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快穿之娇妻 54.054

时间:2018-07-26作者:笑佳人

    男女双方家境相当时, 相亲的地点一般都是选在外头, 或是名园赏花或是寺院听经,公子小姐看对眼最好, 若是觉得不合眼缘,中间叫媒婆传话, 面子上大家都好看。若是男方巴巴地来女方家里供小姐相看,结果还没看上, 多丢脸。

    通过媒婆跑腿,陈娇与乔母约好在大岩寺见面。

    大岩寺位于两座县城中间, 路途对于双方都合适。

    商量好后,陈娇劝了贺明珠一次,贺明珠死活不同意,陈娇再让霍英去劝, 不知道两人怎么说的,贺明珠竟然答应了。

    陈娇一直把霍英、贺威、贺明珠看成一伙的,贺明珠肯听霍英的话,她也没多想。

    临近重阳节,秋高气爽,陈娇与贺明珠一人一辆马车出门了,丫鬟们跟车,霍英骑马, 守在陈娇的马车旁边。

    陈娇透过窗帘缝隙往外看, 马背上的霍英身穿深色圆领长袍, 英姿勃发又严肃稳重。

    陈娇挺满意, 霍英在家里对她横眉竖眼的,出了门居然愿意配合她演母慈子孝,也算识大体了。

    后面的马车里,贺明珠望着前方霍英挺拔的背影,越看越委屈。

    她喜欢霍英,感情上刚懵懂的时候就喜欢了,去年她情难自禁绣了一个荷包送霍英示好,却被霍英严词拒绝,拿兄妹的那一套对付她。贺明珠不以为然,又不是亲兄妹,霍英的姓都没改,娶她又如何?

    现在霍英竟然受继母蛊惑劝她早早嫁人,反正贺明珠已经打定主意了,不管那乔公子好不好,她都不会答应,她就不信继母敢逼她出嫁。

    马车行了大概一个时辰,终于到了白云山山脚。

    白云山不高,大岩寺就位于半山腰,步行一刻钟便可。

    陈娇第一次离开贺家大宅,就把这次相亲之旅当出游了,贺明珠、霍英走在后面,她闲庭信步,山墙上开着一朵黄色的野菊花,她都要多看两眼。从后面看,小妇人身穿红衫儿白裙,侧脸白净水嫩,若非头上梳着妇人发髻,单看她轻盈灵动的举止神态,外人都要误会她是哪家的千金小姐。

    “装模作样。”贺明珠小声嘀咕道。

    贺明珠自己是个美人,本来这是很值得骄傲的,可父亲半路娶回家的年轻继母既美且妖,凡是继母出现的地方,男人们眼里就再也看不见别人,沦落成绿叶的贺明珠,自然更不喜欢这个继母了。

    贺明珠偷偷看向身旁的霍英,见霍英目视前方,一眼都没有多看继母,贺明珠心情好转。

    她的霍英哥哥,与别的男人都不一样。

    从山脚到大岩寺,半路搭建了一座凉亭,专门供香客们休息的,陈娇与乔母就约好在亭子里汇合。

    靠近亭子,陈娇不再欣赏风景,摆出了当家主母的样子。

    凉亭里,乔母与媒婆面对面坐着,乔公子百无聊赖地坐在一旁。听到山路上传来人语,媒婆激动地先望了过去,看到领首的陈娇,媒婆立即走出凉亭,热情地寒暄道:“这不是贺太太吗?贺太太今日也来听经了?”

    陈娇朝她微微一笑,道:“是啊,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婶子。”

    媒婆招手,邀请道:“贺太太过来坐坐,咱们歇会儿再继续往上爬。”

    陈娇欣然应允。

    凉亭不大,陈娇、霍英、贺明珠过来了,丫鬟们在外面待着。

    乔母站了起来,朝她点头致意。

    媒婆先给陈娇介绍:“这是临县回春坊的乔太太,这位是乔公子。”

    陈娇朝乔母笑笑,视线落到了乔公子脸上。

    这位乔公子年方十八,个头没有霍英那么鹤立鸡群,但也算得上身材挺拔了,长得眉清目秀……

    陈娇忽然皱了皱眉头,这乔公子,用什么眼神看她呢?

    乔公子看陈娇的眼神,直勾勾的,好像穷鬼见到了金元宝,又似饿鬼见到了大烧鸭。

    贺明珠在后面看了,很生气!

    虽然她不想嫁给乔公子,但现在她都来相亲了,乔公子竟然被继母迷住了,把她当什么?

    霍英的脸色更难看。

    媒婆及时挡在乔公子面前,再给乔母介绍陈娇三人。

    乔母比她儿子靠谱多了,短暂被陈娇的容貌惊艳后,她的全部心思就转移到了贺明珠身上。

    贺明珠及时收敛怒色。

    贺明珠有家世有容貌有教养,乔母越看越满意,先是将贺明珠大夸了一通,与陈娇说话时,也十分地和善。

    霍英神色稍缓,陈娇也给乔母面子,没计较乔公子的失礼。

    在亭中稍坐片刻,众人移步前往大岩寺,女眷们走在前头,霍英、乔公子并排走在后面。

    “听说乔公子从小师从乔老,医术了得?”霍英开始考察男方了。

    乔公子眼睛盯着前方陈娇的背影,陈娇歪头与乔母说话时他就看陈娇美艳的侧脸,陈娇转过去了,他就看陈娇行走间轻轻款摆的腰肢,霍英与他说话,问了第二遍,乔公子才回神,敷衍地应付道:“略通皮毛,略通皮毛而已。”

