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我和如烟姐姐的故事 0281好歹是我睡过的女人。

时间:2018-09-19作者:浪子佩刀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还好,在我左右为难的时候,魏雪娇的电话响了起来,让我稍稍的心里一松。魏雪娇嘀嘀咕咕的说了一会,看起来心情挺好的,不一会挂了电话魏雪娇有点欣喜的说道:“恭喜了,苏媚考试成绩排名第一。”

    “真的啊?”我激动地大叫道,没想到苏媚这么厉害,还让我暗暗担心不已,反观苏媚一副稳坐钓鱼台的样子,看起来很是得意。

    “怎么样,出乎你的意料吧?”苏媚嘴角一扬,迷人的笑道。

    “那是相当的意外啊!哈哈……今晚想吃什么,摆一桌好好庆祝下。”我大笑道,心里别提有多开心了。

    “你说呗,吃啥都行,你是不是得给我奖励啊啥啊?”苏媚坏笑一声,故意看了看魏雪娇说道。

    “行啊,听说香奈儿出了最新款香水,我给你整一套,怎么样?”我说道。

    “老公你真好!”苏媚欣喜一笑,猛地扑倒了我的怀里,饶是把我吓了一大跳,这魏雪娇就眼前呢。

    可想而知魏雪娇此时的表情几乎是哭笑不得,很显然两人的这一波较劲,以苏媚的大胜而告终。

    “哎哎哎!你俩差不多得了,这接下来还有面试呢,是不是不想参加了?”魏雪娇白了我一眼说道。

    “参加啊,必须得参加,呵呵。”我挺抱歉的看了魏雪娇一眼说道,总觉得心里有点不得劲,魏雪娇好歹是我睡过的女人,在她面前肆无忌惮的秀恩爱,确实有点过分了。

    “那,面试在哪里进行?”苏媚也平静了下来,有点呆头呆脑的问道。

    “呵呵,就在我这里。”魏雪娇笑笑说道,挺有深意的看了苏媚一眼。

    苏媚瞬间不淡定了,目光躲闪的看了我一眼冲魏雪娇说道:“那开始吧。”

    “开始什么呀?”魏雪娇笑道。

    “面试啊!”我有点惊讶的说道,不觉得多看了魏雪娇一眼,她该不会是想公报私仇吧,这也太他~妈~的可笑了,好歹我就在眼前,俗话说不看僧面看佛面,就算我和她没睡过,就凭五百万的捐款也不该是这个态度。

    苏媚也有点小紧张,毕竟魏雪娇在理论上已经成了她的顶头上司,一时也没有了方才的不服气。

    “哈哈!”魏雪娇看着略显紧张的我俩大笑了起来,更加让我一头雾水。

    “那个,你这笑是什么意思?”我有点疑惑的问道,这女人到底想干嘛。

    “没什么意思,就只不用面试了,直接上班吧,我对苏媚的第一印象很好,觉得她会成为一名出色的老师。”魏雪娇盈盈的说道,端起桌上的水杯喝了一口,浅笑着看着我们。

    “呵呵,那感情好。”我笑笑,这魏雪娇还挺调皮,看了眼苏媚说道:“还不赶紧谢谢魏校长。”

    “谢谢魏校长了。”苏媚颔首道,表情看起来怪怪的。

    “不客气,明天早上八点报道,需要住宿吗?”魏雪娇说着,麻利的扯过公文本刷刷的写了起来。

    “不需要。”苏媚应道。

    “那好,拿着这个条子,去找教务主任白老师,他会安排你。”说着魏雪娇将纸条撕下来递给苏媚。

    “好的。”苏媚接过纸条说道。

    事情算是圆满的解决了,苏媚也很开心,毕竟老师还是她钟爱的职业。以后苏媚便在魏雪娇手底下混了,于情于理也得打点打点她,虽然我知道魏雪娇不会为难苏媚,但这面子上的事总要做的。

    “那个,要不晚上一起吃个饭吧,以后我把苏媚就交给你,你可得给我好好看着。”我半开玩笑的说道。

    “呵呵,不用了,晚上我还有事,改天吧,苏媚很优秀,你就放心吧。”魏雪娇莞尔一笑道。

    “行,那我们就先回去准备准备了。”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要是还死皮白脸就有点没意思,毕竟魏雪娇是睡过一次的女人,不给我面子实属正常,和睡过很多次的苏媚根本没法比,男人虽然花心,但也不会辜负经常陪自己睡觉的女人。

    之后,我开着车拉着苏媚回家,我就知道苏媚一出门就会问我和魏雪娇什么关系,女人就这点癖好,我也不能跟她说我和魏雪娇发生过一~夜~情,就说是给赵小溪转学的时候认识的。苏媚也没在追问,这件事就算是这么过了。

    中午我打算去外面吃,但苏媚不让,非要自己做,说是中午去外面吃饭没气氛,要我晚上好好请她吃顿大餐。我想想也是,大中午的不是放学的就是下班的人,吃饭就跟打仗似的,确实挺没劲的。

    苏媚的工作解决了,算是了却我的一桩心事,现在闹心的是我想给如烟姐姐也打算找个事干,整天呆在家里也不是办法,原本打算等娱乐城开起来,让如烟姐姐过去经营,仔细一想觉得还是有点不妥,以如烟姐姐的性格要是知道我~干这行,绝对会狠狠地教训我一顿。

    不一会,苏媚做好了香喷喷的饭菜,手艺那是没的说,一碟红烧肉几乎被我一个人吃完了,但还有点意犹未尽的感觉,吃过饭之后,苏媚贤惠的洗碗刷碟,洗完之后又紧跟着拖地,看着苏媚任劳任怨的样子,我不觉的感慨,这么好的女人怎么就没人好好珍惜呢,遇上张彪这个王八蛋,老天也算是瞎眼了。

    说起张彪苏媚早上还问我是不是昨晚找张彪的麻烦了,我知道根本骗不了苏媚,便承认了,不过没说我把张彪废了而是找了几个人修理了一顿,苏媚也没说什么,只是叮嘱我以后离张彪远点,说张彪有间歇性羊角风,万一被我吓出病少不了麻烦。

    我没想到这孙子竟然还有这种病,这下好玩了,就让他在病床~上好好的抽羊角风吧。

    午后的阳光有点刺眼,我倒在沙发上有点犯迷糊,苏媚也有点累了,斜靠在我身边打着瞌睡。不知道怎么的我觉得大脑昏沉的厉害,身体内的气血都在不断的翻滚,整个人压抑的有点喘不上气来。我以为是伤口发作了,急忙运转《大象无形功》可惜没一点卵用,不多时,我就大汗淋漓,连头发根都直了,脸色发白的吓人,整个人软~绵绵的虚的厉害连活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

    “妈的逼的该不会大限将至了吧?”我不觉得嘀咕道,心里有骨子不好的预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