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快穿之娇妻 63.063

时间:2018-07-26作者:笑佳人

    陈娇衣服快做好的时候, 家里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贺明珠。

    贺明珠一直对陈娇敌意满满,陈娇自觉小姑娘与她没有话说, 就对石榴道:“你去告诉她,就说霍英白日都在赵家, 她想找霍英,去那边找吧。”

    石榴去回复, 过了会儿又折回来,道:“姑娘, 贺姑娘说她要见你。”

    陈娇缝衣的动作一顿,看看窗外,她放下手里的男人袍子,去堂屋见客。

    贺明珠没有落座, 站着等陈娇,再次看到陈娇,贺明珠毫不客气地上下打量一番,见陈娇脸色反而比在贺家时还要红润,贺明珠就更气了,当着石榴的面就教训起陈娇来:“霍英收留你,是他心善,可你一个女人, 明知外面谣言四起还赖在他身边, 你就没有一点羞耻心吗?”

    贺明珠喜欢霍英, 陈娇只是与霍英有谣言她都受不了, 知道两人天天住在一起后,贺明珠更是坐立不安。她无数次问李叔霍英的宅子在哪儿,李叔不肯告诉她,昨日贺明珠才从丫鬟口中得知霍英的住处,今天便气势冲冲地赶来了。

    陈娇不太理解贺明珠的怒气从何而来。

    她气定神闲地走到主位上坐下,看着贺明珠问:“你来找我,就是为了教训我?”

    陈娇越平静贺明珠就越生气,为了掩饰自己对霍英的心,她鄙夷地道:“我是替我父亲教训你。”

    陈娇淡淡道:“你们贺家人早已将我逐出家门,现在我不是贺家妇,便是我死了九泉之下见到你父亲,也只是陌路人,他都没资格教训我,你算什么?”

    贺明珠万万没料到陈娇会如此轻描淡写地提及亡父,她想反驳,偏偏陈娇确实已经拿了休书。

    胸口起伏,贺明珠恨恨地道:“霍英帮过你,你但凡有点良心,都不该继续拖累他。”

    陈娇好奇问:“我拖累不拖累他,与你何干?”

    贺明珠气结:“你,你……”

    陈娇隐约猜到了几分,无意与贺明珠浪费唇舌,陈娇示意石榴送客。

    贺明珠眼睛一瞪,吓退石榴后,她冷声对陈娇道:“这是霍英的宅子,你凭什么赶我?”

    她要这么说,陈娇也没办法,起身道:“好,那你继续留在这里,我还有事,恕不奉陪。”

    贺明珠还真就坐下了。

    陈娇一点都不生气,还挺期待霍英回来时,他会怎么对待贺明珠。

    虽然这么想,但当陈娇重新拿起针线,她却不受控制地走神了。

    贺明珠没有她美,但也是个美人胚子,与霍英亦算得上青梅竹马,以前两人有兄妹的关系,现在霍英不再是贺家的养子,他与贺明珠自然没了那层羁绊。贺明珠如此痴心霍英,霍英心里是怎么想的?

    陈娇咬了咬唇,她喜欢霍英,可霍英未必会喜欢她这个带着孩子的前养继母。

    走了会儿神,陈娇低头,一点一点将最后一只衣袖缝好了。

    黄昏时分,要摆饭了,贺明珠还没走。

    这几晚霍英都是在外面吃的,陈娇与凛哥儿也不等他,晚饭摆上来,陈娇看眼椅子上倔强地望着门外的贺明珠,好笑道:“我让丫鬟给你添双筷子?”

    贺明珠一动不动,也不说话。

    小姑娘不领情,陈娇就不管她了,倒是凛哥儿,吃了几口饭后,关心地问:“姐姐,你饿不饿?”

    贺明珠还是不理会。

    陈娇笑着对儿子道:“姐姐不饿,凛哥儿自己吃吧。”

    凛哥儿“哦”了声,一会儿专心吃饭,一会儿瞅瞅贺明珠,不懂大人间发生了什么。

    饭后,陈娇先把凛哥儿哄睡着了,哄完走出内室,忽听院子里传来了贺明珠委屈无比的声音:“大哥。”

    “你怎么在这儿?”那是霍英的声音。

    陈娇偷偷凑到窗前,戳了一个窟窿往外看。

    霍英与贺明珠面对面站在院子中间,霍英比贺明珠高,所以陈娇都能看见霍英的脸。

    “你怎么来了?”霍英看眼上房,又问贺明珠,语气带着不悦。

    贺明珠仰头看他,委屈道:“凭什么她可以住在这儿,我连来都不能来?”

    她声音很高,故意说给陈娇听似的,霍英只觉得烦躁,皱眉道:“胡闹,走,我送你回去。”

    贺明珠只带了一个丫鬟,这么晚了,霍英不得不送。

    贺明珠在这边等了一天,怎么舍得轻易离开,环视一圈宅子,她不高兴的问:“你住在哪儿?”

