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快穿之娇妻 43.043

时间:2018-07-26作者:笑佳人

    陈娇这次的嫁衣, 出自虞家绸缎庄最好的几位绣娘之手, 大红的上等绸缎,精致繁琐的苏绣, 当嫁衣被捧到陈娇面前,就连见惯好东西的国公府小姐, 都被那嫁衣惊艳到了,目光久久无法从嫁衣上移开。

    “姑娘试试吧。”绣娘笑着说。

    陈娇去了内室, 在双儿的侍奉下,换上了嫁衣。

    当她穿着嫁衣走出来, 屋里的几位绣娘都失了声。

    九月初七,黄道吉日,扬州城首富虞家家主成亲,虞家大宴宾客。

    鲜少有人知道虞家即将过门的少奶奶是何方神圣, 只知道连不近女色的虞爷都被其俘虏了,那一定是位绝色。

    吉时已到,虞敬尧骑上骏马,去淮平巷迎亲了。

    相比虞家的热闹,淮平巷安静地就像没有喜事一样,相比前世第一次出嫁时的茫然与忐忑,今日的陈娇平静多了。她早与虞敬尧打过无数交道了,夫妻才能做的事她与虞敬尧也做了, 婚嫁不过是个仪式。

    上了花轿, 一路吹吹打打, 花轿终于停在了虞家大宅前。

    新娘子出来了, 然而繁复的嫁衣掩盖了新娘子的身段,再美的花容月貌也被红盖头遮住了,只有露在外面轻轻握着红绸的一双白白嫩嫩的小手,引起了无数男客的遐思。

    男客当中,谢晋隐在人群后,俊美清秀的脸庞苍白憔悴。

    娇妹为何嫁给虞敬尧,母亲已经告诉他了,谢晋也终于知道,为何虞敬尧会劝他尽快与叫娇妹断绝关系。谢晋恨自己,被金钱美色迷了眼睛,当他陪虞澜四处赏花时,娇妹已经被虞敬尧逼到绝境了吧?

    即便当初狠心退婚,谢晋也希望娇妹今后好好的,并非断了关系,他就再也不在乎她的死活。

    喉头突然发痒,谢晋仓皇转身,以拳抵唇低咳了一声。

    正牵着新娘子往里走的虞敬尧,朝谢晋的方向看了眼,然后若无其事地进了门。

    厅堂里面,谢氏强颜欢笑地看着儿子、儿媳朝她走了过来。

    儿媳妇不是她挑的,谢氏的嘴角耷拉了下来,注意到儿子皱眉,谢氏忙又翘起嘴角,摆出一副高兴样,不管怎么说,当着这么多宾客的面,她得给儿子面子。

    拜完天地,新郎新娘去了新房。

    虞家这喜事办得比农家讲究规矩多了,新房里只有虞家交好的一些有头有脸的女客,以及虞家四个姑娘、大姑娘、二姑娘已经出嫁,特意带着孩子来喝兄长的喜酒,虞澜、虞湘并排站着,虞湘笑盈盈的,虞澜皮笑肉不笑,看新郎官兄长的目光都带着埋怨。

    虞敬尧旁若无人地去挑盖头。

    陈娇静静地垂着眼帘。

    周围响起女客们惊叹的呼吸声。

    平时的陈娇是柔弱的,如一朵雨中荷花,今日她一身红衣,头戴凤冠,珠光宝气映照下,新娘子明艳娇媚,柔与艳都达到了极致。别说男人们看了会如何,就连周围的女客们,都呆呆地盯着陈娇,回不了神。

    “小嫂子这般美貌,怪不得大哥都开窍了。”虞家大姑娘第一个打趣道。

    二姑娘跟着笑:“可不是,大哥哪是给我们娶嫂子,分明是接了位天仙回家。”

    二女都嫁去了外省,一年到头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对于不用怎么打交道的新嫂子,她们生不出多少恶意,更愿意维持表面的和气。而且嫁出去的妇人,更容易明白一个道理,大多数男人都是娶了媳妇忘了娘,再孝敬母亲,也抵不过媳妇的枕边风。

    虞澜紧紧抿着嘴。

    虞湘傻笑:“该喝交杯酒了!”

