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三十八章 缥缈神,陈家求

时间:2018-04-03作者:葫芦蓁蓁

    “所以,婉婉她还是爱我的,只是被人控制了?”

    陈凯旋颤抖着声音问出心底颇为疼痛的问题。

    叶蓁不知道怎么回答,苏婉婉爱不爱陈凯旋她不清楚。

    “哦,我想到了,难怪你刚刚会钳制苏婉婉的脖颈,难道是那个时候叶总就看出对方中了情偶这种术数,才会出手的?”

    风戊晔一下子想到了关键点,刚刚他一直觉得诧异,现在倒明白了。

    叶蓁颔首,的确,她闻到了情偶术的味道。

    要她一个修灵的为什么会如此清楚这种术数,那也是有原因的。

    在饕鬄大陆时,她就貌美,再加上一手逆天的厨艺,被人盯上是肯定的,某次掳走她的就是个魔修,恰巧,那魔修就想要对她使用情偶术。

    若不是遇到了缥缈神尊,恐怕她那次也就栽了。

    想到缥缈神尊,叶蓁脑海中就浮现了很多画面,但最多的还是那张美绝人寰,清冷孤傲的面孔,想着想着叶蓁脸颊就忍不住泛红。

    当然不是害羞,只是对美好事物的欣赏和喜欢罢了。

    后来她就专程去了解了情偶术,知道作用后直犯恶心,也因此欠了缥缈神尊一个天大的人情,导致后来很长一段时间都是他一人的专属厨娘。

    “叶姐,冒昧问一句,您…是否也是奇门中人?”

    陈魄的询问打断了叶蓁的思绪,话语心而谨慎。

    “算是”

    叶蓁颔首,她虽然还不是修者,但手段很多,也算奇门中人吧?

    “叶姐,我想请您救救我儿和婉婉,这两个孩子命苦,只要您能出手,付出再大的代价陈某也甘之如饴,叶姐,作为一个父亲,我恳求您!”

    陈魄起身,来到叶蓁身边,想要双膝下跪。

    声音如泣如诉,他见识过奇门中人的手段,他们想要一个人死,完全不需要理由,不知不觉就可以让人死于非命,极为可怕。

    安凛现在明显盯着陈凯旋和苏婉婉,在没有达到目的前,他们都是危险的。

    叶蓁制止了陈魄,这一跪她不想受。

    且不她现在没有修为,即便是有,但因果循环,方才她已经替陈凯旋换了一命,再插手那只会牵扯不清,因果会越缠越多。

    “你不用求我,这件事我帮不了,而且刚刚我已经救了你儿子一命”

    叶蓁声音淡漠,颇有些不近人情。

    “救…救了我?你什么时候救我了?”

    陈凯旋扶着陈魄,有些不满叶蓁的态度,但听到她的话又觉得惊诧,他刚刚一直好好的,没遇到危险,叶蓁救了他,从何起?

    “难道…刚刚叶总吐血就是因为救了凯旋?”

    局外之人总是看的清楚,一直沉默的风戊晔又开口刷了存在感。

    见叶蓁点头,陈魄和陈凯旋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刚刚那下情偶术的人就在附近,他本想给陈凯旋种噬心咒,只是被我挡下了,我也不是白帮的,因果循环,我救陈凯旋一命,你们就理应回报”

    叶蓁不在意他们的态度,在她看来,世界上没有一个人会无缘无故对另外一个人好,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更别她不过与对方萍水相逢,能出手相救已是大恩了。

    刚刚的噬心咒严重损毁了她的身体,若不是她体内有灵气贮存,正在一点点吞噬魔修的咒术,恐怕真是以一命抵一命了。

    “叶姐,感谢您救了儿一命,有什么要求您尽管提,只要我能办到,绝不推辞!既然那魔人已经出过手了,想必只要凯旋不凑上去找安凛,就不会有什么事,至于婉婉那孩子,我也无能为力了,诶。”

    陈魄知道叶蓁的是实话,当下只能看着陈凯旋,一副失而复得的神情。

    叶蓁倒是因为这种果决多看了陈魄一眼。

    只是他们想的真是太美好,如果过段时间没有传出陈凯旋毙命的消息,恐怕那魔修会再次上门,到时候不仅陈凯旋会死,就连她也会有暴露的危险。

    不过叶蓁不会提及这个问题,问题总有解决的办法。

    “我即将开办公司,到时候风戊晔就是负责人,我希望以后在m省,你们可以为我的企业大开方便之门,也算是报了一命之恩”

    这个要求对陈魄而言只是事,他自然满口答应。

    离开酒店时,陈凯旋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脚指头想也知道他是在担心苏婉婉,不过他的这种担心是多余的,毕竟安凛那边他也打不过啊。

    “叶总,您真的会奇门术法?我以为这些只有电视电影里会有!”

