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二十四章 酸葡萄,轮回眼

时间:2018-04-03作者:葫芦蓁蓁

    等叶蓁回到湖边,农樱才松了一口气。

    刚刚湖里翻腾的动静可不,她生怕会把普通村民引过来,还耗费灵力在湖面上覆盖了隔离层,心惊胆颤地等着叶蓁。

    “叶姐姐,你可算是回来了!”

    上上下下检查了一遍,见她没受伤,农樱才把眼里的泪意憋了回去。

    “我没事,先回去吧”

    回头看了平静无波的湖面一眼,叶蓁浅笑。

    两人迎着黑沉的夜色回楼去了。

    沉浸在熟睡中的桥沅村村民们完全不知道,那个被所有人恐惧的水怪已经在他们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司缪和叶蓁收拾掉了。

    刚回到房间,叶蓁就进了空间。

    因为有了“聚灵草”,空间在叶蓁的感知中的确变大了不少。

    没搭理献殷勤的兰陵王和吱吱,带着司缪来到山脚下。

    “你为什么会空间法则?”

    盯着司缪玉色的眸,叶蓁狐疑地问道。

    法则之力,这是天道宠儿才会掌握的东西。

    哪怕是她,饕鬄大陆的最后一个厨神,也不曾掌控过什么法则之力!

    这条银蛇在她看来绝对不简单,不像是华夏世界该有的。

    世间法则有很多,天道法则无法掌控,但属性法则却可以由人来执掌!

    属性法则有很多,比如五行法则金木水火土,又或者奇特的冰,雷,风,再或者就是司缪掌控的空间,亦或是时间,光,暗等稀有法则。

    属性法则和自身灵根没有关联,前者完全靠的是自身资质。

    任何一样属性法则世间只存在一人拥有,也就是,司缪拥有空间法则,就代表再也不可能有人悟出空间法则了。

    拥有空间法则,那么天道法则都无法惩罚,总之好处多多。

    当然,华夏世界的异能者拥有的属性异能是无法和属性法则相提并论的。

    司缪看了看叶蓁,将身躯缠绕在她的手腕上,不理会。

    虽然他的原型因为撕裂空间而产生了巨大变化,但这么久了都没认出他,不能忍,本尊不高兴了,不想和你话,并向你露出一条蛇尾。

    叶蓁唇角微动,有些讪讪的。

    她对这条蛇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他救过她,而且还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没有得到自己想知道的答案,叶蓁叹口气,算了,来日方长!

    ——

    翌日。

    叶蓁还没醒,房门就被农樱敲响了。

    “叶姐姐,你快醒醒,桥沅村的人都要搬走了!”

    “村长来找你,有事要,叶姐姐?”

    躺在床上的叶蓁蹙眉,眉眼间有些疲惫。

    司缪眸子微眯,透过木门仿佛看到了门外咋咋呼呼的农樱,一股杀意弥漫在心头,他是不是应该要了那聒噪人的命?

    随着叶蓁起身,司缪也重新绕上了她白皙的手腕。

    “桥沅村的村民要搬走?”

    边走,叶蓁边询问情况。

    “是啊,许是刚卖了山,每家每户都分到一部分钱,他们都想搬到城里去住,这不,今天一早就有不少人家风风火火地张罗着搬家了!”

    农樱有些感慨,因为她们的到来,桥沅村一夕之间要成为空村了!

    不过她倒是理解他们的想法。

    辛辛苦苦大半辈子,一直在村里过日子,好不容易赚到钱,倒不如在城里买栋房子方便,也不用再过土里刨食的生活。

    城里人和村里人想法是不同的。

    两者的界限就像是一座围城,城里的人想出去,城外的人想进来。

    刚下楼,叶蓁就看到坐在椅子上的赵村长。

    “哟,姑娘你起了!今儿过来就是跟你一声,我们村的人都要搬走了,这楼你们想住多久就住多久,不过你们可别接近半月湖!”

    见到叶蓁,赵村长显得很激动。

    他做了这么久的村长,终于给桥沅村做了一个大贡献,村里人都有了在城里买房的机会,而且家家户户都分了九十多万,这可不是个数目!

    用一座并没有什么价值的山换取这么多钱,大赚啊!

    “好,我知道了”

    叶蓁颔首应了,并没有提及水怪的事。

    别人搬不搬走和她关系不大,而且她一向也不喜欢插手别人的决定。

    得到回应后,赵大叔就喜笑颜开地离开了。

    他也准备要搬走了,就在这两天。

    虽然对桥沅村有很深的感情,但试问,能住更好的房子,为什么不愿意?

    “我的天,叶姐姐,空村诶,这可彻底变成空村了!”