    喜娘端上两个酒盅,陈娇抬手与虞敬尧交缠,无意中抬眸,发现虞敬尧一脸威严,看也没看她,好像不认识似的。

    陈娇很快收回视线,不懂虞敬尧在想什么。

    新房热闹完了,虞敬尧去前院陪客,陈娇自己待在新房。

    听着前院的喧嚣,陈娇有点琢磨不透虞敬尧的态度了,这男人那么热衷与她睡觉,但自从七月里虞敬尧摔了药碗愤怒离去后,哪怕后来定亲了,将近快两个月的时间里,虞敬尧都没有再去找过她。

    厌烦她了?他娶了她。

    难道是余怒未消?

    若真是后者,陈娇突然想笑,虞敬尧能气到宁可两个月不碰她,那一定是真的很气了。

    随便他气吧,陈娇很累了,趁没人打扰睡了一个多时辰。

    醒来后换身轻便的衣裳,陈娇耐心地等待虞敬尧的到来。

    夜幕降临,宾客们还在拼酒,新郎官虞敬尧在一阵起哄声中放下酒碗,来后院洞房了。

    陈娇从内室迎了出去。

    虞敬尧一身酒气跨进门来,看到她,他神色还是冷冷的,与曾经色眯眯的虞爷判若两人。

    陈娇给他倒了碗茶,轻声道:“喝口吧,醒酒的。”

    虞敬尧看了她一眼,接过茶一仰而尽。

    “你先进去,我去沐浴。”喝完茶,虞敬尧起身,抬脚去了西屋。

    陈娇就先去东屋内室等着了。

    沐浴完的虞敬尧,换了一身大红色的中衣,他没有洗头发,长发仍然用玉簪定着,进来后也不理会陈娇,自己躺床上去了。

    这么冷冰冰的,摆明是生气呢,生气的原因就难以确定了。

    认识半年了,两人之间,从来都是虞敬尧逼她或讨好她,陈娇对他只有恨。虽然许嫁时陈娇已经决定努力与虞敬尧做正常夫妻了,好早日得到他的死心塌地,但新婚夜就让她去主动取悦虞敬尧,陈娇也做不到。

    更何况,虞敬尧气什么?想让她当外室他有理了?他害她喝苦臭的避子汤,还指望她先服软?

    梳了梳头发,陈娇看也不看闭着眼睛假寐的虞敬尧,绕过他爬到床里面,陈娇背对他躺好,他不想当新郎,她巴不得睡个安稳觉。

    新婚夫妻一个平躺一个侧躺,都在装睡,谁又真的睡得着?

    陈娇不信虞敬尧能忍得住,就看他能憋到什么时候。

    虞敬尧不知何时睁开了眼睛,他也在等,等小女人来讨好。她想要正妻之位,他绞尽脑汁花了那么多银子终于打点好了,她但凡有点良心,都该主动亲近他。

    虞敬尧等啊等,等得快炸肺了,小女人也没有动静,好像真的睡着了!

    虞敬尧很生气!

    “我口渴,你去倒茶。”闭上眼睛,虞敬尧冷声使唤道。

    陈娇心想,终于来了。

    她坐起来,从虞敬尧脚下绕过去,穿上软底绣鞋,倒了一碗茶回来。

    虞敬尧背靠床头,绷着脸喝了。

    陈娇去放茶碗。

    虞敬尧揉着额头,忽然想起什么似的道:“忘了上药了,你让丫鬟去找刘喜,要我敷脚的药膏。”

    陈娇扫眼男人的大脚丫子,默默去了外面。

    双儿提灯去前院找刘喜。

    刘喜听了奇怪,自家爷的脚伤早好了,怎么在这洞房花烛的节骨眼要药?

