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快穿之娇妻 50.第二世完

时间:2018-07-26作者:笑佳人

    腊月底, 虞敬尧做主, 给虞澜定了一门婚事,男方是位凉州富商, 姓黄名渊,做皮毛生意的, 与虞敬尧是老熟人了。

    谢氏不太满意,黄渊都三十岁了, 娶过媳妇,虽然原配前年病死了, 但黄渊底下还有一儿一女,她如花似玉的女儿,凭什么去给一个老鳏夫当继室?而且凉州与扬州相隔千里,女儿一走何年何月才能回来?

    “不行, 我不答应。”谢氏就是不肯点头。

    虞敬尧就忍心将妹妹嫁那么远吗?

    虞敬尧也不想这么做,但黄渊是最好的选择。

    “妹妹心思歹毒,寻常年轻公子管不了她,黄渊为人豪爽不拘小节,又沉稳冷静,看在我的面子上,他就算不喜欢妹妹,也不会苛待妹妹。娘, 您先别急着反对, 晚上我会请黄渊来家中吃席, 您亲眼瞧瞧。”

    谢氏瞧都不想瞧。

    然而傍晚开席, 谢氏还是露面了。

    黄渊是典型的西北大汉,虎背熊腰,十分壮硕,还留了胡须。但他黑眸深邃,见到谢氏彬彬有礼,给人一种儒雅沉稳的感觉。陈娇在旁边瞧着,觉得这个夫婿很不错了,谢氏默默地观察黄渊,渐渐也动了心。

    谢氏去跟虞澜说了这门亲事。

    虞澜当然不愿意嫁,觉得亲哥哥狠心故意要把她丢到苦寒边塞去,哭闹了好久。

    谢氏心软,但虞敬尧的心很硬,根本不吃虞澜那一套,赶在黄渊返回凉州前,雷厉风行地将婚事办了。虞澜出嫁前一晚,虞敬尧亲自去警告了妹妹一通:“明天你敢闹事,我便取消婚事,送你去寺里当姑子,不信你就试试。”

    虞澜想试又不敢试,翌日心不甘情不愿地上了花轿。

    嫁妆上,虞敬尧准备地很风光,亲妹妹做错了事,他将她嫁到凉州,这辈子可能再也见不上几面了,这笔丰厚的嫁妆,就是兄妹最后的情分。

    婚后,黄渊夫妻在扬州住了三日,便告辞启程了。

    虞澜这一远嫁,虞敬尧沉默寡言了三天,谢氏失魂落魄了一个月。

    陈娇安心地养着胎。

    三月桃花开的时候,怀孕五个多月的陈娇,终于显怀了,不过从后面看,她仍然纤细窈窕。

    晚上陈娇对着镜子左照右照,虞敬尧坐在床上看热闹。

    “很明显吗?”陈娇问虞敬尧。

    她在观察肚子的变化,虞敬尧却在打量别的地方。

    “嗯,明显大了。”虞敬尧幽幽道。

    陈娇不知道该郁闷还是该高兴,郁闷身段变丑,高兴孩子在逐渐长大。

    “过来。”虞敬尧朝她招手。

    陈娇小步走了过来。

    虞敬尧一手扶着她背,俯身亲她。

    陈娇怀孕后,虞敬尧经常这样亲她的,亲一会儿就老老实实睡觉了,可是今晚,陈娇很快就意识到,虞敬尧是想动真格的。

    陈娇有点怕,抓住他手:“别,别这样。”

    虞敬尧呼吸急促,看着她怯怯的眼,他目光如火:“我问过郎中,这俩月都可以。”

    陈娇还想再说,虞敬尧笑了笑,低低地道:“放心,我不会挤了咱们儿子的。”

    陈娇的小脸,刷的红了。

    纱帐放下,床帏中人影摇曳,似有花香袅袅散了开来。

    陈娇有一点点累,又十分地满足。

    虞敬尧取了帕子,细心地帮她收拾干净,便拥着她睡觉了。

    早上睡醒,陈娇忽然感觉到一阵胎动,肚子里仿佛有条小鱼在游来游去,偶尔吹个泡泡。

    那么明显的感觉,她惊喜地叫醒了虞敬尧。

    虞敬尧本来还在犯困,听说儿子在玩,虞敬尧立即坐了起来,直接把脸贴到了媳妇的肚子上。

    陈娇期待地看着他。

    虞敬尧等了一会儿,大概小家伙踹了他一脚吧,男人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对着陈娇傻笑:“儿子踢我了!”

    陈娇看着他的大脸,忍不住幻想起来,如果真的生了儿子,儿子会不会也长了一双凤眼?

    吃过早饭,虞敬尧带着陈娇去了扬州城外的桃园。

    马车里,虞敬尧故意让陈娇坐在主座,他坐在一侧,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陈娇,充满了痞气。

    陈娇瞪他:“又在想什么馊主意?”

