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快穿之娇妻 74.074

时间:2018-07-26作者:笑佳人

    本订阅率≥50%可正常, 不足需要补足,或是多等两天再看哈  第二天早上,陈娇有点不好意思看韩岳,因为昨晚,感觉不太一样,最后那几下,她也有点飘飘然。

    刚想爬起来穿衣服,韩岳突然进来了,吓得陈娇赶紧缩进了被窝。

    “起来吧, 一会儿水凉了。”韩岳手里端着一盆刚烧好的热水,看着被窝里的小女人道。

    陈娇点了点脑袋。

    韩岳先去放洗脸盆, 放好了往外走,目光落到炕头的红被子上,就想起了昨晚的那两刻钟。

    不得不说,娶个媳妇还是挺好的。

    他去做饭了,陈娇起来穿衣, 看到那盆热气腾腾的洗脸水, 对比昨天早上韩岳的所作所为,心情也不错。

    饭后,韩岳提着两坛酒、两只捆在一块儿的活鸡,陪陈娇回门。

    林家在村东,韩家在村西, 一路过去, 要绕半个村子。

    这还是去年的流言蜚语过后, 陈娇第一次在村里抛头露面,陈娇可没经历过这些,她怕被人指指点点,下意识地紧跟着高高大大的丈夫,走在他的影子里。

    “呦,韩岳陪媳妇回门去啊?”有人笑着与韩岳打招呼。

    韩岳大大方方地承认。

    韩家、林家在大旺村的口碑都不错,遇见的大多数村人都很和善,偶尔两个说话难听些,譬如那胡全,知道夫妻俩今日回门,也会经过胡家门口,胡全就早早在门口等着了,待二人走近,胡全故意盯着陈娇看:“哎,林娇你眼圈那么黑,昨晚是不是没睡好?”

    他的眼神色眯眯的,语气也下流。

    陈娇很生气,躲到韩岳另一侧去了。

    韩岳冷眼看着胡全。

    胡全小时候就被同样年少的韩岳揍过,知道逼急了韩岳,这人还会打他,所以嘴上占了点便宜,他也就闭嘴了,只插着袖子靠在门口,伸着脖子瞅陈娇。

    “这种人就没法管吗?”

    走得远了,陈娇气愤地问。

    韩岳奇怪地看她一眼:“你以前不是骂过他很多次?”

    胡全嘴贱,遇见个好看姑娘便要调戏两句,韩岳就撞见过胡全与林娇对骂,胡全说林娇屁股大,林娇就说“你老娘屁股更大,回家看你老娘去”,那小泼妇的样子,与她秀才女儿的身份可一点都不配。

    陈娇知道他说的是林娇,抿抿唇,敷衍道:“骂人不雅,我早改了。”

    韩岳确实更喜欢她现在的脾气,娇气归娇气,不再动不动翻白眼瞪人了。

    但,他笑了笑,道:“有的人,该骂还得骂。”

    陈娇就没骂过人,眼看前面就是林家大门了,她不由面露喜色。

    林伯远、田氏、林遇热情地招待了小两口。

    陈娇在上房坐了会儿,就被田氏找个借口叫到西厢房去了。

    “怎么样,韩岳对你好不好?”关上门,田氏关切地问。

    陈娇想了想,韩岳对她,还算好吧,家里过得那么节俭,那晚还给她夹了一堆肉丝,四口人吃饭,就她碗里有鸡蛋。

    “晚上呢?”田氏又问。

    陈娇脸红了,白天的韩岳,看着挺严肃的,动不动就黑脸,可一到了晚上,他虽然不说话,动作却很热情,尤其是昨晚,黑灯瞎火的,他就像变了个人似的。

    日常相处、夫妻秘事都打听过了,田氏最后问道:“他有把家里的银子交给你管吗?”

    田氏没惦记韩家的银子,但韩岳让不让女儿管钱,这才是最能体现他对女儿好不好的关键。

    陈娇脸上掠过一丝茫然。

    田氏立即懂了,反过来安慰女儿:“没事,娇娇别急,你刚嫁过去,夫妻俩还没熟呢,过阵子他就让你管钱了。”

    陈娇第一次嫁人,没经验,好奇地问母亲:“娘,你跟我爹成亲时,我爹多久让你管钱的?”

    田氏咳了咳,小声道:“我跟你爹不一样,先是你祖母管钱,她死了才轮到我,好在我有嫁妆,不用跟她要。”

    陈娇还是不死心,决定有机会问问红梅,看赵壮对红梅是什么样。如果她连韩岳的银子都管不了,那距离让他死心塌地就更远了。

    谈完这个,陈娇提了春杏的事。

    田氏叹道:“不要就不要,娘就怕你辛苦。”

    陈娇已经认命了,该苦就苦吧,总比失败了回去殉葬强。

    归根结底,她还是更想活下去。

    从娘家回来后,韩岳开始手把手教陈娇做饭。

    农家的饭菜,翻来覆去就那几样,陈娇很快就学会了,当然,她捏出来的包子肯定没有韩岳捏的好看,煮出来的粥也没有韩岳煮的香。韩岳要求不高,确定陈娇能靠她自己做一顿能吃的饭后,他就信守承诺,只要他与二弟韩江在家,就不用陈娇做任何事。

    转眼就到了正月十五,夜里镇上有灯会。

    晌午过后不久,韩江就跟兄嫂打招呼,他晚上去看灯,不用做他的晚饭。

    韩岳知道,二弟肯定去找曹珍珠了,逢年过节有热闹,向来是年轻男女私会的好时候。

    “见面可以,别动手动脚。”二弟临走前,韩岳再次肃容告诫道。

    韩江笑而不语,大哥这是吃到肉了,不懂他们饿汉的饥。

    “走了。”他挥挥手,脚步轻快地去赴约了。

    “你想去吗?”韩岳回屋问陈娇,小姑娘可能都喜欢看灯吧。

    陈娇白日不爱出门,但她在乡下闷了太久,机会合适,她也想出去透透气。

    看着不给她管钱的吝啬的新婚丈夫,陈娇试着问:“你陪我去?”

