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二十六章 覃陨县,见范明

时间:2018-04-03作者:葫芦蓁蓁

    第二天一早,叶蓁就和农樱踏上了前往覃郧县的路。

    经过桥沅村道时,与初来不同,家家户户都大门紧闭,安静异常。

    “叶姐姐,看来桥沅村大部分人都搬走了”

    农樱有些无语,在这种地方建酒坊确定会赚钱?

    “搬走就搬走吧,找个机会,把桥沅村的地皮都买下来,可以建个度假村,也可以为酒坊打响名气,一举数得”

    叶蓁看看四周,一脸平静。

    搬走就搬走好了,这样倒是更好。

    听到这话,农樱也是眸子一亮,越想越觉得这个主意不错。

    桥沅村依山傍水,景色很好,作为度假村绝对可以大赚!

    距离桥沅村和簿子村最近的就是覃郧县,范明的“大兴古玩店”就在那里,而且从村子到县里交通不方便,叶蓁和农樱还专程到簿子村去借了一辆车。

    簿子村也知道桥沅村的人都搬走了,他们也很心动,打着搬家的主意。

    见到叶蓁直把她当做财神爷,可不是么,出手那么大方,一下就买两座山。

    去覃郧县的路上,农樱开着车。

    “叶姐姐,我觉得你应该考个驾照了”

    看看叶蓁的侧脸,农樱给出个建议。

    就叶蓁现在大忙人的身份,不会开车干什么都不方便。

    想到这一点,叶蓁也点了点头,的确,虽然她不喜欢车,不过在人口繁多的大都市里,她总不能使用轻身术飞来飞去吧,那会造成大乱子。

    不准还会被国家抓走研究?

    ——

    覃郧县是个县城,人口不多。

    县城里玩古玩的人不多,所以古玩店也就那么一家。

    叶蓁和农樱根本不用找,随便问路人一句就知道大兴古玩店的方位了。

    而范明在覃郧县也算是头一号的有钱人,因为还没有娶妻的缘故,所以他一般都是直接住在自家店面的二楼。

    来到覃郧县也不过是中午,两人先吃了个午饭。

    “叶姐姐,你都好久没做过大餐了!”

    吃着面条,农樱有些食不下咽,吃惯了厨神做的东西,俗食都不入口。

    “等桥沅村的事情告一段落,做顿大餐补偿你”

    叶蓁也觉得入口的饭食有些不佳,浅笑着给农樱画了一张大饼。

    “行!我可是记住这话了,叶姐姐你放心吧,过几年,我一定给你一个在国际上都出名的古玩店!让我们雏莘集团惊掉别人的眼珠子!”