    农樱透过窗子看向大包包搬上车的村民,有些惊叹地摊手。

    叶蓁淡笑,到厨房去做早餐了。

    早餐依旧是用灵米熬的粥,滋味香糯。

    吃过饭,叶蓁就锁了门和农樱上山考察去了。

    茶山的确很大,一片一片的青梅,枝头可谓硕果累累。

    叶蓁对这些很满意,她也该着手找人来摘果,等酒厂开起来,就可以放手酿酒,她自信果酒出世一定会震惊所有人!

    两人都是修者,走了那么远的路都不觉得累。

    翻过茶山就是簿子山,两山中间有一道幽深的峡谷。

    “这谷里是什么?”

    叶蓁望着峡谷,眸色渐深。

    “好像叫枫林谷,我也是听村里的婶子顺口提了一嘴!”

    农樱也探头看看峡谷,不理解叶蓁为什么问这话。

    “怎么了,是不是这峡谷有问题?”

    到这个,农樱语气很震惊,她没想到桥沅村的怪地方这么多。

    叶蓁没话,只是摇了摇头。

    穿过峡谷再走五分钟的路程,山脚下就是簿子村。

    走了没多久,连绵不绝的紫色映入眼帘。

    没错,那是漫山遍野的葡萄,一排排极为整齐。

    只是靠近了才看到,这些葡萄个头只有拇指大,而且密密麻麻,一看就知道味道不会太好,农樱尝了一个,酸的五官都几乎变形了。

    “呸,呸!叶姐姐,这葡萄也太酸了,这酿出酒能喝吗?”

    见到了簿子山的葡萄,农樱现在也有些不确定了。

    葡萄酒酸酸甜甜,入口甘醇,就这酸不溜秋的还是算了吧。

    叶蓁笑的有些神秘,没有多什么,只告诉农樱不必忧心。

    看到叶蓁唇边的浅笑,农樱也放松了心情。

    也是,从她认识叶蓁开始,就没有她解决不了的问题,不过是酸葡萄,算不得什么大不了的,看看她脸上的胎记,是不是越来越,她也越来越漂亮了?

    是的,农樱脸上的胎记只剩下一块。

    也不知是不是和桥沅村优美的环境有关,她的脸竟比在兰城好的更快些。

    葡萄一眼望不到尽头,这个数量让叶蓁极其满意。

    探查完大山,两人就顺着簿子山径直来到了簿子村。

    起来,她虽然见过了簿子村的村长,却还从没来过这个村子,也不知是不是和桥沅村的人一样,也都准备搬到城里去住。

    这么多人一起搬,城里的房价会不会涨?

    来到簿子村,叶蓁和农樱就听到一阵哀。

    两人对视一眼,没想到这个村子居然在办丧事!

    来也巧,她们一眼就看到了站在簿子村村口的村长。

    “村长大叔!”

    农樱上前打了声招呼,让愁眉不展的簿子村村长回过神来。

    见到两人,他也很努力地扯了扯嘴角。

    “是你们啊,姑娘,怎么有空到簿子村来?今天可能不方便招待你们!”

    村长的声音有些苦,也有些惧怕,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成天和叶蓁待在一起,农樱的性格也变得活跃起来,她好奇心最重,忍不住问了出来,那副八卦的样子和叶蓁初见她时真的判若两人。

    也许是心头憋闷,急于找宣泄口。

    村长竟吞吞吐吐地把事情了个清楚,听到后面,农樱皱起了眉。

    不仅农樱,即便叶蓁的神情都有些莫测起来。

    事情是这样的。

    簿子村村尾的李寡妇死于家中,据她躺在床上毫无声息,但神态平静,有些像自杀,而且院子里也并没有任何他杀的痕迹。

    县里的警察已经来了一波,都聚集在李寡妇家查案。

    李寡妇名唤田娟,长得肤白秀美,早年嫁到了李家,结婚不过一年,丈夫就到外地去打工了,可谁知竟出了意外,留下了年纪轻轻的李寡妇。

    都寡妇门前是非多,更何况这田娟还长得漂亮,村里村外都知道,她和覃郧县一个倒腾古玩的老板有些关系,那老板还时常接田娟去县里。

    听那古玩店老板过些日子就要迎娶田娟过门儿了,没想到竟然出了这么一档子事,看来这田娟真是没有享福的命。

    警察在簿子村停留了三天,却没有查出一点蛛丝马迹。

    这起事件也只能被判定为自杀案而不了了之。

    不过田娟的相好,覃郧县“大兴古玩店”的老板范明倒是来过一次。

    范明西装革履,看起来像个成功人士。

    他神色悲伤地看了田娟的棺木一眼就驱车离去。

    因为田娟的夫家已经没什么人了,所以丧事只能由娘家人来操办。

    今天,就是田娟出殡的日子。

    “来都来了,就留下吃点饭吧!”