    “而且情偶和噬心咒,叶总,感觉您好厉害啊!”

    “难道咱们华夏真的流传着什么古武功法?”

    见陈魄和陈凯旋走了,风戊晔瞬间化身好奇宝宝,开始问东问西。

    叶蓁揉了揉额头,她清楚凡人对神奇事物的憧憬,恐惧和好奇,但若要解释她也不知从何开始,因为她自己本身也并非华夏本土人士。

    “我很累,先回去休息了”

    叶蓁的步调依旧僵硬,但比刚刚已经好了太多。

    风戊晔这才想起叶蓁受伤了,立刻闭上嘴巴,目送她离开房间。

    ——

    另一边,陈魄坐在车上看着分外颓废的陈凯旋,无奈叹息一声。

    “凯旋,你不要怪爸爸,那叶蓁是奇人,且不奇门斗法有多危险,她已经救过你一命,我们不能再恩将仇报让她去救婉婉!”

    “爸,我知道,我不怪您,我只是恨自己,我真的没想到婉婉是受到咒术的影响才会弃我们多年感情于不顾的,您知道当初我有多恨她吗?可是现在,现在让我怎么能够接受,我居然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爸,我真是个废物!”

    “安凛的没错,我就是个废物,爸,我是个废物!”

    陈凯旋声音哽咽而痛苦,不禁双手抱头覆在膝上。

    如果是今天之前,他还可以自己只是在感情上输给了安凛,但今天之后,他发现他是真的连自己的女人都无法保护,是个不如安凛的废物。

    奇门中人,他这个普通人怎么和对方斗?不过是送菜罢了。

    不得不,陈凯旋冲动的性格能有这样的觉悟很不容易。

    “诶,凯旋,在爸爸眼里,你是最好的!但那类奇人,我们还是不要招惹的好,不然,轻则倾家荡产,重则祸及子孙啊!”

    陈魄声音满是凝重,看了看依旧痛苦不堪的儿子,起了一段陈年往事。

    原来,多年前,在陈魄还没有经商时,他还只是黑帮一个混混。

    不过凭着一股闯进和重义气的性情,他还是逐渐爬到了高层。

    一次,他陪老大回乡处理事情,就碰到了一件怪事。

    那老大的乡村十分偏僻,他们足足走了一天才到目的地,却不想居然像是碰到了鬼打墙,在村外的竹林里徘徊了好久,都不得而入村子。

    当时两个大男人心里都有些发毛,不过好在临近傍晚时还是进了村。

    天色昏暗,原本应该热闹的村子居然格外安静。

    老大意识到不妥,飞奔回家,看到的却是父母横尸当场的景象。

    后来两人就挨家挨户去看,却发现村子里的人居然全都死了,而且死相奇怪中透着相似,所有死尸都一滴血未流,眼眸圆睁,像看到什么可怕的事物。

    老大心有不甘,重金聘请道人前去调查,果然查到了蛛丝马迹。

    原来,村里的人都是被一厉鬼害死的,据是个外地女人,来到这个村子时被强迫留下生了孩子,后来又被虐打致死,这才鬼魂不散来寻仇的。

    当时陈魄也只当是那奇人开玩笑,为了钱编的谎话。

    但事实却让他亲眼所见,鬼魂当场现形,被那道人打的魂飞魄散。

    “爸,你真的见到鬼了?”

    陈凯旋微惊,他没想到自己的父亲居然遇到过这种灵异的事情。

    陈魄点头,若非亲眼所见,他又怎么可能相信叶蓁这个姑娘的一面之词。

    “凯旋,听爸一句劝,奇门中人我们惹不起,婉婉的事你也不用想了”

    要可以用钱解决的都不算事儿,但那种诡谲神奇的术法手段,他们这些普通人碰不到摸不到,即便是死了都不知道是何原因,这才可怕。

    题外话

    感谢傲雪的钻石;樱色暖阳的花花;情缘可爱的钻石;

    感谢你们对我的鼓励,但是不涨收藏的日子心好塞!·k·s·b·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