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快穿之娇妻 70.070

时间:2018-07-26作者:笑佳人

    “姑娘你看, 真的下雪了!”

    马车走在前往凉州城的官道上,车夫提醒里面的娇客下雪了,丫鬟红杏挑起窗帘一看, 天空果然有雪花静静地落了下来。红杏与主子都是土生土长的苏州人,很少看到雪,尤其是这种大朵大朵的雪花。

    “姑娘你来看啊。”得不到回应, 红杏回头,却见她的姑娘裹着斗篷靠在车厢角落, 长长的睫毛垂下来, 衬得那小脸跟白玉似的, 精致得不像真人,更像捏出来的最漂亮的瓷娃。

    既然姑娘在睡觉,红杏就自己赏雪了, 不再出声打扰。

    其实陈娇醒着,她只是对雪没有兴趣, 或者说,她现在对什么都提不起劲儿,反正这身子才十二岁,离嫁人还远,陈娇不着急考虑自己的婚事,她也不想马上找个男人嫁了。珠玉在前,陈娇越来越不想勉强自己。

    也许菩萨也看出来了, 所以多给了她一些时间。

    晌午时分, 三辆马车停在了一处驿站前。

    得知车里坐着的是平西侯府的二爷, 驿丞亲自出来迎接了。

    陆二爷是文官,温文尔雅礼贤下士,对驿丞很客气,寒暄过后,陆二爷走到第二辆马车前,柔声道:“娇娇,出来吧。”

    陈娇已经准备好了,红杏挑着车帘,她低头跨了出去。

    十二岁的小姑娘,因为舟车劳顿,脸蛋呈现出一种憔悴的苍白色,楚楚可怜的模样更叫人心疼。陆二爷看着外甥女酷似亲妹妹的容貌,心里越发怜惜了,亲自托住外甥女的小手,将人扶了下来,陈娇落地时,他还替外甥女理了理斗篷,怕雪花落进去。

    “多谢舅舅。”陈娇轻声道。

    陆二爷笑了笑,陪外甥女去客房休息了。

    用过午饭后,一行人继续出发了,准备在天黑前抵达凉州城。

    中间的马车里,陈娇捧着手炉,默默思量她的第四世。

    那就要从平西侯府说起了。

    平西侯府一共三位爷,除了继承爵位的侯爷是嫡子,陆二爷、陆三爷都是庶出,陈娇的庶女母亲便是陆二爷的亲妹妹,兄妹俩感情特别深,但兄妹俩的脾气就差远了。陆二爷一心读书,靠自己捞了一个文官,陈娇母亲虽为庶女,却心比天高,仗着自己容貌美艳便想高攀某位来侯府做客的贵人,结果贵人不吃她这套,陈娇母亲白忙一场,丢了自己的脸,也丢了侯府的脸,最后被匆匆许配给一位举人了,也就是陈娇的父亲。

    陈娇的父亲很有才学,高中进士后被调到苏州做官。陈娇母亲背井离乡,再加上一直觉得自己低嫁了,抑郁不得志,生下陈娇不久就死了。陈父没有伤心,趁机娶了当时上峰的女儿,从此左右逢源,一路升到了苏州知府。

    陈父还想再升,就将主意打到了才十二岁的女儿陈娇身上。陈娇完全继承了生母的美貌,而且有过之而无不及,听说皇上身边的大太监颇喜童女,陈父觉得女儿娇娇小小的也能算童女,便筹谋年底进京时带上陈娇一起去。

    原身还算机灵,得知父亲有这等主意,赶紧给凉州的亲舅舅写了一封信。陆二爷收到信,勃然大怒,与兄长平西侯商议后,陆二爷便带着二十个身强体壮的侯府家兵,亲自去苏州接外甥女了。

    平西侯手握二十万大军,乃皇帝最信任的武将,陈父敢偷偷地盘算女儿,如今陆二爷气势汹汹地找上门,陈父哪还敢继续卖女求荣,乖乖地就把女儿交出来了,往后女儿的婚嫁也全部交由陆二爷做主。

    就这样,原身跟着亲舅舅来了凉州。

    但原身跟她母亲一样,都有个心比天高的毛病。原身真的很美,平西侯府有四位公子,十二岁的江南小美人一到,很快就俘虏了其中三个表哥的心,原身想要梅花,三个表哥争先恐后帮她摘,原身想吃郭记的芙蓉糕,三个表哥连着买来送她。按理说原身随便挑一个嫁了都能过得很不错吧,可原身偏偏想嫁那唯一没有青睐她的大表哥,也就是平西侯府世子陆煜。

    原身想当世子夫人,想当未来的侯夫人,人家陆煜却对她不理不睬,原身年纪越来越大,一着急,她竟想出了用药的下贱法子,最终阴差阳错的,药下在了陆煜亲弟弟二公子陆焕身上,两人未婚苟合。

    原身只能嫁陆焕了,这还是陆焕父亲平西侯给陆二爷面子,不然依照陆焕母亲侯夫人卫氏的意思,原身只配当个姨娘。

    成亲后的原身,居然还惦记着世子陆煜,丈夫陆焕察觉后,一开始还能容忍,等到新婚的甜蜜期过了,陆焕渐渐无法接受妻子的小心思,一连纳了好几房小妾。就在此时,陆煜战死沙场,陆焕成了新的世子,原身仿佛终于发现了丈夫的好,开始与小妾们争宠,可惜陆焕早就被她寒了心,直到寿终正寝,都没有再给原身一丝宠爱。

