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快穿之娇妻 75.075

时间:2018-07-26作者:笑佳人

    本订阅率≥50%可正常, 不足需要补足, 或是多等两天再看哈  有了银子, 三月初八, 曹家答应了韩江的提亲,因为曹珍珠的肚子等不了,婚期就定在四月底。

    定了亲, 马上也就是春种了,韩家有四亩中等田、四亩自己开垦的下等田, 一半种花生, 一半种苞谷。

    韩岳是个做什么事都会提前计划好的人,春种前,他带着二弟韩江去河边拉了盖房要用的沙土、石头回家来, 要用的木头哥俩也连夜去山上砍齐了。韩岳就打算哥仨齐上阵两天种好地, 忙完地里的活儿,老三继续读书, 他与二弟哥专心盖房。

    往年韩岳、韩江还会去帮有钱老爷家种地,赚点零用, 今年是没那个时间了。

    但就在这个家家都种地的农忙时候,胡氏突然跑过来, 叫准女婿韩江去帮曹家种地, 理由是曹父病了,往年能干活的曹珍珠她不敢使唤, 只剩她与俩年幼的儿子, 不找准女婿帮忙找谁?韩江刚露出一点犹豫, 胡氏马上就说他不去,她继续使唤女儿。

    韩江没辙,板着脸去曹家了,曹家三亩地,都还没耕,韩江少说得在那边忙两天。

    陈娇偷偷地旁观,发现韩江被胡氏叫走后,韩岳那脸都该比炭还黑了。

    从两家说亲起,韩岳脸上就没怎么露出笑过,更甚者,晚上他都没心情来搂她。

    陈娇当然不介意那个,但她看不得韩岳这愁容满面的样,她都觉得累。

    “我也跟你们去地里吧。”陈娇没下过地,但她连农家饭都学会了,去地里做些力所能及的应该没关系。

    韩岳看着她那一身玉豆腐似的细皮嫩肉,道:“我与三弟去就行,你晌午给我们送饭。”

    说完,他就带着老三韩旭出门了。

    陈娇像个农家小媳妇似的,先喂猪再喂鸡,忙完了,陈娇越想越不是滋味儿,锁了门,回娘家去了。

    “你想学种地?”田氏惊讶地问女儿。

    陈娇点点头,撒娇请母亲教她。

    田氏就领着女儿去了自家的地。林家十亩地,都请了短工帮忙,短工们有的耕地,有的播种,农家夫妻们分工明确,媳妇、女儿们主要是帮忙播种,田氏递给女儿一个装了花生种的小盆,细心地指点起来。

    许是刚上手吧,陈娇觉得这活儿一点都不累,种子洒进土里,再轻轻踩上去,挺好玩的。

    “娘,我会了!”

    陈娇开心地道。

    田氏笑:“行,那就去帮韩岳他们哥俩吧,一会儿娘去镇上,给你捎两斤肉,这几天男人们都累,吃好点。”

    娘俩一起回了村,田氏去镇上之前,还将女儿送到了韩家的地头。

    地里面,韩岳、韩江正在埋头犁地,家里没有牛,这会儿也借不到,兄弟俩就一个在前面拉,一个在后面推,先把田垄犁出来。

    “娘,你去忙吧。”哥俩背对着这边,陈娇从放在地头的袋子里舀出一盆花生种,轻声对母亲道。

    “我们娇娇懂事了。”田氏欣慰地拍拍女儿,自去镇上买肉了。

    陈娇默默地点着种,身量娇小的女人,沿着田垄稳稳地走着,她不出声,韩家兄弟哪发现的了。

    一条垄犁到对面的地头,韩江先回头,然后就愣住了。

    韩岳刚把重重的犁调过来,一抬头,就看到了已经位于自家地中央的娇小姐。她穿了一件白衫儿绿裙,头上戴着一顶麦秆编成的旧草帽。她专心地低着头,左手抱着木盆抵在腰间,右手捏了花生种一下一下洒在地里。

    跟别人家的媳妇比,娇小姐点种的速度很慢很慢,细致又秀雅,好像闺秀漫步,可韩岳满心震撼,正月里她连剥花生是为了留种都不知道,现在居然会干活儿了?

    “大哥,嫂子对咱们真好。”韩旭傻笑着道。他知道农家媳妇做这些是应该的,没什么好夸的,可亲眼见识过大嫂的娇气与笨拙,连做饭都是大哥教的,也近距离地见过大嫂娇嫩的脸蛋与万里挑一的美貌,现在大嫂肯下地帮忙,韩旭很感动。

    韩岳却收回视线,淡淡道:“继续吧。”

    兄弟俩摆正犁头,开始犁旁边的一条梗。

    哥俩往北走,陈娇往南,很快就碰头了。

    “大嫂。”韩旭笑着唤道。

    陈娇点点头,桃花眼水盈盈地看向丈夫。

    韩岳扫眼她点过的种,两处种子中间的距离刚刚好,便看着她问:“跟谁学的?”

