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快穿之娇妻 64.064

时间:2018-07-26作者:笑佳人

    你若喜欢她, 我就不喜欢你了。

    陈娇自然而然地说出了这句话。

    她也真是这么想的, 只要霍英承认他喜欢贺明珠,陈娇就搬出去, 另觅良缘。

    而霍英在听清这句话的时候,心跳先是一停, 随即急促地跳了起来,前所未有的快。

    这, 怎么可能?

    霍英僵硬地抬起头,眼里是疑惑是不敢相信, 然后,他看见对面的小女人也朝他看来了,白嫩如梨花似的柔美脸蛋上,泪珠倏然滚落, 她轻轻地抿着嘴,梨花带雨的样子又可怜,又带着几分倔强。

    霍英脑海里突然一片空白。

    他见过贺明珠哭,贺明珠哭闹,他只觉得烦,现在陈娇只是静静地掉两行泪,没有骂他或抱怨他什么,霍英竟觉得自己十恶不赦, 害她哭了, 就像在码头上的时候, 陈娇一哭, 他就乱了心神,本能地她让他做什么,他就乖乖地听话。

    “我,我一直都把她当妹妹。”不敢再看她,霍英侧身道,他没有想自己这样回答会有什么后果,他只是实话实说。

    “当真只是妹妹?”

    情绪变得比理智更快,陈娇低下头,掩饰想要上翘的嘴角,却又轻轻问了一句。

    霍英:“嗯。”

    陈娇偷偷看他,继续问:“你们青梅竹马,她有美貌有家世,对你痴心一片,你为何不喜欢?”

    霍英皱了下眉,不喜欢就是不喜欢,跟那些条件有什么关系?有美貌有家世的小姐那么多,难道他见到一个就要喜欢一个吗?

    “我不知道。”他有些烦躁了,“反正我对明珠从未动过那种念头。”

    那我呢?你对我有没有动过那种念头?

    陈娇很想问,可她到底还没大胆到那个地步。

    “这件袍子,我缝了很久,你试试吧?”陈娇抱着衣服,轻步朝他走去。

    她靠近,霍英马上便后退,背对她道:“太太,这不合规矩。”

    陈娇看着他的背影,低声问:“不合什么规矩?”

    霍英面对黑漆漆的院子,胸口越堵,声音越寒,更像是提醒自己:“虽然你我现在都离开了贺家,但父亲对我有养育之恩,他永远是我的父亲,凛哥儿也将永远是我的弟弟,我会照顾凛哥儿,也会敬您如母。”

    陈娇抿唇,谁要他当儿子?

    不过,陈娇不信霍英,他真把她当母亲,当初怎么会将原身扔到湖里,怎么会与她针锋相对,又怎么会半夜在她闺房与她私会,又不顾贺明珠的反对与她同住一座宅子?

    陈娇不信霍英对她的各种维护与照顾,都是出自他对养父遗孀的敬重。

    有些东西,没有证据,但陈娇感觉的到。

    时日太短,她再等等吧,不能奢望一蹴而就。

    收拾好心情,陈娇笑了,顺着霍英的话道:“你说了这么一大串,到底想讲什么?你把我当母亲,那我也把你当晚辈,当长辈的看晚辈的衣服破了,给你做件衣袍,有何不对吗?”

    霍英却也不信她,刚刚她还说什么他喜欢贺明珠,她就不喜欢他了。

    像是知道他的心思,陈娇走到霍英旁边,看着他写满复杂的俊朗脸庞道:“明珠处处找我麻烦,你若喜欢她跟她一条心地恨我,我当然不会再把你当晚辈喜欢。”

    霍英眉峰上扬,诧异地看向她,她的喜欢,原来是这个意思?

    当然不是,可陈娇就欺负他正派欺负他傻,吃准了霍英不会与她揪字眼。

    “试试吧,为了缝这袍子,我手都扎流血了。”陈娇嗔了他一眼,然后抖搂开衣袍,递给霍英。

    霍英所有的疑惑不解惊愕都被她那轻飘飘的一眼给嗔飞了。

    人在面前,衣裳也递了过来,霍英再也无法拒绝。

    拒绝什么?人家把他当晚辈,根本不是他与赵虎误会的那个意思。

    霍英呆呆地将新袍子套在了身上。

    陈娇围着他转了一圈,觉得腰身还可以再改瘦点。

    让霍英将衣服脱下来,陈娇毫不留恋地道:“行了,你去睡吧,以后早点回来,我怕贺明珠又来找我麻烦。”

    霍英仍然浑浑噩噩的,直到身后的门板被人关上,霍英都没弄明白刚刚发生了什么。

    一会儿让凛哥儿喊他叔叔,一会儿又说把他当晚辈喜欢,到底哪句话是真的?

    这一晚,霍英再次失眠了。

    霍英的狮行开起来了,他与陈娇同住一个宅子的消息也传了出去,有人趁天黑往宅门口泼粪扔烂菜叶子。

    三个丫鬟很生气,陈娇在宅子里待着,眼不见心不烦,她就不信了,这些无关看客能一直骂下去。凛哥儿不懂为何有人要欺负他与娘亲,陈娇耐心地给男娃娃讲道理:“贺家有坏人,坏人冤枉娘那时候喜欢霍叔叔,就把娘赶了出来。”

    凛哥儿懵懂道:“为什么娘喜欢霍叔叔就要被赶出来?”

    陈娇道:“因为当时娘是贺家的媳妇,霍叔叔是贺家的养子,我不应该喜欢他。”

    凛哥儿有点懂了,歪着脑袋问:“那娘现在可以喜欢霍叔叔了吗?”

    陈娇笑,问男娃娃:“凛哥儿想让娘喜欢他吗?”

