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快穿之娇妻 29.029

时间:2018-07-26作者:笑佳人

    晌午吃饭, 虞敬尧突然问母亲:“娘, 我看表嫂、子淳穿的都是旧衣,明日你安排一下?不然来了客人, 还以为咱们苛待亲戚。”

    谢氏恍然大悟:“对啊,我怎么没想到, 还是你心细,敬尧放心, 明儿个我就叫绣娘给他们一人做几套衣裳。”

    因为兄长只提了杜氏、谢晋,虞湘怕母亲忘了陈娇, 小声嘟囔道:“还有陈姐姐。”

    谢氏瞪了小女儿一眼,她当然知道也得给陈娇做新衣,她就是不满小女儿对陈氏孤女的亲近。

    虞湘乖乖低头吃饭。

    虞敬尧继续道:“再从账房取百两银子交给表嫂,子淳出门会友需要打点, 咱们不主动,他肯定不会开口。”

    儿子这么照顾她娘家的亲戚,谢氏挺高兴的,都应了。

    第二天,谢氏亲自领着绣娘去前院客房给谢晋量尺寸了,量完单独给了谢晋二十两银子,还告诉谢晋,以后每个月她都会给谢晋五两银子的例钱。谢氏幼时穷苦, 虞家发迹后, 谢氏花钱就越来越大方了。

    谢晋再三拜谢。

    谢氏再领着绣娘来了杜氏这边。

    一番推辞过后, 杜氏拘谨地让绣娘量了尺寸, 量完她的,绣娘再给陈娇量。

    “姑娘的腰可真细。”绣娘将软尺围着陈娇的小腰绕了一圈,看清上面的刻度后,饶是经常为人量尺寸的绣娘,都忍不住赞了句。

    陈娇也觉得这世的她就像个病西施似的,但陈娇一点都不高兴,因为她现在虽然没有生病的不适,可这身子骨太弱了,多走几步就累,中看不中用。她又不天天看自己,她想要的是林娇那种健康的身体,去六里地外的镇上走个来回照样好好的,顶多出点汗。

    她与绣娘说话,谢氏瞄眼陈娇身后,发现陈娇屁股一点都不大,一看生孩子就困难,眼里便露出一点嫌弃。儿子是虞家的独苗,谢晋也是谢家的独苗,对于期待子孙兴旺的长辈而言,让谢氏挑,她一定不会选陈娇当儿媳。

    量完尺寸,陈娇退下了,谢氏又送了杜氏百两纹银,但没有提每月另给份例的事。

    一个是与她同姓的秀才郎侄孙,一个外姓的侄媳妇,谢氏给的待遇自然不同。

    但杜氏已经非常感激涕零了,都想给谢氏跪下,谢氏笑笑,说了些客套话就走了。

    杜氏捧着装有百两纹银的匣子坐了会儿,然后藏了一半,带着另一半去找陈娇了。

    “伯母,您这是做什么?”面对杜氏塞给她的一包银子,陈娇惊呆了。

    杜氏感慨道:“你爹娘过世之前,将你托付给了我,还把陈家的家财都托给我们保管,等你长大再交给你。后来你伯父横死外面,欠了一堆债,谢家的家底都填进去了也不够还,是你慷慨解囊,让我动用陈家的那份,咱们才渡过了难关,再往后,咱们一家三口吃的穿的,花的也都是你的钱。”

    有那份记忆,陈娇是知道这个的,但她也知道,幸亏杜氏厚道,便是家贫的时候也拼命赚钱供原身那病秧子吃人参,原身才得以续命,否则若杜氏贪婪,大可断了原身的药让原身自生自灭,杜氏还能省下一大笔药钱。

    “伯母待我如亲生,咱们之间就不要算那个了。”陈娇由衷地道。

    杜氏抹抹眼睛,露出一丝笑:“好,咱们不说那见外的,刚刚太太接济了我百两银子,我留了五十两,这五十两你拿着,以后当嫁妆用。”

    陈娇先是不要,实在推辞不了,陈娇忽然想到,她不嫁谢晋,以后肯定会找机会离开虞家,衣食住行都要用银子,所以……

    “伯母,您就是我亲娘。”一手拿着银子,陈娇靠到了杜氏怀里,从五岁到十六岁,原身与杜氏,真的就是母女了。

    杜氏笑了,拍着小姑娘单薄的脊背道:“等子淳中了举人,咱们就把你们的亲事办了,双喜临门,你也早点改口唤我娘。”

    陈娇登时笑不出来了。

    虞家坐拥扬州城最大的绸缎庄,更是养了一大批绣娘,短短三日,杜氏三人的衣裳就都做好了。

    陈娇得了两套春装、两套夏装,用的都是上好的绸缎,比陈娇在国公府穿的也不差什么。

    “明日出门,陈姐姐就穿这身。”虞湘来找陈娇玩,挑了那套白衫儿、绿裙出来,比对着陈娇道,“陈姐姐穿这种清雅的颜色最好看了。”

    陈娇并不在意自己的服饰。

    虞湘却特别想打扮这位天仙似的客人,发现陈娇没有什么首饰,她派丫鬟将她的首饰匣都搬过来了,从里面挑了好几样送给陈娇。扬州城首富家的四姑娘,出手更是大方,反正少了一件,回头跟大哥要银子重新买就行。

    陈娇真不想要,架不住盛情难却,只好无奈地收下了。

    第二日,陈娇换上那套白衫儿、绿裙,再挑了一根白玉簪子插在头上,便随杜氏去了永安堂。

    休息了几日,陈娇的脸蛋还是苍白的,不像虞湘那么红扑扑,但她的眼神变了,少了原身的凄苦卑怯,多了花季少女的灵动与生机,再换上新衣,莲步轻移缓缓地走过来,仿佛天宫仙子下凡,看得厅堂里的几人都是愣了愣。

