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快穿之娇妻 55.055

时间:2018-07-26作者:笑佳人

    郎中来后, 告诫陈娇等人不能用手揉凛哥儿头上的包, 然后郎中用冷水打湿帕子,轻轻地敷在凛哥儿头上。

    凛哥儿乖乖地躺着床上, 看着郎中忙来忙去。

    “每日多用冷水敷几次,过几天应该就消了, 没有大碍的。”郎中笑着对陈娇道。

    陈娇拜谢。

    郎中走了,陈娇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 冷眼看向一直默默站在屏风附近的霍英、贺威。

    贺威心里一突,不好, 继母果然怪他了!

    霍英心里反而一定,该来的总算来了。

    陈娇身边的四个丫鬟互相瞅瞅,都低下了头。

    陈娇让乳母照顾儿子,她示意霍英、贺威随她出去, 丫鬟们自然跟着。

    到了院子里,陈娇看着霍英,冷笑道:“凛哥儿只是轻伤,大公子是不是很失望?”

    贺家的下人们称呼霍英为大公子,称呼贺威为大少爷。

    “随你怎么想。”毒妇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霍英懒得与她计较,叫上贺威,转身就走。

    贺威年少, 不甘心被冤枉, 大声替兄弟俩辩解道:“母亲, 三弟是自己摔的, 我与英哥什么都没做。”

    “嘴长在你脸上,当然随你说,等着吧,这事我跟你们没完!”陈娇憎恨地瞪着贺威。

    贺威委屈极了。

    霍英攥住少年郎手腕,拉着人头也不回地走了。

    陈娇犹不解气,又把乳母叫出来大骂了一顿。

    乳母低着脑袋不敢言语,春夏秋冬四个丫鬟也战战兢兢的,生怕太太迁怒到她们头上。

    陈娇出够气了,回屋陪凛哥儿去了,在外面有多凶,在儿子面前就有多温柔。

    二太太郭氏来探望了一次,傍晚二爷贺锦荣从外面回来,也来探望侄子。

    陈娇演了半天的戏,等的就是贺锦荣。

    松鹤堂里,陈娇将凛哥儿抱在腿上,指着男娃额头的包朝贺锦荣抱怨:“二爷您看看,这孩子摔成什么样了,霍英天天教导威哥儿练武,也没见威哥儿受伤,怎么我的凛哥儿过去,一下子就摔了?说他们不是故意的谁信?上次威哥儿自己落水,他们都说是我害的,既然如此,他们来报复我啊,欺负一个五岁孩子算什么本事!”

    陈娇在前两世里,分别与胡搅蛮缠的弟妹曹珍珠、初期对她百般刁难的婆婆谢氏打过交道,近距离领教过女人们撒泼,如今她装起原身的做派来,还挺有模有样的。

    贺锦荣觊觎小嫂子的美色,但他眼中的小嫂子只是个貌美的蠢妇,他不曾提防,自然不会轻易怀疑陈娇的表现。

    “凛哥儿过来,给二叔瞧瞧。”贺锦荣关心地看着侄子。

    陈娇将凛哥儿放了下去,凛哥儿慢吞吞地走到二叔面前。

    贺锦荣低头看看,眉头紧锁道:“不像话,他们两个怎么当哥哥的?”

    凛哥儿哪懂大人们的复杂心思,怕娘亲再也不许他去练武场,凛哥儿急着道:“我自己摔的!”

    陈娇气道:“他们若是照顾好你,你会摔吗?”

    娘亲生气了,凛哥儿耷拉下脑袋,不知道该说什么。

    贺锦荣笑笑,摸摸侄子的脑顶道:“凛哥儿乖,二哥那里有新玩具,你去找二哥玩吧,二叔有事跟你娘商量。”

    凛哥儿立即被新玩具吸引,请示地望向娘亲。

    陈娇疑惑地看眼贺锦荣,顿了顿,才叫乳母送凛哥儿去二房那边。

    一大一小走了,贺锦荣又朝春兰、秋菊使个眼色,道:“你们去院子里守着,不许任何人靠近。”

    秋菊闻言,眼睛朝外看去,似是准备从命,而春兰第一看向了陈娇。

    一个丫鬟,心里最效忠谁,才会最听谁的话。

    陈娇只当没留意到二女的差别,点点头。

    大堂里只剩叔嫂二人,贺锦荣放下茶碗,低声对陈娇道:“嫂子,我觉得这事不太对,如你所说,凛哥儿受伤,可能是霍英与威哥儿的报复。”

    陈娇气愤道:“什么可能,分明就是,他们就是恨我推威哥儿落……”

    说到一半,陈娇及时住口,神色很不自然。

    贺锦荣早就知道贺威落水是陈娇所害了,他咳了咳,忧虑道:“外面确实有谣言说威哥儿落水是嫂子下的手,我与族老们自然不信,只是威哥儿年少,明珠也分辨不清是非,姐弟俩连被人利用了都不知道。”

    陈娇眼睛一亮,看着他问:“二爷是说霍英?”

    贺锦荣冷笑,细长的眼睛微微眯起,厉色顿显:“霍英的心,被大哥养大了,舞狮行里他不把我放在眼中,内宅他又挑拨威哥儿与两个亲弟弟的感情,我看他是想把持威哥儿,先利用威哥儿除去你我,他再彻底接手咱们贺家的生意。”

    陈娇攥紧帕子,咬牙道:“我早就看出他狼子野心了,偏他替咱们家赢了几届狮王,族老们都器重他,我找不到理由将他逐出家门。一个养子,凭什么骑在咱们头上?”

