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快穿之娇妻 62.062

时间:2018-07-26作者:笑佳人

    说完那句话, 陈娇再也没有勇气面对霍英, 转身跑了。

    霍英傻傻地站在影壁前。

    她,她为何要让凛哥儿改口唤他叔叔?

    霍英想不明白。

    那边陈娇跑进房间, 反手关上门,然后她背靠门板, 双手捂住了脸,好烫。

    陈娇从未想过, 自己会有这么大胆的一天。先是主动留霍英与她同住一座宅子,跟着又两番言语暗示, 霍英会懂吗?

    “娘,你跟英哥说完话了?”凛哥儿从内室走了出来,揉着眼睛问道,他困了, 想让娘亲哄睡觉。

    陈娇看着斜对面的儿子,收了心,牵着男娃娃去了内室。

    没有乳母,凛哥儿暂且跟陈娇睡。

    陈娇侧躺着,握着凛哥儿的小胖手道:“凛哥儿,明天开始,你要管霍英叫叔叔,知道吗?霍英是霍叔叔, 赵虎是赵叔叔。”

    凛哥儿茫然地问:“为什么啊?”

    陈娇笑着解释:“因为他们俩都比娘大啊, 你若跟他们兄弟相称, 一个辈分, 那他们俩岂不是得叫娘婶婶?凛哥儿觉得娘有那么老吗,老得让霍英叫我婶婶?”

    凛哥儿其实不太懂,但娘亲的语气仿佛这是一件很好笑的事,凛哥儿就跟着嘿嘿笑了起来,摇头拒绝:“娘才不老,英哥不能叫你婶婶。”

    陈娇捏了下男娃的鼻子,哼道:“不许再叫英哥,叫霍叔叔。”

    凛哥儿很乖,学舌道:“霍叔叔,管赵虎叫赵叔叔。”

    陈娇奖励地亲了男娃娃脸蛋一口。

    凛哥儿心满意足地睡着了。

    陈娇躺在儿子身边,回想与霍英的相识,心里就甜甜的。

    次日早上,陈娇还在屋里打扮,不用打扮的凛哥儿就跑去院子里玩了,看到霍英从倒座一间屋里出来,凛哥儿高兴地朝他跑去:“英……”喊了一个字,男娃娃突然记起昨晚娘亲的叮嘱,就笑着改了口:“霍叔叔!”

    霍英莫名心一抖,陈娇说凛哥儿会改口,他没什么感觉,现在亲耳听凛哥儿喊他叔叔,霍英猛地反应过来了,这样的话,他与陈娇岂不是平辈了?

    “太太主动留的你?”

    “她都为你哭了,你别太傻,辜负了美人恩。”

    赵虎的两句话,毫无预兆地响在耳边。

    霍英不敢相信地看向上房的窗户,难道,她,她真的是赵虎说的那个意思?可是,她怎么可能会喜欢他?

    霍英还是无法接受这个解释。

    “凛哥儿,怎么叫我叔叔了?”霍英蹲下去,偷偷地问凛哥儿。

    凛哥儿条理清晰地道:“娘说你跟赵虎都比她大,她不想你们叫她婶婶。”

    霍英豁然开朗,他就说,她怎么可能会突然喜欢他,这不,凛哥儿不仅仅叫他叔叔,赵虎也叫叔叔了。

    既然她不想被人喊老了,霍英决定尊重她的意思,叔叔就叔叔罢。

    “霍叔叔,你教我功夫。”凛哥儿缠着他撒娇。

    霍英就先教凛哥儿蹲马步,吃饭前蹲一会儿,不碍事。

    陈娇打扮好了出来,便看见凛哥儿在霍英的指导下,一会儿往外挪挪左腿,一会儿往上抬抬胳膊,特别认真。

    陈娇的目光,渐渐都落到了霍英身上,他穿的还是昨日码头那身粗布衣裳,人也晒黑了不少。

    陈娇有了主意。

    早饭后,霍英出门了,先去贺家商量他开狮行的事,再去赵虎家。

    陈娇取下手腕上的一对儿翡翠镯子,头上的金簪子,还有一对儿翡翠耳坠儿,叫吉祥、石榴一块儿拿去当铺当了,怕二女吃当铺的亏,陈娇交待了,三样首饰最好能当六十两,少四十五两不卖,当了钱,再让吉祥去扯两匹粗布,两匹细布,都是男人穿的颜色。

    陈娇娇气,能用丫鬟干活儿她绝不会自己亲手洗衣做饭,但衣裳首饰她可以将就。

    两个丫鬟领命而去,一个多时辰后回来了,首饰一共当了五十两。

    霍英在贺家的谈判也很顺利,贺锦荣让霍英白纸黑字承诺他不会抢贺家的老主顾,也不会参加舞狮大赛后,同意了霍英与赵虎开狮行的要求。

    霍英再去找赵虎商议如何开狮行。狮头狮尾他们俩会做,但一般人家请人舞狮,至少要请两头狮子凑个成双成对,而且光有舞狮人不行,还得有敲锣打鼓的。两人商量后,决定先招十个伙计。舞狮、敲锣打鼓一起教,有了生意后轮流出工。

    十个伙计一个月的基本工钱就得五两银子,置办舞狮材料、锣鼓得五两,十几个大汉一个月的伙食也得二两,毕竟舞狮是力气活儿,一天至少得吃一顿肉。

    零零散散地算下来,霍英的二十两、赵虎的五两银子加起来,非常捉襟见肘,尤其是,招来的伙计得先教一个月,第二个月可以出工了,生意起步阶段多半也是赔钱的。

    赵虎很乐观,豪爽道:“人到山前必有路,咱们先干起来再说!”

