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二十一章 画卷情,司缪意

时间:2018-04-03作者:葫芦蓁蓁

    “你有名字吗?”

    看了看面前的银蛇,叶蓁盘膝而坐,直视它的眸。

    望着望着,竟有些恍惚,一个名字脱口而出。

    “司缪”

    白蛇身躯一震,看向叶蓁时,一股浓烈的感情几乎喷薄而出。

    回神后,叶蓁苦笑。

    她为什么会叫出缥缈神尊的名字?

    “你知道吗?我认识一个强者,他叫司缪,被世人尊称为缥缈神尊,他很强,被誉为最接近天道法则的掌控者,他救过我,起来,你和他的原型还是有些相似之处,最像的还是眼睛,他也是万中无一的玉眸!”

    不知为何,叶蓁看着那双眸子,一些话竟不知不觉了出来。

    白蛇垂眸,遮住了眼中的神色。

    “主人,我怎么不知道你认识这么一个厉害的人物?”

    早在叶蓁开始回忆时,兰陵王和吱吱就待在一边开启了听故事模式。

    闻言,叶蓁一愣,旋即浅笑。

    她今天是怎么了,为什么会突然提起缥缈神尊?

    起来,他们并不熟,虽然他救过她一命,但她也做了他一段时间的厨娘,把一切恩情都抵消了,之后更是再没有什么联系。

    “主人,这个就是缥缈神尊?”

    不知何时,兰陵王打开了一幅画卷。

    枝叶心翼翼地指了指画中的一个背影。

    叶蓁还没捡起画卷,刚刚一动不动的银蛇突然直起了身躯。

    他玉色的眸呆怔般望着画卷上那个熟悉的背影。

    许久许久,才把身躯盘附在画卷上,似乎要把每一笔都看进眼里。

    “主人,这是你画的?”

    它这个灵植都不敢去触碰画纸中的背影,仿佛多看一眼都是亵渎,它倒好,一个有一点点神识的银蛇,居然敢把整个身体都盘上去!

    兰陵王虽然不满银蛇的动作,但还是很好奇。

    叶蓁颔首,这幅画她也很诧异会画的如此传神。

    把银蛇从画上捞起放在肩上,叶蓁收起了画卷。

    这也许是她和饕鬄大陆最后一点联系了。

    “好了,银蛇,以后你就叫司缪!”

    叶蓁拍案决定了这个名字,心底在想,如果缥缈神尊知道她把他的名字给了一条只有些微神识的蛇,会不会拿剑把她碎尸万段?

    想着想着,叶蓁眸子里就多出了些恶作剧得逞的笑。

    这笑映在司缪眼中,他当然知道她在想什么,狭长的眸中掠过一抹宠溺的笑。

    蓦地,脸颊一侧突然多了些微凉感。

    原来是司缪把头颅贴在了她的脸上,这个举动把叶蓁逗笑了,不明白它是怎么了,不过就是看了一幅画,又多了一个名字,居然有这么多情绪。

    此刻的叶蓁,完全不明白她的画带给司缪的是何等的滔天巨浪。

    “你们去摘点菜,待会儿我好带出去”

    吩咐了兰陵王和吱吱一句,打断了它们艳羡而嫉妒的眼神。

    看着紧贴着叶蓁脸颊的司缪,它们只觉得无奈至极,没想到这一号弟和二号弟都不能有的待遇,居然被突如其来的第三者占据了,没天理啊!

    没空去理会兰陵王和吱吱的情绪变化,叶蓁向远处走去。

    虽然空间是她的,通过精神力也可以将整个空间的情景映入脑海,但起来,空间在升级后,她还从来没全部走过,现在有时间,也该转悠转悠,好好规划。

    看着兴致勃勃的叶蓁,司缪玉眸中掠过一缕笑。

    真的很少见她如此。

    “这个地方,以后都种果树!”

    司缪曰:嗯好,你最爱吃果子,只是这个世界没有我们饕鬄大陆的果树,待我恢复修为,就可以从洞天福地为你取出你最爱的果子。

    “这个地方,以后都种香料!”