    疑惑归疑惑,刘喜还是将剩下的一瓶药膏找了出来,交给双儿,双儿再交给陈娇。

    “你帮我涂。”

    虞敬尧将左腿搭在右腿上,抬高了左脚。

    陈娇知道他刚洗完澡,脚是干净的,可还是抵触,皱着眉头坐下去,她看了看虞敬尧的脚底板,别说,还真有几个小疤痕,早已脱痂的那种,只留下几处灰白的颜色。

    “还疼?”陈娇抬头,看着他问。

    虞敬尧总算找到机会了,瞪着她道:“我扔个瓷碗,你踩上去试试?”

    话说到这个份上,陈娇十分确定,虞敬尧就是赌气,想让她赔罪呢!

    陈娇放下装有药膏的瓷瓶,好笑地道:“我又不是傻子,为何要往一地碎瓷上踩?”

    虞敬尧听了,眼睛瞪得更大了,恨声道:“你若不存心气我,我闲的没事自找苦吃?”

    陈娇冷笑,他要算账,她就陪他算!

    “虞爷这话就说错了,如果不是你欺我在先,我就不用担心生出野种喝避子汤,我不喝汤,就不会有那个瓷碗,您说是不是?”

    端端正正地坐在床尾,陈娇心平气和地道。

    小女人长得柔柔弱弱很好欺负似的,一张樱桃嘴却比刁婆还要犀利,虞敬尧算是看出来了,他这辈子都不用指望她来讨好他了!小人动手不动口,反正他从来都不是君子,还顾忌那么多做什么?

    “与其怪我欺你,你怎么不怪自己长了招人欺的脸?”憋了快两个月的虞敬尧,饿虎似的扑过来,一把将陈娇压到了床上,低头就在陈娇脸上乱亲起来。

    陈娇打他:“我的脸是爹娘给的,要怪也怪你天生一颗黑心!”

    虞敬尧攥住她的双手压在两侧,看着小女人愤怒的杏眼,是他心心念念惦记了两个月的杏眼,虞敬尧笑了,猖狂道:“我就黑心了,你又如何,还不是要给我当一辈子的媳妇?”

    陈娇双手动不了,又实在咽不下这口气,动了动嘴,又想呸他。

    虞敬尧被她呸过两次了,有了经验,陈娇还没张开嘴,他先压了下去,狠狠地堵住了她。

    饿虎扑羊,虞家新添置的拔步床很快就咯吱咯吱起来,伴随着一声声叫骂。

    “你属狗的吗!”

    “老子就是狗!”

    骂着骂着,最终以新娘子一声颤巍巍的莺啼结束了。

    虞敬尧脑袋搭在陈娇肩头,大口大口地喘着气,额头的汗还在往下滴。

    陈娇没比他好到哪儿去,脑海里是持续的空白。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呼吸渐渐恢复平稳。

    虞敬尧先抬起了头,看向身下的小女人。

    陈娇习惯地往旁边转。

    虞敬尧捧住她桃红的脸,逼她面对他。

    在陈娇闭眼之前,虞敬尧凝视着她,问:“你心里,到底有没有我?从头到尾都是不情愿?”

    陈娇看着他黑沉的眼睛,毫不掩饰道:“你把我当玩物,叫我如何情愿?”

    “今晚也是?”虞敬尧马上问,以前的事过去就过去了,他想知道她现在的心。

    陈娇抿唇。情愿不情愿,她也说不清,当他扑过来,两人都只剩了本能。

    小女人不说话,腮边沾着几缕发丝,有种难以言说的妩媚。

    食指摩挲她的脸,虞敬尧无奈道:“罢了,不想那些了,往后我对你好,你安心给我生儿子。”

    谁让她美呢,他认栽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