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快穿之娇妻 26.第一世完

时间:2018-07-26作者:笑佳人

    因为得了韩岳的保证, 想到很快就可以夫妻俩带着好学知礼的三弟单独出去过了, 陈娇就不在乎再多与二房夫妻相处一段时间了。

    正月初七,曹家待客, 韩江、曹珍珠带着胜哥儿去娘家吃席了。

    然后没过几天,魏擎苍觊觎陈娇、陷害韩岳的事就传了开来, 还是从曹珍珠娘家那个村传出来的。陈娇不出门,无从得知, 韩岳一个大老爷们,也没有妇人跑他面前嘀咕, 还是田氏与村人相处时,得到了信儿。

    田氏立即来找女儿、女婿了。

    田氏一直都是个好岳母,没嫌弃过韩岳穷,但这次, 田氏气红了眼睛,一边抹泪一边跟韩岳抱怨:“娇娇嫁到你们家之前,洗衣做饭这些粗活她都没沾过,嫁过来后才学会的,心疼你种地辛苦,娇娇巴巴地跑到我跟前让我教她点种,行,那些我不说了, 就说年前你被人陷害入狱, 是娇娇想办法救你出来的, 当天老二老三还有娇娇她爹都陪在身边, 大家有目共睹,你那弟妹却在外面胡说八道,我好好的女儿,名声都坏在她嘴里了!”

    又起风波,陈娇也气,但现在她只能先安慰母亲:“娘别哭了,嘴长在别人身上,咱们管不着,自己知道怎么回事就行。”

    她能忍,韩岳不能忍,沉着脸将韩江、曹珍珠叫了过来,审问曹珍珠:“外面关于你嫂子的谣言,是你传出去的?”

    曹珍珠装傻:“什么谣言,我怎么没听说?”然后又一脸关心地问陈娇:“嫂子出事了?”

    明明就是她说出去的,现在还一副恶心的嘴脸,男人不好动手,女儿又变成了大家闺秀似的脾气,田氏却按捺不住一腔怒火了,突然从陈娇身边冲过去,对着曹珍珠的脸就是一个大耳刮子:“我叫你装!”

    屋里所有人都懵了,陈娇没想到平时慈眉善目的母亲会动手打人,韩岳先是震惊,跟着心里莫名地痛快。

    韩江还没反应过来,曹珍珠先发飙了,抬手就要打田氏,就在田氏准备迎战的时候,韩岳怕岳母打不过曹珍珠,及时拦到田氏身前,一抓曹珍珠手腕再一甩,就把人甩出了几步,冷声斥道:“胡闹!”

    曹珍珠“哇”地哭了,披头散发地指着韩江:“他们打我,你就眼睁睁看着?”

    韩江看向田氏,对上田氏红红的眼圈愤怒的眼神,韩江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他很清楚,林家人没说,他们哥仨没说,那话除了媳妇会往外念叨嫂子与魏擎苍的恩怨,还能有谁?

    “婶子,珍珠也不是故意的,您别跟她计较。”韩江试图当和事佬。

    田氏见他还算上道,语气略缓,但还是以长辈的口吻教训韩江道:“老二,我一直都觉得你是个好孩子,可我得告诉你,媳妇该管就得管,你以为外面的人只会笑话你嫂子吗?他们是将整个韩家一起笑话了!你媳妇未婚先孕就闹过一次丑闻,她就是看你嫂子过得好,存心拉你嫂子下水跟她一起黑,等着吧,将来老三娶了媳妇,早晚也会毁在她嘴里!”

    声音传出去,躲在西屋偷听的老三韩旭,突然打了个寒颤,替还没影的媳妇担心起来。他虽然年少,可家里两个嫂子谁好谁赖,韩旭还是分得清的。

    “你放屁,放屁!”曹珍珠开始骂人了。

    韩江头疼地很,连推带搡地将曹珍珠推回了厢房,关上门,夫妻俩说了啥,旁人就不知道了。

    虽然打了曹珍珠一巴掌,田氏犹不解气,要带女儿回娘家。

    陈娇好笑地看了韩岳一眼。

    韩岳都快哭了,刚把媳妇哄好,现在岳母又来抢人。

    “岳母,我知道娇娇受委屈了,您别生气,我跟娇娇都商量好了,过完十五我们哥仨就分家。”韩岳拦住正在气头上的岳母,诚恳地道。

    田氏已经知道这事了,女儿回家过年时对她提过,田氏现在闹,另有目的。

    “外面人都说娇娇给了魏家爷俩好处,人家才放你出来的,你不怀疑?”

    昂着头,田氏盯着女婿问。

    韩岳肃容道:“娇娇是什么人,我比谁都清楚,若我信了外面的风言风语,就叫我天打雷劈。”

    女婿信任女儿,田氏心情好受了很多,顿了顿,她对女儿道:“娇娇,现在你就告诉韩岳,你是怎么劝服魏老爷的。”

    韩岳意外地转向他的娇小姐,为何她愿意告诉母亲,却不曾对他提及?

