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快穿之娇妻 104.104

时间:2018-08-04作者:笑佳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本订阅率≥50%可正常, 不足需要补足,或是多等两天再看哈

    外祖母哼了哼,撇着嘴道:“曹家的事我听说过,珍珠她娘是个好吃懒做的赖皮,最喜欢占别人家便宜, 隔壁家的柿子树有几枝伸到曹家院子里, 都被珍珠她娘摘了,人家上门讨要她都不还。还有那个珍珠, 跟她娘一样一样的,等她过了门, 肯定会惦记你的东西, 娇娇你可得把值钱物都藏好了!”

    老太太发完言, 大舅母也开口了:“对,娇娇最近太老实了, 你是咱们家娇生惯养的大小姐, 韩岳对你好, 他们家穷咱们也不计较了,但娇娇不能被那曹珍珠欺负了。娇娇你记着, 不用管她怀没怀孩子, 有什么活儿尽管推给她, 咱们不去伺候外人。”

    二舅母跟着出主意:“她敢仗着身孕给你气生,韩岳帮着你也就算了, 不然娇娇就回娘家住去!”

    三舅母最后道:“最好是分家, 我们娇娇有嫁妆, 韩岳又能干,分家了日子肯定会越过越好。”

    被围在中间的陈娇,听得一愣一愣的。

    这些妇人们是不是想太远了,曹珍珠还没进门呢啊。

    不过,几位长辈虽然说得直白,陈娇却感受到了至亲之间的关心,如果不是把你当亲人,谁会管你与妯娌相处得如何?

    就在此时,田氏幽幽地叹了口气,低声感慨道:“韩岳爹娘死得早,他这么多年又当爹又当哥的,兄弟三人感情那么深,轻易不会分家的。”她就希望女儿聪明点,娇滴滴的一朵花,别被曹珍珠那狗尾巴草给欺负了。

    陈娇是国公府出来的贵女,在她的认识里,高门大户少有分家一说,所以,只要曹珍珠别太胡搅蛮缠,陈娇也不会轻易怂恿韩岳与两个亲弟弟分家。

    晌午娘仨在田家吃的饭,饭后一起回大旺村了。

    田老翁借了韩岳一头一百多斤的家猪,说是野猪刚抓回来胆小生疑,不爱吃食,有家猪带着,野猪很快就习惯了。

    韩岳可宝贝他的野猪了,每隔一会儿都要去看看两头猪的相处情况,发现大野猪并没有欺负白白胖胖的家猪,两头猪相处得似乎还不错,野猪果然也越来越主动吃猪食了,韩岳终于放了心,夜里抱着陈娇乐:“等野猪生了,咱们送一头母猪崽儿给外祖父。”

    陈娇天天听他念叨猪,耳朵都快生茧子了,可自打猎了野猪,韩岳整个人都精神了很多,陈娇也就忍了下来,猪就猪吧,猪能卖钱,挺好的。

    月底,韩江要成亲了。

    哥仨提前跟村人们借了桌椅,摆了满满一院子。

    眼看明天就要迎亲了,黄昏时分,曹珍珠她娘,胡氏又来了韩家。

    韩岳露面客气了下,就让二弟韩江去招待,他继续洗碗,从村人那里借的碗,有的是一直没用的,积了尘土,韩岳过得穷,人却爱干净,必须刷一遍才行。

    韩江陪胡氏看了看他与曹珍珠的新房,胡氏敲敲屋里的柜子,不太满意,小声对韩江道:“你大哥真是的,你看看他屋里用的什么柜子,再看看他给你预备的这些,老二啊老二,往后夫妻俩过日子,你得留个心眼。”

    韩江嗤笑:“我大哥屋里的柜子,都是嫂子从娘家带来的陪嫁,您要是看不上我哥买的这些,也陪珍珠一套好的?”

    胡氏老脸一白,跟着又红了,撇撇嘴,她亲昵地嗔怪韩江:“你个傻老二,你跟我犟什么嘴,我这还不是为了你与珍珠打算?难不成买了好柜子是给我用的?以前就你们哥仨过,你大哥肯定不会偏心,现在不一样了,你们哥俩都有媳妇,老二你想想,若你手里有钱,你是愿意花在兄弟头上,还是花在你媳妇儿子身上?”

