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快穿之娇妻 30.030

时间:2018-07-26作者:笑佳人

    扬州城西郊有片桃园, 原是一大户人家的私宅, 因当时的家主喜欢桃花,院内处处植桃, 后来大户败落,有商户买了这宅子, 每到桃花盛开的时节,新主人便将这园子包出去, 供扬州城的达官贵人游玩。

    虞敬尧既然答应要陪妹妹赏花,肯定不会去那荒郊野外人人都可踏足的地方, 提前就包了这桃园三日。

    马车停在桃园外,“睡”了一路的虞敬尧终于醒了,最先下了车。

    虞湘、陈娇跟在后面。

    桃园安排了管事、丫鬟随行听候差遣,虞敬尧摆摆手, 叫人退下了。桃园他很熟,园内哪里可以如厕、哪里可以休息,他一清二楚。

    虞湘拉着陈娇的手开始漫步游园,虞敬尧信步跟在几步之外,虞湘的丫鬟走在最后面。

    “陈姐姐看,这两棵桃树都叫碧桃。”

    入园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两棵相对的桃树,每棵桃树上都有红、白两色的桃花。

    “这种红花多的碧桃, 又叫大串, 白花多的就叫小串。”虞湘站在桃树下, 笑容灿烂。

    陈娇分别在两棵桃花下站了会儿, 翘首赏花,天气暖和,蝴蝶在枝丫间飞舞。

    陈娇笑了,她喜欢这园子。

    虞敬尧看着她比花瓣还娇嫩的侧脸,想到了“人面桃花”。

    陈娇本来专心赏花的,但余光里,身后男人的大脸又对着她了,陈娇心中奇怪,佯装赏别处的花般,偷偷朝虞敬尧看去。

    虞敬尧没有躲,淡淡朝她笑了下。

    陈娇皱眉,只觉得男人看她的眼神怪怪的,至少不是一个表叔看准侄媳的样子。

    她立即朝虞湘走去。

    虞敬尧敛了笑,若有所思地看着小美人纤细的背影。

    作为扬州城的首富,还是一个仪表堂堂、未及三旬的年轻首富,每次虞敬尧赴宴应酬,在场的歌姬都会想尽办法吸引他的注意,或是暗送秋波,或是言语调笑卖弄风骚。虞敬尧习惯被女子讨好甚至仰视了,可刚刚陈娇转身前的短暂一瞥,她看他的眼神,分明流露出一分厌弃。

    那种感觉,就像她是高高在上的官家小姐,从骨子里嫌弃来自一个商贾的青睐。

    虞敬尧摸了摸下巴。

    据他所知,陈娇父母只是小商贩,这几年陈娇跟着杜氏母子过得更是贫寒,她凭何瞧不起他?

    带着这丝疑惑,虞敬尧再次慢慢靠近二女。

    陈娇很快就注意到了虞敬尧的怪异举止,因为每次她停下来赏花,虞敬尧一定就站在她不远处,毫不掩饰地看着她。她看过去,他依然会笑,眼神却更大胆。

    陈娇暗道糟糕,这位虞家家主,该不会对她存了非分之想吧?上一世她有爹有娘,这世她只是个两度寄人篱下的孤女,真被虞敬尧惦记上,那也太危险了。

    心乱如麻,陈娇再也没有心情赏花了,只紧紧跟着虞湘。

    但虞湘身体康健,不知疲惫似的,东跑跑西跑跑,没过多久陈娇就不行了,累红了一张雪白的小脸,粉唇不受控制地张开,气喘微微。

    “前面有座凉亭。”虞敬尧叫住妹妹,再扫了眼弱不禁风的陈娇。

    虞湘这才发现陈娇的疲态,立即歉疚地跑回来,扶着陈娇道:“看我,就知道赏花,忘了陈姐姐身子娇弱,走,咱们先去凉亭歇一会儿。”

    陈娇确实走不动了,点点头,余光防备地看了左后侧的男人一眼。

    让她失望的是,虞敬尧也跟来了凉亭。

    凉亭旁有两个桃园的小丫鬟,虞敬尧命一人备茶,再让另一个去请琴女。

    “大哥要听琴?”虞湘坐在陈娇身边,笑着问。

    虞敬尧看着陈娇道:“我看陈姑娘体弱,不宜再多走动,稍后我陪妹妹去逛园子,陈姑娘坐在这边,一边听琴,一边赏花,亦不失一件乐事。”

    虞湘觉得这安排挺好,问陈娇:“陈姐姐意下如何?还是我们留在这里陪你?”

