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快穿之娇妻 59.059

时间:2018-07-26作者:笑佳人

    贺家这一天光商量如何处置陈娇了, 对于霍英这个年轻的狮王, 族老们还没来得及讨论。

    一直老老实实关在房间的霍英,听李叔说陈娇被休了, 刚被逐出家门,霍英便一脚踹开房门, 冲了出来,也就有了贺家大门外霍英护送陈娇母子离开的那一幕。

    冲出人群后, 霍英雇了一辆骡车,送娘俩回外县的陈家。

    陈娇现在, 也只能回娘家了。

    霍英与车夫坐在外面,车厢里面,凛哥儿哭着哭着就睡着了,陈娇抱着男娃, 眼睛看着窗外。

    一个女子因为有通奸之嫌被夫家休弃,如果这事真的发生在国公府小姐陈娇身上,陈娇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坚持下去。幸好,这只是她的第三世,第二世里她连初次委身虞敬尧都挺过来了,现在被人骂几句,也没什么可怕的。

    陈娇就当自己在修行,吃够了苦, 才能积够福气, 免了她的殉葬。

    不过, 眼下倒有一件事, 很让陈娇担心。

    她这辈子的亲娘,那个昨日刚被她接过来的老太太,居然在她被贺家众人关禁闭的时候,自己跑了!

    饶是菩萨给的记忆中,原身与父母的关系本就不好,陈娇也没想到老太太居然这么狠心,不担心亲女儿的安危,反而一声招呼不打自己回家去了。如今陈娇身无分文,背着一身恶名回娘家住,寄人篱下的日子想必不会太舒坦。

    或许,她这世的良人在娘家这边?

    骡车时不时地颠簸,陈娇东想西想的,穿过两次的她,第一次有种身为浮萍之感。

    在霍英的指路下,黄昏时分,骡车停在了陈家门外。

    原身嫁进贺家后,陈家占女婿的光,换了大宅子,在本县还是很风光的。

    霍英让陈娇娘俩先在车里待着,他去叩门。

    门房隔着门板,听他报出身份后,匆匆去上房知会主子了,那里,陈家老爷子、老太太与两个儿子、儿媳个个愁眉不展,已经商量半天了。

    “霍英送姑太太回来的?”陈老爷子瞪着眼睛问。

    门房点头。

    老太太突然拍着桌子大哭起来:“死丫头,我起先还觉得是贺家人欺负她孤儿寡母,现在她被贺家休弃,霍英亲自相送,摆明了他们俩是真的有奸情,我怎么就养了这么个下贱女儿,陈家的脸都被她丢光了!”

    “若我是她,干脆找棵歪脖子树吊死,也比活着丢人强!”陈娇大哥愤懑道。

    陈娇二哥也很生气:“这种妹妹,谁愿意认谁认,我不认!”

    亲哥哥都如此,两个嫂子的态度可想而知。

    最后陈老爷子做主,写了封恩断义绝书叫门房带给陈娇,就此断绝了父女关系,免得全家人因为女儿被人指指点点,恶心一辈子。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还是一碗脏水,陈老爷子不想儿孙被这种女儿连累,出门抬不起头。

    门房更绝,连门都没开,将恩断义绝书从门缝里塞了出来,讽刺地对等在那儿的霍英道:“新姑爷,您事都做了,还把人送回来做什么?赶紧走吧,闹大了咱们脸上都不好看。”

    霍英手刚碰到那张纸,还没来得及看上面写的什么,听到门房所言,他心中一沉,迅速低头。

    看完纸上的内容,霍英胸口突然燃起熊熊怒火。

    贺家族老们驱逐陈娇也就罢了,陈家可是陈娇的娘家,一家子心怎么如此歹毒,女儿登门连见都不见,便直接恩断义绝?

    霍英刚想拍门,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平静的声音:“霍英,你手里拿的什么?”

