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快穿之娇妻 69.第三世完

时间:2018-07-26作者:笑佳人

    贺锦荣死了。

    二太太郭氏母子自然悲痛欲绝, 但对憾失“狮王”美名的贺家族老们而言,他们更难接受的是贺锦荣一死,贺家族人再没有能挑起“狮王”大梁的人。贺威是他这一代小辈儿里最有舞狮天分的少年, 可贺威还小,至少也要等十七八岁才能参赛。

    雪上加霜,贺家狮行的生意也随着霍英、贺锦荣的离开, 丢了大半,那些老主顾们纷纷去“新狮王”王家请狮了。

    短短一个月, 贺家这边就冷清了下来。

    贺家族老们着急了, 当又一个老主顾离开后, 这群年过半百的老头子们终于想到了霍英。重新招霍英回来,霍英娶了被他们休出门的陈娇,传出去老头子们面子都不好看, 可是不招霍英,老头子们教不出新的狮王, 在同行面前也抬不起头。

    左右权衡,贺太公开口了,垂着眼帘道:“让威哥儿去跟霍英谈谈罢。”

    归根结底,贺家狮行的前程最重要。

    贺威当然希望霍英回来。

    霍英却另有思量,无论真相如何,江城百姓都认定了他与陈娇早在贺家时就有了私情,他现在回贺家, 虽然可以帮贺家多拿几次狮王, 但贺家与威哥儿的脸面都不好看, 这绝不是霍英想要的结果。

    “让赵虎他们过去吧,凭赵虎的本事,明年也有希望争夺狮王。”霍英沉思过后,对贺威道。

    贺威惊愕:“那你呢?你的狮行不开了?”

    霍英摸摸袖口处的绣纹,想象陈娇低头一针一线细细缝的温柔样子,他笑了,看着贺威道:“江城再也容不下我们,我早有搬家之念了,只是放心不下你。威哥儿,现在他死了,有李叔保护、教导你,我很放心,是时候离开了。”

    江城百姓最容不下的是陈娇,霍英不想自己的女人碍于流言蜚语日日困于后宅不敢出门,不想凛哥儿被人指指点点,他要带着陈娇娘俩北上,到了新的地方再重开狮行,东山再起。

    听完霍英的理由,贺威虽然非常不舍,可少年郎明白,这是对继母对三弟最好的选择。

    四月中旬,霍英、陈娇带着凛哥儿坐马车驶出了江城,同行的还有两个年轻的狮行伙计,都是霍英半年前新收的徒弟,一心要跟着师父走遍天下。

    六月里,五人抵达冀州平城,亦是百姓崇尚舞狮的一处胜地。

    恰逢平城一富户要挑选九支狮队为其九十岁的老母做寿,霍英听闻,立即买来竹篾、红布要做狮头、狮身。他想利用这次机会在平城扬名,然后顺利地把狮行开起来。

    男人充满了野心,霍英扎狮头的时候,陈娇托着下巴坐在旁边,默默地看着他。

    “在看什么?”霍英抬头,对上她含情脉脉的目光,他有点脸红。

    陈娇就觉得,霍英与她见过的所有男人都不一样,韩岳也好、虞敬尧也要,朴实或奸诈,那两人身上都带着俗世气息,只有霍英,他一身的英气,虽然舞狮在勋贵眼中也是低贱营生,可陈娇眼中的霍英,是个正气凛然的英雄。

    “我想看你舞狮。”陈娇轻轻地道,语气里充满了霍英无法理解的留恋。

    “后天就比赛了。”霍英拍拍手里的狮头,胜券在握地道,她想看,他也想夺了魁首给她看。

    陈娇嘟嘴:“我今天就想看。”

    霍英拿她的撒娇没办法,用最快的速度扎好狮头缝好狮尾,然后他与两个徒弟一起在院子里扎了四排半人高的梅花桩。

    东西准备齐全了,一个徒弟敲鼓,霍英与更擅长舞狮的大徒弟披上狮袍,跳上了梅花桩。

    陈娇抱着凛哥儿坐在梅花桩前面,做唯二的看客。

    霍英本来准备了另一段狮舞,但,抬头,看到前面柔柔朝他笑的陈娇,霍英突然变卦,吩咐敲鼓的徒弟道:“换成迎亲!”

    徒弟懂了,鼓点一变,比刚刚少了比赛的紧张,却多了迎亲的喜悦。

    霍英最后看眼陈娇,随即放下狮头,带着徒弟一起动了起来。

    红色的雄狮在梅花桩上跳跃,仿佛对面有一只雌狮,雄狮先是大胆地扑过去,试图用武力让雌狮臣服,那无形的雌狮似乎非常厉害,反而将雄狮掀了跟头。雄狮狼狈地后退,停下来后,雄狮绿色的大眼睛飞快地扑闪着,好像在思索如何让雌狮答应,然后,雄狮去狩猎了,扑抓嘶咬,再叼着猎物,哈巴狗似的朝梅花桩下扑了过去。

