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快穿之娇妻 36.036

时间:2018-07-26作者:笑佳人

    虞敬尧没来找她的这几天, 陈娇过得不好也不算坏。

    端午那日, 陈娇出了趟门,双儿她肯定是带着的, 虞敬尧给她安排的四儿、六儿主动跟着她,两个丫鬟还算老实, 无论陈娇做什么她们都不管,也不会露出什么表达赞同或否定的情绪, 大概只是来盯梢,防着她逃跑吧。

    端午百姓们都吃粽子, 顺子的粽子生意卖的很不错,陈娇远远地站在巷子口,看顺子卖的那么带劲儿,看百姓们开心地吃吃喝喝, 又有江南独特的小桥流水如画卷般日日呈现在眼前,陈娇胸口的憋屈渐渐也消散了些。

    她是带着目的回来的,目的完成就可以离开了,有些事该计较,但也不必看得太重。

    但宅子里的日子太闷了,陈娇去买了几盆花草,还买了一只白毛狮子狗,刚三个月大的小狗崽儿, 浑身毛色雪白, 黑眼睛又大又水汪汪的, 鼻头也黑乎乎湿润润, 特别可爱。

    “姑娘,咱这狗叫什么名呢?”

    回了宅子,狮子狗在院子里撒欢乱跑,陈娇坐在房檐底下看,双儿笑着问。

    陈娇笑了,看着狗崽儿道:“叫富贵吧,这名字吉祥。”

    双儿心一惊,他们刚到虞家时,就被人提醒了,说虞爷原名叫富贵,长大后的虞爷极不爱听旁人说出这俩字,整个虞家的下人们都把“富贵”两字当忌讳。双儿知道后,曾把这事当乐子说给姑娘听,现在姑娘管一只狗叫富贵,摆明是要气虞爷啊。

    “姑娘,还是换个吧?”双儿担心地说。

    陈娇就不换,她就是要恶心虞敬尧,恶心得他再也不想跨进这院子才好!

    陈娇只用了三天时间,就让狮子狗记住了“富贵”这名字,陈娇在院子里逗狗,唤一声“富贵”,旁边的张管事就要哆嗦一下,孙子似的求陈娇改名。

    陈娇一概不理,自得其乐。

    五月初八的黄昏,陈娇正在与双儿下棋打发时间,张管事突然来报,说谢晋来了。

    陈娇好奇谢晋的来意,穿鞋去了堂屋。

    堂屋里,谢晋听到脚步声,回头,看到陈娇一身绿裙从外面跨了进来,不知是不是夕阳太过灿烂,竟照得她平时苍白虚弱的脸,好像都带了几分红润。以及,谢晋早就发现了,娇妹眼里的怯弱与对他的依赖一样,都不知因为何故,悄然消失了。

    这样的娇妹,就像池里新开的荷花,粉嫩灵动。

    “谢大哥坐吧。”陈娇客气地说,自己先坐在了主位上。

    谢晋走向座位,左边袖口有些沉,提醒着他的来意。

    但谢晋还是先问道:“王家新换了位管事?”上次他来,王家的管事还是另一人。

    陈娇相信,虞敬尧脸皮再厚此时也不敢承认他买了这宅子,便敷衍道:“是啊,前几天换的。”

    谢晋想嘱咐她一人在外要小心点,可又觉得,他已经没资格说了。

    谢晋低下头,右手碰到左边袖口,好像突然被凝固似的,无法移动分毫。

    陈娇耐心地等着。

    终于,谢晋缓缓拿出那一叠银票,低着头放在桌子上,对着她的裙摆道:“娇妹,我,我对不起你,我另有了想娶之人,咱们的婚事,作罢吧,这,这些银票你收下,你孤零零的一个人,需要倚仗。”

    断断续续的,谢晋终究是说出来了。

    一边是青梅竹马是良心,一边是前程似锦是贪婪,谢晋既已选择,就没脸再看对面的姑娘。

    陈娇很意外,谢晋的退婚,比记忆中的提前了几个月,再看那银票,陈娇眼里掠过一丝讽刺,除了虞敬尧喜欢拿钱收买人心,还能有谁?

