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快穿之娇妻 110.110

时间:2018-08-04作者:笑佳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本订阅率≥50%可正常, 不足需要补足,或是多等两天再看哈  韩江与普通的村里男人没什么区别,对曹珍珠,他说不上多喜欢,但他想要孩子, 万一是个儿子呢?

    怕曹珍珠等急了真做出一尸两命的傻事, 憋到吃完晚饭, 韩江终于忍不住了, 低着脑袋将兄长叫到了后院。

    “出事了?”韩岳一看弟弟这丧气样,心里便是一沉。

    在韩江眼里, 这个大哥是兄长, 也是父亲, 他怕。

    十八岁的少年烦躁地蹲到地上, 一手胡乱揉着脑袋, 半晌才支支吾吾地道:“大哥, 珍珠, 珍珠她, 有了。”

    女人“有了”, 便是怀孕的意思。

    韩岳头皮猛地一麻。

    如果没有二弟先前的烦恼样,他或许还会质疑一下,可现在,他知道, 质疑只是浪费口水。

    韩岳想踢这个二弟一脚, 每次二弟去找曹珍珠他都会告诫二弟老实点, 没想到还是闹出了这事。

    “多大月份了?”韩岳忍着怒火问。

    韩江特别委屈:“一个多月吧,我就正月十五那晚跟她……”

    韩岳气得背了过去。

    正月十五,现在是三月初二,一个半月了。

    “确定有了?”韩岳又问。

    韩江觉得大哥是不会打自己了,慢慢地站了起来,垂着头道:“珍珠说她月事迟迟没来,最近还总想吐,那肯定是有了,大哥,珍珠让我早点去提亲,不然叫人知道了,她就跳河寻死去……”

    韩岳捏了捏额头。

    为什么家里就是攒不下来钱?

    本来攒了七两银子了,五两慢慢地盖房,剩下的大半年,他与二弟多干些差事再加上卖点野味儿,陆陆续续还能攒十来两,年底趁猪肉贵再卖一头猪,不但能体体面面地办了婚事,还能好好过个年,明年再继续攒钱。

    如今一下子就要提亲,没有新房就得给十两聘金,这会儿猪肉便宜,一头猪怕是卖不了三两,两头猪都贱卖了,韩岳又不舍。

    “咱们家就七两银子……”他咬牙对弟弟道,混账玩意儿,明知道家里日子紧巴,还给他添乱。

    韩江往后退了两步,才小声道:“那两头猪,能卖五两。”

    回家路上,他也算过账了,七两加五两,大哥娶嫂子差不多也花了这么多。

    韩岳回头,瞪着弟弟问:“房子不盖了?”

    十二两能把人娶回来,娶回来二弟夫妻住哪?

    韩江不吭声了。

    韩岳走到墙头,站了很久,再走回来,沉声道:“这样,明天我陪你去提亲,与曹家商量商量,这个月把婚事定了,四月中旬成亲,在那之前,咱们花五两把房子盖好,辛苦些,一个月应该能盖完,八两聘金咱们先给二两,剩下的中秋前一口气补齐了。”

    中秋猪肉贵点,一头猪就能卖四两,中间他努力多打几只兔子,卖个二两,就省了一头猪了。

    韩江眼睛一亮,由衷地佩服道:“还是大哥有办法。”

    韩岳很烦,钱是能凑够了,可这一年又得紧巴巴地过,他本来还想,多吃几顿肉的。

    兄弟俩商量完了,各回各的屋去了。

    陈娇刚铺好被子,抬头,对上了韩岳的大黑脸。

    “怎么了?”陈娇疑惑地问。

    韩岳不想说话。

    陈娇识趣地闭上嘴。

    夫妻俩躺进被窝,陈娇有点担心韩岳还想要,白日她真累坏了,今晚必须休息休息。

    但韩岳只是闷闷地躺着,偶尔发出一两声叹息。

    陈娇挺好奇的,转到他怀里,柔声又问了一遍:“二弟出事了?”

    韩岳习惯地抱住她,叹道:“二弟不懂事,珍珠有了。”

    这事瞒不了她的。

    陈娇愕然,这,这是未婚先孕吗?

    “怪我没管好他。”作为兄长,韩岳既气弟弟胡闹,也有些自责。

    陈娇只能安慰道:“他们俩在一起,你不在跟前,能怎么管?那现在要怎么办?”

    韩岳说了提亲的计划。

    他算的那么细,陈娇听了都觉得脑袋疼,想也不想就道:“房子肯定得快点盖好,礼金八两,反正我的嫁妆在那放着也是放着,不如你先拿去给二弟用吧,省得曹家不愿意咱们赊欠聘金,两家为这个闹得难看了。”

    韩岳意外地看着自己的娇小姐,他真没想到,她居然愿意用嫁妆贴补他们兄弟。

    灯已经吹了,但陈娇能感受到男人的注视,自觉这是个增进感情的好机会,陈娇便小鸟依人地靠着他,抱住他结实的胳膊,轻声细语道:“你我是夫妻,你的是我的,我的也是你的,我不想看你皱眉。”

    娇娇小小的女人,这么一番话说出来,韩岳心里暖呼呼的。

    不过,韩岳还是拒绝了,亲亲她脑顶道:“你的留着,我现在没钱给你花,你喜欢什么自己买点,过两年咱们也有孩子了,都得用钱。”

    女人的嫁妆一般都是自己花或是留给孩子们的,韩岳不想做那种花媳妇钱的窝囊汉。

    陈娇还想坚持,被韩岳捂住了嘴,哄她睡觉。

    陈娇:……

    .