    司缪曰:嗯好,你最喜欢收集香料,在你不知道的时候,我早已经为你寻了千百万株,到时候都给你种上,我亲自给你种。

    “这个地方,架个葡萄藤,搭个石桌”

    司缪曰:嗯好,我给你找来最好的仙藤,栽种最好的葡萄,石桌也用千年玄冰,到时,你为我洗手做羹汤,神仙眷侣,莫过于此。

    一人一蛇,却意外的和谐。

    规划了好久,叶蓁才拿着兰陵王和吱吱摘好的菜出了空间。

    当然,还带着早已缠绕在她手腕上的银蛇,哦不,司缪。

    出了房间,农樱还在休息。

    临近傍晚,叶蓁下楼做饭去了。

    这个地方也很适合农樱,毒素也许会消除的更快。

    晚饭,应该清淡一点,一锅米粥加两盘菜,完美。

    米粥用的是空间的灵米,在火上熬煮了近一个时。

    莹白的米粒,黏糯的口感,扑鼻的香气。

    菜,一个拍黄瓜和一个清炒油麦菜。

    都是曾经做过的菜,现在再做更是行云流水。

    “哇!叶姐姐,你煮了粥!好香好香!”

    粥还没煮好,农樱的声音伴随着蹬蹬蹬的下楼声响起。

    一路跑到厨房,听着锅子里咕噜咕噜米粥翻腾的声音,农樱眼巴巴看着,跟着咽了咽口水,吃货属性暴露无疑。

    叶蓁无奈,她在华夏遇到的,全是爱吃的。

    “粥马上好了,你先把菜端出去吧”

    “得令!”

    农樱笑着行了个军礼,把菜都端了出去。

    端菜的过程中还时不时嗅一嗅,一副垂涎三尺的模样。

    叶蓁拿了干净的盘子,放了些吃食,又把司缪从手腕上取下。

    “哇塞!叶姐姐,这是你的宠物?它好美好美,我可以摸摸吗?”

    司缪一出场就俘虏了迷妹的心,农樱着就伸手过去,没有意料之中的触感,她没想到银蛇速度居然那么快,一下子就窜了老远。

    “叶姐姐,它不喜欢我!”

    见此,农樱还有什么不懂的,当即撇撇嘴,满脸失落。

    她是真的觉得银蛇好美,就想摸摸它,居然遭遇了冷待,好冷漠啊。

    叶蓁也没想到司缪居然不喜人触摸,不过想想名字的正主,也不奇怪了。

    可能叫司缪的都不喜欢别人触摸?

    不过也没人敢去摸缥缈神尊。

    回到她身边的司缪浑身都透着一股不悦,似乎很不赞同她让别人来摸他。

    “哈哈,好了,是我不对,你要不要吃我做的食物?”

    见司缪还有脾气,叶蓁轻笑出声,人也变温柔了很多。

    银蛇有灵,她做的也是灵食,它应该会喜欢的。

    果然,司缪动了动身躯,望着香气四溢的美食,狭长的眸中掠过一抹怀念,只是尴尬问题来了,用这个形态吃菜,会毫无形象可言!

    看看叶蓁,又看看面前的美食,司缪还是甩了甩尾巴,拒绝!

    在心上人面前,形象最重要。

    “你不是喜欢?”

    叶蓁挑眉,声音微诧,刚刚它还一副喜欢的样子啊。

    “哼,没口福的家伙!”

    农樱吐槽一句,显然是在记恨刚刚司缪不让她摸的仇,还专门喝了一口粥,再配上几口菜,享受地眯起了眼,**裸的挑衅。

    然而农樱的举动就像一拳头打在了棉花上。

    司缪看都不看她一眼,只是用玉眸注视着叶蓁。

    许是有所感应,叶蓁拿起筷子夹了食物喂给它,看着近在咫尺的食物,司缪眯了眯眼,乖乖张嘴吞了下去,一股熟悉的味道弥漫在口腔里。

    本性使然,愉悦让司缪动了动尾巴。

    有了叶蓁伺候,一顿饭吃的分外舒服。

    农樱翻了个白眼,娇气!

    “叶姐姐,我这毒好像越来越轻了,脸也开始好了,这是为什么啊?”

    吃完饭,农樱摸了摸自己脸上的胎记,她以为叶蓁治疗是要依靠药材或者工具的,但没想到两人只不过成天在一起,胎记就了!

    “我知道了!是因为叶姐姐长得太美,影响了我!”

    这句话完,农樱自己都忍不住发笑。

    “是因为吃食,我在其中放了些东西”

    叶蓁端着清茶,并没有过于细致地解释。

    农樱也没有多问,手艺这种东西一般都是不外传的,她也没那么不识趣,不过对叶蓁的钦佩更是犹如黄河之水滔滔不绝了。

    “叶姐姐,你好厉害!做的饭不仅美味,还能治病!那还要医生干嘛?”

    是啊,有美味的食物可以治疗,干嘛还要吃苦涩的药?