    贺锦荣摸摸下巴,沉吟道:“大哥死前托我照顾嫂子与侄子们,嫂子有烦恼,锦荣义不容辞,嫂子真要赶走霍英,锦荣愿意为嫂子效劳。”

    陈娇惊喜道:“真的?”

    贺锦荣颔首:“当然。”

    陈娇兴奋地朝他倾身:“二爷打算怎么做?”

    贺锦荣就给她出了个主意。

    陈娇连连道好。

    第二天,陈娇将霍英叫到了松鹤堂。

    霍英到了后,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当着丫鬟春兰与秋菊的面,陈娇笑着吩咐霍英道:“十月十八凛哥儿生辰,我想提前接你们外祖母过来住段时日,威哥儿、凛哥儿都小,我思来想去,还是觉得派你去接最合适,如何,大公子愿意替两个弟弟跑这一趟吗?”

    霍英不愿意,女儿是毒妇,凛哥儿的外祖母想来也不是什么好人。

    只是,他是毒妇名义上的义子,她用孝道压他,他拒绝了,毒妇往外一张扬,徒惹麻烦。

    “今天就去?”霍英不悦地问。

    陈娇挑眉:“今天不方便吗?”

    霍英道:“狮行还有些事情没有安排。”

    陈娇很好说话,笑了笑:“明日再去也行。”

    霍英应了,起身就要走。

    “等等。”陈娇叫住了他,然后走过来,叫霍英伸出手。

    霍英皱眉,盯着她问:“做什么?”

    陈娇故意卖关子:“伸出来你就知道了。”

    她长得妖媚,这种语气说话更有种勾引人的味道,霍英脸色非常难看,偏偏又想知道她要玩什么把戏。

    沉着脸,霍英伸出手。

    陈娇飞快将几块儿碎银子放到了他手心,然后她退后两步,用一种施舍的语气道:“不能白白劳烦大公子,这点银子就当跑腿费吧。”

    霍英大怒,毒妇把他当下人使唤吗?

    可就在霍英准备将一手碎银子扔到地上时,他忽然注意到碎银中竟混杂了一个叠成元宝状的纸条,电光石火间,霍英用指缝夹住纸条,这才将其余的碎银子丢了出去,愤怒离开。

    陈娇只是得意地笑。

    春兰、秋菊默默地捡银子。

    傍晚,贺锦荣又来探望凛哥儿,陈娇与他交换了个眼色。

    贺锦荣自去安排了,晚上睡得很好。

    霍英却睡不着,坐在灯边,对着手里的纸条愁眉紧锁。

    这个毒妇,居然要他三更时分去她房间商议大事。

    “关系威哥儿、凛哥儿性命,请大公子务必前来。”

    霍英不信毒妇真有什么大事,或许这是她精心安排的陷阱,他真去了,她提前安排好的人就会冒出来,齐齐抓住他,再给他安一个觊觎继养母的大罪。

    可是,毒妇的纸条上又提到了凛哥儿,毒妇对凛哥儿可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坏了,若非真有危险,霍英也不信毒妇会拿亲儿子当借口。

    霍英迟迟做不出决定。

    距离三更天越来越近了。

    鬼使神差的,霍英想到了这两个月毒妇的异样表现,她先是慈母般善待威哥儿,结果昨日又恢复了老样子。如果毒妇想哄他落入圈套,就该一直伪装改邪归正才对,临时恢复凶狠,再企图骗他,未免太笨。

    霍英越想越觉得有古怪。

    忽的,街上传来了三更梆子响。

    霍英往外看了一眼。

    他没有动,去了,冒险太大。

    但霍英也没有入睡,他吹了灯,一直等,等到四更天的时候,霍英才换上一身黑衣,悄无声息地出了门。霍英功夫了得,他都能打晕陈娇再不惊动人地将她从闺房带到湖边惩罚,现在一个人摸过去,更轻松。

    在陈娇的院外观察片刻,确定没有埋伏,霍英才鬼魅般靠近上房,往丫鬟守夜的次间吹了迷魂药后,霍英熟练地拨开门栓,悄然而入。

    内室,陈娇已经睡了,刚睡不久。

    她跟霍英约好的是三更天,三更天霍英没有出现,陈娇左等右等,多等了半个时辰,霍英也没来,陈娇猜测霍英不信她不会来了,这才无奈地钻进被窝睡觉。

    勉强苦撑半夜,陈娇躺好就睡着了,睡得还很死。

    霍英要与陈娇说话,不能迷晕她,站在纱帐外叫她,又怕她半夜惊叫。

    站在看不清颜色的纱帐前,霍英迟疑许久,才伸出了手。

    纱帐挑开,一股幽香迎面袭来。

    霍英动作一顿。

    上次他带着怒火而来,根本没留意什么香不香的,这次他只有疑惑,感觉就不一样了。

    可到了这个地步,没有道理再退缩。

    霍英探进纱帐,眼睛习惯了黑暗,他看见被窝里的女人面朝他躺着。

    霍英咬牙,俯身,一手捂住了女人的嘴。

    他的掌心很凉,女人的嘴唇温暖而柔软。

    幸好,在霍英冒出其他念头之前,陈娇醒了。

    她当然要挣扎,霍英紧紧捂着她的嘴,低声道:“是我,霍英,你让我来的。”

    听出他的声音,陈娇总算冷静了下来。

    霍英马上松开手。

    陈娇下意识地拉好被子,将自己遮得严严实实的,只露出一个脑袋。

    霍英看了刺眼,她在防备什么,难不成他会……

    “出来说。”

    霍英也嫌女人帐子里香气太重,迅速闪了出去。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