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快穿之娇妻 61.061

时间:2018-07-26作者:笑佳人

    回到宅子后, 陈娇让石榴去做饭, 然后就丢下霍英、赵虎,自己回了房间。

    凛哥儿也被陈娇哄出来了, 看到霍英、赵虎,男娃娃很高兴。

    “你娘呢?”霍英不说话, 赵虎替他问道。

    凛哥儿靠在霍英身边,摇摇头道:“不知道, 娘让我出来。”

    赵虎意味深长地看向霍英。

    霍英低头不语。

    凛哥儿瞅瞅他,小声道:“英哥好臭。”

    霍英:……

    叫赵虎哄凛哥儿, 霍英从井中提了两桶水,去倒座冲澡了。

    水很凉,霍英胸口却热,耳边回响着工人们的起哄:“人家媳妇都找来了, 回家生孩子去喽!”

    紧跟着,陈娇窈窕的背影又冒了出来。

    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霍英拎起水桶,将一桶凉水迎头浇下。

    上房,陈娇一个人坐在床上,脑海里全是霍英的影子。是深夜湖岸边,他无情地将初来乍到的她丢在地上,是练武场中, 他高举红色狮头跳到她面前, 狮头取下, 男人英气逼人, 是夜深人静,他与她悄声商议如何解决恶人,是贺家门外,他义无反顾地挡在她身前,替她遮风挡雨,最后的一幕,是霍英坐在海边,背影孤寂。

    陈娇从未见过这样英伟的男人,他还对她那么好,宁可自己无家可归,也要照顾她。

    那些码头的工人们,误会她是霍英的媳妇。

    也就是在那一刻,陈娇走在灿烂的夕阳里,茅塞顿开。

    她要嫁给霍英,珠玉在侧,这一世,除了霍英,她谁也看不上。

    陈娇清楚,她想顺利嫁给霍英很难,可哪一世她改命改的简单了?更何况,她与霍英已经背负了“通奸”的骂名,在不在一起都要被骂,既然没有区别,为何不去试试?陈娇必须完成改命的任务,但这一次,她发自肺腑地,想嫁霍英。

    叫吉祥端水进来,陈娇洗洗脸,换身衣服,简单打扮一番,重新朝堂屋走去。

    巧的是,霍英也刚刚从倒座出来,两人一抬头,视线就在半空撞上了。

    霍英穿的还是码头那身粗衣,陈娇却换了一件绯红色的褙子,像朵花儿亭亭玉立在檐下。

    天快黑了,最后一抹夕阳从地面移到了窗台。

    陈娇恰好站在夕阳能照到的地方。

    她遥遥地朝霍英笑了笑。

    霍英僵在了原地。

    她笑了,为何笑啊?之前在码头,她好像很生气?

    没等霍英琢磨出小妇人为何发笑,陈娇先去了堂屋。

    霍英过来时,石榴做好晚饭,也来问陈娇何时开饭了。

    “端上来吧。”陈娇笑着道。

    石榴走后,陈娇柔声对霍英道:“赵虎有事与你商量,咱们边吃边谈吧。”

    那自然而温柔的语气,好像妻子对待丈夫。

    霍英没想到那层,只觉得哪里好像不对劲儿。

    赵虎虽然虎,可在码头上他就自以为看出陈娇对霍英的心了,女人家的,如果不是喜欢一个男人心疼一个男人,怎么会掉眼泪?因此,现在陈娇对霍英柔声细语的,赵虎也就不奇怪了,反而替好兄弟高兴。

    美女配英雄,霍英就得娶陈娇这样的。

    三大一小围着方桌落座。

    石榴摆好饭菜,规规矩矩地退了出去。

    陈娇让霍英坐北面的主位,她与凛哥儿并排坐在他左下首,两个大男人都不动,陈娇第一个拿起筷子,笑道:“我照顾凛哥儿,你们俩随意,这里没有外人,不必客气。”说完,陈娇就专心看孩子了。

    霍英还是觉得哪里不对劲儿。

    赵虎咳了咳,对霍英道:“贺家我待不下去了,让我去扛货我也受不了,你看,咱们俩一起开个狮行怎么样?收几个徒弟,继续干老本行。”

    霍英皱眉,道:“我发过誓……”

    赵虎打断他:“你发誓不替别人效力,可没发誓自己不单干,贺家接的都是高门大户的生意,咱们不跟他们抢老主顾就是了,小生意多做几单,不比扛货体面?还有舞狮大赛,咱们也不去参加,看贺家还能说什么。”

    霍英垂眸沉思。

    凛哥儿吃完一口面条,突然对霍英道:“英哥,我也想学舞狮,你教我功夫吧?”

    霍英心头一震。

    凛哥儿也是贺家的骨肉,贺家的子孙,没有不学舞狮的,如果他去码头扛货,谁教导凛哥儿?

    “明日,我去贺家走一趟,提前打声招呼。”拿起筷子,霍英有了决定。

    赵虎很高兴,端着碗道:“我家里就我一个,狮行就开在我那儿,白日你过去帮忙,晚上再回来。”

    霍英马上道:“晚上我也住你那边。”

    陈娇睫毛动了动。

    赵虎正想撮合霍英与陈娇呢,怎么会留他,嫌弃道:“我那地方小,总共四间屋子,一间放狮头一间做狮头狮尾,剩下两间我跟新收的伙计们住,你就别去挤了。再说了,你一天到晚不在家,谁教凛哥儿功夫?”