    梅花桩下没有雌狮,只有一个叫陈娇的小女人。

    巨大的狮头凑到凛哥儿面前,看似在逗弄笑个不停的凛哥儿,狮头底下,霍英眼里只有陈娇。

    陈娇抱着凛哥儿,美丽的桃花眼中,全是霍英的样子。

    夜幕降临,成功娶到“雌狮”的霍英,抱起陈娇大步朝内室走去。

    这一晚,不是霍英缠着陈娇,而是陈娇抱着他不肯松手。

    “娇娇,怎么了?”时间长了,霍英终于意识到了不对,拨开她凌乱的长发,霍英抬起陈娇下巴,果然在她脸上看到了泪。

    “我弄疼你了?”霍英惶恐地问。

    陈娇摇头,一边摇眼泪一边往下掉。

    霍英很慌,捧住她脸问:“那你为何哭?”

    陈娇努力止住泪,擦擦脸,她依依不舍地看着对面的男人:“霍英,你相信前生今世吗?”

    霍英从未想过这个问题,试探着问:“你信?”

    陈娇点头,抱紧他的脖子埋在他肩膀,哽咽道:“我想下辈子还遇见你。”

    霍英笑,低头亲她的肩膀,哄道:“会的,咱们这世是夫妻,下辈子还会做夫妻。”

    陈娇听了,眼泪又下来了,因为她知道,下辈子她遇见的,一定不是霍英了。

    “我想给你生孩子。”陈娇哭着说。

    霍英失笑,怜惜地道:“明晚再生,我怕你受不了。”

    陈娇赌气,不高兴的道:“我就要今晚生。”

    霍英心想,今晚就今晚,反正他有的是力气。

    亲干小女人脸上的泪,霍英再次压着她倒了下去。

    ……

    陈娇不想睡觉,不想看不见霍英,可一夜荒唐,她太累了,累到霍英都舍不得再陪她胡闹。

    “睡吧。”指腹擦过她眼角,霍英柔声道。

    陈娇眼皮越来越重,终于还是闭上了,口中发出喃喃的声音:“你别走……”

    她傻傻的,霍英轻轻亲了亲她红红的唇。

    他不会走,他守着她哪都不去。

    睡着的陈娇,仿佛也听到了他的心声,甜甜地笑了。

    “陈娇,陈娇……”

    有人在喊她,那声音慈悲而熟悉,可陈娇不想听,她拉起被子,将脑袋遮了起来。

    菩萨:……

    真睡还是假睡啊?

    “陈娇。”菩萨再次唤道,手轻轻一抬,陈娇身上的被子便落到了旁边。

    陈娇背对着菩萨,她狠狠地抹了几把眼睛,这才坐了起来,耷拉着脑袋。

    菩萨知道她在哭,早已参透男女之情的菩萨,没有试图安慰这个人间痴儿,直接将玉净瓶的水珠点在了陈娇眉心。

    陈娇面前,立即出现了她没能细细感受的余生。

    霍英的狮行顺顺利利开起来了,她也先后为霍英生了两只小狮子。凛哥儿想学武,但他不是习武的料子,一气之下去读书了,反而在科举一途顺顺利利。两只小狮子相差两岁,虎头虎脑的,霍英亲自教导儿子,小哥俩很快长成了少年郎,十七岁兄弟俩第一次参赛,就一举夺魁。

    小狮子长大了,霍英这头雄狮也老了,偏偏他还不服老,依然在梅花桩上上蹿下跳的,陈娇就坐在房檐下,一边给孙子们做衣裳,一边看老狮子调教小小狮子。

    视线越来越模糊,最后陈娇都看不清霍英的脸了。

    “菩萨,我……”

    画面结束,陈娇很想问,她可不可以一直留在这第三世,可问题出口之前,她已经知道了答案。

    “其实他与韩岳、虞敬尧,没什么不同。”菩萨体贴地安抚道。

    陈娇不信,三个人明明都是不一样的,尽管最后他们都对她很好。

    “如果,你觉得辛苦,我这里有忘泉水,可以抹去你每一世的记忆。”菩萨慈悲地道,说完,三滴泉水静静地飘出了玉净瓶,缓缓来到了陈娇面前。

    陈娇呆呆地看着这三滴泉水,韩岳、虞敬尧、霍英的脸,相继浮现在面前。

    要忘记吗?

    为何要忘记?他们都对她很好很好,尽管分开了,可他们是她的前生,陈娇难受是因为不舍,而不是因为觉得辛苦。

    她一点都不辛苦,她很感激菩萨给了她回去的机会,很感激遇到过那样三个男人。

    莫名地,陈娇的心平静了下来。

    她笑着朝菩萨摇摇头,道:“这三滴泉水,还是留给需要它们的人吧。”

    菩萨懂了,收回三滴忘泉水,菩萨按例问道:“现在,可否进入第四世?”

    陈娇闭上眼睛,点点头。

    幽幽的皇宫内院消失了,陈娇再次坠入了星河。

    这一次,她飘了很久很久,久到陈娇以为她要一直飘下去的时候,她终于开始降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