    陈娇故意显摆道:“我从小就会。”

    草帽底下,娇小姐脸蛋红扑扑的,一双桃花眼漂亮地像夜晚的星星。

    韩岳忽的就笑了,笑得露出两排白牙。

    他已经十来天没笑了,更别提笑得这么灿烂。

    陈娇先是惊讶,然后就被他笑得心虚,眼帘一垂,继续忙自己的。

    韩岳长长呼出一口气,心头堆积的那些烦心事,好像都不重要了。

    他越干越起劲儿,陈娇点完一条长长的垄,小腰竟隐隐发酸,再点一条,更酸了。

    陈娇终于体会到了农家媳妇的辛苦,再看费力耕耘的韩家兄弟,顿时又觉得,她这点腰酸不算什么。

    快到晌午,附近地里的媳妇们陆陆续续回家去做饭了,陈娇与韩岳打声招呼,自己回了家。换个时候,陈娇是不敢自己出门的,但现在路上都是村人,陈娇又戴着草帽,也就不介意了,路过娘家时,陈娇去里面喝水,顺便拿走了田氏给她捎的两斤猪肉。

    陈娇做了烙饼,再做了一道白菜猪肉炖粉条,白菜是去年冬天放地窖里的,剩的不多了。

    韩岳做菜时,肉丝放的少得可怜,陈娇想到韩岳吃饭时大口大口的样子,特意把五花肉切了好大块儿。最后,陈娇还简单弄了个蛋花汤,没放盐,比水好喝就行。

    饼、菜、汤都放进小篮子,陈娇再次锁了门,提着篮子出去了。

    路上遇到了几个媳妇。

    “林娇做了啥啊?”

    别人家的饭菜都露在外头,多是包子馒头烙饼之类,很少有菜,就陈娇讲究,还在篮子上面罩了布,这样自然就惹人好奇了。

    陈娇罩布是为了挡尘土,没想藏啥,人家问了,她就掀开了布。

    那几个媳妇围过来,一看到那道白菜猪肉炖粉条,口水就都出来了,彼此看一眼,心里都想,谁说林夫子家的姑娘是废物的?瞧这顿菜做的多香啊,还放了那么多肉,韩岳能娶这么个有钱有貌的媳妇,真是上辈子积了德了。

    在众人羡慕的目光中,陈娇小步快走,来到了韩家地头。

    路旁有树荫,韩岳、韩旭犁完现在的垄,一起凑了过来。

    陈娇已经把菜分好了,兄弟俩都盛了满满一碗,她饭量小盛得少,显得可怜点。

    “岳母买的肉?”韩岳一猜就猜到了。

    陈娇笑道:“我让我娘给我捎的。”其实她没花钱。

    韩岳当她用的嫁妆钱,只道:“以后别买了,贵。”

    陈娇点头,心里怎么想他就不知道了。

    “你也吃点肉。”韩岳将自己碗里的五花肉夹给她。

    陈娇不要,端着碗道:“我这里有。”她真的不是特别爱吃肉。

    韩岳的肉送不出去,只好自己吃了。

    兄弟俩吃的都很快,狼吞虎咽的,陈娇带来的满满一篮子饭菜,除了烙饼剩了两块儿,粉条与蛋花汤都吃得干干净净。

    “下午你别来了。”吃完饭,韩旭识趣地去另一棵树下休息,韩岳看着收拾碗筷的娇小姐,低声道。

    陈娇抬头,疑惑问:“为什么不叫我来?”

    韩岳看着她晒红的小脸,笑道:“干的太慢,不顶用,何必白白累着。”

    陈娇咬牙,有点生气,她好心帮忙,他还嫌慢?再慢也比不帮强吧?

    “听话。”韩岳看眼三弟,确定三弟没瞅这边,他飞快地摸了一把娇小姐的脸蛋:“晒黑了不好看。”他是真的不用她做地里的活计。

    陈娇被他那一摸吓了一跳,心虚地左看右看,然后狠狠瞪了他一眼。

    婚前是她看走了眼,这哪是农家君子?分明也是个赖汉。

    “不来就不来,我还不想干呢。”陈娇气呼呼地说,装好碗筷,提起篮子就走了。

    韩岳背靠树干席地而坐,歪着脑袋目送自家的小媳妇,路上远远近近有很多农家媳妇,可他的娇小姐腰最细,走起路来一扭一扭的。

    直到看不见她了,韩岳才闭上眼睛打盹儿。

    可是天好热,他也热,睡不着,只想回家搂媳妇。

    傍晚天快黑了,韩岳兄弟才一身汗地回了家。

    “二弟还没回来。”陈娇端了凉水出来,叫哥俩洗脸,顺便说了句。

    韩岳道:“准在那边吃了。”准女婿登门帮忙,胡氏敢不管饭,就等着被人说闲话吧。

    陈娇明白了,再去摆碗筷,晚饭早就做好了,苞谷粥与晌午剩的饼,粥里陈娇放了肉。

    韩岳看她。

    陈娇只是笑。

    三人吃到一半,韩江回来了,也累得满头大汗的。

    “吃了?”韩岳随口问弟弟。

    韩江嗯了声,刚要打水洗脸,忽然闻到了肉香,再往粥盆里瞄眼,有肉丝。

    韩江的心,顿时那个委屈啊,与帮曹家种地比,他当然更想忙自家的,更何况自家有肉吃,那胡氏小气吧啦的,连个肉沫儿都没给他做。

    韩江憋屈地去洗脸了,期待两个哥哥给他剩点肉粥。

    可韩岳哪是浪费的性子?宁可吃撑也不许有半点浪费!

    等韩江洗脸进来,就见他的好大哥一手捏着粥盆边缘,一手拿着勺子,将最后一勺粥刮到了三弟碗里。

    韩江:……

    “嫂子,那边的饭不好吃,明晚你多做点,我回来吃。”犹豫片刻,韩江微红着脸对嫂子道。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