    凛哥儿点头:“我喜欢霍叔叔,我想娘也喜欢霍叔叔。”

    陈娇忍俊不禁,小孩子根本不懂她喜欢霍英意味着什么呢。

    鉴于霍英太过君子,陈娇没有再特别地做些什么,年关将至,家家户户喜事多,狮行也开始忙碌起来。

    这天傍晚,饭桌上,霍英对陈娇道:“大安镇有位员外过寿,明早我们过去,傍晚再回来。”

    陈娇问:“大安镇在哪儿?”

    霍英道:“从城东门出,走十五里地吧。”

    陈娇点点头。

    “霍叔叔,我也想跟你去。”凛哥儿捧着碗,期待地道,他已经很久没有出门了。

    霍英为难地看向陈娇。

    陈娇哄儿子:“霍叔叔很忙,等霍叔叔回来,让他带你去狮行玩。”

    凛哥儿低下头,不高兴。

    霍英不知道该怎么办,他去人家寿宴上舞狮,真的没有时间看孩子,交给别人他又不放心。

    陈娇递给他一个“不用理会”的眼神。

    霍英做不到,吃完饭,霍英去柴房挑了六根圆木,然后钉在了后院,这就成了一个简单的梅花桩。

    霍英站在地上,扶着凛哥儿,教他走桩子。

    凛哥儿这年纪的男娃就是贪玩,舞狮也好,踩梅花桩也好,有人陪他玩他就开心了,小手放在霍英手里,男娃娃兴奋地迈着腿,跨来跨去的笑个不停。

    男娃娃走不动了,霍英将凛哥儿扛到肩上,然后他就把凛哥儿当狮头般扛着跳上梅花桩,沿着六根柱子灵活地跳了起来。凛哥儿兴奋极了,啊啊叫唤,陈娇循声找来,恰好看见霍英跳到最边上的两根柱子上,男人猛地往前弯腰,上半身几乎与地面持平,凛哥儿抱着他脑袋,仿佛下一刻就要被霍英甩出去似的,或者一大一小一起掉下来!

    陈娇捂住了嘴。

    但霍英在半空悬了一会儿,又竹子般弹了回去,腰力惊人!

    陈娇一口气终于又喘了上来。

    “娘也来玩!”凛哥儿看到娘亲,高兴地叫道。

    霍英回头,看到陈娇,他马上跳到了地上。

    凛哥儿颠颠地跑过来,拽着陈娇的手将她拉到梅花桩前,指着柱子道:“娘站上去,我扶你。”

    柱子有陈娇小腿高,陈娇可不敢。

    “娘试试!”凛哥儿非要娘亲也像他那么开心。

    陈娇无奈,一手提着裙摆,一手叫凛哥儿扶着,小心翼翼地将一只脚放到了一根柱子上。

    双脚都踩到柱子上才是最难的一步。

    陈娇害怕,但,余光扫眼身后的男人,陈娇相信,霍英不会让她摔了。

    就着凛哥儿一点力,陈娇颤巍巍地站到了两根柱子上。柱子圆圆的,还没有掌心大,陈娇双腿抖个不停,凛哥儿还傻傻地鼓励娘亲往前走,陈娇不动,凛哥儿着急地往前拉,陈娇一下子失去平衡,朝前栽去。

    人影一闪,霍英及时赶到了陈娇面前。

    陈娇本能地撑住了他肩膀。

    她慌乱地抬起头,霍英俊美的脸与她相隔不足一掌。

    “不早了,太太回房歇息吧。”霍英垂眸说。他眼睛看不见,却能感受到迎面扑来的女子如兰气息。

    陈娇脸颊发烫,狼狈地跳到地上,手也离开了霍英肩膀。

    她逃得太快,因此没发现霍英的耳根不知何时、不知为何红了。

    霍英又陪凛哥儿玩了会儿,才去睡下。

    第二天一早,霍英就去狮行了,他与赵虎,带着四个伙计一起去了大安镇。

    快到晌午,一个穿狮行舞狮服的壮汉突然敲响宅门,石榴来开门,那壮汉满头大汗地道:“不好了,我们舞狮时不小心撞了一个看热闹的孩子,那孩子昏迷不醒,他家人喊了一帮子村人将师傅围了起来,叫我回来拿钱去赎!”

    石榴赶紧去知会陈娇。

    陈娇心里一惊,她没见过霍英狮行的伙计,但她见过狮行的舞狮服,衣裳对的上,大安镇什么的也都对的上,再加上太担心霍英,陈娇就没有怀疑什么,得知霍英、赵虎几人只是被村人所围并没有受伤,陈娇稍微放心,然后让吉祥照顾凛哥儿,陈娇带上银子,与石榴一同跟着狮行伙计去大安镇赎人了。

    东城门外有些专门拉人的骡车,陈娇雇了一辆。

    骡车走出两三里地后,突然停了下来。

    石榴疑惑地挑开门帘,却见那狮行伙计将匕首抵在车夫腰间,正威胁车夫下车。

    车夫贪生怕死,哆哆嗦嗦地就跳了下去。

    狮行伙计回头,狞笑着看着车内的陈娇。

    陈娇这才意识到自己中了计,她努力保持镇定,对假冒狮行伙计的歹人道:“你是贺锦荣派来的?他给你多少钱,只要你放了我,我双倍给你。”

    男人慢慢站了起来,从怀里掏出一条巾子,看着陈娇道:“做人要讲信用,小娘子,得罪了。”

    陈娇脸色发白,石榴勇敢地冲了出去,却被男人一巴掌扇在脸上,直接给扇晕了。

    陈娇刚想抽出发簪自卫,男人已经冲了上来,一手攥住陈娇,一手抓着帕子狠狠捂住她嘴。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