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快穿之娇妻 39.039

时间:2018-07-26作者:笑佳人

    终于把小美人推到五云寺山脚, 虞敬尧的衣裳已经不能看了, 前胸后背几乎全湿,单薄的夏日衣衫紧紧贴在他身上, 勾勒出了男人结实的身体线条。

    将推车停到路旁,陈娇一下来, 虞敬尧就扑到了推车前,拎起茶壶直接仰脖子往嘴里倒。

    男人白皙的脸庞早已晒成了关公色, 汗流浃背的,俨然一个干苦力的农夫, 别说这里没有虞敬尧的熟人,就是有,那些人也绝不会上前相认。笑话,虞爷风流倜傥, 通身的绫罗绸缎,那农夫只是长得与虞爷有几分相似罢了!

    陈娇也热,小脸热成了桃色,但她坐了一路,肯定比虞敬尧舒服多了。

    在山脚歇了两刻钟,虞敬尧的脸没那么红了,两人并肩往山上走去。

    通往五云寺的青石山路上,就他们俩个影子, 都快晌午了, 烈阳高照, 再虔诚的香客也不会挑这个时间来拜佛祖。

    这时候, 陈娇的草帽也不怎么管用了,虞敬尧看不见自己的脸,但想也知道白净不了,怕日头将陈娇那细皮嫩肉晒黑了,虞敬尧刻意让陈娇走在他左侧,他用自己高大的身躯给她挡日头。

    陈娇看着地上两人叠在一起的短短影子,低声问他:“换成歌姬,虞爷也会这样对她吗?”

    虞敬尧真想抹把汗甩她脸上:“我若把你当歌姬看,撞了脑袋才会陪你瞎折腾。”

    陈娇眨眨眼睛,又问:“换成别的美妾,虞爷会这样待她吗?”

    小女人故意找茬,虞敬尧前后看看,突然在陈娇裙后捏了把:“换成别人,直接在家里办了。”

    陈娇连瞪他都懒得瞪,加快了脚步。

    虞敬尧寸步不离地跟着。

    台阶太高,陈娇又是软绵无力的身子,没爬几步,就被虞敬尧搂住了腰,提着她走!

    男人身上全是臭汗,陈娇嫌弃极了,可,不得不说,借着他胳膊的力道,爬山果然轻松了很多。

    进了寺院,寺里的和尚招待他们都招待的无精打采。

    前殿供奉佛祖,陈娇直接去了供奉菩萨的后殿。

    金身的菩萨像与梦里的菩萨毫不相似,但陈娇仍然把这尊菩萨当成了梦里菩萨的化身,取下草帽交给虞敬尧拿着,陈娇点了三支香,然后虔诚地跪到了菩萨面前。

    虞敬尧站在一旁,看见小美人双手合十,长长的睫毛垂下来,认真而悲伤。

    虞敬尧不懂,名分就那么重要吗?他对她好不就够了?这一个月下来,她难道看不出他对她是不一样的?为何陈娇就不能体谅体谅他的难处?在扬州商界,虞敬尧敢横行霸道,但他终究只是个商人,怎能无端端去得罪知府大人?真得罪了,他倒了霉,陈娇也落不了好。

    想到这里,虞敬尧抬头,目光不善地瞪着菩萨金像。

    如果菩萨安排陈娇早一年来扬州,就没那么多事了。

    上了香,两人在寺里吃了点斋饭,简单休息片刻,这就下山了。

    虞敬尧抬起推车把手,陈娇慢慢坐了上去,草帽帽檐压得很低,低到虞敬尧看不见她的眼睛。

    虞敬尧有心事,也没闲情调戏她了。

    两人都不说话,走到半路,突然间,半空响起一道炸雷,雷声那么突然,又响又脆,吓得陈娇尖叫一声,扭头朝雷声响起处看去。

    虞敬尧放声大笑,她刚刚胆小的模样实在太逗了。

    天空不知何时布满了黑压压的乌云,着实吓人,风也迅速大了起来,陈娇捂住头顶的草帽,气得催道:“还不快走,要下雨了!”

    虞敬尧放眼望去,发现两三里地外有个村庄,他身强体壮不怕淋雨,陈娇这小身板,一旦淋雨,怕会生病。

    “抓住扶手。”虞敬尧压低身体,提醒陈娇道。

    陈娇疑惑地看着他。

    虞敬尧又催了一遍。

    陈娇这才扶住推车两边的扶手,风一吹,刮走了头顶的草帽,但陈娇已经顾不得了。

    虞敬尧突然跑了起来,土路不平,陈娇猛颠了几下,若非双手稳住了身形,可能都会被颠出去。

    虞敬尧看着她笑。

    天凉快了,男人的脸也没那么热了,黑眸明亮,咧着嘴笑,有一股子傻气。

    陈娇扭开了头。

    虞敬尧跑得很快,快进村时,豆大的雨点掉了下来,虞敬尧也没时间挑了,奔着村头第一家农户而去,即便如此,两人还是被突然瓢泼般的大雨浇成了落汤鸡。陈娇呆在了车上,虞敬尧迅速抱起她,几个大步冲进了这家的堂屋。

    堂屋里面,一对儿母子愣愣地看着闯进自家的两个陌生人。

    母亲看起来大概二十出头,儿子也就四五岁的样子,虞敬尧将陈娇的脑袋扣在怀里,对那年轻的妇人道:“我们夫妻刚刚从五云寺回来,突然下雨无处可避,冒然闯门,还请恕罪。”

    年轻的妇人姓王,挺淳朴善良的,瞅瞅浑身湿透的二人,她忙将西屋让了出来,一边解释道:“这是我女儿的房间,今天她爹带她去城里探亲了,晚上八成不会回来,你们在这边住一晚吧。”