    陈娇巴不得离虞敬尧远远的,马上道:“你们去逛园子吧,我在这里等你们。”

    虞湘遗憾地道:“好吧,下次我带陈姐姐去游湖,坐船就不用走了。”

    陈娇笑了笑。

    兄妹俩在凉亭用了一盏茶,琴女一来,两人就走了。

    “姑娘想听什么曲?”身穿白裙的貌美琴女,笑着问陈娇。

    陈娇疲惫地靠着美人靠,心不在焉地道:“就弹你最拿手的。”

    琴女懂了,低头,酝酿片刻,开始拨弄琴弦。

    她弹的是《梅花三弄》,弹得还挺有韵味。

    陈娇纷乱的心,稍微平静了些,人也坐正了,看着琴女挑拨琴弦的一双纤纤素手。

    琴女连续弹了两首曲子,正要问客人还想听什么,忽见桃花林中走出来一道高大的身影。

    “虞爷。”琴女眼里顿时没了陈娇,笑盈盈地站起来,朝虞敬尧行礼。

    陈娇心一紧,难以置信地看向亭外。

    虞敬尧神色从容地跨上凉亭,没看陈娇,他低声吩咐琴女:“退下。”

    琴女面露失望,像是明白了什么,她羡慕地看眼陈娇,顺从地抱着琴离开了。

    虞敬尧独自归来,孤男寡女共处一亭,陈娇心里很慌,但她表现地很冷静,疑惑地问坐在离她最近的石凳上的男人:“虞爷怎么回来了,四姑娘呢?”

    虞敬尧笑,目光掠过小美人僵硬的肩膀,再回到她明亮水润的杏眼上,道:“四妹自己去逛了,我怕姑娘一个人寂寞,特来相陪。”

    陈娇暗暗呸了他一口!登徒子真是厚颜无耻,大张旗鼓地调戏准侄媳,居然还有脸说出来。

    “您请自重。”陈娇冷着脸站了起来,快步朝亭外走去。

    她想逃,虞敬尧却两个箭步冲了过来,从后面攥住陈娇手腕,再往旁边亭柱上甩去。

    别说陈娇如今这病西施的身子抵挡不住,就是换个硬朗的,她也抵不过男人的大力气,还没反应过来呢,后背就撞上了柱子,紧跟着,虞敬尧健硕的身躯便压了过来。脖子上一热,是他在亲她!

    三辈子第一次遇到这样胆大包天的恶人,陈娇气到都顾不得害怕了,抬手就去推他。

    虞敬尧长臂一伸,连人带亭柱一起抱住,这般陈娇再挣扎,两只小手也只能打到他结实的后背,根本阻拦不了虞敬尧的疯狂掠夺。

    虞敬尧惦记她这脖子惦记了一路,一沾上就不肯松嘴了。

    陈娇终于怕了,硬的不行,她走投无路,放软语气,低声求他:“表叔,您别这样。”

    细细弱弱的一声“表叔”,却让虞敬尧皱了眉头,他松开她的嫩脖子,抬起脑袋,讽刺地看着面前娇小得仿佛禁不住他一捏的女人:“你叫我什么?”

    陈娇紧张地道:“表叔……”

    虞敬尧冷笑,目光描绘她粉嫩的嘴唇,道:“那日见礼,你可不是这么叫的。”

    男人的眼睛里混杂了野心与兽欲,陈娇别开眼,试图讲道理:“虞爷,我与谢晋虽未成亲,却有婚约在身,他叫你表叔,你也认了他这个表侄,现在你这样对我,就不怕传出去令扬州城的百姓耻笑?您在扬州何等风光,又何必因我坏了名声?”

