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快穿之娇妻 83.083

时间:2018-07-26作者:笑佳人

    本订阅率≥50%可正常, 不足需要补足,或是多等两天再看哈  勤快人总会有钱花, 老二的婚事花光了哥仨之前辛辛苦苦攒的积蓄,但韩岳猎到野猪前后, 天天在山里找野味儿, 看到野鸡野兔眼睛就冒光,兔子皮送到李掌柜那抵债,兔子肉、野鸡加起来,韩岳又攒了五百多个铜板, 够买绿豆、糯米了。

    “我也跟你去。”陈娇拿上自己的荷包,对准备出门的丈夫道。不知道是长大了一岁,还是别的什么缘故,陈娇发现去年的肚.兜, 她现在穿居然小了,兜得特别紧, 陈娇就想买点绸缎,重新做几件。

    国公府的娇小姐可以吃得差,外面的衣裳也不需要太好,可是贴身的, 既然她手里有银子, 陈娇就不想委屈自己。

    “你想买什么?”韩岳好奇问。

    陈娇嗔了他一眼:“要你管。”

    娇小姐一身绿裙站在衣柜前,小手里拿着荷包在点数, 忽的抬头瞪过来, 水盈盈的一眼, 瞪得韩岳浑身舒坦。

    “走吧。”他笑着道,现在还凉快点,等会儿日头高了热起来,路上抱怨的还是她。

    陈娇收好荷包,再对着铜镜围上一块儿白底碎花细布头帕,这就跟着韩岳出了门。

    “大哥嫂子去哪儿啊?”曹珍珠从厢房出来,看到夫妻俩,问了句。

    韩岳见陈娇没有理她的意思,这才道:“去镇上。”

    去镇上,那肯定就是买东西了,目送两口子出了门,曹珍珠马上回屋,对炕上懒躺着的韩江道:“大哥嫂子去镇上了,你也跟着去,看看他们都买了啥。”

    韩江太了解自家大哥的花钱规律了,道:“要端午了,除了粽子绿豆,还能买啥。”

    曹珍珠撇撇嘴,哼道:“就这两样,那嫂子为何跟着去?你快去看看,如果大哥给嫂子买花布首饰,那你就让大哥也给我买。”

    韩江笑:“咱们家没钱,大哥不会乱花的。”

    反正不管曹珍珠怎么说,韩江都不高兴去监督兄长,而且他也相信,大哥不是大手大脚的人。

    韩岳确实不是大手大脚的人,光说买绿豆,颗粒饱满的绿豆贵,颗粒干瘪的便宜,韩岳就让老板贵的称四斤,便宜的称两斤。

    陈娇好奇,小声问他缘由。

    韩岳道:“好的送礼,差的咱们自家吃。”

    陈娇真是没见过比韩岳更会过日子的男人了。

    买糯米、粽叶的时候,韩岳还是这样分好赖买的,然后还怕娇小姐不高兴,他低声保证道:“明年咱们自家也吃好的。”现在真是不能乱花。

    陈娇好坏都不介意,陪韩岳买完东西,她拉着他朝镇上唯一的布庄走去。

    布庄外面摆的是布料,绸缎都在里面。

    陈娇直接往里去了。

    韩岳微微皱眉,如果她买布,只要不多他手里的钱都够付账,但绸缎……

    韩岳只带了两百文出来,刚刚已经花了快一半。

    陈娇挑了两块儿店里最好的绸缎,因为肚.兜用料少,所以两块儿好尺头加起来也才三百个铜钱。

    付钱的时候,陈娇看都没看韩岳,直接拿出来自己的荷包。

    老板娘将陈娇看成了贵客,再加上陈娇貌美,叫人赏心悦目的,老板娘就用一块儿漂亮的细布帮陈娇包好两块儿绸缎尺头,打个结,陈娇拎在手里就行了。

    “做帕子?”出了铺子,韩岳忍不住问道。那么小的布料,他实在想不出来能做什么,可如果只是为了做几条帕子,买那么贵的料子,是不是太奢侈了?虽然她花自己的嫁妆钱,买什么他都无权干涉。

    “过几天你就知道了。”陈娇说不出口,故意卖关子道。

    韩岳看着她,脑海里各种猜测起来,就是猜不对。

    夫妻俩慢慢悠悠地回了家。

    院子里,曹珍珠估摸着时间,故意端了水盆出来,坐在房檐下给韩江洗衣服,洗得慢吞吞的,瞧见两人回来了,韩岳手里拎着的一看就是绿豆等物,陈娇手里的小包裹却不知是什么,她就又问了:“嫂子这布真好看,里面是啥啊?”

    她是真的随口问问,还是刻意打听,谁听不出来?