    短短一次交谈,霍英已经彻底否决了乔公子,也就不想与他说话了。

    乔公子却低声与他聊了起来:“那位真是贺太太?看着太年轻了。”

    前来相亲,却偷偷打听女方的继母,纨绔子弟也不过如此。

    霍英懒得理会,却因为乔公子的话,他下意识地朝陈娇看去。

    陈娇恰好侧身,与乔母说了句什么,女人耳朵上戴着一枚水滴状的翡翠耳坠儿,坠儿轻轻地摇晃,在那碧绿颜色的映衬下,女人的侧脸白腻如玉。

    陈娇觉得有人在看她,她好奇地望了过来。

    霍英飞速移开视线。

    同样在窥视陈娇的乔公子,以为陈娇在看他,欣喜地咧开了嘴。

    陈娇嫌弃得不行,马上转了回去。

    这趟大岩寺之行不算愉快,回到贺家大宅,陈娇将贺明珠、霍英请到了松鹤堂,丫鬟们都打发了出去。

    “明珠,你觉得乔公子如何?”陈娇平静地问。

    贺明珠绷着脸,道:“我不喜欢。”

    其实她很想赌气说一句“我觉得他似乎很中意母亲”,但教养不容许她那么放肆。

    陈娇再问霍英。

    霍英反问她:“太太怎么看?”

    陈娇遗憾道:“乔太太菩萨心肠,看得出是个很和善的人,乔家世代从医,有家产有名望,若明珠嫁过去,日子错不了,可惜,据我观察,乔公子举止轻浮,非良配人选。”

    就算陈娇没想与霍英三人改善关系,凭着良心,她也不会逼贺明珠嫁给一个花花公子。

    霍英意外地看着她。

    陈娇浅笑:“你与乔公子行了一路,意下如何?”

    霍英被她格外谄媚的笑晃了眼睛。

    他想不明白这女人葫芦里到底在卖什么药,他将毒妇丢进水中是为了惩罚,可如今毒妇真表现出一副要悔改的样子,霍英怎么都无法相信,只觉得她笑里藏刀,在酝酿更歹毒的阴谋。

    垂下眼帘,霍英沉声道:“太太所言极是,乔公子绝非良配,媒婆再来,直接拒了罢。”

    陈娇嗯了声:“好,我知道了。”

    霍英、贺明珠起身告辞。

    走出松鹤堂,贺明珠看看霍英,忍不住抱怨:“大哥何时与她沆瀣一气了?”

    不用出嫁了,贺明珠本来挺高兴的,可是亲眼目睹继母与心上人一唱一和的,贺明珠就胸闷。

    “什么叫沆瀣一气?”霍英皱眉问。

    贺明珠撇嘴,扭头道:“她让我相亲,你就去劝我相亲,她不同意这门婚事,你也跟着不同意,大哥,她最近装模作样的对威哥儿好,威哥儿就快被她骗了,你是不是也真的以为她变好了?”

    霍英不信一个人会变得那么快,但他也不喜贺明珠审问他的态度。

    “日久见人心,她改了最好,她是装的,我倒要看她能装到什么时候。”霍英淡淡道,说完大步朝东院去了。

    贺明珠望着男人毫不留情的背影,气得跺了跺脚。

    九月匆匆而过,十月初,凛哥儿在东院看贺威练武时,看得太激动高高地蹦了下,一不小心从三层高的台阶上栽了下来,额头磕破了,肿了一个大包。

    凛哥儿乳母派丫鬟跑过来传话,陈娇才猛地记了起来。

    记忆中正是凛哥儿受伤,贺锦荣趁探望侄子之时言语挑拨原身与霍英的关系,两人才开始联手对付霍英。其实出谋划策、动手害人的全是贺锦荣,原身傻傻地站在明面,替贺锦荣背了残害霍英的恶名而已。

    因为凛哥儿伤的不重,陈娇就没细回忆凛哥儿是如何受伤的,一直在琢磨如何将计就计利用贺锦荣得到霍英的信任。

    此时惊闻噩耗,即便已经知道凛哥儿伤的不严重,陈娇还是担心地不行,起身就往外赶。

    陈娇往东院赶,霍英抱着凛哥儿往正院来,两伙人半路就撞上了。

    “娘……”摔跟头后,凛哥儿表现地很勇敢,明明很疼也摇头说不疼,这会儿才看到娘亲,男娃娃眼里就转泪了,嘴唇可怜地哆嗦,还在忍着不嚎啕大哭。

    陈娇心疼坏了,快步冲到霍英面前,伸手将儿子往自己怀里抱。

    凛哥儿配合娘亲使劲儿,到了娘亲怀里,男娃娃就将脸埋在母亲肩膀,偷偷地哭。

    陈娇抱着儿子,本能地斥责乳母:“好好的,怎么让三少爷摔了?”

    乳母跪下去认错。

    贺威莫名心虚,低着头,怕继母误会他故意欺负弟弟。

    霍英也觉得陈娇明着训斥乳母,实则在指责他,不过,凛哥儿在练武场出的事,他确实有责任。

    “怪我疏忽,没看好凛哥儿。”霍英主动将责任揽了过来。

    陈娇看他一眼,心烦意乱,她直接转身,吩咐丫鬟们去请郎中后,陈娇就专心哄儿子了:“凛哥儿不哭,娘给揉揉,揉揉就不疼了。”

    那声音温柔似水,是每个没娘的孩子都会贪慕的待遇。

    贺威巴巴地望着继母的侧脸。

    霍英脑海里却是陈娇转身前投过来的那一眼,毒妇瞪过他无数次,鄙夷憎恨,可刚刚,她明明有理由迁怒他,她的眼中却并无那些情绪。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