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快穿之娇妻 41.041

时间:2018-07-26作者:笑佳人

    虞敬尧这一走, 又连着半个多月没出现。

    虞敬尧的种子没能在陈娇体内发芽, 但后院的花圃里,虞敬尧亲自种下去的花种, 经过两个月的照料后,已经长出了一片绿油油的花苗。陈娇弯腰站在花圃前, 看见几棵才冒出头的野草,她小心翼翼地跨进去, 将野草都拔了。

    富贵卧在花圃旁边,懒洋洋的晒日头。

    “姑娘, 四姑娘来看您了。”双儿从前院过来通禀道。

    陈娇便洗洗手,去堂屋待客了。

    “陈姐姐。”虞湘无精打采地唤道。

    陈娇奇怪,坐在她旁边问:“怎么这么不开心?”

    虞湘一手托着下巴,叹气道:“最近家里特别不顺, 大哥天天冷着脸,不知道谁得罪了他,然后,然后……”看眼陈娇,虞湘慢吞吞地道:“谢晋生病了,也不知道秋试第一场之前能不能好,我娘特别着急。”三姐姐更着急。

    谢晋病了?

    陈娇有些诧异,按照记忆, 谢晋这场秋试顺利中举, 好像没有生过病吧?

    不过, 两人的退婚都提前了, 谢晋意外生病也没什么不可能的。

    如果谢晋真的无法参加秋试,陈娇还挺乐见其成的,不管当时往原身药里下毒的是谁,谢晋都是罪魁祸首之一,小人就该没有好下场才对。谢晋倒了霉,三姑娘虞澜肯定也不会如意。

    “这种事,急也急不来,你别担心了。”陈娇安慰虞湘道。

    虞湘摇摇头,哼道:“我才不担心谢晋,我就是不喜欢家里现在的样子,一个个都苦大仇深似的,还是陈姐姐这边舒服,我都想跟你住几天了。”

    陈娇失笑,打趣道:“千万别,我怕太太找我问罪。”

    虞湘吐了吐舌头,问陈娇要不要去看桂花,八月了,江南这时桂花开得正好。

    陈娇笑着点点头。

    两个姑娘带着下人去了扬州城郊知名的赏桂胜地,虞湘要做桂花糕,陈娇还帮忙采集了一些桂花。

    玩了半天,虞湘高高兴兴地回家了,走到大门口,撞上要出门的兄长。

    虞敬尧看眼妹妹手里的花布小包,随口问道:“去哪了?”

    虞湘拍拍装桂花的小包,笑道:“我与陈姐姐去采桂花了,晚上做桂花糕吃。”

    虞敬尧抿了下唇,扬长而去。

    虞湘伸着脖子问:“大哥什么时候回来?用不用我给你留两块儿?”

    虞敬尧头也不回地道:“自己吃罢。”

    晚上虞敬尧有饭局,地点是扬州最有名的醉香楼,齐文轩做东。

    虞敬尧到了后,发现齐文轩身边坐着一位身穿华服的陌生公子,看到他,那公子只懒懒斜了一眼。

    虞敬尧立即知道,这人一定比齐文轩的出身还高。

    齐文轩已经开口介绍了:“虞兄,这位是京城镇国公府家的三公子。”

    虞敬尧去过京城,镇国公姚启的威名他还是听说过的,闻言笑着朝姚三公子行礼:“原来是三公子,草民去京城经商时便听闻三公子龙姿凤章,深得太后娘娘喜爱,今日得见,实乃三生有幸。”

    他在奉承,但也奉承地自然得体,绝非奴颜婢膝。

    姚三公子这才给了虞敬尧一个正眼,见虞敬尧生的高大魁梧,仪表出众,确实像个人物,姚三公子很给面子地点了点头。

    三人按照尊卑落座,虞敬尧极其擅长与贵人打交道,姚三公子又与齐文轩一样是个纨绔子弟,当虞敬尧豪爽地一掷千金包了醉香楼的头牌送给姚三公子时,姚三公子立即也与虞敬尧称兄道弟了,勾肩搭背的。

    很快,姚三公子、齐文轩都搂着美人去共赴巫山了。

    虞敬尧一个人坐在凌乱的酒桌旁。

    老鸨悄悄靠近,询问地看着虞敬尧。

    虞敬尧低声道:“那位三公子,叫云萝好好伺候着。”