    想到这里,陈娇发出一声无奈的叹息,第四世的她,当真糊涂,一张美丽的脸确实能帮女人占很多优势,可光靠脸就想让男人对你死心塌地千依百顺,那也是痴人说梦。

    天色变暗前,平西侯府总算到了。

    陈娇只是个小辈,当不起叫长辈们等她,稍后陆二爷带着外甥女去各房转一圈就是了。

    陆二爷先带着外甥女回了二房。

    二夫人与一双子女却是早就等着了。

    “娇娇,这是你舅母。”陆二爷站在外甥女身边,笑着介绍道。

    二夫人是个非常温婉端庄的女子,原身刚来侯府时,二夫人也是很疼原身的,但原身举止轻浮,明明不喜欢亲表哥陆润,却不肯言明,反而始终吊着陆润,陆润身在局中看不清,二夫人看得清啊,久而久之,二夫人自然不喜原身了。

    陈娇可不想步原身的后尘,她目前无心婚事,但她孤零零一个人寄居侯府,亲舅舅亲舅母是她最后的倚仗,她必须打好关系。就算不为了将来考虑,二房夫妻俩都是心善的人,本来就值得她尊敬孝顺的。

    “舅母。”陈娇乖巧地朝二夫人欠了个身,“父亲不慈,承蒙舅舅舅母收留,外甥女给您添麻烦了。”

    小姑娘眉眼可怜,说得又这么懂事,二夫人心里一软,忙将陈娇搂进怀里,怜惜地道:“什么麻烦不麻烦的,娇娇别跟舅母客气,往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你有什么不习惯的,尽管跟舅母说,千万别认生。”

    陈娇点点头。

    二夫人摸摸陈娇的小手,确定没冻着,再指着旁边的一双儿女道:“这是你润表哥,这是你珍表姐,你表姐大你三岁,一直盼着你快点来呢。”

    十六岁的陆润、十五岁的陆珍,一起朝陈娇笑了。

    陈娇亲昵地唤表哥表姐,目光更多落在陆珍脸上,没有多看陆润,只知道陆润是个像陆二爷一样的俊秀公子,一身的书卷气。

    陆润却忍不住地盯着这个小表妹看。

    陈娇要换衣裳,二夫人、陆珍一起陪她去了陆珍的东跨院,往后陈娇就要住在这边的厢房了,表姐妹俩相处起来也方便。

    陈娇去换衣裳了,陆珍小声对母亲道:“娘,表妹的脸好嫩啊,好想捏一捏。”

    二夫人失笑,捏捏女儿的脸道:“你的也嫩啊,不过江南气候湿润,水土养人,肯定不一样的。”

    陆珍羡慕道:“早知道该让父亲调到江南了,咱们一家都搬过去。”

    二夫人想到了太夫人,太夫人一直不待见二房、三房,如果可以,她也想丈夫外放当官,可丈夫哥仨兄弟好,按照侯爷的意思,他与三爷常年征战,家里必须留个男人,这样一来,她们一家是不可能离开了。

    “小心被你祖母听到。”二夫人提醒女儿。

    陆珍叹口气,不提这茬了。

    陈娇换好衣服后,由二夫人娘仨陪着去给太夫人请安了。

    太夫人住在万福堂,三夫人与二夫人向来交好,得到消息,也带着孩子们过来等着了,只有侯夫人卫氏自诩身份尊贵,大雪的天头,就等陈娇主动去正院拜见她。

    太夫人年轻的时候恨老侯爷宠爱妾室,她不喜欢陈娇那位容貌妖媚的亲祖母,不喜欢陈娇心高气傲的美艳亲娘,现在看到继承了前两代冤家所有美貌优点的陈娇,太夫人当然还是不喜欢,态度非常冷淡敷衍。

    陈娇也没打算讨好这位太夫人,尽量维持应有的礼数就够了。

    三夫人没什么值得注意的,十四岁的四公子陆澈在陈娇眼里就是个浓眉大眼的顽皮孩子,倒是他的妹妹陆璎,陈娇多看了两眼。侯府一共三位姑娘,陆璎最小,比陈娇大一岁,大概是原身抢走了亲哥哥原来放在她身上的宠爱吧,陆璎经常与原身对着干,是个不大不小的麻烦。

    “行了,带去正院吧。”太夫人不耐烦地道。

    二夫人行礼告辞。

    陈娇暗暗打起了精神,大房有原身求而不得的世子陆煜,也有夫妻离心的二公子陆焕,兄弟俩,陈娇都不想招惹。

    跟在二夫人身后进了堂屋,陈娇不着痕迹地看向坐在左侧的两个公子。

    离她最近的是二公子陆焕,年方十七,剑眉星目,脸庞微黑,英姿飒爽一看就是习武之人,陈娇看过去的时候,陆焕也看了过来,陈娇马上垂眸,避免了与他目光相遇。

    过了会儿,陈娇再朝世子陆煜看去,这一看,陈娇倒是惊讶了几分。

    陆煜也是习武之人,但十九岁的世子爷,身穿白色暗纹长袍,肤如美玉,眉眼淡漠,冷傲中又带着世家子弟与生俱来的贵气。今日陈娇已经见过了侯府的四位表哥,但论气度,只有陆煜真正当得起“贵公子”这三个字。

    就在陈娇准备收回视线之时,陆煜突然看了过来,目光锐利,快到陈娇来不及回避。

    陈娇一瞬间忘了反应。

    陆煜淡淡扫她一眼,却仿佛他看见的只是一件不值的任何点评的俗物,未露任何情绪。

    待陈娇走到他面前见礼,唤了声“大表哥”时,陆煜也只是淡淡地应了声,疏离又傲慢。

    陈娇心想,原身千方百计要嫁这人,怕不是眼瞎了吧?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