    韩岳脸有点黑。

    陈娇看着曹珍珠,淡淡道:“随便买的。”

    说完,陈娇就去东屋了。

    韩岳见二弟韩江也从厢房出来了,就将人叫到了堂屋。他将东西放到饭桌上,将好绿豆、好糯米都分成平均的两份,对韩江道:“这是送礼用的,你拿过去,什么时候去曹家什么时候用。差的那个咱们自家吃。”

    韩江就知道兄长花钱公道,不会厚了自己薄了他。

    “去曹家不用好的,往后大哥跟咱们买一样的就行了。”韩江坐在兄长对面,小声嘀咕道。现在林家不收三弟的束脩了,逢年过节田氏送他们哥仨的东西也都是好物,兄长孝敬林家是应该的,至于曹家,韩江可没想用心讨好,只求胡氏别总惦记他们哥仨的东西。

    人与人的关系,可不就是你敬我我敬你。

    韩岳看眼外面,垂眸道:“珍珠嫁过来了,别寒了她的心。”

    作为一家之主,韩岳自觉该维持公平,送曹家与林家一样的礼,是做给弟妹看的。

    “对了,你嫂子买了两块儿料子,花的嫁妆钱。”既然曹珍珠问了,免得弟弟起疑,韩岳主动解释了下。

    韩江有点不好意思,挠挠头道:“珍珠嘴碎,啥都喜欢瞎打听,大哥跟我嫂子说一声,叫她别介意。”

    韩岳点点头。

    韩江抱着他那份绿豆、糯米回厢房了。

    曹珍珠洗完衣裳,进屋就跟他抱怨:“看见没,大哥果然给大嫂买了好东西。”

    韩江没好气地瞪她:“大哥说了,嫂子花的是她嫁妆钱,你有你也买去。”

    曹珍珠没什么拿得出手的嫁妆,别说银子,铜板她娘都没给她一个,听了这话自然缩了缩脖子,但曹珍珠很快又哼道:“说的好听,钱都在她手里攥着,谁知道她花的是嫁妆,还是你们哥俩辛辛苦苦攒的?”

    韩江心中一动,媳妇的怀疑不是没有道理,但他也知道,大哥还没让嫂子管钱。

    下午,韩江去了一趟西屋,他知道大哥将钱罐子藏哪了,找出来数数,里面有四百多个铜板,跟大哥今天的花销对的上,也就是说,嫂子花的确实是嫁妆钱。

    因此,夜里躺被窝了,曹珍珠又嘀咕这事,韩江就将她骂了一顿。

    .

    陈娇与韩岳初三就回娘家过节,绿豆、糯米昨晚就泡好了,早上吃完饭后,夫妻俩一起准备粽子、绿豆糕。

    这种糕点,陈娇在国公府的时候就会做,两人分工,韩岳包粽子,她做绿豆糕,这是留着送礼的,用的自然是好豆子、糯米。

    厢房里头,曹珍珠闻着香味儿,馋了,怂恿韩江去讨俩给她吃。

    韩江瞪她:“馋了你自己做,那是大哥嫂子带去林家的。”

    曹珍珠捂着肚子撒娇:“还不是你儿子想吃,不然我也不会这么馋。”

    韩江还是那句话:“馋就自己做!”

    曹珍珠还真就自己动手了,取出韩江抱过来的好豆子、好糯米就要去泡上。

    韩江挑眉:“那是送你爹娘的。”

    曹珍珠才不管:“我先用点,回头你再去堂屋拿。”

    韩江半笑不笑的:“堂屋里的是咱们自家吃的,比这个差多了。”

    曹珍珠更不介意,反正送去娘家的她又吃不了多少,好坏有什么关系。

    上房那边,陈娇做了八个小巧玲珑的绿豆糕,包的整整齐齐留着送礼。还有两块儿不小心弄残了,一个被她塞进了韩岳口中,一个拿去西屋给老三韩旭吃了,做残的绿豆糕,只是样子丑了点,味道一样美。

    “多谢嫂子。”韩旭笑着道。

    陈娇挺喜欢这个小叔子的,看眼桌子上的书,她关心道:“难得过节,三弟也休息休息。”

