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快穿之娇妻 33.033

时间:2018-07-26作者:笑佳人

    虞敬尧看陈娇哭过两次了, 每次她都哭得像个孩子, 第一次摔了大跟头他能理解,可现在, 他只是过来与她说了几句话,还没动上手, 她自己先委屈上了,哭得好像他已经对她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

    “哭也没用, 你的人我要定了,你不如趁早想通, 安心跟我过日子。”

    等陈娇哭得没那么厉害了,虞敬尧毫不怜惜地道,她是他第一个想要的女人,虞敬尧绝不会放手, 而且虞敬尧有信心,早晚他会哄得她心甘情愿。有钱能使鬼推磨,多少女人巴不得被他看上,跟着他穿金戴银、吃香喝辣。

    陈娇背对他躺着,两眼茫然,半晌才道:“你不过是欺我无父无母,算什么男人。”

    陈娇还在指望,虞敬尧有一点点良心, 她身世都这么惨了, 他怎么忍心再强占民女?

    虞敬尧却笑了, 俯身下去, 大手握住她半边肩膀,轻佻地捏了捏,方对着她白嫩嫩的耳垂道:“我是不是男人,过几日你便知。”

    陈娇恶心!

    虞敬尧留恋地握着她肩膀,瞥见她侧脸上的泪珠,他摇摇头,起身道:“我给你时间考虑。”

    陈娇一动不动,直到虞敬尧走了,陈娇才攥紧被子,捶了又捶。

    虞敬尧说话算数,接下来两天都没再偷溜过来。

    倒是虞湘,高兴地跑过来,告诉陈娇,李嬷嬷有个做小笼包特别好吃的侄子,叫顺子,顺子手巧,什么吃食他都能上手,就是长得又黑又丑,摆摊卖吃食又是必须招待客人的活儿,一般食铺都不喜欢用他。

    陈娇觉得这不是问题,如果顺子做的东西真那么好吃,她再招个好看点的姑娘负责叫卖就行。

    有虞湘安排,第二天李嬷嬷就带着顺子进了虞宅,在虞湘的院子里,顺子当着陈娇的面露了一手,蒸出来的小笼包纹络如花,皮薄得吹一口都颤巍巍的,既卖相招人,又特别好吃。至于顺子蒸出来的粽子,糯米醇香,配着肉馅儿油而不腻。

    陈娇非常满意。

    李嬷嬷从虞湘那儿得知陈娇还想雇个丫头,热情推荐了她邻家的孩子,一个十二岁的叫阿芳的小丫头,长得白白净净的,人也机灵,帮忙摆摊、收账绝没问题。陈娇找时间看过,亲自考了阿芳算数,十道题阿芳都答对了。

    铺面有了,人手也齐了,该用的蒸笼、桌椅都置办好,陈娇的铺子就可以开起来了。

    这事肯定瞒不过谢氏,谢氏不高兴,别人家的准儿媳她不好直接教训,谢氏就把杜氏叫了过来,抱怨陈娇道:“这孩子什么意思?你们娘仨来投奔我们,我好吃好喝地供着她,她却跑外面开铺子,传出去外人还不以为我苛待了她!”

    主人家生气,杜氏脸都白了,试着替陈娇辩解道:“娇娇从小敏感多思,她是不想给姑母添麻烦……”

    谢氏哼道:“真不想添麻烦,就老老实实在家待着,等入秋子淳中了举人,我送他一处宅子,难不成咱们谢家还养不起她一个媳妇,需要她去抛头露面?哼,有的话我不方便说,你当婆婆的,该管就得管,别把她的心养大了。”

    谢氏的语气很严厉了,杜氏寄人篱下,再加上本身就不强硬,哪敢吭声?

    回了娘俩客居的小院子,杜氏犹豫来犹豫去,还是去找陈娇了,委婉地商量能不能不开铺子了。

    陈娇心里一喜,她正愁没机会离开虞家呢!

    虞敬尧对她虎视眈眈,连她的闺房都敢闯了,上次还说什么过几日就要她领教他是不是男人,这几晚陈娇过得都心惊胆战的,睡觉前不但要插上房门,还得将桌子推过去抵着门才行,唯恐虞敬尧摸黑过来。

    “是太太不满我做生意吗?”陈娇低着头问。

    杜氏叹气,默认了。

    陈娇也跟着叹气,为难道:“我再想想吧。”

    杜氏只能安慰她:“娇娇别愁,太太说了,等子淳中举,她就送咱们一栋宅子,到时候咱们搬出去了,就不用……”不用事无巨细都看谢氏的脸色了。

    陈娇什么都没说,下午她带着双儿出了门,偷偷嘱咐顺子帮她物色宅子,最好是地段太平、清静、价格又划算的,实在不行,宁可贵点,也要太平。陈娇一个弱女子,她很怕避开了虞敬尧,又招惹别的恶棍。

    顺子就趁铺子不开张的时候,在扬州城东跑西跑起来,最后找到一个符合陈娇要求的宅子。宅子位于扬州城淮平巷,巷子里住着的都是家境殷实的人家,其中一户王家家主过世,只剩一双年迈的父母、儿媳与八岁的孙子。少了家里的支柱,王翁、王婆跟儿媳妇一合计,决定将前面的一进宅子租出去。

    顺子打听过了,王家人都很和善,品行绝对没问题,王家要找老实的租户,陈娇也要找厚道的房主,正合适。

    陈娇现在已经得罪了谢氏,所以她想出门就出门,当即就带着双儿去王家看了。

    陈娇很满意王家,但王家觉得把房子租给一个年轻貌美的小姑娘可能容易招惹麻烦,陈娇暗暗着急,一口气提出一年给二两银子的租钱,王家二老才同意了。

    黄昏时分,陈娇带着她与王家的契书来到杜氏面前,直言了她要搬走的事,而且今天就搬。陈娇很怕虞敬尧得到消息今晚就来夺她清白,为了避免夜长梦多,陈娇只能狠心伤杜氏的感情了。

    杜氏一直哭,她觉得是自己没能照顾好陈娇,陈娇在虞家过得不舒心,才非要搬出去的。杜氏早就把陈娇当女儿看了,养了十一年的女儿突然要离开她,一个人孤零零在外面租宅子住,杜氏如何能放心?

