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快穿之娇妻 87.087

时间:2018-07-26作者:笑佳人

    本订阅率≥50%可正常, 不足需要补足, 或是多等两天再看哈

    在布店里, 魏擎苍从三女的谦让中知道了小美人、红梅的名字, 也判断出三人是同村的了。

    红梅娘第一次被人叫“伯母”,她不太习惯, 但伸手不打笑脸人, 再加上不想太过得罪一个来自县城的富家公子,红梅娘看眼陈娇,不冷不热地道:“大旺村的,公子怎么也来跟我们一群粗人搭骡车?乡下有亲戚?”

    魏擎苍笑道:“城里待腻了, 我出城随便逛逛。”

    红梅娘心思转了转,开始打听魏擎苍的身世。

    魏擎苍坦然报出了家门:“家父是四通钱庄的东家, 我在家中行二,父兄打理生意,我天生懒散, 左右尚未娶妻, 索性趁年轻四处游览风景。”

    钱庄家的少爷?这样的家世,红梅娘有点替陈娇心动了,虽然说魏擎苍是轻浮了点,但如果魏擎苍愿意明媒正娶,陈娇嫁过去就是魏家的二少奶奶了,穿金戴银, 多少村里姑娘想盼都盼不来的好运气呢。

    看出红梅娘的羡慕, 魏擎苍再次看向他的小美人。

    陈娇嫌恶地歪着头, 朝向红梅。

    小美人始终皱着眉,魏擎苍却并不着急,他就不信,这世上有不爱财的人。

    韩岳闭着眼睛,好像在打盹儿。

    忽然,骡车车轱辘不知撞了什么,车身一颤,朝一侧倾斜过去。

    只是瞬间失衡,但造成的动静不小,车中间的人都不由自主地随着车身歪了下。陈娇进城的路上就经历过两次颠簸,并不是很怕,顶多要轻轻撞红梅一下,可魏擎苍却看准了机会,不顾自己还歪着,伸手就来扶美人了:“姑娘小心。”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陈娇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旁边的韩岳突然出手,好像也要来扶陈娇似的,结实的手臂却碰巧挡在了魏擎苍的手之前。

    短短的功夫,车身重新恢复平稳,陈娇也坐正了。

    魏擎苍皱眉,目光狐疑地盯着韩岳。

    韩岳仿佛不知,看也没看陈娇,径自收回了手。

    陈娇瞥眼他放在膝盖上的大手,无法确定韩岳是存心帮她阻拦魏擎苍的,还是他自己也歪了下。

    “这位壮士好生威武,敢问平时都做何营生?”魏擎苍上下打量一番韩岳,好奇地问。

    韩岳淡淡道:“种地。”

    魏擎苍笑了:“那未免大材小用了,这样,我们钱庄还缺护院,一个月三两工钱,若逢出远门送货,当月还会另给一笔赏银,壮士意下如何?”

    红梅娘瞪大了眼睛,一个月三两工钱,一年就是小四十两,相当于十亩良田一年的进项了!

    骡车上的其他村人,也都羡慕地望了过来,觉得韩岳一定会接受这份美差。

    韩岳却道:“多谢公子厚爱,只是韩某家有幼弟,我身为长兄,不宜远行。”

    他再傻,也看得出这位魏公子并非诚心给他差事,只想在美色面前显摆家财罢了,顺便羞辱他一番,以报刚刚他破坏其动手动脚计划的仇。

    魏擎苍的确是这么想的,可惜韩岳不上钩,他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慢悠悠的,骡车停在了大旺村村头。

    陈娇三女、韩岳都下了车。

    魏擎苍见了,竟也跳了下来,自然而然地对红梅娘道:“突然口渴难忍,可否去伯母家里讨碗水喝?”

    他彬彬有礼的,红梅娘只能招待。

    “娘,你们先回家,我跟娇娇去小月家里坐坐。”红梅拉住陈娇的手,笑着对母亲道。

    红梅娘就先领着一步三回头的魏擎苍走了,韩岳早已离去。

    “娇娇,魏公子都跟到咱们村来了,我看他是真心喜欢你吧?”红梅故意与陈娇落后几步,一是为了给好姐妹解围,二来也是想跟陈娇说说悄悄话。

    陈娇看眼魏擎苍的背影,低声道:“不提他了,反正我与他绝无可能。”

    她态度坚决,红梅乖乖闭上嘴,从另一条道送陈娇回家了。

    .

    魏擎苍在红梅家待了两刻钟,他前脚走,红梅娘就来林家了。

    “魏公子托我当媒人呢!”

    单独将田氏拉到上房,红梅娘看眼西厢房,笑吟吟地恭喜田氏道,顺便解释了下魏家的家境。

    田氏吃惊地半晌都没言语,想了想问:“那样的富贵人家,看得上咱们村里姑娘?”

    红梅娘不高兴了,嗔道:“别的姑娘也就罢了,咱们娇娇本来就貌美,周围几个村子都挑不出比娇娇更好看的,前阵子娇娇落水,醒了后脾气也改了,俏生生往那儿一站,比官家小姐还像大家闺秀,魏公子看上娇娇才对,不然就是眼瞎!”

