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我和如烟姐姐的故事 0076我的心真的好痛

时间:2018-07-28作者:浪子佩刀

    ,!

    一辆警车朝着宿舍楼开了过来,还好我提前出来了,不然还搞不好被抓了。两名警察在宿管的陪同下进了宿舍楼,我一看就是宿管这个傻~逼报的警,警察在宿舍楼里转了一圈估计是知道我跑了的消息了,开着车又离开了校园。

    我想了一下,家是估计回不去了,保不齐哪个孙子告诉警察我住在外面,万一被抓还真有点麻烦。我掏出电话给我张晴打了个电话,问她在哪里。张晴接到电话很惊讶,说我怎么想起来给她打电话。我也懒得跟她废话,问她今晚方不方便,我打算过去住一晚。

    张晴话语之间有点犹豫,但还是同意了让我过去,我也没多想,翻出校园,打了个车就朝着张晴的住处去了。路上我给王胖子打了个电话,问汉奸头情况怎么样。

    王胖子说有点轻微脑震荡,不过头上缝了二十几针,这会已经打了安定休息了。我哦了一声,不觉的松了一口气,问胡大海什么态度。王胖子说胡大海很气愤,放出话来要我血债血偿,一定要给他兄弟报仇。我呵呵一笑,让王胖子告诉胡大海,我等着他,随即挂了电话。

    不是我吹,胡大海虽然人高马大,在学生中威信很高,单挑也厉害,但就冲他今晚看我忌惮的眼神,我基本上把胡大海掌握的差不多了,我就知道他是在说气话,还让我血债血偿,我一点都没害怕,比起狠,十个胡大海都不时我对手!我不知道我从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的残暴,下手几乎没有分寸,保不齐那天会出事。

    二十分钟之后,我到了张晴的住处。屋子里亮着幽幽的床头灯,光线不是怎么好,张晴穿着一身半透明的蕾丝睡衣,打着哈欠给我开门。我一看张晴的骚样,顿时变得躁动起来,一把将张晴搂在怀里在她的胸~部上屁屁上就是一顿乱~摸。

    张晴嘤咛一声,挡开了我的手,说屋里还有人呢,别让我这样。我吃了一惊,问张晴是什么人,这大半夜的,难道不成是夜宿的嫖~客?妈了个比的我大老远跑了沾着晦气,早知道开个房子算了。

    张晴嗔怒我一声,说我胡说八道什么呢,将我让进了房间。这时床~上爬起一个娇小模糊的人影,问了声表姐是谁呀?声音空灵婉转一听就是个不大的小姑娘。

    我有点好奇,将房间的大灯按亮了,小姑娘哎呀一声,可能是灯光太强,慌忙用手遮住了眼睛。我这才算是看清楚了小姑娘的长相,不觉的咂咂嘴好清纯可爱的小姑娘。

    小姑娘生的极其可人,仿若十六七岁的样子,典型的东方鹅蛋脸,带着浅浅的红晕,长长的眼睫毛,杏眼微闭,有一种慵懒的美,让人看一眼就觉得过目不忘很是迷人,皮肤很好,白~皙光洁,尤其是一张樱桃小口,饱满而丰腴,让人有一种吻上去的冲动,穿着一件洗的发白的衬衫,虽然宽大,但能够看的出来发育的很好,小胸~部隆着老高。浑身上下透着一股清冽蓬勃的气息伴随着淡淡的忧伤,我不用多想小姑娘绝对还是完璧之身。

    小姑娘好奇的看着我,显得有点腼腆,脸颊越发的绯红,呆呆的坐在床~上,一句话都没说。我问张晴这什么情况,早知道有人我就不来了。

    张晴幽怨的看了我眼了,点了支烟坐在床头抽了起来,撩~拨了一下性~感风骚的长发幽幽的说了起来。原来这个小姑娘,叫赵小溪,是她的远房表妹,是来龙阳找她打工的,这几天刚到,也没地方住,就挤在了张晴这里。

    我有点惊讶的问张晴打什么工,这么小的孩子不应该呆在学校里上学吗?跟着你,难道要去做那一行?张晴叹了一口气继续说了起来。

    赵小溪很小的时候母亲就死了,他爸续了弦,谁知道继母不是个东西,从小对赵小溪又打又骂,有时候还不给饭吃,他爸也不管,有时还合起伙来欺负赵小溪。即便这样赵小溪的学习成绩一直很好,去年考上了他们县城最好的高中,谁知道他那个禽兽父亲不但不让赵小溪上学了,还他吗的赌博输了十几万被债主打断了腿,逼着赵小溪去外面打工,让赵小溪每个月最少打回来五千块钱,不然就永远别回来,赵小溪没办法只能背井离乡出来打工,这么小的年纪上哪挣那么多钱,辗转打听到张晴的消息,跑过来投靠。

    说实话我看着赵小溪可怜楚楚的样子震惊坏了!我没想到天底下还有这么畜生不如的父亲!这么小的孩子,还是自己的亲骨肉,也下的了手!如此作孽,也不怕天打五雷轰!真他~妈~的都该拉出去统统毙了。

    我稍微镇定了一下情绪,问张晴怎么打算的。张晴无奈的看了我一眼,说已经跟静姐打好了招呼,明天就带去上班。我一听这话,当时就火了,冲过去,一巴掌抽在张晴的脸上,骂了句你他吗也不是个东西!

    张晴委屈的啜泣着,也没说话,一直摸着眼泪,见我打了张晴,赵小溪慌忙从被窝爬了出来,只穿着一条很窄小的小内内,屁屁都露出了大半个,挡在了张晴的身前,也没说话,一脸惊恐的看着我。我叹了一口气,气也消了大半,知道这也不能怪张晴,走过去一把将赵小溪的胳膊抓~住。

    赵小溪惊恐的问我要干什么,我没搭理,有点粗~鲁的将赵小溪的衬衫掀了起来,顿时触目惊心的一幕让我心脏几乎飙血。白~皙如玉的皮肤上没有一块好肉,全都是伤口疤痕,有些已经变成紫褐色,有些看起来还很鲜艳,结了厚厚的疤。

    我叹息一声,放开了赵小溪,烦躁的厉害,也摸出一支烟抽了起来,我一想起赵小溪被那些人渣压在身下不断呻~吟的样子,就跟心脏被子弹击穿了一样,痛的厉害,我没想到天底下还有比我身世更为悲惨的人。

    张晴委屈的说着,虽然她跟赵小溪是远方表姐妹,但她也不忍心看着赵小溪就这么毁了自己,但是实在是没办法。她虽然干了这些年,也没存下什么钱,要不然帮赵小溪一把。

    我知道张晴的难处,虽然是个烟尘女子,但基本的人情味还是有的,又何况是自己的表妹。我问赵小溪知道不知道自己要去干什么工作吗?赵小溪怯懦的看了我一眼,声音极低的说了句陪男人睡觉。我问她那你愿不愿。

    赵小溪无助的摇摇头,簌簌的掉着眼泪,目光绝望而悲凉,娇小的身躯就跟柳絮一般在春风荡漾里四处飘摇。

    房间里的气氛压抑而沉重,一个烟花女子和一个即将失去处子之身步入烟花之地的姑娘,就像人间最为阴暗悲凉的一幕。

    一支烟燃尽,我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想救救这个可怜的小姑娘,我真的不忍心看到她就这么把自己的一生给毁了,她应该有很好的未来,应该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而不是在男人的胯下忍气吞声,扭曲灵魂!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