    “对,英哥回来住!”凛哥儿着急地道。

    霍英觉得不妥,如果他与陈娇住在一起,岂不是坐实了谣言?这样对她不好。

    “凛哥儿想学武,白日可以去那边,晚上我再送他回来。”霍英努力反对道,然后又看着赵虎说:“我跟伙计们睡一屋,占不了多少地方。”

    赵虎还想再劝,霍英夹了一个大包子给他:“吃饭吧,别吵了太太。”

    赵虎看向陈娇。

    陈娇低头吃饭,安安静静的。

    饭后,霍英要与赵虎一起离开。

    “公子留步。”陈娇叫住了他。

    霍英莫名紧张。

    赵虎机灵地抱起凛哥儿去院子里玩了。

    “坐吧。”陈娇指了指一旁的椅子。

    霍英就坐了过去。

    陈娇手里攥着帕子,轻声问:“你不想住在这边,是怕外面的谣言更胜,影响你的婚事吧?”

    霍英根本没想过婚事,忙道:“不是,我,我是怕坏了你的名声。”

    陈娇自嘲地笑:“我还有什么名声?你住在这里,他们会说你我有私情,你不住这里,甚至你娶了娇妻,他们依然会说我曾与你有私情。一个女人,沾上那两个字,这辈子怎么都洗不清了。”

    霍英心情沉重,道:“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

    陈娇落寞道:“与你无关,我命如此,就当是以前犯错的报应吧。”

    霍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陈娇掏出帕子,抹抹眼睛,扭头道:“其实,我与凛哥儿一样,希望你留下来。”

    霍英错愕地朝她看去,却只能看见她白皙的侧脸,听她惶恐不安地道:“实不相瞒,这宅子里全是女人孩子,我,我怕有歹人像你那般夜闯进来,尤其是贺锦荣,他之前就对我有不轨之心,现在我暗算他不成,等他查到我的下落,我……”

    陈娇真的有点怕,贺锦荣与霍英一样,都会功夫,翻墙易如反掌。

    霍英心头一凛,他竟然没有想到这层。

    贺锦荣阴险歹毒,对他动过杀心,哪天来强迫陈娇,也非不可能。

    “若太太准许,我愿留在这边,保护你们母子。”霍英立即做出了取舍。人言可畏,但,她与凛哥儿的安全更重要。

    陈娇慢慢转了过来,看他一眼,咬唇问:“你,你不怕因为我,耽误了婚事?”

    霍英望向门外,目光冰冷:“威哥儿当家之前,我不会考虑婚事。”

    提到婚事,霍英忽然记起陈娇说过要改嫁,迟疑道:“可我住在这里,太太如何再觅良缘?”

    陈娇低头,蚊呐似的道:“那个,我自有计较,公子不怕被我耽误便好。”

    她自有计较……

    霍英胸口突然涌起一种无法形容的感觉。

    “好了,你去跟赵虎说一声吧。”目的已经达到,陈娇轻声说。

    霍英点点头,去院子里找赵虎了。

    陈娇将凛哥儿叫到身边,回房休息。

    母子俩的身影消失后,赵虎立即凑到霍英身边,兴奋地问:“说什么了?”

    霍英退开一步,神色非常凝重地说出了他对陈娇母子安危的担忧,既然担忧,当然要留下保护。

    赵虎又不傻,脑筋一转弯就明白过来了,惊喜道:“太太主动留的你?”

    霍英被他暧昧的语气弄得脸上一阵发热,幸好天黑了,谁也看不清。

    “你放尊敬些。”霍英再次提醒赵虎。

    赵虎故意道:“你跟我一样,现在都是外人,你凭什么管我尊敬不尊敬她?她比你小两岁吧?吃你的住你的,该尊敬也是她尊敬你。”

    霍英沉了脸。

    赵虎见好就收,拍拍他肩膀,意味深长道:“她都为你哭了,你别太傻,辜负了美人恩。”

    霍英冷脸以对,然后送他出门。

    目送赵虎离开,霍英将大门落了拴,一转身,却见陈娇又出现在了院子里,而且朝他走来了。

    霍英左右看看,丫鬟们都不在。

    他又开始紧张。

    “太太,找我?”他往前迎了几步,低声问。

    陈娇嗯了声,将手里的荷包递给他,道:“这里还有三十两银子,你们开狮行要花钱,我先还给你,剩下的等我有了钱……”

    “不用,太太因我落难,这钱算是我的赔礼,不过我现在确实需要银子,太太给我二十两足矣,剩下的你先用着,等我赚了钱,再补贴太太。”霍英没有拒绝陈娇的帮忙,但也表明了要养她与凛哥儿的态度。

    “好吧。”陈娇很听话,取出十两碎银,然后将荷包与二十两银子一起递了过来。

    霍英犹豫了一下,伸手接了。

    办完正事,陈娇看看他,扭头道:“对了,以后你别再叫我太太了,我,我不喜欢听。”

    虽然身边有个五岁的儿子,但陈娇的心还是国公府小姐的心,第一次在心仪之人面前委婉地泄露情意,陈娇脸红了,羞涩轻柔的声音,如水波般一圈一圈地荡漾到了霍英胸口,再猛地击中他心底最柔软那处。

    这样的语气,霍英曾经听过,那时是贺明珠,叫他不许再喊她大小姐。

    贺明珠喜欢他,霍英知道,可,陈娇怎么也用这种语气了?

    他呆呆地忘了反应。

    男人如木头,陈娇咬牙,仗着天黑,她豁出去道:“明天开始,凛哥儿会改口叫你,叔叔。”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