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十六章 捡漏了,晚赌石

时间:2018-04-03作者:葫芦蓁蓁

    不知走了多久,车子七拐八拐,在一条巷子的尽头停下。

    下车后,明媚看看周围,不禁松了口气。

    这里并不是什么可怕的场所,没有持枪的黑衣人,也没有震耳欲聋的音响。

    叶蓁也看向四周,这是一所四合院,位置虽然隐蔽,但人来人往十分热闹。

    “哟,这不是秦先生和王先生吗?好久没见了,走着?”

    恰在这时,一位穿着笔挺西装约莫三十岁的中年男人也停了车,与秦毅朗两人一看便是熟人,打了声招呼,率先走了进去。

    秦毅朗和王城柯也没敢摆架子,跟在男人身后。

    叶蓁和明媚对视一眼,虽然不清楚这是什么地方,但想来有这么多人在,也不怕秦毅朗和王城柯搞什么手段,也跟着走了进去。

    这是标准的四合院,分为内宅和外院。

    中年男人显然是熟客了,带着一行人直直进入内宅的位置。

    “哈哈,这不是马老板吗?你这昨天才刚从我这挑走一块原石,今儿就又来给我送钱,真是怪不好意思的!”

    话的是个漂亮的美妇人,五官妖艳,她穿着旗袍,身材凹凸有致,腰肢轻扭,不出的风情万种,出的话却带着淡淡的讽刺。

    有种女人叫人看一眼就浑身发烫,这美艳的妇人无疑就是。

    “哪里,往荷夫人这送钱可是我的荣幸!”

    被称为马老板的就是刚刚在四合院门口和秦毅朗两人打招呼的,像大多数男人一样,看着荷夫人的眼睛似能发出光来。

    “咯咯咯”闻言,荷夫人手里拿着一把圆扇捂嘴轻笑。

    “哎呦,秦先生,王先生,你们可好久没来了,这次一来倒是带了两个大美人,荷姐这地方就男人多,好不容易来两个美人,真是蓬荜生辉啊!”

    荷夫人虽然嘴上如此,但语气却丝毫没有“蓬荜生辉”之感。

    “荷夫人,这次我们兄弟要挑一块品相好些的原石,您给瞧瞧?”

    秦毅朗上前一步,对荷夫人不敢有丝毫不敬之处。

    “是啊,这次要麻烦荷夫人了!”

    不仅秦毅朗给足了面子,就连王城柯都上前搭话。

    叶蓁和明媚此刻就充当着布景板,看着秦毅朗和王城柯对荷夫人大献殷勤。

    “咯咯咯,好,好,几位请进吧”

    荷夫人笑着应了一声,就扭着细腰进了一处院落。

    庭院很大,在花圃里盛开着五颜六色的月季,阵阵芳香袭来。

    “哝,这是刚从缅甸进的一批新货,可别姐姐不照顾你们哟”

    荷夫人拿着圆扇的手指了指院里摆放的一堆石头,恍若无骨般倚靠在马老板身上,吐气如兰的样子让马老板有些失态。

    “行了行了,你们挑吧,规矩你们懂”

    没等马老板伸出咸猪手,荷夫人就躺到了不远处的躺椅上闭目养神。

    现在正是傍晚,但院落四周已经挂起了灯,足足二十盏,把院子照的灯火通明,比白天看的还要清楚,人也渐渐多了起来。

    “明媚,今天我要和你赌,谁的原石开出的翡翠价值高!”

    秦毅朗也不浪费时间,直白的出了今天到此处的目的。

    明媚大眼圆瞪,怒火熊熊燃烧。

    “秦毅朗,你人渣还真够客气,赌石这东西我也就是听过,这还是第一次见,你都不知道玩过多少次了,你居然和我赌这个?你是不是男人?败类!”

    “呵,承蒙看得起,败类又怎样,一句话,赌,还是不赌?”

    秦毅朗看着叶蓁冷若寒霜的脸,原本想要松口放过明媚的话还是没有出口,索性破罐子破摔起来。

    “赌就赌,姐才不怕你!”

    明媚恶声恶气的应了,赌石这东西运气也占好大一部分,她就不信老天那么不开眼,让秦毅朗这种人赢她!