    虞敬尧道谢。

    王氏看看始终低着头的陈娇,去自己屋里取了两套衣裳过来,一套是她的,一套是她相公的,让虞敬尧二人先换上。

    虞敬尧穿得破旧,钱袋里却装了不少银子,随手掏出两个银锭子,送给王氏。

    王氏受宠若惊,压根不敢要,虞敬尧便将银子塞给王氏的儿子,再以更衣为由,关了门。

    一回头,见陈娇还低着头在那站着,虞敬尧沉声道:“还不快换衣裳,小心着凉。”

    陈娇瞄了一眼屋内,小小的地方,根本没有可以躲着更衣的侧室。

    “你先换,我去外面守着。”知道她在避讳什么,虞敬尧冷笑一声,立即退了出去。

    陈娇听见他在与王氏的儿子说话,她放了心,以最快的速度换上了王氏的衣裳。王氏体型偏胖,陈娇体量纤细,衫裙都很松,尤其是领口,她稍微弯弯腰,就会露出里面,根本没法出去见人。

    “好了吗?”虞敬尧在外面问。

    陈娇嗯了声。

    虞敬尧重新进来,看她一眼,将手里的干净巾子递给陈娇擦头,然后他反手关上门,就站在门前开始脱衣服了。

    陈娇连忙背了过去。

    虞敬尧看着她笑。

    两人都换了衣服,王氏的姜汤也煮好了,虞敬尧、陈娇一人喝了一碗。

    喝了汤,似乎也没什么事了,虞敬尧叫王氏母子去歇晌,他再次关上了西屋的门。

    陈娇心跳加快,低下了头。

    虞敬尧走到她面前,抱住她,开始亲她的脸。

    陈娇试图躲闪:“回去再说,别在别人家里乱来。”

    “等不及了。”虞敬尧呼吸粗重,从四月里看到陈娇的第一眼,他就惦记上了,磨磨蹭蹭馋了一个多月,虞敬尧一刻钟都不愿意再等。

    他将陈娇扑到了炕头。

    陈娇根本逃不开男人的热情,虞敬尧来亲她的嘴,陈娇就在那一刻,闭上了眼睛。

    才换上不久的农家布衣,悉数被虞敬尧扯开,扔到了一旁。

    陈娇是纤弱的,虞敬尧健硕如山。

    “这里?”最后关头,虞敬尧找了一会儿,不确定地问。

    陈娇不想听。

    虞敬尧的眼眸比外面的天还乌沉,她不回答,他自己试。

    窗外瓢泼的大雨给了他们最好的掩饰,无论是虞敬尧得逞时的低吼,还是陈娇无助的轻泣,刚飘出窗外,就被雨水压了下去。

    大雨一直下到了黄昏,雨停的那一刻,虞敬尧也终于放过了陈娇。

    他刚下去,陈娇就转向炕头,背对他躺着,身心俱疲。

    虞敬尧收拾一番,重新躺下来,餍足地抱住她,亲她耳畔的碎发:“心肝,差点要了我的命。”

    陈娇闭着眼睛,仿佛睡了。

    得不到回应,虞敬尧撑起身子,探头一看,见她细眉皱着,小脸苍白,虞敬尧有些心疼。

    “第一回,没忍住,委屈你了。”虞敬尧亲了亲她脸蛋,柔声哄道。

    “我睡了。”陈娇轻声说。

    虞敬尧想多跟她说说话,可是,对上她明显不悦的侧脸,虞敬尧满腔的甜言蜜语就堵在了口中。

    虞敬尧松开她,仰面躺了下去,黑眸望着窗外,薄唇渐渐抿紧。

    小狐狸又骗他,说什么他做完十件事她就心甘情愿地陪他,现在她却这么冷冰冰的,哪里像心甘情愿了?

    虞敬尧心里有点堵,又不知为何而堵。

    刚刚他那么快活,他想她一样,不然,好像他逼她似的。

    晚上王家父女果然没有回来,虞敬尧现在回去也赶不及了,夜里只能在此下榻。

    王氏煮了面,虞敬尧今天推车出了一大把力气,后半晌还放了三回粮,饿得实在不行,一盆面,他吃了小半盆。

    陈娇一直在炕头躺着,理由是淋了雨不舒服。

    王氏收了虞敬尧的两个银锭子,煮面时特意打了四个鸡蛋,虞敬尧吃了俩,然后盛了半碗面,连着那两个鸡蛋,一起端进了屋。

    “起来吃点。”碗筷放到一旁,虞敬尧挪到炕头叫陈娇。

    陈娇不动。

    虞敬尧皱眉,强行将人扶了起来。

    陈娇还是闭着眼睛,眼泪却一串一串地往下掉,活脱脱一个刚被恶霸欺了的良家姑娘。

    虞敬尧看得心里冒火,低声问她:“至于吗?当初是你要与我打赌的,这就是你的心甘情愿?”

    他越说,陈娇的眼泪就越多。

    想明白是一回事,今日真的失身给他,陈娇难过。

    虞敬尧攥紧了拳头,没用,还是气!

    跳下地,虞敬尧绕着屋子绕了好几圈,不知过了多久,他重新走到陈娇面前,黑着脸命令道:“吃饭。”

    陈娇不吃。

    虞敬尧咬牙,恨声道:“你吃了这碗面,接下来的一个月我都不碰你。”

    陈娇眼泪一顿,微微抬起头,看着他胸口问:“当真?”

    虞敬尧冷笑:“我不像你,言而无信。”

    她就仗着她美罢了,知道她哭起来更美,就在他面前装可怜,存心让他难受。

    眼看着小女人端起饭碗,背对他一点一点地吃了起来,虞敬尧又恨她,又恨自己不够狠!

    就该让她饿着的!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