    簿子村村长声音很沉重,这可是毫无头绪的命案啊。

    他完,就带着叶蓁和农樱往田娟的娘家走去。

    院门口,村里的几个妇人都在大锅前压面炒菜,簿子村的习俗,村里有人家做丧事或办喜事时,都要做几大锅的菜请邻里亲朋来吃。

    前院正门口搭建着灵棚,白色的布幔和绢花到处都是,叶蓁一眼就看到了田娟的遗照,黑白照片里是个漂亮的少妇,她眉眼弯弯笑得和善。

    一口黑色的棺材正摆放在屋里,没挂门帘,能够隐隐约约瞧见。

    伴随着哀,一个年纪稍大须发花白的老者拿着长钉和锤子来到棺木前。

    他正是覃郧县一个很有声望的木匠,做了一辈子棺材。

    一般村里死了人都由他来钉棺木,因为这钉子的用法和位置都颇为讲究,意欲钉住死者的灵魂,不叫他化作厉鬼出来为非作歹,当然,有没有作用都另了。

    老者很快就用长钉钉死了田娟的棺木,一时间气氛都有些阴沉与压抑。

    几个壮实的男人用粗木头抬起棺木,一起嘿咻嘿咻的向坟地而去,田娟的娘家人都身披白布麻衣,哭着跟了上去,哀和哭喊声混杂在一起。

    这热闹的声音叫叶蓁蹙了蹙眉。

    就在那棺木抬过叶蓁身边时,农樱皱眉心底有些毛毛的阴冷!

    叶蓁当即眸子一凛,一道普通人看不见的灵气覆盖在双眼上。

    双眸一热,漆黑的眼瞳陡然被一层白气遮盖!

    浓郁的灵气持续不断地顺着她的经脉进入眼眸,那被白气遮盖的眼瞳骤然光芒大盛,顷刻间,竟是转化成两朵细而繁杂的花朵。

    这是她掌握的一项瞳术,轮回之眼,只能看透魂体,算是她的底牌之一。

    待叶蓁睁开眼,面前的情景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眼前的世界仿佛染上了万般瑰丽的色彩,无比清晰。

    然而最为震撼的,却是田娟的棺木,那棺木周边弥漫着浓郁的黑雾,穿透黑雾,依稀可见一个熟悉的影子!

    那影子肤白秀美,只是脸上并没有遗像上的笑意,反而簇满了痛苦,像是被什么囚禁了一般。

    叶蓁缓下心神,眼瞳微闭,再睁开眼时,眼前的情景已经恢复正常。

    “叶姐姐,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出于修者的直觉,农樱摸了摸胳膊,眉头皱紧。

    叶蓁眯起眸子,直直望着田娟的棺木,凝重颔首。

    如果她没有猜错,田娟的棺木中应该是有着一件凶煞非常的物件,而田娟本人也是被那物件害死,以致于死后依旧不能转世投胎。

    叶蓁对那神秘的凶煞物件很感兴趣。

    天地有阴阳二气之,凶煞即为阴,它和怨气同出一路。

    她修灵,对凶煞之气自然没兴趣,但对物件有兴趣。

    能蕴含如此浓郁的凶煞,必然是传承上千年的古物,不准还曾养出什么嗜血的怪物,比如粽子。

    农樱开古玩店的事她放在了心上,如今就是要多寻几件镇场子的古物!

    叶蓁一路跟着送葬人,亲眼见着田娟的棺木入葬。

    “叶姐姐,我们到坟地来干嘛?还是回去吧!”

    看着那散发着阴气的棺木,农樱只觉得怪怪的。

    这次叶蓁没反驳她,跟着她一起回了簿子村。

    吃过午饭,回桥沅村的路上,农樱欲言又止地望着叶蓁。

    从见到田娟的棺木开始,叶蓁就变得有些沉默了。

    “田娟棺木里有一件凶煞古物”

    “什么?古物!”

    农樱一惊,旋即一喜,竟然只听到了“古物”两个字。

    叶蓁颔首,她比较好奇到底是什么东西居然会有那么强的凶煞之气。

    “那叶姐姐,我们难道要挖坟掘墓?”

    起这个,农樱心底有些膈应。

    修者讲究因果,掘坟会遭天谴的,也不能因为一件古物就去挖人坟墓啊!

    “田娟灵魂被凶煞禁锢,无法转生,我们将其取走,是在做好事”

    叶蓁神态颇为认真道。

    她的是实话,轮回之眼可以看清别人所看不清的阴阳二气,如果不取走凶煞之物,田娟的灵魂会被永生禁锢,无法超脱。

    她们如果解救了田娟,让她灵魂得到解脱,必然会得到功德值!

    农樱了然地点了点头,看向叶蓁的目光更加崇拜。

    她没想到叶蓁居然连灵魂这种玄之又玄的东西都懂。

    现在就静待天黑了!·k·s·b·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