    家里没钱,媒人也不请了,韩岳亲自带着弟弟去曹家提亲。

    曹父是个妻管严,什么都听媳妇胡氏的,胡氏除了珍珠这个女儿,底下还有两个儿子,长子十三,次子刚五岁,她就指望女儿出嫁时多要些聘金,好留着给两个儿子娶媳妇呢。

    谈到聘礼时,胡氏兴奋地列举了她们村里两个新出嫁的姑娘,一个姑娘收了二十两的聘金,一个收了十五两。

    “韩岳啊,婶子家条件也不好,就不跟那顶好的比了,你们把房子盖好了,再出十五两聘金就行。”坐在炕沿边上,胡氏笑眯眯地报了个数。

    韩岳抿唇。

    韩江有些生气,看着胡氏道:“婶儿,这有点多了吧,我嫂子进门,家里新房都没有,人家也只要了十两聘金。”论家世模样,曹珍珠给嫂子提鞋都不配,老虔婆真敢狮子大开口。

    胡氏扫眼沉着脸的韩岳,撇撇嘴,嗔着韩江道:“老二你这话就说错了,咳咳,你们别嫌我说话直啊,你嫂子出嫁前与你大哥闹得风风雨雨的,附近几个村都传开了,林家没办法,才少要了聘金,不然以你嫂子那模样,二十三十两都有人娶,你们说是不是?”

    韩江心一惊,赶忙看向兄长。

    韩岳面无表情地对胡氏道:“我与林娇婚前清清白白,村人无赖四处造谣,婶儿若信了旁人的话说,以后咱们两家这亲戚就难做了。”

    胡氏哼了哼:“韩岳你这是啥意思?你们诚心来提亲,我好好招待你们,你们要是来给我脸子看的,那就别怪我撵人了。”

    韩岳刚要开口,韩江忍不下这口气了!

    他与曹珍珠本就是普通的感情,看在孩子的份上他来负责求娶了,胡氏这老虔婆说他也就罢了,居然还把兄嫂扯了进来!

    “撵人就撵人,你以为我稀罕来,只是珍珠肚子鼓起来的时候,您别哭着求我负责就行!”

    冲动的少年扬着脖子抛出这句狠话,然后拉着兄长的胳膊就要离开。

    韩岳皱眉,虽然胡氏确实太贪心了,可二弟这话不该说,曹珍珠听见了该多伤心?本就是二弟做错了事。

    一直在外面偷听的曹珍珠,果然伤心欲绝地冲了进来,哭着骂韩江:“你再说一句试试看!”

    韩江心一虚。

    胡氏与曹父早傻了眼,还是胡氏最先反应过来,难以置信地盯着女儿的肚子:“珍珠,你,你……”

    曹珍珠蹲到地上,呜呜的哭了起来,恨韩江说话无情,也恨亲娘把她当货物卖,别人家闺女出嫁要七八两聘金就行了,她怀了身孕韩家兄弟也没想压价,还答应给她盖新房,她其实很知足了,亲娘却贪得无厌,要那么多。

    她是要嫁到韩家的,娘家把韩家要穷了,最后苦的还不是她?

    “别哭了,别伤了孩子。”韩江凑过去要扶她起来。

    曹珍珠甩着胳膊,干脆坐在了地上。

    韩岳见了,对胡氏道:“婶儿,这事是老二做的不对,只是已经这样了,我们家也实在拿不出那么多钱,您看我们把新房盖好,再给八两聘金,早点把婚事办了行不行?”

    “十两,少一文都不行!”

    胡氏恨恨地道,女儿揣了韩家的种,她是不敢再要十五两了,可十两是她能接受的最低价!

    开完价,胡氏又对着地上的曹珍珠骂了起来,幸好她也怕传出去,没有骂得太大声。

    曹珍珠靠在韩江怀里,快哭成了泪人。

    韩江哀求地看着兄长。

    韩岳头疼欲裂,最终还是答应了胡氏的条件,盖新房,再给十两聘金。

    “大哥,实在不行,你跟我嫂子借点吧?”

    走出曹家村,韩江难受地道。

    韩岳从昨晚就开始憋了一肚子火,刚刚自己的娇小姐被胡氏那贪妇诋毁,他差点就没忍住,现在亲弟弟又来惦记嫂子的东西,韩岳再也压抑不住,猛地转身,对着韩江屁.股就是狠狠一脚:“你嫂子的是你嫂子的,你以后都不用动这份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