    霍英回头。

    陈娇挑着窗帘,发髻微乱,脸色苍白,目光却很沉静。

    就像一朵经历过狂风暴雨的娇花,所有人都以为她会就此凋零,她却在雨后重新挺起被风雨压垮的花枝,花容仍带憔悴,却自有傲骨遗世独立。

    刹那间,霍英无法将这个女人与曾经张牙舞爪的毒妇联系到一起。

    他原地站了片刻,才走过去,将恩断义绝书递给陈娇。

    字不多,清楚又绝情。

    陈娇笑了,这还真是,人间百味。

    “我去叫门。”霍英冷声道。

    “不必。”陈娇叫住他,如此绝情的娘家,她硬是搬进去了,还要担心狠心的父母会不会往她饭里下毒,逼她以死殉节。

    “你们到底下不下车?我还赶着回江城,再磨蹭我要来不及了。”车夫突然不耐烦地道。

    霍英皱眉,刚要给车夫加车钱,陈娇牵着凛哥儿走了出来,对他道:“你先回去吧。”

    霍英下意识拦在车前,仰头看她:“你有何打算?”

    陈娇摸摸头上的发簪,笑道:“还有几件首饰,够我与凛哥儿赁个宅子了。”

    这些首饰可都是好东西,就算当铺压价,应该也能卖二十多两。

    霍英莫名心酸,视线落到哭花小脸的凛哥儿身上,霍英突然作了决定,对陈娇道:“你们先进去,咱们从长计议。”陈娇落到现在这个地步,他有责任,凛哥儿是养父的骨肉,他不能眼睁睁看着凛哥儿流落在外而坐视不理。

    “进去。”陈娇不动,霍英一狠心,用命令的口吻道。

    车夫又在催了,陈娇没办法,带着凛哥儿退了回去。

    “回江城。”霍英跨上骡车,吩咐完车夫,他也弯腰进了车厢。

    陈娇抱着凛哥儿,疑惑地看着霍英。

    霍英坐在侧座上,对着凛哥儿道:“太太,父亲过世前,送了我一处宅子,我孑然一身,用不上那个,太太与凛哥儿搬过去吧,房契我明日给你,宅子是父亲送我的,现在我转送给凛哥儿,也算是尽兄长之责。”

    霍英是贺家的养子,吃穿住都在贺家,贺锦昌过世前,也没忘了替这个养子着想,特意买下一栋宅子送给养子,留着养子成婚用。贺锦昌死后,霍英跟着守孝三年,出了孝他忙着保护贺威,无心成亲,也就没有必要搬去新宅子。整个贺家,只有总管李叔、舞狮搭档赵虎知道他在外面还有产业。

    陈娇眼睛发酸,世上竟有霍英这样的君子。

    平复片刻,陈娇苦涩道:“宅子给了我,你住哪里?你以为,贺家还会承认你这个养子吗?”

    若霍英不来送她,贺家族老们或许会因为他的本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霍英送她了,两人之间百口莫辩,贺家为了颜面,一定也会将霍英逐出门。

    霍英不甚在意地笑了笑,看着窗外道:“凭我的功夫,贺家不要我,其他舞狮行只会抢着邀我过去,总会有我容身之地,太太不必为我担心。”

    陈娇是知道霍英的功夫的,这么一想,似乎也有道理。

    再看怀里可怜巴巴的凛哥儿,陈娇想了想,道:“那好,我们先住进去,但房契你留着,是你的就是你的,我早晚都会改嫁,不怕无家可归。”

    霍英诧异道:“你要改嫁?”

    陈娇低头,道:“我们孤儿寡母,总要找个靠山。”

    霍英不太高兴,可是,陈娇这么年轻貌美,一直替养父守寡,确实太不近人情。

    罢了,他如今泥菩萨过河,还有一堆事要烦,也管不了别人了。

    车夫紧赶慢敢,赶在城门关闭前进了城。

    此时街上已经没有什么人了,霍英带着陈娇母子去了他的宅子。

    宅子空置无人居住,霍英翻墙而入,找出藏在里面的钥匙,再出来开门。

    “英哥好厉害。”当霍英轻轻松松跳上墙头,凛哥儿羡慕地道。

    陈娇也很欣赏霍英的身手,利索潇洒。

    门开了,三人一起跨了进去。

    院子里长满了荒草,霍英咳了咳,道:“太太先委屈一晚,明日我来清理。”

    陈娇牵着凛哥儿,轻声对他道:“今日我已非贺家妇,公子以后还是唤我名字吧,再者,承蒙公子怜悯,我们母子才鸠占鹊巢有了容身之所,公子不必客气。”