    韩旭点点头。

    陈娇退了出来。

    韩岳的八个大粽子也蒸熟了,放到食匣里,小两口这就去了林家。

    女儿女婿登门,田氏准备了好酒好肉,午饭就是女儿带来的大粽子。

    田氏多预备了一只烧鸡,饭后包好,叫韩岳带回去给两个弟弟吃,韩岳不肯要,但架不住岳母太热情,他敢不要,田氏就能追着送到韩家去,反正都是一个村的。

    韩岳只好提了烧鸡带回家,但他没有分给两个弟弟,留着晚上当菜,一家五口一起吃。

    一只鸡两根腿,韩岳做主,分了陈娇与曹珍珠一人一只。

    陈娇不喜欢油腻腻的鸡腿,夹给韩岳了。

    韩岳确定她不要吃,便将鸡腿放到了三弟碗里。

    曹珍珠见韩江看了她好几眼,才分了一点鸡腿肉给丈夫。

    第二天,韩江、曹珍珠要回娘家过节,因为曹珍珠吃了一些糯米、绿豆,剩下的不够送礼的,她就拿了盆子来堂屋舀。

    韩岳正好从后院回来,看见了,没说什么。

    心情不太好,韩岳挑帘进了东屋,却见炕头的娇小姐急慌慌将什么藏到了身后。

    韩岳顿时忘了曹珍珠多拿粮的事,问陈娇:“在缝什么?还不让我看?”

    陈娇脸有点红。

    韩岳越发想知道了,上了炕,要抢过来。

    陈娇怕他被针扎了,红着脸将绣了一半的肚.兜拿了出来。

    韩岳一眼就认出了那料子,看着娇小姐粉嘟嘟的脸,他好笑道:“这也至于藏。”

    陈娇瞪他,低头,继续缝。

    韩岳瞄眼她胸脯,心里不知在想什么,嘴上随便聊了起来:“你不是还有好几件?怎么又做新的了?”

    陈娇不肯说。

    韩岳摸了摸她小手,娇小姐不回答他就捣乱。

    陈娇拍开他的大爪子,闷闷道:“以前的,都,都小了。”

    韩岳听了,目光又落到了她的衣襟上。

    这晚,庄稼汉格外热情。

    困于魔爪的陈娇突然冒出一个念头,她,该不会被韩岳拔苗助长了吧?

    韩江与普通的村里男人没什么区别,对曹珍珠,他说不上多喜欢,但他想要孩子,万一是个儿子呢?

    怕曹珍珠等急了真做出一尸两命的傻事,憋到吃完晚饭,韩江终于忍不住了,低着脑袋将兄长叫到了后院。

    “出事了?”韩岳一看弟弟这丧气样,心里便是一沉。

    在韩江眼里,这个大哥是兄长,也是父亲,他怕。

    十八岁的少年烦躁地蹲到地上,一手胡乱揉着脑袋,半晌才支支吾吾地道:“大哥,珍珠,珍珠她,有了。”

    女人“有了”,便是怀孕的意思。

    韩岳头皮猛地一麻。

    如果没有二弟先前的烦恼样,他或许还会质疑一下,可现在,他知道,质疑只是浪费口水。

    韩岳想踢这个二弟一脚,每次二弟去找曹珍珠他都会告诫二弟老实点,没想到还是闹出了这事。

    “多大月份了?”韩岳忍着怒火问。

    韩江特别委屈:“一个多月吧,我就正月十五那晚跟她……”

    韩岳气得背了过去。

    正月十五,现在是三月初二,一个半月了。

    “确定有了?”韩岳又问。

    韩江觉得大哥是不会打自己了,慢慢地站了起来,垂着头道:“珍珠说她月事迟迟没来,最近还总想吐,那肯定是有了,大哥,珍珠让我早点去提亲,不然叫人知道了,她就跳河寻死去……”

    韩岳捏了捏额头。

    为什么家里就是攒不下来钱?

    本来攒了七两银子了,五两慢慢地盖房,剩下的大半年,他与二弟多干些差事再加上卖点野味儿,陆陆续续还能攒十来两,年底趁猪肉贵再卖一头猪,不但能体体面面地办了婚事,还能好好过个年,明年再继续攒钱。

    如今一下子就要提亲,没有新房就得给十两聘金,这会儿猪肉便宜,一头猪怕是卖不了三两,两头猪都贱卖了,韩岳又不舍。

    “咱们家就七两银子……”他咬牙对弟弟道,混账玩意儿,明知道家里日子紧巴,还给他添乱。

    韩江往后退了两步,才小声道:“那两头猪,能卖五两。”

    回家路上,他也算过账了,七两加五两,大哥娶嫂子差不多也花了这么多。

    韩岳回头,瞪着弟弟问:“房子不盖了?”

    十二两能把人娶回来,娶回来二弟夫妻住哪?

    韩江不吭声了。

    韩岳走到墙头,站了很久,再走回来,沉声道:“这样,明天我陪你去提亲,与曹家商量商量,这个月把婚事定了,四月中旬成亲,在那之前,咱们花五两把房子盖好,辛苦些,一个月应该能盖完,八两聘金咱们先给二两,剩下的中秋前一口气补齐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