    陈娇很想骂谢晋一顿,替可怜的原身骂,但陈娇觉得,谢晋已经做出这种事情了,他肯定也不怕挨骂,或许她骂了,正好满足了他对她的歉疚。

    “你,你想娶谁?”陈娇学谢晋那样,低下头道,不让谢晋看清她的神色。

    她声音低低的,像是要哭了,谢晋不忍地抬起头:“娇妹……”

    陈娇背过去,掏出帕子挡住脸,哽咽道:“你都要与我退婚了,还是叫我陈姑娘吧,我只想知道,那个人是不是三姑娘。”

    谢晋的脸,仿佛狠狠地挨了一巴掌,原来娇妹都知道,所以她不再依赖他,不再叫他晋哥哥。

    看着她单薄的肩膀,谢晋慢慢起身,朝陈娇跪了下去:“是,我,对不起你。”

    陈娇背对他抽搭了两下,苦涩道:“你是对不起我,我也早就看出来了,否则你以为我为何要搬出来?谢晋,我,我不会强人所难,我答应与你退婚,但你记住,我恨你,这一辈子我都不会原谅你。”

    谢晋耷拉着脑袋,突然自己扇了自己两个耳光:“是我配不上你。”

    陈娇没说话,过了会儿才问:“伯母知道了吗?”

    谢晋低声道:“今晚,我会告诉她。”

    陈娇猜也是,谢晋连一个人面对母亲的勇气都没有,指望她同意退婚后一起帮着劝杜氏呢!

    “银票我收了,明日伯母来找我,知道我有银票傍身,她才会放心。”陈娇非常配合地道。如果她不收这笔银票,杜氏肯定要劝说很久,陈娇不想再与这娘俩纠缠。至于银票,回头她会还给虞敬尧,反正她留着也没用,何必叫虞敬尧得意。

    谢晋想到母亲,更沉默了。

    陈娇偏头看了他一眼,在谢晋抬头前又转了回来,恨声道:“你走吧,以后我都不想再见你,我,我只希望你负我一人就够了,将来你金榜题名官袍加身,记住当初你对我说过的那些抱负,别变得像给你银票那人一样,眼里只有铜臭。”

    那话如鞭子一样准确地甩在他的良心上,谢晋无地自容,狼狈而逃。

    陈娇转过来,对着门口发会儿呆,然后数了下银票,十张,一千两。

    陈娇只想笑,虞敬尧不愧是扬州首富,挥金如土。

    第二日,如陈娇预料的那样,杜氏带着儿子登门负荆请罪来了,要谢晋当着陈娇的面收回昨日之言。

    前世杜氏坚持要两个孩子成亲,主要还是因为原身想嫁谢晋,不肯松口,如今陈娇摆出一副愿意成全谢晋与虞澜的态度,又拿出她收下的那一千两银子,杜氏就傻了眼。陈娇、谢晋双管齐下,杜氏哭得伤心极了,虽然不甘,却也做不了什么。

    僵持了一上午,娘俩终于走了,只留下一封谢晋亲笔的退婚书。

    陈娇莫名地疲惫,而且她觉得,今晚虞敬尧八成要来“幸灾乐祸”了。

    陈娇再次翻出那把小剪刀,藏于袖口,事已至此,她早晚都会给虞敬尧他想要的,但虞敬尧现在就想强来,也是不可能。

    夕阳西下,虞敬尧踩着饭点来了,算好了要与小美人共进晚饭。

    过来后,虞敬尧也没有强闯陈娇的闺房,晚饭摆好了,他才吩咐丫鬟去请陈娇出来。在虞敬尧看来,陈娇被谢晋悔婚后,应该已经对谢晋死了心,他虞敬尧是小美人唯一的选择,陈娇一定不会再那么倔了。