    王城柯看了明媚一眼,似是无意,徐徐讲了些赌石的规矩和技巧。

    秦毅朗也没阻止,只是嗤笑一声,讲再多都没用。

    赌石,白了就是赌原石里是否有翡翠。

    玉石交易中,最赚钱,最诱人,风险最大的,非赌石莫属。

    赌赢了,穷光蛋也能成亿万富豪。

    赌输了,一切所有尽数赔尽。

    正所谓一刀穷一刀富,珠宝界有一句行话:赌石如赌命。

    叶蓁听了秦毅朗的话,顿时兴趣十足,没想到下午逛了逛古玩街,捡了个漏,晚上还有机会见识见识赌石,这种赚钱的方法可激动人心多了。

    “规矩也懂了,去挑吧,毛料的钱可别指望城柯给你付哦”

    秦毅朗哈哈大笑,拖着王城柯走远了,毛料这东西越重越贵,而玩意儿一般都是些没用的废料,他倒要看看明媚拿什么和他比,他赢定了!

    明媚原本傲气的表情见两人离开也垮了下来,怎么赌啊?

    叶蓁没去安慰明媚,反而走到一边的解石机前,此刻正是热闹的时候,解石师傅手里拿着一块毛料,专心致志的切割着。

    周围的围观群众有很多,大家都随着解石师傅的手在动。

    不多时,毛料就解完了,只是一堆灰色的废料罢了,没有出绿。

    “哎呀,垮了!”

    “老王啊,五万块钱又打水漂了!”

    “可不是,今天回去你媳妇儿非砍了你不可!”

    这家赌石坊在整个兰城都是出名的,来的人基本都是熟客,大家彼此认识,见对方赌垮了都忍不住奚落,顺便再踩上几脚心里才舒坦。

    名为老王的男人满脸苦涩,赌垮了,又赌垮了,诶。

    叶蓁看着这些人的表情,只觉得一块石头居然能看出人生百态。

    “阿蓁,要不你去挑一块,我付钱,你下午不捡漏了吗?我觉得你运气好,咱们今天一定要赢秦毅朗和王城柯,打他们的脸!”

    明媚现在很烦躁,拉着叶蓁就向那一堆堆毛料走去。

    每块毛料上都有标价,一块人头大的都要两万块,的确不便宜。

    叶蓁和明媚手里加起来也不够二十万,想买一块品相良好容易出绿的毛料太难,只能把目光放在一些价格便宜的毛料上。

    “阿蓁,我觉得自己眼都要瞎了,都是石头,看不出啥不一样的啊!”

    只是看了一会儿,明媚就哭丧起脸,她是真觉得每块石头都一样。

    叶蓁没理她,把手放在毛料上,一块一块地摸了过去。

    一旁拿着手电筒放大镜的人士都在细细打量,见叶蓁如此,忍不住嘲笑。

    “姑娘,看毛料不是你这么看的,摸能摸出个什么玩意儿来?”

    “就是啊,要摸都能摸一块出绿的毛料,那还愁什么?哈哈!”

    叶蓁毫不理会,继续用手摸着,颇有种我自归然不动的意思。

    赌石的确和古玩差不多,有些毛料其中蕴含有灵气!

    这样一路摸过来,叶蓁摸到了两个带灵气的毛料,都不大,价值在她承受范围之内,只是灵气并不浓郁罢了。

    古玩不能随便触碰,捡不了大漏,但毛料就没有这种规矩了。

    古玩易碎,石头坚硬啊,随便碰随便摸!

    为了能稳赢秦毅朗,叶蓁摸了很多块毛料,几乎将所有符合自己经济能力的都摸了个遍,最后把目标定准在一颗椭圆形的毛料上。

    约莫两个人头大,表皮光滑,品相并不算好。

    “阿蓁?我们就要这块?看上去灰突突的,不太好吧?”

    明媚看着叶蓁付完钱才回过神,心脏砰砰砰跳得很快。

    十万块,整整十万块啊,还没捂热乎就给人送出去了。

    “恩,就这块!”

    叶蓁肯定的点头,搬着毛料来到解石机前等秦毅朗和王城柯。·k·s·b·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