    虞敬尧颇有兴味地看着面前的小女人。

    她长得那么柔弱,虞敬尧以为她会被他吓哭,再绝望无奈地接受他的掠夺,从此乖乖做他的女人,可虞敬尧没料到,她没有一滴眼泪,反而伶牙俐齿地讲了一堆道理。

    不过,与前种情况的轻易到手相比,虞敬尧更喜欢她绞尽脑汁拒绝的样子。

    左手改搂住她柳条似的小腰,虞敬尧抬起右手,摸着她苍白的小脸道:“我若怕人非议,就不会带你出来。”

    无耻之徒!

    陈娇又在心里骂了一句,但虞敬尧越是无耻,陈娇越不敢跟他硬碰硬,怕他真的在这里强要了她。

    她飞快转动脑筋,表现出来就是乌黑的眼珠左右乱动,虞敬尧自幼就能看透别人的算计,陈娇这笨拙的样子,只让他想笑。

    “一个穷酸秀才有什么好,跟了我,你想要这桃园,我都送你。”抬起她精致的下巴,虞敬尧低头靠近,薄唇即将碰上她的唇。

    陈娇恶心,无法忍受的恶心,再也忍不住,她一口唾到了虞敬尧逼近的大脸上。

    虞敬尧下意识闭上了眼睛。

    陈娇抓住机会,拼尽全力将人往外一推,再次朝亭外跑去。

    虞敬尧本能地去抓她,抓住了她的衣袖,却挡不住她的冲势,脱了手。

    而急于逃跑的陈娇,因为虞敬尧的一扯打了个踉跄,一脚踩空,整个人就头朝下栽了下去,“砰”得一声,脸朝地结结实实地摔了个大跟头。

    虞敬尧愣在了亭子里,过了会儿,见她不曾试图起来,只有肩膀越抖越厉害,应该是哭了,虞敬尧才迅速跨下凉亭,蹲在她旁边,伸手去扶她。

    陈娇猛地缩回胳膊,不要他碰,人继续趴着,呜呜哭出了声。

    胳膊疼,肚子疼,膝盖、脚踝,浑身上下哪都疼,但陈娇更委屈,委屈自己的命,为什么她的第二世要这么惨?原身被人害死,她好不容易得了菩萨的帮助回来改命,却不想刚过来不久,就被虞敬尧这道貌岸然的奸商盯上了。

    陈娇都不想活了。

    虞敬尧看着姿态不雅趴在地上痛哭的女人,觉得她这样一点都不像病西施,人家病西施哭,应该是梨花带雨,哭比笑美才对吧?

    但想到她刚刚那一摔,听着就疼,确实挺惨的。

    “好了,我不会逼你,你先起来。”虞敬尧再次扶住了她肩膀。陈娇还想躲,虞敬尧一使劲儿,就把人扶坐了起来。陈娇低着头继续哭,虞敬尧上下打量她一番,再看看凉亭外的台阶,关心问:“摔到哪没?”

    陈娇不想理他。

    虞敬尧耐心有限,一把拉下她挡脸的手。

    陈娇摔下来时脸上沾了灰,现在都哭花了,脏兮兮的,好在没有破相。

    虞敬尧再抓住她左臂,衣袖往上一扯,男人先是被她雪白的肌肤惊艳,跟着就被她手肘处的血吓到了。

    他还想检查陈娇另一条胳膊,陈娇一甩袖子,避开了,从剧痛中恢复过来的她,慢慢恢复了理智。哭有什么用,还是想办法躲开这条狼吧。

    “我父母双亡,从小孤苦,求虞爷开恩,放我一条生路。”低着头,陈娇苦涩地道。

    虞敬尧没有回答,沉默片刻,他起身道:“一会儿四妹问起,就说你自己不小心,下台阶时摔了。”

    陈娇咬唇。

    虞敬尧看眼远处,问她:“还能走吗?”

    陈娇手撑地站了起来,膝盖肯定划破皮了,很疼,但还不至于影响走路。

    “先去客房休息,我会派人请郎中。”虞敬尧不冷不热地道。

    陈娇孤身一人,只能听从他的安排。

    虞敬尧送她去了桃园专门为贵客准备的客房,将她交给丫鬟伺候,虞敬尧便走了。

    丫鬟们扶着陈娇进了内室,打了水,先帮她清理伤口。

    陈娇受的都是擦伤,掌心、胳膊肘最严重,都出血了,与完好的细嫩肌肤一比,丫鬟们都心疼。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