    老鸨懂了,又悄悄地离去。

    整个扬州都没人知道,醉香楼是虞敬尧的私产。

    姚三公子在京城呆腻了,专门来盛产美人的扬州来取乐的,醉香楼的云萝貌美如仙,更有一身了不得的本事,姚三公子很满意,花着虞敬尧的银子,他连续几日带云萝出门游玩,好不快活。

    几日下来,云萝有多了解姚三公子,虞敬尧就有多了解。

    就在谢晋带病参加第一场秋试这日,虞敬尧派人传了一句话给云萝。

    当晚,姚三公子与云萝再度颠鸾倒凤后,他搂着旁边的美人,眯着眼睛感慨道:“京城那么多美人,都不如你伺候得爽。”

    被夸了,云萝开心地笑,笑着笑着,她小手在姚三公子胸膛划了一下,悠悠叹道:“我这些功夫都是专门勤学苦练的,不像知府大人家的六姑娘……”说到这里,云萝忽然闭上了嘴,仿佛自知失言似的。

    姚三公子却被她勾起了兴趣,翻过来侧躺着问:“齐家六姑娘怎么了?”

    云萝神色扭捏,摇头道:“六姑娘是齐公子的亲妹妹,也是虞爷的未婚妻,我可不敢背后妄议。”

    女人不说,姚三公子自有办法逼供。

    两人闹了一阵,云萝满面羞红,终于老实交代道:“听说,六姑娘幼时生病,就是那种地方,请了懂医的妇人去诊断,妇人治好了六姑娘的病,回家后却对女儿说出了六姑娘的秘密,原来六姑娘竟然是天生的……”

    后面的话,云萝凑到姚三公子耳边道:“据说这样的女人,男人沾上了,就再也离不开了。”

    姚三公子不禁神往。

    云萝小心道:“我也是来扬州前从一位妈妈口中得知的,您可千万别传出去,不然齐公子、虞爷都饶不了我,兴许六姑娘都不知道她天赋异禀呢。”

    姚三公子嘴上答应着绝不外传,魂儿已经飘到知府大宅了。天赋异禀的女人,他只听说过,从未亲自领教,没想到扬州就有一个。

    第二天,姚三公子就不来醉香楼了,他以外面的宅子住着不习惯为由,搬进了齐家的客房。

    对于齐家后院内已经定亲待嫁的四位庶出姑娘们而言,出身京城镇国公府的姚三公子就是一块儿肥肉啊,有权有钱有貌,如果她们能得到姚三公子的青睐,父亲一定会退了她们原来的婚事,高高兴兴地撮合她们与姚三公子。

    于是,齐六、齐七、齐八、齐九四位姑娘,开始施展本事,费尽心思要吸引姚三公子的目光。

    齐六很快就发现,姚三公子似乎格外青睐于她。

    郎有情妾有意,两人就在齐家的后花园里勾搭上了。

    姚三公子从小见惯了各种美人,齐六的姿色远不足以吸引他,可齐六那传说中天赋异禀的身子对他有致命的诱惑,姚三公子决定先鉴定鉴定传说是不是真的,如果齐六真的天赋异禀,他就纳齐六当个姨娘。

    那一边,齐六也是个有心机的,看出姚三公子是个好色之徒,一旦得了她的人可能就会一走了之,故,齐六提前做了安排。晌午午睡的时候,隐蔽的假山之内,就在姚三公子扯开齐六的裙子准备验货时,假山后面突然冲过来一个人。

    姚三公子吓得都蔫了,回头一看,那一脸震惊的中年男子不是齐知府又是谁?

    齐知府也懵住了,他得到消息,自己的姨娘正与一个管事在此厮混,怎么他怒气冲冲赶过来,撞见的却是女儿与姚三公子?

    两个男人面面相觑,齐六突然呜呜哭了起来,慌慌张张地拽起裙子,羞愧地跑了。

    姚三公子:……

    齐知府:……

    齐知府是个聪明人,他喜欢虞敬尧的金银孝敬,但他更向往与镇国公府结亲。

    他没有责怪姚三公子,反而归罪于女儿不该勾引姚三公子,最后话锋一转,委婉地暗示姚三公子对女儿负责。

    姚三公子家中已有妻子,多个姨娘对他来说不算什么,他只是发愁:“那六姑娘与虞敬尧的婚事……”

    齐知府摸摸胡子,道:“我会与他说。”

    齐知府并没有去找虞敬尧,只派了一个姓鲁的管事去。

    鲁管事与虞敬尧的私交不错,他先说了齐六姑娘与姚三公子的事,再一副替虞敬尧着想的语气道:“当官的最重名声,为了颜面肯定不好主动退婚,虞兄啊,既然六姑娘已经心有所属,你娶了她多半也是一对儿怨偶,何不卖个好给齐家,你先去退婚?”