    自己劝不了,杜氏派人去喊了儿子来。

    “娇妹,你这是做什么?”谢晋赶来时,双儿已经将陈娇的东西都收拾好了,陈娇也没有多少东西,除了当初原身带来的衣物鞋袜与首饰,谢家为她置办的,包括虞湘送她的首饰,陈娇都不准备带走。

    面对谢晋的询问,陈娇平平静静地道:“我在虞家终究是个外人,而且你我是未婚夫妻,成亲前住在一起本就不合适,现在我有自己的生意,搬出去刚刚好,伯母、谢大哥若想我了,可以随时过去看我,咱们还是亲人。”

    谢晋眉头皱得深深的,他还不了解青梅竹马的未婚妻?娇娇弱弱的,住在外面被欺负了怎么办?

    娘俩一起劝说,陈娇就是不听,与双儿一人拎一个包袱,态度坚决地往外走。

    谢氏、虞家姐妹闻讯赶了过来。

    “这是要去哪儿?”谢氏冷着脸问陈娇。

    陈娇从容道:“我在贵府叨扰这么久,心里实在过意不去,今日特在外面赁了宅子,现在搬过去,这些时日太太对我照顾有加,陈娇没齿难忘,今日一别,陈娇愿太太身体安康,万事如意。”

    杜氏哭着求谢氏:“姑母,您帮我劝劝这孩子吧,她从小就没离开过我身边……”

    谢氏听了,目光从陈娇、谢晋与女儿虞澜身上依次转了圈。

    谢氏已经知道女儿喜欢谢晋了,谢晋有才学有功名,谢氏也是赞成的,陈娇离开后,更方便女儿与谢晋培养感情。

    所以,谢氏只是假意地劝了劝,便不管了。

    陈娇领着双儿出了门,虞家大宅外,顺子一直在这等着,而陈娇出门时,正赶上虞敬尧外出归来。

    陈娇一眼都没看他,连最基本的辞别礼数都没尽,叫上顺子、双儿一起走了。

    杜氏拦不了陈娇,就让儿子去送,谢晋便紧紧跟在陈娇身旁。

    虞敬尧站在门口,盯着陈娇远去的背影看了会儿,若无其事地回了房。

    他换衣服的时候,刘喜弓着腰,低声禀报道:“陈姑娘在淮平巷赁了一处宅子,宅子主人姓王,家里有五口人……”

    陈娇不知道虞敬尧是什么心情,反正搬到王家的第一晚,陈娇睡得特别香。现在她有地方住了,小笼包生意那边,陈娇很大方,承诺每个月分顺子两成红利,顺子干得特别带劲儿,刚起步就已经不赔钱了,等名气传出去,陈娇的营生便不是问题。

    接下来,陈娇只需一边等着谢晋来退婚,一边暗中给自己物色好郎君就行。

    新的郎君,陈娇只有长得顺眼、品行端正这两个基本要求,其他的她不挑。

    一夜好梦,翌日醒来,陈娇带着双儿去铺子那边了,亲眼看看铺子的生意。

    摆脱了奸商,也不用寄人篱下,陈娇的心情特别好,确定顺子、阿芳干的好好的,一身男装的陈娇,还领着双儿在扬州城逛了逛,在外面小摊吃了晌午饭才回去。

    王家是三进的院子,陈娇占了第一进,后面两进静悄悄的,陈娇也没好奇去刺探别人的生活,径自回屋休息了。睡醒一觉,陈娇拿出针线,坐在床上给自己缝制新衣。

    突然间,大门口传来一道男人的吆喝:“慢点抬,磕坏了叫你们赔。”

    陈娇朝双儿使了个眼色。

    双儿出了屋,见一个管事模样的中年男子正指挥一行人往里面抬桌椅、床柜等家具,一看就是好货色,双儿奇怪道:“你们是谁?”王家主仆她都见过了,这些人全是陌生面孔。

    那管事看看她,笑眯眯地道:“双儿是吧?鄙人姓张,我家老爷上午刚从王翁手里买的这处宅子,三进都买了,往后你与你家陈姑娘都是我们的租客,老爷说了,傍晚他过来,会与陈姑娘重新签订契书。”

    双儿震惊极了,呆呆地问:“王家人,已经搬走了?”

    张管事笑道:“是啊,一早就走了。”

    双儿看着院子里忙碌的伙计们,心情复杂地去禀告主子。

    陈娇在里面都听到了,她放下针线,眼前莫名浮现昨日她在虞家门口与虞敬尧的短暂照面。

    他好像一点都不生气。

    陈娇心里很乱,突然冒出不好的预感。

    傍晚,主仆俩在屋里待着,张管事突然在外面唤道:“陈姑娘,我们主子回来了,想与您谈谈契书事宜。”

    陈娇深深地吸了口气,与双儿一起出去了,走到门口,她抬头,就看到了站在廊檐下的虞敬尧。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