    当走廊里传来陈娇的脚步声,虞敬尧唇角上扬,目不斜视地为自己斟了满满一盅酒。

    余光里出现一抹红色,虞敬尧才诧异地看向陈娇。

    一直病怏怏模样的陈娇,刚刚特意打扮了一番,头上戴着原身最值钱的一根红玉簪子,据说是陈夫人留给她的遗物,身上穿的是陈娇新做的大红夏裙。红妆本就衬人,陈娇还精心涂抹了唇脂,一双朱唇似火,艳丽逼人。

    就像草丛里的一朵小白花,摇身一变开成了艳冠群芳的洛阳红。

    虞敬尧一动不动地看着渐渐走近的美人,眸底的惊艳迅速变成了火,喉头悄悄滚动。

    “想通了?”当陈娇坐在他对面,虞敬尧哑声问。

    陈娇点点头,却在虞敬尧眼睛一亮准备扑过来之前,陈娇及时抬手制止了他:“只是,我想与虞爷谈个条件,虞爷是男儿大丈夫,一直仗势欺负我一个弱女子,您心里肯定也不舒服吧?不如咱们定个赌约,公平交换。”

    虞敬尧欺负她欺负得很享受,一点都没有不舒服。

    不过,他倒想听听,小狐狸又想怎么拒绝他。

    “你说。”虞敬尧重新坐正,黑眸好整以暇地看着陈娇。

    陈娇不缓不急地道:“我早就对虞爷说过,我此生只想嫁一对我死心塌地之人,他既然喜欢我,必定会娶我为妻,只娶我一人。虞爷还有两年便要迎娶知府家的千金,那我就想与虞爷定个两年的赌约。”

    虞敬尧微微眯了眯眼睛,端起酒盅抿了口。

    陈娇继续道:“这两年,我会乖乖住在这院子里,虞爷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但我不是你的妾室也不是你的外室,你也无权干涉我的自由。两年后,虞爷能让我心甘情愿继续做你的女人,算虞爷赢,反之,我能让虞爷答应三媒六聘娶我过门,算我赢。”

    虞敬尧挑眉,提出一个关键问题:“我来时,你会让我碰?”

    陈娇抿唇,默认。

    虞敬尧笑了,觉得这赌约很有意思,两年内他得到了人,两年后,他有信心她会继续跟着她。

    陈娇还没说完,补充道:“赌约有胜有负,也有平局,如果我没能让虞爷对我死心塌地,但虞爷也没能让我心甘情愿,便是平局,届时还请虞爷体量我想嫁人的心愿,放我离开,反正那时虞爷对我应该已经腻味了,再找别的美人也不难。”

    虞敬尧笑容收敛,面无表情地问:“若我不答应?”

    陈娇取出剪刀,冷声道:“虞爷应了赌约,您至少可以得到我两年,虞爷不肯应,我现在就死在你面前,虞爷得到的,只有一具尸体。”

    虞敬尧懒懒靠着椅背,食指拨动桌面的酒盅,黑眸喜怒不明地盯着陈娇。

    陈娇不卑不亢地与他对视。

    虞敬尧食指一定,忽的笑了,无奈地道:“好,我跟你赌。”

    陈娇立即取出提前写好的赌约,白纸黑字,叫虞敬尧画押。

    虞敬尧看了一遍,笑着摁了首印。

    陈娇又道:“赌约虞爷想抢走毁了,我无可奈何,还请虞爷再发一誓,就说如果你敢违约,便罚你不得好死,虞家断子绝孙。”

    虞敬尧脸一黑,沉声道:“你别得寸进尺。”

    陈娇平静反问:“虞爷若遵守约定,再毒的誓言都是空话,您又怕什么?我一个孤女被你欺到这种境地,让你发个誓不行吗?”

