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快穿之娇妻 51.051

时间:2018-07-26作者:笑佳人

    这一次, 陈娇在星河里飘荡的时间似乎短了些。

    陈娇知道为何会这样。

    第一世, 她以为她会一直与韩岳过下去,突然结束时, 她没有任何准备,而进入第二世时, 陈娇已经明白,身边的一切对她而言注定是黄粱一梦, 她已经做好了随时会离开的准备,因此, 她没有太强烈的情绪需要在星河里平复。

    就连身体骤然下落,陈娇都很平静,知道自己会在第三世的某间屋子里醒来。

    可陈娇猜错了。

    “扑通”一声,陈娇掉进了水里, 都没来得及看清周围是什么情形,陈娇就吞了一口水。

    她本能地挣扎起来:“救命啊!”

    人在水中起起伏伏,视线所及,只有黑沉沉的夜空、幽幽的水波与对岸假山树木朦胧的黑影。

    陈娇很怕,挣扎时人在水中转了个方向,陈娇突然发现,不远处的岸边立着一道人影,看那身形, 是个男人。

    “救命!”陈娇绝望地求救, 她是来改命的, 不会刚过来就要被淹死吧?

    抱着这丝信念, 陈娇拼命地拍着水。

    岸边的男人一动不动,仿佛那不是活人,只是一尊雕像。

    陈娇力气越来越小,脑袋露在水面的时间也越来越短,最终不受控制地往下沉去。

    就在陈娇彻底陷入绝望时,她听见一道重物破水声,她努力睁大眼睛,看到黑幽幽的水里有人朝她游来。男人越来越近,光线太暗,陈娇看不清他的样子,但她知道男人是来救她的,所以,当男人拉住她手腕的时候,陈娇马上藤蔓般缠了过去,手臂紧紧抱住了他脖子。

    男人似乎非常嫌弃,要拉开她的手,陈娇怕死,说什么都不松开。

    男人没办法,只得先带着她朝岸边游去。

    上了岸,没等陈娇松手,男人毫不怜惜地将她往地上一甩,陈娇转眼就摔在了地上。

    陈娇都被摔懵了!

    她一边剧烈地咳嗽往外吐水,一边朝后看去,试图摸清楚现在的情况。

    男人不知何时蹲在了她旁边,天上月牙弯弯如镰刀,男人背对那稀薄月色,容貌难辨。

    “现在你知道,溺水是什么滋味了?”他没有任何感情地说。

    陈娇呆呆的。

    远处有纷杂的脚步声朝这边赶来,应该是被之前陈娇的呼救吸引过来的。

    男人抬头看了眼,突然站了起来,低头对着陈娇道:“再敢害人,我必定十倍百倍地还到你身上。”

    说完,男人鬼魅般隐入了黑暗。

    陈娇两眼一黑,也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陈娇就是躺在床上了,外面天蒙蒙亮,应该是清晨,床边没有丫鬟,陈娇莫名松了口气,谁料她一扭头,就见床内侧躺着一个孩子!

    陈娇吓得往外一缩。

    孩子睡得很香,并没有被她吵醒。

    陈娇震惊极了,稍微冷静下来后,她才有心思观察这孩子。

    那是一个五六岁的男娃,白白净净的脸蛋,清秀的眉毛粉红的嘴唇,非常漂亮,尤其是他的睫毛,乌黑浓密,长长得像两把小刷子。

    脑仁一疼,陈娇赶紧躺好,迅速整理菩萨送来的记忆。

    第三世的陈娇,长得非常美非常美,那种妖艳的、一看就不像良家女的美!

    原身陈娇家境寻常,没什么值得特别提起的,然后陈娇十五岁这年,嫁给了江城狮王贺锦昌为续弦。

    江城百姓有舞狮的传统,而贺家就是城内第一舞狮世家,贺锦昌当上家主后,已经连续八年蝉联狮王争霸赛的魁首了,人称“狮王”。

    贺家拥有江城最大的舞狮行,除此之外,贺家还坐拥良田百亩、大小铺子十数间,也算是江城排的上号的大户了。陈娇嫁过来后,有豪华的大宅子住,有丫鬟奴仆伺候,有大笔的银子随便她花,虽然丈夫天天捣鼓舞狮没空陪她,她的日子过得还是很快活的。

    美中不足的是,陈娇还有一对儿继出儿女,那是贺锦昌原配罗氏生的,两个孩子挺守礼懂事的,可陈娇并非一个贤良淑德的女人,作为继母,特别是她自己也生了个儿子后,陈娇看继子贺威就越来越不顺眼了。

    丈夫活着陈娇不敢做什么,丈夫贺锦昌死后,陈娇就展露了她恶毒的一面,开始制造各种“巧合”加害继子贺威,只有贺威死了,她的亲儿子凛哥儿将来才会坐上贺家家主的位子。

    贺威年幼,对年轻貌美的继母没有任何提防之心,但,贺家还有位养子,名叫霍英。

    霍英比陈娇大两岁,陈娇还在玩过家家时,十岁的孤儿霍英已经被心善的贺锦昌、罗氏夫妻收养了。贺锦昌亲自传授霍英武艺,教他舞狮,活菩萨的罗氏也将这个苦命的养子视为己出,亲手为其缝衣煲汤,在霍英心里,贺锦昌、罗氏就是他的亲生父母。