    韩江没接话了。

    胡氏又朝上房那边努努嘴:“看见没,你大哥都舍不得让你嫂子刷碗,私底下肯定偷偷给她买东西讨好她了,他花的,可是你们兄弟一起攒的银子。”

    “我大哥不是那种人。”韩江不悦地道。

    胡氏笑:“是不是,往后你就知道了。”

    说完,胡氏又领着韩江去了猪圈前,看着猪圈里的两头猪,胡氏也欢喜,笑着对韩江道:“老二啊,之前你来提亲,我看你们哥俩手里是真没银子,聘金就少要了,现在有了这猪,你们得给我贴补点,毕竟珍珠还没过门就给你们老韩家怀了孩子,这样吧,等野猪下崽儿了,你们送我们两只。”

    韩江又不是傻子,自家兄弟再怎么计较都是自家的事,银子去不了别人手,胡氏来争,那就是外人了。

    “您要是真不愿意结这门亲,现在我就把东西还回去,酒席也不办了。”看着一脸贪婪的胡氏,韩江平平静静地道。他倒要看看,珍珠怀着他的骨肉,一旦他不娶了,老虔婆怎么善后。

    胡氏是来占便宜的,没想到碰了个硬钉子,只恨女儿太傻叫男人占了便宜,害她失了讨价还价的资格。

    “不给就不给,说什么气话,你儿子你不要了?”胡氏厚着脸皮给自己找了个台阶。

    韩江懒得跟她计较,也不留饭,直接撵人了。

    胡氏两手空空回了家,免不得又把曹珍珠一顿臭骂,诸如赔钱货、不要脸之类的。

    曹珍珠一点都不生气,明天就要离开这个家,离开把她当丫鬟使唤的爹娘了,韩家再穷,她的处境也会比娘家好,更何况,韩家有了野猪,日子眼瞅着就要好起来了。

    第二天,韩江热热闹闹地来迎亲了,他烦胡氏,媳妇孩子还是高兴接回家的。

    曹珍珠的肚子还没有鼓起来,至少外人看不出区别,描描眉毛涂涂嘴唇,大眼睛尖下巴,放到村里,容貌也算中等以上的,不然韩江也不会跟她好。

    韩家的小院从早上一直热闹到天黑,大人小孩子进进出出的,陈娇嫌乱,但喜事喜宴,只能忍。

    好不容易客人都走了,韩江去厢房洞房花烛了,韩岳、韩旭忙着收拾院子。

    陈娇要帮忙,韩岳知道她累,笑着叫她回屋待着去。

    院子就这么大,夫妻俩的谈话传到了厢房,曹珍珠竖着耳朵听了,羡慕地对丈夫道:“大哥对嫂子真好,你也会那样对我吗?什么都不用我干?”

    韩江一边脱鞋一边看了她一眼:“你跟嫂子比什么?嫂子在娘家就娇生惯养啥也不干,你是吗?”

    大哥喜欢伺候嫂子,他却喜欢被媳妇伺候。

    曹珍珠听了那话能高兴才怪,抓起枕头朝韩江丢去。

    女人穿着红衣裳,在烛火的映照下还挺好看,韩江笑笑,凑过去搂着人道:“行了行了,好不容易成亲了,咱不提那个。”

    说着,他便搂着曹珍珠亲了起来。

    曹珍珠开始当他只是亲亲,后来发现韩江还想扯她裤子,她就急了,小声道:“小心孩子!”

    韩江气喘吁吁地道:“已经过了仨月了,能干了。”

    他虽然今年才娶媳妇,可小时候就听过夫妻之间的事。

    曹珍珠拗不过他,夫妻俩小心翼翼地圆了房。

    .

    弟弟洞房花烛,韩岳扫完院子回到屋里,看见陈娇坐在炕头,面前摆着她的首饰盒。

    他面露疑惑,都要睡觉了,她还想打扮打扮?

    “明早弟妹敬茶,你说我送她哪个好?”