    田氏当然知道自家女儿好,她就是觉得这喜事来的太突然了。

    “魏公子愿意,魏老爷魏太太呢?”田氏继续问。

    红梅娘道:“这你放心,魏太太早就过世了,魏老爷院子里只有几个姨娘,除了魏老爷,谁也管不了魏公子的婚事。而且魏老爷早就盼望魏公子快点成家立业了,娇娇她爹是秀才,放在县城也是体面身份,魏老爷没有不答应的道理。魏公子还说了,今晚他回家与老爷子透个气,明日他再亲自登门提亲。”

    田氏听了,颇为心动,女儿十六岁了,不小了,魏家又是女儿一直惦记的富户。

    “不知魏公子人品如何。”斟酌片刻,田氏小声道。

    红梅娘明白,点头道:“你放心,明日我就让红梅她爹再去县城跑一趟,打听打听。”

    田氏连连道谢。

    事情还没有准信儿,田氏暂且没跟女儿提这个,只夜里对丈夫说了。

    林伯远一没见过魏擎苍,二不知道魏擎苍的品行,便对妻子道:“明日见了人再说。”

    夫妻俩双双歇下了。

    翌日,红梅爹去县城打探消息了,魏擎苍也果然带着贵礼,由红梅娘引荐着来了林家。

    魏擎苍是典型的富家纨绔子弟,家里有早就收房的美婢,烟花巷里也有几个老相好,若陈娇只是普通的小家碧玉,魏擎苍想办法弄到手里玩弄几次也就是了,最多离开时多花点银子善后。但陈娇天生国色,再加上国公府里养成的贵女气度,魏擎苍便觉得,这个美人普通法子怕是难收服,不如提亲求娶,反正家里老爷子天天催,他也是时候成家了。

    故而他才光明正大地来林家提亲。

    林伯远、田氏、林遇一起招待了魏擎苍。

    魏擎苍容貌俊朗,富家子弟气度自然不俗,摆出一副温润公子的谱来,还挺像那么回事的。

    林伯远、田氏夫妻对这次见面都还算满意。

    后半晌,红梅爹回来了,一个农家汉子,匆匆进城再匆匆回来,又没有人脉,能打听到什么?而村里百姓天生就对高门大户有种仰视尊敬的心理,骨子里更认为农家女能嫁进县城是大造化,因此红梅爹就说了魏擎苍很多好话。

    林伯远放了一半的心,但还是决定多打听几天,他亲自去打听。

    田氏却迫不及待地去知会女儿这个喜讯了。

    “我不嫁他。”陈娇绷着脸,不容商量地道。

    田氏很意外,奇怪道:“娇娇不是一直都想当少奶奶吗?”

    陈娇看着这世的母亲,缓了缓语气,心平气和地解释:“他只见我一面就出言调戏,看上的无非是我的美色,好色之人品行多不端。再者,就算他品行没问题,他不投我的眼缘,娘,我总不能嫁个自己看不顺眼的人,是不是?”

    田氏已经被女儿意外的回应弄懵了。

    陈娇知道林伯远才是一家之主,又去亲自找林伯远了,刻意强调了魏擎苍对她的几番调戏。

    林伯远是君子,一听魏擎苍居然是个纨绔,立即冷了脸。

    过了几日,端午节到了,魏擎苍来林家送节礼。

    林伯远客客气气地招待了魏擎苍,礼物却没收,并委婉地拒绝了魏擎苍的提亲。

    魏擎苍一脸不解,皱眉问:“敢问,是晚辈哪里做的不好吗?”

    林伯远忙道:“不是不是,公子仪表堂堂乃不可多得的佳婿,只是小女出身乡野,不懂规矩,林家不敢高攀。”

    魏擎苍抿了抿唇,告辞离去。

    县城里头,魏擎苍一回来,就被三个狐朋狗友拦住了,追问他婚事促成了没。

    魏擎苍沉着脸,喝了一口闷酒方道:“人家看不上我。”

    酒桌旁的三人,都沉默了一下。

    然后,其中一个姓唐的纨绔道:“农家小户,给脸不要,既如此,擎苍你还客气什么?拿出你以前的本事来,先把小美人弄到手,等生米煮成熟饭,就该她哭着求你了!”

    “就是就是,女人都一样,没睡之前该咱们哄着她们,睡完了,她敢耍脾气,爷一走了之,哭死她!”

    魏擎苍一直没吭声,只一盅一盅地灌着酒,黄汤喝多了,想到陈娇白生生的脸蛋,鼓囊囊的衣襟,随着骡车的颠簸一颤一颤的,他胸口蓦地就窜起了一道火!

    软的不吃是吧?那他就来硬的!

    “哭,就知道哭,娇娇这般顽劣都是你惯出来的,倘若你肯拘着她,她也不会跑去塘边捉鱼!”

    “现在说那些有何用,我的娇娇怎么还不醒啊,娇娇若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活了……”

    男人威严的训斥与女人嘤嘤的啼哭,隐隐约约地传进了陈娇耳中。

    陈娇头疼欲裂,她皱皱眉,艰难地睁开了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古朴干净的房梁屋顶,以及向阳三扇大窗,陈娇疑惑地扭头,这才发现自己竟然躺在一张陌生的大炕上,炕下,北墙底下摆着红漆的衣柜箱笼,东边是梳妆台、书桌,这般简陋的陈设,连国公府丫鬟们的房间都不如。

    “娇娇,你醒了?”一个身穿细布衫裙的三旬妇人激动地扑到炕头前,眼圈红红的看着她。紧跟着,妇人身边又多了个四旬左右的中年男子,男人中等身高,五官周正,留着修剪得体的短须,威严却又关切地看了过来。

    陈娇头一疼,半昏半醒之间,她记起了自己是谁,也明白了她现在身处何地。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