    罗氏先走的,死前叮嘱霍英好好照顾她的一双儿女,霍英含泪应允。

    过了几年,贺锦昌也病逝了,死前同样叮嘱霍英替他照顾罗氏所出的一双儿女,霍英对天发誓,只要他活着,没人可以欺负贺威姐弟分毫。

    于是,陈娇要除去贺威,霍英要保护贺威,继母与养子就这么成了仇家。

    就在不久前,陈娇命人将十二岁的贺威诱到湖边,再将其推入湖中。霍英及时赶来,救了贺威一命,深知陈娇才是幕后凶手,霍英一不做二不休,夜晚闯入陈娇房中,将人劫到湖边扔进水里,以作惩戒。

    原身的陈娇被惩罚后,非但不知悔改,反而越发将霍英视为眼中钉。但霍英不是她想赶走就赶走的,霍英既是狮王贺锦昌的养子,又是贺锦昌最得意的弟子,贺锦昌、贺锦荣这兄弟俩的儿子都还小,贺锦昌死后,是霍英上场参赛,一次又一次帮贺家赢得了“狮王”的头衔。

    陈娇恨霍英碍事,贺家本宗的族老们却将霍英视为家中一宝,陈娇是宗妇又如何,她敢无故逐走霍英,贺家族老们就敢休了她一个没有丈夫倚仗的妇人。

    就在陈娇发愁如何解决霍英时,她的亲小叔子,贺家二爷贺锦荣,主动向她示好。

    原身陈娇只是个贪婪歹毒的年轻妇人,没有什么城府,得知贺锦荣与霍英有恩怨,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陈娇就与贺锦荣联手设下圈套,成功断了霍英一条腿。断腿的狮子无法再蹦跶,贺家族老们见风使舵,渐渐都开始冷落霍英。断腿的狮子也无力再庇护幼崽儿,陈娇如愿弄残了继子贺威一条腿,这样,继子贺威也就与家主之位无缘了。

    陈娇非常痛快,不想贺锦荣才是真正的毒蛇,收买她身边的丫鬟在她酒里下了毒,还伪造了一封遗书,遗书里陈娇自陈罪过,坦白了她做的所有坏事。贺家族老们大怒,先是休了这毒妇,然后也将陈娇的儿子凛哥儿逐出了家门。

    陈娇死后,二爷贺锦荣得到了陈娇妄想的一切。

    记忆到这里结束。

    回来改命的陈娇,被第三世的自己吓到了,她,她居然也有过如此歹毒的时候?

    如果那不是她的前世,陈娇都想骂一句“活该”,害人终害己。

    “娘!”

    正在暗暗感慨,一声充满依赖的呼唤突然传入耳中,陈娇看向旁边,五岁的凛哥儿已经扑了过来,抱着她脖子喊娘。

    第一次真正当娘的陈娇,浑身僵硬。

    “娘,他们说你掉水里了,我不要你掉水里淹死。”凛哥儿趴在娘亲怀里,泪疙瘩吧嗒吧嗒往下掉,都流到陈娇脖子上了。

    陈娇莫名就想到了她怀过的那个孩子,那个她没来得及好好陪他度过每一日的儿子。

    凛哥儿不是那个孩子,却也是她这身子怀胎十月生下来的。

    “凛哥儿不怕,娘不会淹死的。”犹豫片刻,陈娇抱住怀里的男娃娃,轻轻地拍了拍。

    凛哥儿还是哭。

    陈娇无暇多想,先哄儿子罢。

    天大亮的时候,凛哥儿终于忘了母亲差点淹死的悲伤,乖乖叫乳母牵着去洗漱了。

    陈娇身边的大丫鬟秋菊,一边服侍陈娇一边不解地问:“太太昨晚怎么跑去湖边了?”

    一个年轻貌美的太太,大半夜独自离开闺房,怎么想都不对劲儿,贺家的下人们已经偷偷地议论纷纷了,各种揣测。

    陈娇想到了昨晚救她上岸的男人,那肯定也就是将她丢进水里以作惩罚的霍英了。

    得知前因后果的陈娇,一点都不怪霍英,原身那样子,确实该罚。

    既然不怪,陈娇自然不会说出霍英,叹口气,她伤感地解释道:“梦到老爷了,想起曾与老爷泛舟湖上,忍不住去那边走了走,哪想到岸边太滑,一不小心掉了下去。”

    秋菊将帕子递给太太擦脸,心里却一点都不信。

    老爷是个粗人,不懂如何哄女人,太太与老爷只是一起睡觉过日子,夫妻间并没有什么情分,老爷去世时,太太哭丧都是靠往帕子上抹辣椒,这样薄情的女人,会因为思念老爷半夜去湖边遛弯?

    秋菊不信,但也没傻到质疑。

    陈娇洗了脸,移步去了梳妆镜前。

    镜中立即照出了她此时的容貌。

    只一眼,陈娇先酥了心,媚骨天成,不外如是。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