    陈娇拿起一根杏花簪子,再拿起一只劣质的琥珀镯子,拿不定主意。这都是原身攒下来的首饰,或许村女们会稀罕,陈娇一样都看不上,也很少戴这个。明日新妇敬茶,她身为嫂子,理该送弟妹一样首饰当见面礼。

    她看不上的首饰,在韩岳眼里却都是好东西。

    “送条帕子意思意思就行,用不上这些。”韩岳上炕,帮她将摆在外面的几样首饰都放回盒子。

    陈娇吃惊地看着他:“只送一条帕子?弟妹会不会不高兴?”

    韩岳怪异地瞄了她一眼:“要么帕子,要么枕巾,村里妯娌送礼都这样,又不是大户人家。”

    真是过惯好日子的娇小姐,成亲这么久,他没见她给自己添首饰,现在送弟妹倒是大方了。

    韩岳希望自家妯娌和睦,但他可不想娇小姐傻乎乎地把好东西往外送,尤其是他还没摸透曹珍珠的为人,有胡氏那样一个娘,韩岳真不敢对曹珍珠抱什么太高的期待。

    陈娇是不知道村人之间的送礼习惯,现在知道了,她就放弃首饰,下地去柜子里翻出几条帕子。

    原身的帕子陈娇不习惯用,她过来后,陆陆续续缝了几条。

    她盘腿坐在那儿挑,韩岳默默看着,觉得她的脸蛋好看,她的小手好看,她绣的帕子也好看,或是鱼戏莲叶间,或是美人当秋千。

    “这条吧,鸳鸯戏水,寓意也好。”陈娇选出一条帕子,递给他看。

    韩岳瞅瞅帕子边角栩栩如生的一对儿鸳鸯,就像她跟他,想也不想就塞自己袖子里了:“这条我用,我也没帕子了。”

    陈娇:……

    他根本就不用帕子好不好?出汗了都是用手一抹!

    “还我。”陈娇扑过来抢。

    韩岳也不躲,等她到了跟前,他一抱一压,就把娇小姐摁躺那儿了。

    天越来越热,陈娇出了好多的汗。

    刚得了新帕子的韩岳,这就拿出他的鸳鸯帕子,笑着帮她擦了一遍。

    陈娇才不难受呢,农家的房子,新旧在她眼里都没有什么区别,再说了,她与韩岳屋里的器物都是田氏精心挑选的好东西,崭新崭新的,用起来特别舒服,韩江的新房里,东西都是韩岳左挑右选的便宜货,照她的差远了。

    “我没想那些,你对我好就够了。”陈娇抓住一切增进感情的机会,靠在他怀里甜言蜜语道。

    韩岳拉着她的小嫩手贴到胸口,心里又开始算账了。

    老二的亲事搞定了,老三成亲还早,至于束脩,他坚持给,但岳父坚决不收,韩岳想想两家的关系,也就不客气了,只打定主意每年多帮岳父家做些地里的活儿,打到野味儿也送给岳父岳母些,如此,接下来几年,家里都没有大的花销。

    韩岳决定,等他还了李掌柜那三两银子,再赚钱了,一定给媳妇买点东西。

    一个娇滴滴的美貌小姐,既不嫌弃他穷,又肯用心体贴他,他怎能不对她好?

    “娇娇,咱们也怀个孩子。”

    胡思乱想,韩岳突然有点嫉妒自家老二,婚前偷偷的几次,居然就要当爹了。

    男人的火说来就来,陈娇心里一惊。

    她还得生孩子吗?

    一边应付着热情的丈夫,陈娇一边发起愁来。菩萨入梦时,她满脑都是如何摆脱殉葬,竟忘了跟菩萨打听清楚,每一世到底要过多久,是韩岳对她死心塌地了就结束去下一世,还是她要一直陪着韩岳,直到两人都白发苍苍入土为安?

    说实话,陈娇不想当一辈子农家媳妇,这里的日子真苦。

    可……

    “娇娇,你真香。”

    男人在她耳边喷着热气说着混话,陈娇没出息地心一软,她这第一个丈夫,虽然很多地方与她期待的夫君不一样,可,晚上的时候,陈娇还挺喜欢,被他欺负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