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我和如烟姐姐的故事 0262破鞋一只

时间:2018-08-01作者:浪子佩刀

    ,!

    “好的,小姐,请将你的银行卡给我。”服务员彬彬有礼的问道。

    红衣女郎虽然嘴上劲大,但是手上的动作却是极其的缓慢,就像是银行卡塞在阴~道里似的,摸了半天也没摸出来。我一看红衣女郎这样,顿时窃喜了起来,看来还有戏,他吗的我以为把我直接枪毙了呢,没想到判了个死缓。我知道玩赌的人最忌讳的就是犹犹豫豫,一旦犹豫基本上就可以提前宣布完蛋了。

    果不其然,红衣女郎犹豫了一会,还是选择了放弃,整个人就跟瞬间失了魂似的,显得疲惫而黯淡,冲服务员失落的摇了摇头,有气无力的将底牌丢尽了河里,选择了弃牌。

    我长出一口气,手心都他吗的冒汗了,真是太几把煎熬了,还好有惊无险,顺利拿下这局,看着两千多万的筹码全部属于我,心里别提有他吗的多开心了。红衣女郎郁闷的抽着一支烟,表情失落而苦闷,我笑笑故意扬了扬手中的底牌问道:“姐姐,你什么牌呀?我就是一把小对9!”

    我不说不打紧,一说红衣女郎就跟疯了的似的情绪瞬间变得亢奋而激动,嚯的一声从板凳上跳了起来,怒目圆睁的瞪着我,饶是把大家吓了一跳,言辞激烈而狠毒的冲我怒骂道:“我~草~泥~马的,你这个小~逼崽子故意玩老娘,看老娘不弄死你!”

    然后疯也似的抓着身边的物品冲我砸了过来。我饶是一惊,这娘们他吗的傻~逼吧,还想冲过来打我,被身边的保安给按住了。这一闹赌桌上的人都散了,我有点郁闷的将筹码全部收了起来,还玩个他吗的比,简直扫兴。红衣女郎依然在怒骂着,气的我的都想过去抽这臭女人几巴掌,草~泥~马的玩不起你他~妈~的就别玩,少他吗出来丢人现眼。

    我心情有点郁闷,打算就此离开,没想到白茉莉从我招手,示意让我过去,我原本不想去,但看到白茉莉一副骚~情发~浪的样子,还是走了过去,寻思着把白茉莉也给赢的干净好好出一口恶气。

    几个贵妇穿的珠光宝气,年纪都是在四十以上,身材丰腴而妩媚,虽然脸蛋已经不在水嫩但在高价化妆品的遮掩下依然还有点丰腴犹存的味道,也没怎么避讳,每个人身边都站着一个年轻力壮的小鲜肉,就他妈像是显摆似的,惬意而自由的叼着烟,说着一些风骚露骨的话,她们已经由百家乐换成了梭哈,白茉莉看起来手气不错,筹码量已经到了差不多四百万的样子。

    原本白茉莉是想让我和其他贵妇的男伴一样乖乖的站在她身后给她撑面子,任她装逼,我也没管那么多,无论任何时候谁也别想限制老子的人生自由。我走过去一屁~股就坐在了椅子上,饶是让几个贵妇吃了一惊,有点狐疑的看着我,似乎没没想到我一个男宠也敢登堂入室,掂不清楚自己几斤几两。白茉莉也是一惊,有点诧异的看着我,脸色看起来似乎有点愠怒。

    我懒得搭理她,冷冰冰的问道:“找我什么事?玩一局吗?”

    “呵呵。”白茉莉没出声,倒是我上手的一个五十多岁的贵妇,吃的跟头猪似的,有着肥大而松弛的奶~子,大如屁~股的脸庞,擦着猩红而刺眼的口红,看起来要多恶心有多恶心,还以为自己多漂亮呢,穿着一声大红色碎花长裙,不用说都是国际一线品牌,但给人的感觉还他吗不如菜市场卖菜的大妈穿的时尚。

    “这孩子有点意思啊?呵呵,小白,是你小甜甜不?”贵妇妩媚至极的问道,不断的拨~弄着手指上的大钻戒,饶有兴趣的看着我。

    “是的,黄姐,只是这个孩子脾气有点倔,但能力极强,我也有点纵容她,呵呵。”白茉莉尴尬一笑说道。

    “有多强?”就像是市场上标价一百的西红柿瞬间降价成了一毛八,吸引了好大一群的疯抢,几个贵妇几乎是异口同声的问道,眼睛差不多都他吗的冒出绿光了。

    “呵呵。”白茉莉得意的一笑,极有分寸的装了一会逼,继续说道:“最少也得一小时,很舒服的。”

    “我~操!”我真是服了白茉莉这个不要逼脸的老东西了,瞬间觉得自己就好像是任人刀俎的鱼肉,纯粹没有一丝丝的尊严,边上站着的各位贵妇的男宠听到我有一个小时,竟然还冲我投来了敌意的眼光,你说这得有他吗多可笑,世道啊!人心啊9他吗真是个笑话!