    陈娇没提,是因为韩岳没问,她也就不想多撒一次谎。

    迎着韩岳的目光,陈娇低头道:“其实我也是赌了一次,前年我不是被人劫持吗,当时我没怀疑到魏二爷头上,直到他找你麻烦,我才将那事与他联系到了一起。所以,那天我就问魏老爷,亲儿子做了那么多恶毒之事,他当父亲的已经教导无方了,若再不帮儿子弥补积德,他就不怕亲儿子将来遭受报应?”

    说到这里,陈娇抬起头,朝韩岳笑了笑:“算咱们运气好,魏老爷是个信报应的人。”

    陈娇只能撒谎,不然她无法解释她为何会知道牡丹有恶疾之事。

    韩岳本来就相信陈娇,如今听了陈娇一席话,韩岳忽然觉得,自己的媳妇,以后一定是个教子有方的好母亲。

    信任与欣赏,夫妻俩情意绵绵地互相凝视,田氏看在眼里,欣慰地笑了,只要女婿对女儿好,外面的流言都不算什么。

    出了这档子事,韩岳也不等正月十五了,当晚就把两个弟弟都叫到了西屋。

    他在炕沿坐着,双脚触地,老二韩江坐在对面的板凳上,耷拉着脑袋,老三韩旭站在一旁,不解地看着长兄。

    韩岳的目光从三弟脸上扫过,落到了二弟脸上,心情复杂,但他还是开了口:“二弟,你嫂子对你对胜哥儿如何,你心里清楚,可弟妹是怎么对她的?还有你那晚的混账念头。”语气十分地严厉。

    韩江脑袋歪向门口,没吭声。

    韩岳叹口气,简单道:“分家吧,闹成这样,再住在一起只会越来越乱。”

    韩江、韩旭都震惊地朝他看来。

    韩岳面色平静,看着二弟道:“三弟还没成家,跟着我们住,你与弟妹也不用挤在厢房了,我会在村西盖新房,等我们搬走,这边老宅都是你跟弟妹的。”

    韩江急了:“大哥……”

    韩岳摆摆手,继续道:“除了房子,咱们家还有四亩中等田、四亩下等田,我分你两亩中等田、一亩下等田,还行吧?”

    这个分法,二房是占便宜的,韩岳毕竟是长兄,他知道二弟赚钱的本事不如他,屋里又刚添了个儿子,所以韩岳还是想再照顾二弟一次。

    韩江眼圈红了:“大哥……”

    韩岳再次打断他:“卖完野猪,家里现在一共有六十三两银子,以及五百多个铜板,我分你二十五两,这是账本,每笔进项每笔开支你嫂子记得清清楚楚,你看看。”取出早就准备好的账本,韩岳递给二弟。

    韩江与韩岳一样,识字不多,但简单的账本还是看得懂的,韩江单手托着兄长塞过来的账本,没脸翻看。

    “圈里有两头公野猪,两头母猪,二弟,野猪难养,你要是想养野猪,我分你一公一母,你要是觉得自己养不好,那我不分你猪,折算给你十两银子,你可以自己买两头家猪崽儿,家猪好照料,省心。”

    韩江低头,捂住了脑袋。

    韩岳走过去,拍拍兄弟肩膀,顿了顿才道:“二弟别多想,分家是为了和气,就算分了家,将来你遇到什么麻烦,大哥能帮就帮,绝不会坐视不理。养猪的事,你自己做主,还是去跟弟妹商量商量?”

    韩江现在最不想见的就是曹珍珠!

    他也不想跟兄长分家,但内心深处,韩江很清楚,他伤了大哥的心,这个家,是注定要分了。

    “不用跟她商量,猪我一头不要,大哥也不用贴补我银子,回头我自己买猪崽儿去。”伤感过后,韩江挺直肩膀站了起来,他有自己的骨气,房子、银子、田地大哥都照顾他了,野猪他不会养,他也不再贪。

    二弟能这样,韩岳也松了口气,如果二弟真贪婪到心安理得地接受他的所有照顾,那……

    捏了捏二弟肩膀,韩岳呼口气,想起什么,他笑着问老三:“这么安排,你觉得如何?”

    分家了,韩旭不知该难过还是笑,乖乖道:“我听大哥二哥的。”

    哥仨意见一致,这事就这么定了。

    夜幕降临,韩岳与陈娇睡下后,厢房突然传来了曹珍珠不甘的声音:“凭什么咱们不要野猪?”

    韩江声音也不低:“给你野猪,你会养?养白搭了怎么办?”

    “不会养我拿去卖钱!”

    “闭嘴,那是我们家的猪,我们哥仨愿意怎么分就怎么分,轮不到你指手画脚!”