    虞敬尧攥了攥酒盅,目光扫过小女人红艳的嘴唇,他冷哼一声,突然举起右手,照着陈娇的意思咬牙切齿地发了毒誓。

    没有男人尤其是家里的独苗会拿断子绝孙这种毒誓当随便说说,陈娇松了口气,如果这两年她真的炖不烂这只猪蹄,至少她还可以离开,再去寻找一个不介意她失了清白的好男人。陈娇不想陪虞敬尧,但她真的没有全身而退的办法。现在虞敬尧还算耐心,哪天他什么都不顾了,让人往她饭菜茶水里下药,陈娇也只能就范。

    “好了,现在你可以陪我了。”

    被逼发誓,虞敬尧没有胃口吃饭了,只想先享受这个费力得来的女人。

    陈娇一把抓起剪刀,防备地盯着他。

    虞敬尧的脸,更黑了:“是你亲口所说,你会陪我。”

    陈娇哼道:“我会陪你,但我现在不高兴,没有心情。”

    虞敬尧被她气笑了,难以置信地看着椅子上娇小的女人:“让你这么说,你不高兴我就不能碰你,那以后每次我来,你都可以拿不高兴当借口,你觉得我很傻是不是?”

    陈娇仰头看他,不慌不忙道:“虞爷怎么会傻?你现在非要强迫我,我会答应,但你碰到的只是一根木头,如果虞爷愿意再给我一点时间接受你,至少等我忘掉你是怎么欺负我的,忘掉这几天的憋屈,我自会像妻子一样温柔顺从。”

    小女人连珠炮似的说啊说,偏偏虞敬尧居然觉得,她说的有些道理。

    他退回座位上,又叹了口气,瞪着陈娇问:“那我怎么做,你才会忘掉这几天的憋屈。”

    陈娇扭头道:“真心换真心,你对我好,我自然就能忘,你始终把我当歌姬轻贱……”

    “歌姬可没你这么大的脾气。”虞敬尧打断了她的气话,幽幽道:“也没你这么贪心。”

    陈娇没理他。

    虞敬尧看看这一桌饭菜,主动结束了谈判:“行了,吃饭吧。”

    陈娇看他一眼,拿起了筷子。

    就在此时,富贵突然跑了进来,瞅瞅陌生的男人,小狗崽儿撒腿跑到陈娇这边,抬起前爪扒着陈娇,伸着脑袋努力往饭桌上望。

    虞敬尧倒是听过张管事的汇报,知道她养了一只白毛狗,并未奇怪。

    “你喜欢狗,我能给你找到更好的。”虞敬尧笑了下,开始哄美人高兴了。

    陈娇摸摸富贵的脑袋,淡淡道:“不用,我就喜欢富贵。”

    虞敬尧脸色陡变:“你叫它什么?”

    陈娇努力忍着笑,垂着头,漫不经心地道:“富贵啊,多喜庆。”

    虞敬尧起初还当她真是无心之举,但,他突然发现,小女人似乎在咬着嘴唇内里,强忍什么。

    虞敬尧就明白了,她故意给他添堵呢!

    虞敬尧懂事后,最嫌弃的就是当初老爷子给他起的俗名,像个小厮,所以有人敢当着他的面提“富贵”,那人一定没有好下场,太久没听到“富贵”,虞敬尧都快忘了他心底还有这个挥之不去的避讳。

    换个人,虞敬尧早就收拾对方了,但对面坐着的,是个娇滴滴的小美人。

    小美人赌气的样子,也让人赏心悦目。

    虞敬尧不气了,回味一番,他低声问道:“刚刚你说,你就喜欢富贵?”

    男人轻佻的语气,陈娇立即听出了他话里的调戏意味。

    陈娇有点懊恼,不懂虞敬尧为何不生气,反而甘愿当一只狗来占她的便宜。

    她故意装不明白,承认道:“是啊,来,富贵,给你吃排骨。”

    说完,陈娇夹了一块儿排骨丢到地上,富贵立即扑过去,歪着脑袋使劲儿咬了起来。

    虞敬尧看看地上的狗,再看看低头吃饭的小美人,心想,只要她肯给他,她叫他驴他也应。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