    虞敬尧第一个侧身端茶,移开了视线。

    谢晋诧异地看着对面的青梅竹马,只觉得娇妹似乎哪里不一样了,以前无论他们去哪里,娇妹的目光永远都是落在他身上,充满了依赖,可今日,娇妹安静地守在母亲旁边,柔弱而端庄,竟一眼都没看他。

    他盯着陈娇看,那边虞澜见了,红唇轻抿。

    “娘,那我们先走了!”虞湘跑过来挽住陈娇的胳膊,兴奋地道,春光灿烂,她最爱出门了。

    谢氏叮嘱女儿一番,又对儿子道:“逛会儿就回来,别由着你妹妹疯玩。”

    虞敬尧起身道:“知道了。”

    杜氏一愣,目光在谢氏母子身上转了一圈:“表弟也去?”

    如果虞敬尧去,她的娇娇再去不太合适吧?

    陈娇也打了退堂鼓,或许商户之家不讲规矩,可她觉怪怪的。

    虞敬尧用一种无奈的眼神看着妹妹。

    虞湘笑着解释道:“大哥从苏州回来,没给我带礼物,今日就罚他给我们当护卫,好了,时候不早,咱们快走吧,不然一会儿出城要排队等好久。”

    小姑娘说完,拉着陈娇就往外走。

    陈娇不得已地跟随她的脚步。

    这种情况,杜氏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谢晋站了起来,只是没等他开口,虞敬尧同母亲道别后,忽然对他道:“子淳好好读书,回来表叔与你对弈。”

    谢晋想同行的话,就这么一个字不漏的都给咽回去了,勉强笑道:“好,表叔慢走。”

    虞敬尧点点头,转身离去。

    谢氏见杜氏似乎在为难什么,好奇地问了出来。

    杜氏犹豫道:“就怕娇娇体弱,给表弟表妹添麻烦。”

    谢氏心想,既然怕添麻烦,上次我女儿邀请陈娇时,你怎么还赞成?

    至于虞敬尧与陈娇同游是否合适,谢氏压根就没考虑过,因为她半个眼珠子也看不上陈娇,所以她本能地觉得,儿子肯定也不会喜欢陈娇那样的,儿子跟她一样,都喜欢屁股大好生养的。

    陈娇与虞湘一起上了马车,虞敬尧骑马跟在旁边。

    扬州,传说中的江南繁华之地,坐在远离虞敬尧那侧的车窗旁,陈娇忍不住偷偷挑开一角帘子。

    他们走的是主街,街道旁商铺林立,才是早上,就已经十分热闹了。

    虞湘热情地凑过来,看到什么都给陈娇介绍:“陈记的蟹黄包最好吃了,晚上咱们来这里吃吧!啊,乔老头的阳春面也是一绝……”

    陈娇被她说的,口水都冒出来了,一直馋到出了城门,看不到商铺为止。

    “停车。”

    窗外突然传来虞敬尧的声音,马车顿时就停了下来。

    陈娇看虞湘,虞湘扭头挑开车帘,见兄长从马背上跳了下来,她不解问:“大哥,为何停了?”

    虞敬尧摸摸额头,解释道:“许是昨晚看账看太晚,累了,我去车里打个盹儿。”

    虞湘“哦”了声,没有多想。

    陈娇听在耳中,悄悄咬了咬唇,虽然这是虞家的马车,虞敬尧可以任意使唤,但这经商的男人真的太不讲规矩了,她也在车里啊……

    念头未落,车帘已经被挑了起来,虞敬尧长腿一抬,人就弯腰站在了车门外,高大魁梧的身影,宛如山岳压城。

    马车里面有主座,然后虞湘那边摆了一个三层的小柜子,装茶水、糕点、手帕等临时所需之物,陈娇旁边则摆了一张侧座。

    主人进来,陈娇立即挪到了侧座上,将主位让给了虞敬尧。

    虞敬尧没动,弯腰看着她:“陈姑娘客气了,我坐这边便可。”

    陈娇低头道:“您是主,我是客,本该如此。”

    虞敬尧唇角微扬,不再客气,走进来,稳稳当当地坐了陈娇原来的位子。

    车里多了个大男人,立即显得狭窄了,虞湘嫌离陈娇远了说话不方便,又与兄长换了个位置。

    虞敬尧无所谓,好像真的困了一样,背靠车板,一手撑着旁边的窗棱,然后托着脑袋,闭上了眼睛,而他面朝的方向,正是陈娇。但他要睡觉,肯定会是这个姿势,所以陈娇无法确定他是故意的,还是无意。

    可陈娇觉得别扭,余光中男人的大脸正对着她,好像在看她似的。

    有次与虞湘说话时,陈娇偷偷看了过去,飞快的一眼,发现男人眼眸轻阖,真的在睡觉。

    陈娇松了口气。

    “陈姐姐看。”

    虞湘突然指着窗外道。

    陈娇侧过大半个身子,就见不远处有条河水,一艘乌篷船正在上面缓缓而行。

    “陈姐姐的家乡,河水多吗?”虞湘小声与她闲聊。

    陈娇摇了摇头,目光专注地看着那艘乌篷船,蓝天白云,小桥流水,扬州真的好美。

    车厢另一角,虞敬尧微微睁开了一条眼缝。

    小女人下巴搭在窗棱上,歪着脑袋,露出了一大片修长白皙的脖颈。

    她的肌肤是种莹润剔透的白,虞敬尧甚至能看到里面淡淡的青色血脉。

    喉头滚动,虞敬尧很想尝尝,亲在上面是什么滋味儿。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