,那我跟嫂子先去买鞋。”

    韩岳对陈娇道:“给胜哥儿挑双好点的。”

    陈娇懂了,这是要她出钱的意思,小孩子的虎头鞋再好也贵不到哪去,反正走公账,陈娇笑着点点头。

    三人分两头行动,陈娇与韩江先去了鞋铺。铺子里有大人的孩子的,小孩子的虎头鞋都摆在一处,陈娇看哪双都觉得可爱,做主给侄子买了两双,一双红布面的,一双蓝锻面的。

    貌美的嫂子这么大方,还给买缎面的,韩江反而舍不得了,阻拦道:“嫂子,咱们买一双就行了,不用穿那么好的,小孩子脚一个月一长,没几天就不能穿了。”

    陈娇笑道:“布面的平时穿,缎面的过年穿,胜哥儿穿不下了,还可以留给弟弟妹妹。”

    韩江听了,心里暖呼呼的,只不过,陈娇去付钱时,韩江忍不住瞄了眼亲嫂子的肚子。说来奇怪,嫂子该不会真有问题吧,嫁过来快一年了都没动静。再想到家里的胖儿子,韩江忽然觉得,曹珍珠虽然不如嫂子美,但会生儿子,也算不错了。

    陈娇猜不出这个老二在腹诽她的肚子,带着韩江去买其他年货了,这是三房共用的,陈娇花多少钱韩江都不心疼,开开心心地帮忙提着东西。

    那边韩岳刚赶着驴车进了集市,就有个穿细布的胖管事迎上来了,笑眯眯地看着他与车上的野猪,热络道:“我们家爷昨儿个去做客,席上吃了野猪肉,特意打听是哪来的,听说集市上有人卖,一早就打发我过来了,可算叫我等到了,不然我们爷说了,买不到野猪,我也不用回去了!”

    韩岳心里暗笑,看来这最后一头野猪,又能卖个好价钱了。

    胖管事果然爽快,一出手就给了八两银子,然后领着两个小厮抬走了野猪。

    韩岳将借来的驴车托付给熟人照看,他揣着新得的八两银子,快步朝首饰铺子赶去。

    上次韩岳来首饰铺子,眼花缭乱什么也看不懂,回家后他偷偷观察家里的娇小姐,发现她很喜欢戴一支桃木柄的桃花簪子。现在媳妇不在身边,韩岳就决定送她一根更好的桃花簪。

    挑来挑去,韩岳发现了一支银柄的桃花簪,簪首的桃花是用什么粉碧玺的东西雕的,韩岳不懂碧玺是啥,就是觉得这粉粉嫩嫩的颜色很好看。

    “这支多少钱?”韩岳假意又看了看别的,才询问银柄桃花簪的价格。

    刚卖完野猪的庄稼汉,一身粗布衣裳还带着猪味儿,老板娘一看就断定韩岳买不起,所以也没有虚报高价,漫不经心地道:“五两六钱。”

    韩岳暗暗咂舌:好贵!

    “能便宜点吗?”韩岳诚恳地问老板娘。

    老板娘这才多看了韩岳一眼,然后意外发现,这汉子虽然穿得破,长得竟不赖。

    时间太早,店里没什么生意,打发时间也罢,存心多与俊朗的庄稼汉多聊两句也罢,老板娘笑着问:“送姑娘吧?便宜多少你能买啊?”

    韩岳从袖中取出两个小银锭子,再将灰扑扑的钱袋子往桌面上一倒,窘迫道:“婶子,这是我全部家当了,一共是四两零八百六十二个铜板,您看能不能便宜卖我?”

    老板娘为难地皱了皱眉,这个价钱她还有的赚,只是赚的不多啊。

    但,小伙子似乎挺诚心的。

    “为啥要买这么好的簪子?买别的不行吗?”老板娘好奇问。

    韩岳低下头,叹气道:“我,我想娶我们村秀才的女儿,但秀才嫌我穷,我纠缠多了,秀才才置气道,说我能拿出一件六两以上的首饰来提亲,他就把女儿嫁给我。婶子这首饰差不多六两,拿出去别人都信……”

    老板娘一听还有这缘故,突然乐了,那秀才看不起穷汉子,一冲动夸下海口,如果穷汉子真拿了好首饰回去,秀才岂不是白白赔了个好女儿?

    少赚点就能凑成一桩好事外加看一桩热闹,老板娘就高兴卖了,一边收了韩岳拿出来的银子铜板,一边笑道:“我知道了,那簪子我卖你了,而且你放心,要是秀才不信簪子值六两,你就让他来城里跟我对质,他敢来,我就告诉他,这簪子是我七两银子卖你的!”

