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我和如烟姐姐的故事 0079单纯的小姑娘

时间:2018-07-28作者:浪子佩刀

    ,!

    张晴笑着问我这是怎么了,喜怒不定阴阳怪气的。我笑笑,也没跟张晴解释,问她想吃什么。张晴摆了摆手说,她今天刚好约了人让我带着赵小溪出去逛逛,还说赵小溪来龙阳好几天了都没出过门。

    我说好啊,不去拉倒。看了一眼赵小溪,问她收拾好了没有。赵小溪坐在床边上有点怯懦腼腆的扑闪着乌黑发亮的大眼睛冲我点点头。

    我看着赵小溪羞涩的样子不觉得笑笑,经过昨晚上的交谈,赵小溪虽然还有点矜持,但相比昨晚的样子算是很开放了。张晴冲我会意的一笑,也没说什么,我就知道张晴这个人精啥都知道。

    但我看着赵小溪的衣着不禁皱了皱眉眉头,贴身的还是那件有点宽大的衬衫,米黄色的外套也很旧,看起来还有点小,紧紧的套在身子上,腿上是一条洗的发白的牛仔裤,一看就是地摊货,虽然旧但洗的很干净将她的下~半~身撑得很饱满丰腴,脚上一双过气的运动鞋也是杂牌货估计超不过五十块,帮子都磨破了皮。

    我想这样的衣服仍在大街上估计连乞丐都不会捡,但却是赵小溪最好的一套衣服,想想还真觉得让人寒心。即便是这样的装扮穿在赵小溪的身上,依然遮掩不住她清冽迷人的气息。我带着赵小溪出了门,早晨的阳光温柔而舒爽。

    赵小溪显得很好奇,走一路看一路,见什么都觉得新鲜,典型的乡里孩子进了城,还问我坐电梯是什么感觉害不害怕。我并没有觉得赵小溪可笑无知,耐心的的给她讲解了一下,人只有暂时的贫穷与无知,而不是一世的。我问她想吃什么,赵小溪支支吾吾的说不出来,最后蹦出来个想吃肉。

    我哭笑不得,真有种冲过去把赵小溪爸抓~住打一顿的冲动,你他吗的没本事生的什么孩子,不会直接射在墙上!你~妈比的!丢人现眼!亏你赵家先人!你说这样的孩子,要是真跟张晴成了一路人,该多么让人寒心!

    最后,我带着赵小溪吃了顿火锅,我觉得女孩子都应该喜欢吃火锅。因为时间还早的原因,大多数店都没开门,害我找了好几家,赵小溪吃的很开心,我第一次见她咧开嘴冲我笑,那迷人的笑容就像是人间最美的四月天,灿烂而阳光。吃着吃着赵小溪的话也渐渐的多了起来,似乎是将心里的防线彻底的放下了,跟我说了很多她的事,说她每天在家里不但要做饭洗衣服,还要喂猪下地,有时候还要帮着照看小弟弟,几乎没有空闲的时间,只有在晚上才有时间偷着看会书。

    即便这样,只要赵小溪稍微出点错她继母都会打她,每次都用竹板或者皮带抽她,她很痛也不敢跑,如果跑了至少三天吃不上饭,只有硬挨着,最后说她一年四季几乎都吃不上肉,只有过年的时候,或者弟弟妹妹剩下的饭里才能刨出几块肉。

    我听得心里瓦凉瓦凉的,问她恨她的继母和父亲吗。

    赵小溪看着我摇了摇头。我问为什么。赵小溪说她也不知道,说她们那边的孩子都会被父母打,还说即便是恨,也是一时的,父母总归是父母,总有一天会老去,需要孩子的照顾。

    我气的无话可说,但又无力反驳,有句古语说得好,父母大过天,还有什么棍棒底下出孝子,这些封建愚昧的思想也是有两面性的,在我看来,赵小溪的继母与父亲对她更多的是一种虐~待,而不是其他的东西!

    我觉得赵小溪从来就没有感受过家庭带给她一丝的温暖,甚至是一丝丝的父爱!跟我这个死了父亲跑了妈妈的人比起来,更加的悲凉!更加的可怜!赵小溪能长这么真是不容易,从她身上的伤疤便能看出来,我不知道她的亲生父亲是怎么想的还是天生就是个畜生不如的东西,这么柔弱的小姑娘几乎用一己之力帮衬着家里,还要怎样!我流浪的那些年,虽然吃了上顿没下顿,但也没赵小溪这么遭罪,诛心比诛身痛一千倍!一万倍!

    吃完饭之后,我看时间还早,先去给赵小溪买了个最新款的手机,我看了赵小溪的行李,除了几套旧衣服,就是一大堆书,可见赵小溪做梦都想返回校园。然后带着赵小溪逛了趟商场,给她从里到外买了七八套衣服,什么内内罩罩,什么裙子小洋装凡是流行的凡是龙阳的学生穿的,我也不管多贵多好,只要我能看过眼的全都付了款。

    赵小溪一开始极其不情愿,尤其买内衣的时候,小~脸羞涩的都快掉血了,说什么她不敢穿,怕被人笑。把我乐坏了真是单纯可爱的小姑娘,好歹导购小姐是个人精,说了一大堆青春期女孩不穿内衣的危害,什么下垂啊,缩水啊,之类危言耸听的话,赵小溪才算是勉强答应。

    让我意外的是没想到赵小溪的胸围大的可以,已经是34d的尺码,确实吓了我一大跳,听导购小姐的意思还有增大的可能,我不禁砸吧砸吧嘴,还真没看出来,赵小溪娇小柔弱的身躯能承载住如此大的胸器,有一丝丝浪刀的意味。

    穿戴一新的赵小溪就跟变了个人似的,整个人的气质飙升了不知道多少档次,自信心也提高了,活脱脱一个阳光美少女战士,真是应了那句古话:人靠衣装马靠鞍!

    差不多十一点的样子,我将赵小溪送到了张晴的住处,让她先等着我消息,我办好手续就通知她去上学,还特意取了一万块钱硬塞给她,让她先拿着用。

    赵小溪呜咽的说不出话来,见我要走,一把将我从后面抱住,说我就是她的救命恩人,以后一定要好好的报答我。我摸着她小脑袋笑着说,好啊,那你就好好的努力。赵小溪嘟着粉嘟嘟的嘴,冲我重重的点点头。

    之后,我去了医院,答应路清晨今天帮路阿姨出院的。还没走到门口,我便听到病房内传出一阵激烈的争吵声,还伴随着女人的厮打叫骂声,我急了慌忙冲了进去,看到一个年逾不惑衣着不凡,带着珠宝首饰,满脸粉底趾高气昂风姿卓韵的女人跟路阿姨扭打在一起,路清晨趴在地上扯着女人的裙摆无助悲伤的哭泣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