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十七章 油青种,赌涨了

时间:2018-04-03作者:葫芦蓁蓁

    另一边的秦毅朗和王城柯也选的十分用心,显然是要赢。

    “城柯,这次我真要给明媚点教训,你不许拦着!她那性子就该磨一磨,不然在兰城这地方,有她吃亏的时候,你要真心疼就别拦着!”

    边选毛料,秦毅朗边警告王城柯。

    这次明媚是真把他惹毛了,不给点教训心里都不舒坦。

    王城柯看了看秦毅朗,沉默不语,但无声的沉默却代表了认可。

    “这还差不多!你我们要不要请荷夫人过来给掌掌眼?”

    秦毅朗挑了一块毛料,足足三百多万,这个价格对于他还不算高也不算低了,但想到如果毛料里没东西,即便是他也心肝儿颤了下。

    翡翠原石至今没有研究出仪器可以测量,所有人都只能凭借肉眼和经验来判断,但荷夫人浸淫此道多年,对毛料的鉴别很有一手。

    “好,我去请荷夫人过来”

    王城柯应了声,转身去了。

    不多时,扭着细腰的荷夫人就摇着圆扇走了过来。

    “哟,三百万,这块毛料可不便宜!你们今儿是要在我这出血啊?”

    荷夫人一眼就瞧见站在毛料旁的秦毅朗,三百万看得人眼花。

    “哪里哪里,三百万对荷夫人来讲不过是一顿饭,对我们来可不简单,请夫人帮忙长眼,过几日,我父亲过来收购原石,还要请教夫人。”

    秦毅朗姿态摆得很低,对荷夫人这个他父亲都要客气三分的女人,他可不敢摆架子。

    听到秦毅朗这么,荷夫人眼睛一亮,又要进一笔账了。

    秦家在兰城是出了名的珠宝大亨,是不错的人脉。

    “好好,我看两位公子选的这块毛料,皮色自然,色系稳定,有裂纹,品相不错,出绿的可能性应在百分之六十,好眼光啊!”

    荷夫人蹲下身子细细的打量眼前这块毛料,没过多久就给出了结果。

    秦毅朗和王城柯对视一眼,掠过喜色。

    虽然百分之六十不算多,但这已经是一半概率往上走了,既然荷夫人都这么了,那明极有可能出绿啊!

    “那好,借夫人吉言,我们就要这块了,还要麻烦贵店师傅帮忙解开!”

    “好,张,你把这块毛料搬到解石机那去!那我就不打扰了。”

    荷夫人随口吩咐了身边的一位工作人员,转身走了。

    到达解石机前时,一堆人围的满满当当,但人群中传出唏嘘声,显然是毛料又赌垮了,那白花花的石头让人心惊胆战。

    一刀穷一刀富,赌石有风险,买卖需谨慎啊!

    “你们这么快就选好了?十万块?哈哈哈,你知道我们这块什么价吗?是你们的三十倍!现在知道有钱人和穷人的区别了吧?”

    秦毅朗一眼就看到了叶蓁手里抱着的毛料,价格也清晰可见,不禁嘲讽。

    明媚阴沉着脸,却罕见的没有和对方斗嘴。

    “韩师傅,先解我们这块吧!”

    秦毅朗嗤笑,对解石的中年男人道。

    张也极有颜色的把石头搬上了解石机,老板和这两位是熟人,不能得罪。

    韩师傅话不多,只是点了点头就上手了。

    划线,切石,擦石,动作行云流水,显然这位韩师傅颇有经验,当一切井然有序的进行时,秦毅朗已经露出了胜利的笑容。

    “呀!出绿了!”

    人群中眼尖的看到一抹绿,立马惊呼出声。

    明媚瞳孔一缩,虽然没有见识过赌石,但出绿她清楚,是赌涨了!

    叶蓁也好奇的望了望那绿,面上不急不躁。

    韩师傅严肃的面容缓和下来,在毛料露出绿意的地方泼了些水,让这块即将面世的翡翠露出了庐山真面目。

    “灰绿色,油青种!虽然质地一般,但这么大一块毛料,全部解出来,只要个头够足,那还是赚的!”

    懂行的人瞅着那颜色和水头,给出了标准言论。

    秦毅朗松了口气,油青种,表面光泽似油脂,这块水头还不错。

    有想出手的商人,但一见秦毅朗就熄了心思。

    秦家的“宝玉来”是专门做珠宝生意的,钻石这一块门路少,所以生意有百分之九十都集中在翡翠上,大家是同行,更是竞争对手,秦家少爷开出这么一块翡翠,那是决计不可能卖给他们的。

    “秦先生,还开吗?”韩师傅问道。

    “开!开!全都给我开出来!”

    秦毅朗声音也略颤,是涨是垮就看这一遭了!

    虽然已经出绿了,但赌石里门道多,靠皮绿也不少,顾名思义,就是虽然出绿了,但只是薄薄一层,根本不值什么钱。

    不过随着韩师傅的动作,秦毅朗彻底放下心了。

    赌涨了!三百万的毛料有水桶粗细,全部开出来,足有一多半都是翡翠,这一块算是赚了!

    这么大的翡翠打成玉镯子都能有上万套,更别提边角料打成耳坠玉佩之类的,虽然赚的不多,但反手能赚个二百多万也不错!

    “哈哈哈,好样的!”

    秦毅朗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开心,这不仅代表着赢了明媚,还代表他赚了!

    “明媚,你输了!”

    开心够了,秦毅朗就走到明媚面前,声音高高在上满是得意。

    看着明媚雪白的面色,王城柯有些踌躇,但最终还是没有上前。

    “韩师傅,麻烦开这块”

    平静中带着一丝冷,声音如冰棱般透彻。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出声处,那是个眉目如画气质如兰的女孩子,一袭幽绿的裙,在人群中十分显眼,大家都不禁露出惊艳的神色。

    韩师傅接过毛料,也不废话,就在解石机上运作起来。

    秦毅朗也从惊艳中回过神来,虽然想要讥讽,但是面对那精致清美的面孔,什么话都不出来了,只能冷哼一声在旁边等待。

    他还真不信,一个赌石新手,真能走狗屎运赌涨了。

    叶蓁确定其中有翡翠,只是不知道价值如何。

    怨气呈黑色,灵气呈白色,两者若聚集在同一处,修者都能看出色彩,就比如下午在古玩街买的那贵妃镯,镯身绿得发黑,就是因为有怨气在。

    虽然还不是修者,但刚刚她摸了一遍,就这块灵气最是浓郁。

    “这毛料一看品相就不好,能出绿的可能性不大!”

    “我看也是,这沙皮毛料看着就丑”

    “这姑娘年纪不大,魄力倒不,十万块扔就扔!”

    听着周围人的议论声,明媚紧张的捏紧了手,却见叶蓁依旧一副静如泰山的模样,忍不住扯了扯她的胳膊。

    “阿蓁,你不紧张吗?”

    “放心”

    叶蓁看了明媚一眼,只是两个字,却让明媚也松缓了紧绷的情绪。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k·s·b·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