    韩岳直接道:“那咱们晚饭早点吃,吃完就出发。”

    陈娇高兴了,韩岳做饭时,她对着模糊的铜镜简单地打扮了一番。

    吃完饭,韩岳刷锅,陈娇又回到屋里,从衣柜里将她陪嫁的一条兔子毛的围脖儿找了出来,严严实实的裹在了脖子上。晚上可冷了,陈娇虽然一直都嫌弃这围脖儿没有斗篷漂亮,但也绝不愿意冻了自己。

    韩岳忙完进来,就见小女人站在镜子前左看右看的,看到他才不臭美了。

    “你这样去不冷吗?”

    面对韩岳揶揄的目光,陈娇假意关心他,实则转移话题。

    韩岳笑道:“不冷,走吧,三弟看家。”

    陈娇就朝他走去,走了两步,陈娇忽然又折回去,翻出自己的荷包,塞进袖口。

    韩岳皱了下眉,道:“我带钱了,你别带了,小心丢了。”

    陈娇却听出了另一层意思,这男人虽然没让她管钱,但也愿意给她花钱的。

    她就把荷包重新放回柜子里了。

    日头刚刚要落山,西天一片灿烂的红霞,村里屋舍散落,看起来比国公府封闭的后院要宽阔多了。前往镇子的路上,三三两两的都是要去看灯的村人,像韩岳、陈娇这样的小两口也有几对儿。

    陈娇走得慢,两口子被后来的村人超过了好几次,每当有人路过,无论男女,都要回头看看陈娇。

    陈娇偷偷将围脖儿往上提了提,连鼻子都挡住了,只露出一双漂亮的桃花眼。

    韩岳觉得她这样,很可爱,可爱到他不想去看灯了,只想带她回家,扯下她挡脸的围脖儿,脱了她身上厚厚的棉袄……

    想的正热,旁边的娇小姐突然绊了下,吓得韩岳一把将人拉到了怀里。

    “哎,天还没黑呢,前面干啥呢!”

    夫妻俩才抱上,身后就有村人吹口哨起哄。

    韩岳忙将人松开了,嘴上教训道:“走路小心点。”

    村人还在笑,他却怪她,陈娇不乐意了,一边往旁边走一边嘟囔道:“我又没让你扶。”

    韩岳气笑了,他不扶,这冻得硬邦邦的地娇小姐真摔上去,还不当场掉金疙瘩。

    因为这个小意外,到了镇子上,两人都没有说话。

    小小的镇子挤满了来自周围村落的人,熙熙攘攘还挺热闹。

    人多最容易出事,韩岳主动靠近陈娇,拉住了她手。

    男人的大手比汤婆子还热乎,陈娇这才没躲。

    晚上第一次出门,陈娇想逛不会逛,傻乎乎地站在那儿东看西看,韩岳就带着她沿着主道两侧的摊铺一个一个看过去。

    “小娘子,来盏莲花灯吧?这盏卖的最好了。”摊铺老头热情地邀客。

    陈娇多看了那莲花灯几眼。

    韩岳问:“多少钱?”

    摊铺老头瞅瞅陈娇,笑道:“十文。”

    韩岳冷笑,当他不知道行情?这样一盏灯,五文就能买。

    “旁边也有,咱们过去看看。”拉着陈娇,韩岳声音不高不低地道。

    陈娇当他舍不得钱,围脖儿遮掩的小嘴儿不高兴的撇了撇,什么人啊,十文都舍不得给她花。

    “哎,那边灯不如我的好,这样,我八文卖你了!”

    摊铺老头急忙拦客。

    韩岳懒得讨价还价,停下脚步道:“五文,卖就卖,不卖算了。”

    摊铺老头上下打量他一番,心里十分嫌弃,第一次看见这么吝啬的男人,其他男人带了美貌小姑娘来看灯,哪个不是大手大脚的?

    嫌弃归嫌弃,摊铺老头还是取下一盏莲花灯,递给了陈娇。

    陈娇这才明白韩岳的目的,一下子省了五文钱,她顿时觉得韩岳挺厉害的。

    “那边有卖糖葫芦的,你要吗?”走了一会儿,韩岳问她。

    陈娇抬头,果然看见一个卖糖葫芦的摊子。

    韩岳一看她的眼神就懂了,再拉着她去买糖葫芦,别人挑糖葫芦得仰着脑袋,韩岳个子高,挑起来特别容易。下面的糖葫芦颗粒又小又少,一文钱一串,中间的两文,最上面的糖葫芦最大最好,三文钱。

    “我要这个。”陈娇抬手指了最上面的一串。

    韩岳就觉得,那串的山楂都比娇小姐的嘴大了,她可真贪吃。

    但这次他没讲价,直接掏钱买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