    “真的假的,你可别骗黄姐呦?”黄贵妇有点不相信的问道,就像是选牲口似的不断的打量着我。

    “当然是真的了。”白茉莉依然得意的说道。

    “这瘦不拉几的小身板真有那么厉害?”黄贵妇依然有点不相信的问道。

    “黄姐,这你就不懂了吧,越瘦越能操呀!”另一个长的磕碜至极的贵妇调笑道。

    “呵呵,那就好,喂,孩子,跟阿姨玩几天呗,想要什么条件你提好了。”黄贵妇看起来地位超然,连白茉莉鸟都没鸟冲我说道。

    白茉莉听到黄贵妇这么说,显得有点尴尬,像个憋屈的孙子似的也没出口拒绝,干笑的看着我。我呵呵一笑,跟这帮满脑肥肠吃饱了就想被~干的女人嘚啵嘚啵的废话,还真他吗的丢人现眼,但局面发展到了这种状况,正好给了我自由发挥的空间,还他吗的敢打我的主意,老子定要让你狠狠的放点血。

    “可以是可以,不过我有个条件。”我笑着说道。

    “什么条件你说?”黄贵妇急不可耐的问道。

    “既然大家坐在了赌桌上就用赌博的方式决定吧,白姐对我不错,我也不能就这么走了,呵呵,对吧?”我笑道。

    “有情有义,老娘喜欢!来,赌就赌,玩多大?”黄贵妇爽朗应道,看起来也像个性情中人,就不知道她年轻是啥样,估计也是破鞋一只。

    “随便玩玩吧,呵呵,这些钱都是白姐断断续续给我的,今天就玩个痛快了,算是好好的感谢一下白姐的知遇之恩。”我笑着冲身后的服务员打了个响指,紧接着服务员将两千万的筹码扔在了桌子上。

    包括白茉莉在内的贵妇都惊呆了,没想到我一出手竟然是两千万,不觉得多看了几眼白茉莉,黄贵妇更是惊讶的说道:“小白呀,没看出来,你还是个情种,为这小子砸了这么多钱!”

    “呵呵。”白茉莉就算想不承认都有点来不及了,瞬间被我架了上去,稍稍有点骑虎难下,但还是很享受的看了黄贵妇一眼装了一个挺大的逼:“黄姐,你知道的虽然我们有钱但也不能亏了他们,我们玩的是乐子,可是人家玩的是精血呀?”

    我知道白茉莉在故意找面子,也没揭穿她,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出来混的都讲个面子,尤其是这帮铜臭恶臭的贵妇,承认自己没钱比杀了她们还难受,她们也不傻,知道被我摆了一道,但为了脸面还是没过分的计较,只是赌桌上的气氛稍稍的有点诡异。

    虽然两千万的筹码有点多,但还是难不住这帮贵妇,不过是稍稍的肉痛罢了,不多时基本上都补齐了筹码,只有白茉莉依然还是四百万的筹码量,我估计这女人就算连裤衩子当了也拿不出这么多钱,她的身价也就几个亿而已,另外有我在前面撑着,她也不会过分的为难自己去筹钱。

    赌局一触即发,玩的是我最爱的梭哈,这帮贵妇没事就是玩玩小鲜肉,赌博吹牛骑马,赌技都是杠杠的,但在我看来还是弱的可怜,赢她们的钱比去银行还方便。

    底注依然是一万,但每轮加注不得低于五万,我透视全开,将所有人的底牌都尽收眼底,玩的也挺随心所欲,没多大的功夫便赢了一万多万,有两个贵妇估计也是为了撑场面,输了几把便选择了退出,赌桌上只剩下我和黄贵妇刘贵妇三人。刘贵妇四十多岁的样子,烟瘾大的吓人,一根接一根的抽,也他吗的不怕嘴臭熏死男宠。人长的干净利落,应该年轻的时候也是个美人坯子,这女人我还没怎么注意,渐渐的发现倒也是个资深的老赌徒,玩的那叫一个谨慎老练,赌术比黄贵妇都好。