    “好啊,你是说我不是你们家的媳妇……”

    夫妻俩不停地争吵,陈娇还想多听听,因为觉得挺好玩的,韩岳却没那个心情,将被子往两人头顶一罩,他就翻到陈娇身上了。有那功夫听糟心女人叽叽歪歪,还不如听自家娇小姐在被窝里嗯嗯哼哼,他最爱听了。

    男人仿佛永远都那么热情,陈娇很快就无法分心了,咬着嘴唇哼给他听。

    过了两日,韩岳请了村长、岳父来家里当见证,哥仨心平气和地分了家。曹珍珠不乐意,不乐意也没用,她还没法做韩江的主。

    正月、二月正是农闲时候,韩岳去山上砍了木头、去河里挖了沙石,堆到村西选好的地方,韩江天天跟着兄长干活儿,开春天气暖和了,他也乐呵呵地帮兄长盖房子。哥仨分家,本来在村里引起了一阵猜疑,后来见韩岳、韩江亲密如初,村人渐渐就不再将韩家的事放在嘴边了。

    手里有钱,韩岳盖房请了工人,人多盖得快,端午之前,大旺村的村西,就多了一座五间上房的大宅子,前院的厢房、猪圈,后院的鸡舍也都盖好了,一看就很阔气。村人们进进出出的参观,离开时再看看猪圈里已经配了种的两头母猪,都很羡慕。

    房子盖好了,韩岳、陈娇带着韩旭搬家那天,按照村里习俗,请了亲朋好友来吃席。

    “韩岳你这日子越过越好啊,等你媳妇给你生个儿子,就彻底圆满喽!”

    饭桌上,有个老太爷笑眯眯地对韩岳道。

    韩岳下意识地看向上房东屋,他的娇小姐就在里面招待最亲近的女客。

    老太爷的话也传到了屋子里。

    田氏、陈娇的外祖母与三个舅母,都齐齐看向了陈娇的肚子。

    陈娇脸红了,心里也有点着急,韩岳盼着子嗣,她也想给他生一个,菩萨迟迟不出现,大概她注定要陪韩岳过完这一生吧?

    傍晚宾客都散了,韩家新宅安静了下来,陈娇夫妻、韩旭、春杏一起打扫院子,忙完各自歇息。

    第一次住新房,喝了酒的韩岳很激动,连着欺负了陈娇三次。

    “娇娇,这样真好。”睡觉前,韩岳搂着陈娇道,目光温柔而满足。

    陈娇很累,但不知为何,她竟然一点都不困,借着皎皎的月色,她静静地端详身边的丈夫。

    他没有才学,但他会赚钱,他不会风花雪月,但他对她各种体贴,他没有体面的出身,但她现在,也只是个村里秀才的女儿。这么一想,她为自己这第一辈子重新找的姻缘,挺美满的,如果再顺顺利利生儿育女,他养猪她带娃……

    陈娇不自觉地笑了,睡着了,嘴角依然是翘着的。

    或许是日有所思,熟睡的陈娇,做了一个甜甜的梦,她梦见自己怀孕了,韩岳高兴地不得了,除了种地养猪,高大的男人天天围着她转。第二年,陈娇平安生下一个女儿,她以为韩岳会不高兴,没想到韩岳特别喜欢,走哪都要抱着女儿。

    曹珍珠阴阳怪气地讽刺她生不出儿子,然后陈娇很快又怀了,这回生了个胖小子,韩岳兴奋地去村东二房道喜,却撞见曹珍珠与韩江打架,好像是韩江跟镇上一个俏丫鬟勾搭上了,后来,韩江竟然将那丫鬟赎了出来,接回家当了姨娘!

    整个村里就韩江一个养姨娘的,韩岳觉得有点丢人,陈娇跟他开玩笑,问他要不要养一个,韩岳就扑了上来……

    梦境到了这里,夫妻恩爱忽然不见了,陈娇也从村里的土炕头,回到了熟悉又陌生的深宫。

    陈娇愣愣的看着眼前的菩萨。

    菩萨慈眉善目,笑着道:“陈娇,你的第一世已经圆满,可以去第二世了。”

    第一世,结束了?

    韩岳……

    陈娇的眼泪,自己流了下来,她舍不得,她还没来得及跟韩岳道别啊。

    “我想再见他一面。”陈娇哽咽地说。

    菩萨微笑:“刚刚你梦见的,便是你与他的后半生,你们夫妻恩爱,携手白首,你能回来,说明第一世的你们已经寿终正寝,即便是我,也无法再送你回去。”

    是这样吗?

    陈娇心头茫然,怅然若失。

    菩萨见了,从玉净瓶中取出一点水珠,弹在了陈娇眉心。

    刹那间,陈娇再次看到了韩岳,看到了她与韩岳的后半生,每一幕都走马观花般转的很快,快到陈娇无从代入任何情感,直到画面最后停留在一座位于山腰的墓前,墓碑上,并排刻着她与韩岳的名字。

    生同衾,死同穴。

    陈娇又落了一滴泪,但她同时也笑了,她与韩岳这一生,过得很好很好。

    “现在,可否开始第二世?”菩萨问。

    陈娇闭上眼睛,片刻过后,她重新睁开,疑惑地问菩萨:“敢问,第二世我选择的男人,如何对我才算死心塌地?”如果能提前知道答案,她就有努力的方向了。

    菩萨还是笑:“感情一事,最为玄妙,还是随缘罢。”

    陈娇:……

    这跟没说有什么两样?

    她还想再求求菩萨给个准确的答案,仙气飘飘的菩萨突然消失了,天地旋转,陈娇失去了意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