    “多谢婶子!”韩岳感激道,“往后我有了钱,就带媳妇来您这里买。”

    老板娘更高兴了,鼓励韩岳多赚钱养媳妇。

    韩岳藏好桃花簪子,心满意足地出了铺子,等他回到集市,陈娇、韩江还没回来呢。

    韩岳坐在车上等,大概半个时辰后,叔嫂的身影终于出现了,陈娇手里拎着两包糕点,韩江两手满满。

    “大哥,年货我们都买好了,猪卖的咋样?”韩江放下东西,满头大汗地道。

    韩岳笑:“这只猪最小,不过也卖了四两,晌午咱们吃顿好的。”

    韩江没怀疑,最后卖的这头,确实瘦了点,不然也不会留到最后,就指望多喂几天多长点肉的。

    猪卖了,年货买了,三人有说有笑地回了大旺村。

    到了家,韩江拿着两双虎头鞋兴高采烈地去哄儿子。

    曹珍珠低声跟他打听城里的情况。

    韩江捏着胜哥儿的小胖脚丫子,一边给儿子穿鞋一边道:“就你喜欢瞎想,嫂子今儿个跟去城里,是为了陪大哥置办年货,人家嫂子还主动给胜哥儿买了双缎面鞋,以后你少念叨嫂子坏话。”

    曹珍珠撇嘴:“给我几十两银子,我也大方。”

    “闭嘴吧!”韩江瞪了她一眼。

    曹珍珠哼了哼,想到陈娇没偷买好东西,她也算满意了。

    东屋里面,陈娇迫不及待地打开了一包枣泥山药糕,她以前就爱吃这个,刚刚路过一家糕点铺子,嘴馋,忍不住买了两样。

    软软绵绵的山药糕入口,甜丝丝的,虽然不如国公府里的好吃,但陈娇也满足了。

    韩岳坐在一旁,诧异地看着她像只小馋猫一样,连续地吃了两块儿。

    他以为,她会因为没有买到首饰而生气失望,却未料到,她眼里只有这些糕点,仿佛已经忘了首饰的事。

    “不生气?”韩岳轻声问。

    陈娇疑惑地看过来:“生什么气?”

    韩岳指了指她头上的簪子。

    陈娇了然,笑道:“银子你都给我了,反正你买首饰,花的也是我的钱。”

    韩岳笑,真是越来越喜欢她这娇俏样了。

    既然提到银子,韩岳就把新卖的野猪钱掏出来,让她收好。

    陈娇拿了钥匙打开衣柜,再打开钱匣子,看着里面码得整整齐齐的银锭子与铜板,也觉得美滋滋的。住在国公府,不愁吃不愁穿,爹娘给她一千两,陈娇也没有这么满足过,自己一点点攒起来的,感觉就是不一样。

    当然,银子是韩岳赚的,可谁让他们现在是夫妻,所以韩岳赚的,也是她赚的。

    “另一包你去分给二弟、三弟吧。”

    陈娇买了两包糕点,藏了钱,她使唤韩岳道。

    韩岳点点头,去送糕点了,只字未提胸口收藏的桃花簪子。

    待夜幕降临,陈娇坐在铜镜前梳头时,韩岳才走过去,抢了梳子帮她通发。

    “怎么忘了取下簪子。”梳了一下,韩岳奇道,顺手将簪子递了过去。

    陈娇茫然地接过来,看着手里银柄的粉碧玺桃花簪,在这农家小屋里俨然一件珍宝,陈娇愣了愣,忽的反应过来了,难以置信地转过身。

    韩岳只是笑。

    陈娇看看簪子,再看看这个一直都很抠门的庄稼汉,心里突然充盈了一种陌生的甜。

    “说过给你买首饰,就一定会给你买。”韩岳扶着她肩膀,目光温柔。

    陈娇莫名不敢直视他此时的眼睛,低头把玩簪子,小声问:“多少钱?”

    韩岳道:“不到五两。”

    陈娇唇角上扬,笑话他道:“终于舍得花钱了?”

    韩岳看着她狡黠的眼睛,慢慢地琢磨过味儿来了,敢情以前她虽然没跟他要东西,嘴里也没嫌弃过他穷,心里其实一直都觉得他抠门舍不得给她花钱?

    一丝尴尬自心头闪过,但那点尴尬,很快就被她盈盈似水的眼波冲散了。

    一把抱起他的娇小姐,韩岳大步朝炕头走去。

    陈娇勾着他的脖子,还没进被窝呢,身子先热了起来。

    这一晚,韩岳很疯,陈娇也有点忘乎所以,韩岳甚至捂住了她嘴,怕声音传出去。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