    三人车轮战,我凭着透视杀的黄贵妇有点招架不住,全桌就她输的最惨,只剩下不到一千万的筹码。这女人一根筋,讲真的气势比大多数男人都强悍,要不是底牌不行,我早都被她榨干了。还好,我手气渐渐的回暖,抓的牌基本山都算可以。

    终于,黄贵妇抓了一手好底牌,有凑成同花的可能,刘贵妇也不错,底牌a,我底牌一般,只是一张小2,随着一二三张牌的发出,局面瞬间发生了变化,我已经能提前凑成了三条,有极大的可能凑成满堂红,而刘贵妇的牌面却是风云突变,已经失去拿大牌的机会,而黄贵妇的牌面却是极其的好,四张红桃,有极大的可能凑成同花顺。

    就光比牌面,我是打不过黄贵妇的,我知道黄贵妇也不是个饶爷的孙子,果不其然在最后一张牌还没有发出之前就已经选择了梭哈,将手中一千万的筹码全部推了出去。

    我扫了一眼荷官手中的牌不觉的笑了,首先确定的是黄贵妇根本就不可能凑成同花顺,即便我最后的牌凑不成满堂红,以我目前三条的牌面都大的过她。

    随着黄贵妇的梭哈赌桌上的气氛瞬间变得僵硬了起来,毕竟是几千万的赌局,在这里基本上也算是很大的了。白茉莉不断的给我使眼色,意思让我收手,别闹得的过分,以我目前的筹码量要是选择弃牌的话,还赢五百多万,也算是一笔不小的收入财富。

    看到白茉莉的逼样,我呵呵一笑,草~泥~马的,使你~妈比的眼色,老子今天定要让你知道老子的厉害。我想都没想的将身前的筹码推了出去,黄贵妇似乎没想到我竟然这么果断,有点惊讶的说道:“弟弟,你可想清楚了,这可是你毕生的财富,输了就没有了,不像我们,有庞大的企业支撑,再者你的牌面太小了,几乎没有赢的可能。”

    “没事的,阿姨,我输得起,一点钱无所谓的,呵呵。”我一反常态的笑着说道,故意称呼黄贵妇为阿姨。黄贵妇饶有兴趣的看着我,脸色渐渐的变得难堪了起来。

    果不其然,随着荷官开牌,黄贵妇拿到了一张杂色黑桃,直接从同花掉到了散牌,我也拿了张废牌,但我凭着底牌还是有惊无险的收下了这局。

    “对不起了阿姨,呵呵,筹码就归我了啊,我替白阿姨谢谢你的慷慨解囊!”我笑着故意挑~弄是非道,有点贪婪的把筹码全都搂了过来,妈的逼的发财了,整整五千万呀?哈哈哈……

    黄贵妇被我气的直翻眼珠子,整个人因为愤怒与羞辱极力的抖动着身体,最终还是绷不住了,霍的一下起身冲白茉莉呵斥道:“姓白的,没想到你竟然给老娘摆了一道,很好,老娘记住了,那单生意直接吹了吧,咱们走着瞧!”说着黄贵妇提着挎包气呼呼的走了,白茉莉慌忙迎了上去赔礼道歉道:“黄姐,不是你说的那样的,你听我解释!”

    “解释你~妈的逼,当老娘瞎呀?当老娘傻~逼呀?”“啪”的一声黄贵妇一巴掌抽在白茉莉的逼脸上惊的我眼皮子一跳,心里别提又他~妈~的多爽了,草~泥~马的你也有今天n该!自以为有几个臭钱就胡作非为欺我辱我,没想到被别人当孙子似的揍了一顿,哈哈哈,我心情真他~妈~的好,不但赢了钱,还狠狠的出了口恶气!

    白茉莉像个傻~逼似的,一脸委屈的站在原地目送黄贵妇离去,见我要走,生气的一把将我懒住,愤怒的冲我嘶吼道:“你个小~逼崽子是不是故意的?”

    “是呀?怎么了,你他妈咬我啊?哈哈哈哈……”我开怀大笑,嚣张至极的向总台走去,惹得附近的赌客连连侧目。

    五千万筹码,那就是五千万现金呀?妈的逼的又是一笔不菲的收入,看着手机上的转账信息,心里别提有多美滋滋了,刚打算离开,几个五大三粗的保镖将我的去路拦住,我不觉得一惊,“想干嘛?”

    “对不起先生,我们大小姐有请。”保安彬彬有礼的说道。

    “谁是你们大小姐?”我不解的问道。

    “方轻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