    “我是会一些歧黄之术,不过和你神农一脉相比,还是差一些”

    叶蓁摸着司缪微凉的身体,摇摇头,她并没有谦虚。

    她在饕鬄大陆的确略懂歧黄之术,研究之后,用药材入灵食,这样一来制成的药膳中灵气会极为浓郁,凡人体弱,吃了只会虚不受补。

    所以,她的药膳一般也只有受了重伤的修者适合。

    “这有什么难得!我懂医,你懂食,药食相依,我们可以配合着做出一些东西来,不准还能赚大钱呢!我的医道天赋虽然没了,但医术还在!”

    农樱眼睛一亮,又想起一个赚钱的办法。

    “也许以后有机会去做这件事,不过现在就罢了”

    叶蓁笑着摇了摇头,她可不想真的成为厨娘,每日每夜给别人做饭。

    计划赶不上变化,也许这一秒拒绝,下一秒就答应,谁知道呢?

    “咚咚咚”

    在两人休息的空档,楼的门被敲响了。

    农樱起身去开门。

    门外是打扮朴素的两个中年女人,一看就是桥沅村本地人。

    “婶子,有什么事儿?”

    “是这样的姑娘,明天我们村的女人们都要到茶山去摘果子,看你们好像刚来,不知道愿不愿意和我们一起去?”

    桥沅村的人都很热情,她们知道城里来的姑娘们就喜欢摘果子。

    果然,农樱眸子一亮,条件反射般回头去看叶蓁。

    直到看她点头,这才兴高采烈地应承下来。

    “叶姐姐,我听茶山上好多果树,什么都有!”

    “那你晚上就好好休息,明天多摘些”

    叶蓁拍拍农樱的头,带着司缪回房间去了。

    这一晚,再次和叶蓁同床共枕。

    司缪玉眸在月光下透着凛冽的光,那光在扫过叶蓁时,才会软化。

    能和叶蓁同处于一片并不熟悉的世界,也是一种烂漫。

    翌日。

    天刚蒙蒙亮,叶蓁和农樱就整理行囊出发了。

    在楼门口等着,没多久,就有七八个妇女背着竹筐从村子里走来。

    “哟,姑娘起得早啊!今儿我们就到茶山去多摘些果子,那都是没主的,摘

    了就算你们的,也当是体验体验,城里的姑娘都喜欢!”

    “是啊,都是些李子,山杏子,青梅,这个季节摘下来酸甜酸甜的!”

    “走吧,不准还能碰上野鸡兔子,再摘些蘑菇!”

    一行人浩浩荡荡上茶山去了。

    茶山不算大但也不,刚走没多久,农樱就发现了几株药材,外山的药材虽然都很普通,但好在种类够多,这不,一株丹参近在眼前。

    丹参是山上较为常见的植物,它的根是一种中药。

    “叶姐姐,你看,这些药材都可以采回去,一些病痛都能用!”

    大家都望着面前的植物,浓绿的叶子上簇满了紫蓝色的花,农樱蹲在地上动手挖药,直至将整个丹参的根茎挖出来。

    农樱手中的根茎算不得大,轻轻甩掉黏在根上的土块。

    “丹参,味苦、微寒,有祛瘀止痛,活血通经,清心除烦之功效”

    不知不觉,就把药材的用途了出来。

    随手将丹参丢进篮子里,农樱的注意力倒是都放在了药材上。

    几个妇人也对此很感兴趣,七嘴八舌地问。

    桥沅村并没有医院,要看病还得坐车到镇子上去,很不方便,如果能摘些药材,头疼脑热的也就不用麻烦往镇里跑了,方便很多哩。

    “板蓝根,根茎状中药材,有清热解毒、预防感冒、利咽之功效”

    “夏枯球,味苦、辛、寒,有清肝火的功效,对头痛眩晕以及高血压有很好的疗效”

    “……”

    叶蓁在一旁看着,华夏世界的药材和饕鬄大陆有很大不同。

    众人的脚步很快,偶尔停下跟着农樱采些药材。

    昨天刚刚下过雨,山上有不少野菜,还可以摘些湿木上的木耳和蘑菇。

    不多时,一片连绵不绝的果林出现在视野里。

    青红青红的果子,透着诱人的香气。

    “好嘞!大家开始动手吧,咱们中午之前下山!”

    话落,大家就纷纷忙碌起来。

    叶蓁也没闲着,一颗一颗摘着果子,自有一种不出的趣味。

    “姑娘,你们知道这山为什么叫茶山吗?”

    正所谓三个女人一台戏,如今可不止三个,大家干起正事来也停不下嘴巴,

    开始讲解起茶山的来历。·k·s·b·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