    霍英听在耳里,那种奇怪的感觉又冒了出来。落水后的陈娇,不但性格变了,连言行举止也换了个人似的。以前的陈娇见识浅薄说话粗白,现在的陈娇,无论说什么都给人一种大家闺秀的感觉,轻轻柔柔的话语,令人如沐春风。

    “先去屋里看看。”霍英没有接她的话,先去开屋门了。

    安顿好陈娇母子,霍英趁天黑前回了霍家。

    贺家族老们已经走了,贺锦荣听说霍英回来了,暂且按兵不动。

    李叔、贺明珠、贺威一起来了霍英的院子。

    “英哥,母亲与三弟呢?”才看到霍英,贺威的眼泪就下来了,继母被赶走时,他被族老们关在房间,什么都做不了。

    霍英不想隐瞒贺威,如实道:“父亲曾赠我一处宅子,陈家不肯接纳太太与凛哥儿,我先将太太他们安顿了过去。威哥儿不用担心,你只需记住,我与太太清清白白,从未做过任何对不起贺家之事。”

    “我信你!”贺威紧紧抱住了他,父亲死后,这世上他最信任的就是英哥。

    贺明珠却恨铁不成钢地道:“她已经把你连累成这样了,你为何还要管她?”

    “她连累我什么了?”霍英抬起头,目光冰冷地看着贺明珠,“二房陷害我与太太,没有我,太太也不会蒙受不白之冤,谈何我被她连累?”

    贺明珠被他的气势吓白了脸。

    霍英指向门口,毫不留情地道:“我有事与李叔、威哥儿商量,请大小姐离开。”

    贺明珠不肯走,眼中含泪道:“咱们是一家人,有什么不能对我说的?”

    霍英看向李叔。

    李叔叹气,好说歹说地将贺明珠劝走了。

    霍英将李叔、贺威带到内室,低声说出了贺锦荣的阴谋。

    言罢,霍英按住贺威肩膀,语重心长道:“威哥儿,我告诉你这件事,是希望你知道二爷的为人,但你要装作不知道,出了门不准再对任何人提及,包括大小姐。威哥儿,你还小,二爷有族老支持,你说什么做什么都没有用,只有等你长大,等你接替父亲成了贺家的新任狮王,你的话才会有份量,所以你要沉得住气,知道吗?”

    贺威十二岁了,有些事他无能为力,但不代表他不懂。

    “我知道,英哥你替我告诉母亲,让她等着,等我拿了狮王,就接她与三弟回来。”抹掉眼泪,贺威红着眼睛道。

    霍英拍拍少年肩膀,没说什么,然后对李叔道:“李叔,明日族老们大概就会赶我离开,贺家我只放心不下威哥儿,今后还请你替我护他周全,佑他长大。”

    贺威又哭了,李叔没那么多愁善感,忧心忡忡地道:“你有何打算?”

    霍英垂眸道:“我一身力气,总找得到活儿干。”

    李叔闭上了眼睛。

    霍英说的是一身力气,也就是说,他不会改入任何一家舞狮行,不会用他从贺家学到的功夫,去替别家舞狮。

    第二天,如霍英与李叔所料,贺锦荣果然请来诸位族老,要将霍英逐出家门,而且还要霍英发誓,不会投奔其他舞狮行。

    霍英一身黑色长袍站在厅堂中央,痛快道:“我可以发誓,但我有个条件。”

    说完,霍英转向座位排末的贺锦荣,厉声道:“我要二爷发誓,他会全心全力保护威哥儿,若威哥儿在他的庇佑下有任何不该有的闪失,二爷便自断一臂。”

    “放肆,威哥儿是我亲侄,照顾他本就是我这个二叔的责任,用你多言?”贺锦荣拍案而起,瞪着眼睛喝道。

    霍英不再看他,等着族老们开口。

    族老们互相看看,由贺太公道:“锦荣,霍英也是太过关心威哥儿,图个心安而已,既然你会照顾好威哥儿,又何必担心誓言应验?”

    贺锦荣要斗外姓人,族老们帮他,但贺锦荣与威哥儿之间,族老们也担心贺锦荣谋害亲侄,独掌大权。

    众目睽睽,贺锦荣骑虎难下,只得举起手掌,发了一通毒誓。

    霍英说到做到,跟着发了他的誓言。

    “告辞。”朝众人拱拱手,霍英面不改色地离去。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