    “不用你管,走了。”霍英走到贺明珠旁边,推了她胳膊一下。

    贺明珠还想耍赖,霍英厉声喝道:“你还嫌这里不够乱是不是?再不走,我去请贺家族老。”

    贺明珠终于怕了,回头,狠狠地瞪眼上房,她嘟着嘴朝前走去。

    霍英也看了眼上房,才转身跟在了贺明珠身后。

    陈娇看着两人一起离开的背影,心里有点不舒服。

    她知道霍英必须去送,可,漫长的夜路,一男一女的……

    男人送女人,听起来确实很容易发生点什么,陈娇是这么担心的,贺明珠是这么期待的,霍英却只觉得烦。

    “走快点。”霍英实在受不了贺明珠慢吞吞的速度了,不耐烦地催促道。

    贺明珠小声撒娇:“我没吃晚饭,没力气走。”

    霍英无话可说,等贺明珠想跟他说话时,霍英始终沉默。

    他不配合,贺明珠就原地赖着不走了。

    霍英直接让贺明珠的丫鬟先回贺府,请李叔来接她,贺明珠不许丫鬟去,可丫鬟更怕霍英,小跑着离开了。

    碍眼的丫鬟走了,贺明珠干脆拦在霍英面前,酸涩地道:“你说实话,你是不是喜欢她了?”

    霍英沉着脸,道:“你少胡思乱想。”

    贺明珠眼里浮上泪珠,撇着嘴道:“我是不是胡思乱想,你比我清楚,她就是狐媚子,我爹活着时被她勾引娶她回家,现在我爹死了,她又来勾你,你们男人都一样,口口声声要娶端庄贤惠的妻子,其实心里都爱她那样的狐媚子!”

    霍英再也听不下去,转身往回走。

    贺明珠气得追着他,直到跟不上了,距离越来越远,贺明珠才哭着喊道:“霍英,你是我爹我娘一手养大的,你与她纠缠不清,你对得起我爹吗!”

    霍英脚步没有任何停留,迅速转进了旁边一条巷子。

    贺明珠蹲在地上呜呜哭了起来。

    霍英背靠墙壁,闭上了眼睛。

    他一直站在这里,直到听见李叔的声音,直到李叔将贺明珠带走,霍英才心情沉重地原路返回。

    石榴帮他开了门,落拴后,石榴瞅瞅堂屋,低声道:“公子,姑娘一直在等你。”说完,石榴低头跑了,去了下人房。

    霍英意外地看向堂屋,屋里点着灯,屋门是关着的。

    她在等他。

    霍英下意识地往堂屋走去,走了几步,霍英又停了下来,转身,然后又顿住。

    犹犹豫豫,霍英最终还是靠近了堂屋,已经很晚了,她等了这么久,或许有要事。

    霍英轻轻推开了门。

    堂屋里点着灯,灯光昏黄,有种令人心安的温暖。

    霍英的视线,落在了桌旁的小女人身上。她两条胳膊搭在桌面,面朝他闭着眼睛,仿佛打盹儿睡着了。她的胳膊下,似乎压着一件衣裳。

    霍英定在了原地。

    灯光下,她睡颜娇美,真的很美,让人忍不住想去怜惜,抱她回房。

    霍英终于意识到了危险。

    曾经的陈娇也很美,但他从未觉得她美过,更不会想什么怜惜,为何现在就变了?

    赵虎的揶揄,自己的尴尬与贺明珠的哭声质疑,一起浮上了心头。

    对得起养父吗?

    霍英垂眸,左腿朝后迈去。

    “霍英?”前面突然传来熟悉的声音,很轻很轻,像羽毛落在他心头。

    霍英抬眼。

    陈娇惊喜地看着他:“回来了?我等你好久了。”

    她是那样高兴,霍英竟不忍害她的笑容消失。

    “我,我去送明珠了。”霍英移开视线,替贺明珠道歉:“她不懂事,是不是惹您生气了?”

    陈娇注意到了霍英的称呼,“您”,看似敬重,实则在刻意拉开距离。

    “还好,也没说什么。”陈娇站了起来,抱起桌子上的长袍走向他,“衣裳做好了,你试试吧,哪里不合适我再改改。”

    霍英不想试,不敢试,不敢继续接受她的好。

    “太太的好意我心领了,只是这不合规矩,时候不早,太太快去休息罢。”霍英看着她托着衣服的手,神色生疏,声音亦冷。

    陈娇的手,难以察觉地抖了抖。

    霍英明明都默许她量尺寸了,为何突然又不要她做的袍子了?是不是贺明珠说了什么?

    难道,霍英真的喜欢贺明珠?

    陈娇喜欢霍英,她可以主动去对他好,但,如果霍英另有心上人,陈娇再喜欢他,都不会强求。

    “你,你喜欢明珠?”

    大概是他去的太久,她等了太久,陈娇心里也憋着一股子酸,现在酸味儿更浓,她不要再猜来猜去,干脆问清楚。

    霍英疑惑地看了她一眼,马上又移开,皱眉问:“为何这么问?”

    陈娇笑,看着手里的袍子道:“你若喜欢她,我,我就不喜欢你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