    霍英与他相视一笑。

    两人都有些人脉,透过熟人将他们招工的消息传了出去,趁着没人上门,霍英、赵虎又撸起袖子,将赵虎的宅子好好拾掇了一番。忙到天黑,霍英就告辞了,走到半路,霍英感觉有人在远远地跟着他,他停对方也停,他折回去想抓人,对方就跑。

    霍英没有办法,只能叫人跟着,他猜,对方应该是贺锦荣的人。

    霍英心事重重地叩门。

    石榴来开门,看到他,石榴笑道:“公子回来了,晚饭已经做好了,就等您呢。”

    霍英受宠若惊,绕过影壁,往堂屋一看,陈娇与凛哥儿都在里面坐着。

    霍英暂且忘了被人跟踪的事。

    “以后如果我回来晚,你,你们给我留饭就好,不必等我。”落座后,霍英低声道。

    陈娇笑:“一共就三个人,还是一起吃吧。”

    丫鬟们摆饭,陈娇问霍英狮行的进展。

    霍英当然报喜不报忧。

    陈娇安静地听着,饭后,陈娇让凛哥儿去院子里玩,她取出三十两银子,要还给霍英。

    霍英脸一沉,坚决不肯收。

    陈娇早有他会拒绝的准备,无奈地提议道:“那这样如何,这三十两算是我入的份子钱,将来狮行赚钱了,你每年给我一半的分红。”

    搬出贺家后,陈娇就想过如何营生,但她一个有通奸之名的被休女人,无论开什么铺子,只要别人知道铺子是她开的,百姓们别说会去光顾生意了,不拿臭鸡蛋烂叶子砸铺子陈娇都要念声菩萨保佑。

    所以,陈娇就想到了入股霍英狮行的办法。

    霍英在江城有狮王的美名,人们对男人容易宽容多了,陈娇相信霍英的狮行会越开越好。

    霍英确实缺钱,兼之陈娇循循善诱,他就收下了这笔钱。

    “你,还有别的事吗?”

    看着地面,霍英低声问,堂屋就他们两人,他总觉得不自在。

    陈娇有,离开座椅,她让霍英站起来,再转过去背朝她。

    霍英一脸糊涂,人转过去了,歪着脑袋疑惑地看着她。

    陈娇被他看红了脸,垂眸道:“脑袋也转过去,不许回头。”

    霍英被她脸红的娇态弄得心慌意乱,她不说他也不敢看了,身体僵硬地站在那儿,浑身紧张。

    陈娇走到他身后,拿出软尺替他量尺寸,手指与软尺都虚虚地贴着霍英的肩膀,没有挨着。

    霍英好像明白她要做什么了。

    陈娇同时解释道:“我要给凛哥儿做衣裳,顺便也给你做一身。”

    霍英喉头滚动,笨拙地道:“不用麻烦了,外面有成衣铺子,卖的也不贵。”

    说完,男人就想走。

    陈娇眼疾手快,小手抓住他背后的衣衫,她羞答答的一拉能有多大力气,但霍英感受到她的阻拦,本能地重新站稳,衣衫里面的强健身体,瞬间冒出一层汗。

    “别动。”陈娇小声嗔了一句。

    霍英不敢动了。

    肩膀手臂都好量,量腰时,陈娇红着脸上前一步,一只小手绕到了霍英前面。

    霍英屏气凝神,脸绷得不能更紧了。

    量完腰,就剩腿了。

    陈娇蹲下去,刚要将软尺贴上他的腿,霍英再也受不了,突然转过来,抢走陈娇手里的软尺,避开几步飞快自己量腿,然后一边将尺寸报给陈娇,一边逃跑般冲出了堂屋。

    陈娇还保持蹲着的姿势,本来挺难为情的,但看出霍英比她还紧张,陈娇就笑了。

    这晚陈娇睡得很香。

    霍英却翻来覆去睡不着,堂屋小女人为他量尺寸的亲密举止,一次又一次地在脑海重放。

    是,是他想的那个意思吗,还是,她只是心地善良,看他没有衣裳可怜可怜他?

    霍英翻了个身。

    第二天早上,霍英特意早起,交代石榴不用做他的饭,而且他晚上会在赵虎那边吃完再回来,便匆匆离开了。

    陈娇知道,这男人脸皮薄,短时间八成都不敢见她了。

    陈娇也不急,待在房里给他做衣裳,他躲着,衣裳做好了,她主动去找他。

    两人各忙各的,一直跟着霍英的小厮在观察两天后,去向贺锦荣回命了。

    “二爷,我在墙外听到三少爷的声音了,太太肯定也住在那里。”

    贺锦荣攥紧了拳头,他惦记了陈娇那么久,居然让霍英一个愣头小子捷足先登,占了便宜!

    不过,反正陈娇早就不是清白身了,只要能吃到,他管霍英有没有吃过!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