    脑袋上多了一顶绿帽,虞敬尧的脸色十分难看。

    鲁管事又是倒酒又是安慰,总之一句话,就是劝虞敬尧看开点,主动去退婚。

    虞敬尧想了想,无奈道:“也罢,我年纪也不小了,退了这门婚,趁早再娶一房,早些生儿子才是正经事,就怕齐大人误会我真的不想娶六姑娘,记恨我不识抬举。”

    鲁管事心中一动,提醒他道:“虞兄多备些赔礼,大人就坡下驴,求之不得呢!”

    虞敬尧再三感激鲁管事的提点。

    于是谢晋带病参加第二场秋试时,虞敬尧带了大量赔礼,去齐知府面前退婚了,理由就是他年近而立,想快点成亲生子,等不起守孝的六姑娘了。

    齐知府表面很生气,心里别提多得意了,如此一来,他既攀上了镇国公府,又白白得了虞家的孝敬。

    就这样,两家心平气和地退了婚事。

    齐六姑娘有多欢喜不提,虞家这边,谢氏本来挺失望的,但儿子承诺年前就会物色一个好媳妇给她,想到明年或许就可以抱孙子了,谢氏就忘了刚刚错失的齐六姑娘,巴巴地等着儿子领个新媳妇回来。

    了却了一桩心事,虞敬尧反而不着急了,派人将张管事叫过来,吩咐了一通。

    张管事得了指示,回了淮平巷,就去陈娇耳边吹风了:“姑娘大喜啊!”

    陈娇看了他一眼。

    张管事赔笑道:“姑娘有所不知,虞爷与齐家退婚了,现在扬州城大街小巷都在传这件事呢!”

    陈娇呆住了。

    虞敬尧,居然真的去退婚了?是,是因为她吗?

    陈娇想到了虞敬尧离开的那一幕,连脚底踩到碎瓷都不管,虞敬尧定是愤怒到了极点。为何愤怒?如果虞敬尧心里真的一点都没有她,他只需享受她的身子便可,何必在意她不想给他生孩子?

    其实,当时陈娇就是在赌,赌虞敬尧到底有没有良心。

    现在看来,是她赌赢了?

    愣了片刻,陈娇问张管事:“可知两家为何退的婚?他去退婚,齐知府没有生气?”

    张管事啧了啧,道:“外面都传虞爷等不及生儿子了,就去退了婚,齐家那边倒是没有什么动静,哼,不用猜,虞爷肯定送了齐家一大笔赔礼,咱们这位知府最爱银子了,有了银子,少个女婿又如何。”

    陈娇低头,莫名觉得这事没有那么简单,虞敬尧是商,齐家是官,退婚哪有那么容易。

    “我说姑娘啊,那些您就别想了,还是想想如何挽回虞爷的心吧!”张管事苦口婆心地替自家主子吹风,“上次虞爷气冲冲的走了,这一个月都没过来,姑娘既然已经跟了虞爷,兴许您再使把劲儿,虞爷一高兴,就娶您回去当虞家少奶奶呢?”

    陈娇扫了眼张管事的衣摆。

    这个张管事,平时不来劝她,今儿个怎么来了?

    陈娇觉得,如果虞敬尧是为了她退婚的,不用她讨好,虞敬尧也会娶她,万一虞敬尧退婚另有目的,跟她毫不相干,她巴巴地凑过去,岂不是白白被虞敬尧耻笑?但,还有一种可能,即虞敬尧想娶她,又舍不下脸面主动来求和,便打发张管事撺掇她去登门讨好。

    陈娇无法确定。

    她决定先试一试虞敬尧的态度。

    低下头,陈娇自怜道:“虞爷连知府家的千金都看不上,又怎会娶我过门。”

    张管事热情地鼓励她:“您去试试,虞爷至今就您一个,肯定成的。”

    陈娇扭头,道:“我不去,免得自取其辱。”

    说完,陈娇就走了,不给张管事再游说的机会。

    张管事没辙,赶紧去回复主子。

    虞敬尧听完,眼前就浮现出小美人顾影自怜的憔悴模样,一边想嫁给他,一边又怕他不要了。

    女人啊,就是喜欢瞎想。

    谢晋带病参加完第三场秋试后,虞敬尧托了媒人,敲锣打鼓地去淮平巷提亲。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