    虞敬尧摇摇头,看着她笑:“去年咱们同车,那时我就盯了你一路。”

    陈娇扭过头去:“你还好意思提。”

    虞敬尧挪到她身边,抱住她,在她耳边道:“有何不好意思的?看你还不是因为喜欢你。”

    陈娇倒也记起了一桩旧怨,斜他一眼道:“我这辈子就摔过一次跟头,被你害的。”

    虞敬尧不服:“你若不逃,便不会摔。”

    陈娇马上反击:“你若不欺负我,我也不会逃。”

    夫妻俩你一言我一语地顶了起来,最后结果,是陈娇被道貌岸然的真小人虞敬尧堵住了嘴。

    陈娇怕车夫听到动静,只得乖乖地叫虞敬尧占便宜。

    马车停在了桃园门外。

    桃园里似乎一切如旧,入门前两棵碧桃花枝招展,桃花烂漫。

    陈娇不能走太久,虞敬尧牵着她去了那座凉亭。

    “这里吧?当时哭得难看极了,鼻涕都出来了。”跨上凉亭之前,虞敬尧踩了踩一块儿地方。

    陈娇才不信自己会哭成那样。

    她挣开手,要先进亭子。

    虞敬尧怕她摔了,立即扶住她一边胳膊。

    并肩坐在美人靠上,赏了会儿桃花,虞敬尧笑着问陈娇:“想听曲吗?”

    陈娇想了想,眼波流转:“我想听你唱。”

    虞敬尧与商人应酬时经常出入烟花场所,听曲听得多了,他还真会哼哼几首。

    可虞敬尧不想唱,大男人唱这个丢人。

    陈娇靠在他怀里,拉着他手放到腹部,仰头朝他笑:“不是我想听,是你儿子想听。”

    这话管用,虞敬尧捏捏她鼻子,咳了咳,清完嗓子再四周望了一圈,确定周围没人,他就搂着陈娇轻哼了起来。

    那是一首讲才子佳人、风花雪月的小曲,歌姬唱出来婉转绮丽,虞敬尧的声音低沉清朗,响在耳边,竟多了几分痴情。

    桃花、微风、小曲,陈娇身心舒服,听着听着,她靠在虞敬尧的肩头睡着了。

    怀里的她那么安静,虞敬尧低头看看,看到陈娇面如桃花,嘴角甜甜地翘着。

    虞敬尧亲了亲她,目光移到亭外的地面上。

    他是小人,如果再来一次,他还会欺负她,欺负她一辈子。

    陈娇有点冷,迷迷糊糊的,她下意识地伸手,去抱身边的丈夫。

    可是,她的手却落空了。

    陈娇疑惑地睁开了眼睛。

    黑漆漆的房间,略显陈旧的雕花床,熟悉的死寂。

    陈娇猛地转头。

    一方莲花台悬在半空,周围散发着一层月光般的柔和光晕,慈眉善目的菩萨端坐其上,一手放在胸前,一手持着玉净瓶。

    “你醒了。”菩萨微笑着说。

    陈娇的目光,从菩萨脸上移到了自己的肚子上,那里平平的,什么都没有。

    “菩萨,为何,为何不能让我度完每一世再回来?”陈娇抬头,心情复杂地问。

    菩萨道:“你已经度完了,我只是加快了时间,你想看后半生,可以像上次一样。”

    陈娇抿唇,委屈道:“我不想加快。”

    菩萨无奈:“世上需要救助的可怜人太多,我不能在你这里耽误太久。”

    陈娇愕然,原来菩萨也不是事事都能随心所欲,她想慢慢度过每一世的余生,菩萨没时间。

    “还想看吗?”菩萨问。

    陈娇点点头,她想知道她的孩子长什么样。

    一滴玉净瓶泉水落在了陈娇眉心。

    桃花与虞敬尧再度出现了脑海,两人赏花累了,虞敬尧扶她离开,从这样的角度,陈娇看见虞敬尧体贴地帮她摘下来脑后发髻上的一片桃花瓣,她也看见,她在屋里辛苦生孩子时,虞敬尧在外面来回走动的焦虑。

    陈娇想,这个男人,果然对她死心塌地了。

    然后,陈娇的第一胎,如虞敬尧与谢氏所愿,是个儿子。

    后来,陈娇还给虞敬尧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

    不过,陈娇与虞敬尧的这一生并不是一直顺利,有次虞敬尧在生意场上栽了一个大跟头,绸缎庄没了,一家人连虞家大宅都卖了。虞敬尧被曾经的狐朋狗友抛弃,处处遭遇冷眼,但就算落到这种境遇,虞敬尧依然全力照顾着她与孩子们。

    好不容易,虞敬尧遇到一个翻身的机会,有位富家千金看上了他。

    生活中的虞敬尧,没有对陈娇提过此事,但现在陈娇看的是一生回忆,她亲眼看见虞敬尧拒绝了那位富家千金。

    后来,虞敬尧与人合伙出海做生意,用三年的时间,重新成了扬州城首富。

    看着白光中年近五旬重回巅峰的虞敬尧,看着他亲自教导三个儿子做生意,陈娇笑了。

    她曾经怨恨这个奸商,曾经不得不委身于他,就连刚刚请菩萨放出这后半生时,她最不舍的也只是腹中的孩子。但此时此刻,陈娇觉得,虞敬尧确实是个人物,她的第二世能嫁给这样一个商场传奇,值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