    农樱狠狠扒了一口饭,化动力为食欲。

    吃过午饭,两人就在覃郧县闲逛起来。

    也不知会在桥沅村住多久,农樱买了许多生活用品,希望住的更舒服一些。

    夜幕降临,县城里的夜不似乡下的宁静,而是灯火绚烂,极为热闹。

    叶蓁和农樱正坐在街头吃着大排档,任谁都看不出她是个身价百亿的总裁。

    两人在覃郧县开了两间房,今晚应该会住在这里了。

    午夜十二点,喧嚣声沉了下去。

    躺在床上闭目休息的叶蓁陡然睁开泼墨般的眸,她的眸比夜色还要暗几分,如同两颗璀璨的黑宝石,美得惊人。

    她起身稍稍整了整衣服,来到窗前。

    看看窗外已经沉寂的夜,蔷薇色的唇瓣勾起浅月形的弧度,那并不算明显的笑颜,在夜幕中却恍若一株幽兰绽放。

    就在这时,隔壁房间的窗子也打开了,探头的正是农樱。

    两人对视一眼,皆轻轻从二楼的窗口跃了下去,落地无声。

    一路都没有停顿,来到商品一条街。

    夜晚的街道一片寂静,叶蓁依照记忆里的路线,轻车熟路地来到了大兴古玩店门口,这家店面虽然不算大,但招牌老旧,想来也是经营了有些时候。

    伸手叩了叩门板,叶蓁和农樱就退后一步静静等着。

    没等多久,就清晰地听到了下楼声,不多时,店门打开了。

    开门的是个中年男人,一张国字脸,五官端正,样貌平凡,看上去很是沉稳老实,倒不像个有钱的商人。

    而范明也在打量叶蓁和农樱,这几天他睡得一直不好,而且晚上只要有一点点声音就会被吵醒,这不,刚起来倒杯水喝就听到有人敲门。

    干古玩这一行的,有些人为了不招麻烦,也会在晚上来看些黑货。

    正巧前几天他得了一批好东西,本以为敲门的是来看货的,没想到居然是两个年纪并不大的姑娘。

    “范老板,难道不请我们进去谈吗?”

    叶蓁浅淡开口,那不温不热的态度让范明有些摸不着头脑,两个看上去不过大学生的姑娘,大半夜不睡觉找他能有什么要谈的?

    虽然奇怪,但范明还是让开道叫两人进了店,他一个大男人自然不怕两个姑娘入室行凶,不准这两人就是来看古玩的呢?

    “姑娘,你想和我谈什么?”

    见叶蓁和农樱坐下,范明这才开口问道。

    没有回答,而是抬起眸,那浮现着碧青色花朵的眼瞳淡淡扫过范明。

    在来到大兴古玩店门口时她就感觉到了一股浓重的阴气,所以早早开启了轮回之眼,此时再看范明,他略显正气的面颊上乌黑萦绕,两眼无神,一副了无生气的模样,分明是被阴煞缠身了。

    他这个情况如果再不缓解,就会像田娟一样,死于非命。

    “范老板最近睡眠不好,半夜清醒时总会感到浑身虚汗四肢冰冷,可对?”

    话落,范明满脸惊诧的看向叶蓁。

    没错,他确实是这个症状,开始还以为是病了,去医院瞧了瞧,医生却他只是有些营养不良,这才导致了睡眠不足气虚体弱。

    没想到眼前这个姑娘竟然一眼就能看出他的状况,看来有些门道。

    当了十几年的老板,范明看人自是有一套,当即认为叶蓁不简单,来找他也肯定是有事!

    脸上的疑惑尽数消散,再看向叶蓁时已经没有了刚开始的不解。

    “姑娘,没想到你还会医,你看我这症状该怎么治?”

    问这话时,范明的眼睛里满是希冀,这么多天的失眠快要把他给折磨疯了,再这样下去,恐怕他就再也没精力经营店面,得直接住到医院去了。

    闻言,叶蓁表情淡淡地扫了一眼范明脸上的黑气。

    “办法是有,但治标不治本”

    着,叶蓁就把目光放到了店面二楼的方向。

    范明在一旁注意到叶蓁的目光所指,当即眼眸一闪。

    没有在意他的神色,叶蓁依旧静坐着,让人猜不透她的来意。

    过了好半晌,范明微微叹了口气,神情松缓道:“跟我来”。

    范明完就自顾自上了楼,叶蓁和农樱对视一眼,跟了上去。

    到底是不是古墓出土,马上就会有结论了。

    “姑娘,不瞒你,干我们这行,碰到的奇事很多,遇见的诡异事儿更多!我看你所的,应该是我撞鬼了吧?我这几天也确实感觉有些不大对劲,哎”

    大兴古玩店二楼,范明带着叶蓁来到了一间紧闭的屋子,表情颓然道。

    他自就接触古玩,见过许多奇闻异事,他相信世界上是有那种东西的。

    这个姑娘既然能一眼看出他的毛病,那也应该是相信鬼神风水,不过就算不信,凭她那云淡风轻的模样,应当都不是一般人才对。

    经商多年,他向来相信自己的眼光。

    叶蓁抬眸望去,只见那间紧闭的屋子中煞气冲天,浓得仿佛要滴出墨来。

    打开门一看,里面尽是一些古物!

    有保存完好的瓷器和画卷,还有女子梳妆用的铜镜,种类繁多,不过整个房间里都泛着一股泥土的潮湿气,想来是从墓里带出来没多久。

    事实上盗墓一行是有许多讲究的。

    倒霉撞到粽子或阴灵的也不是没有,更有许多墓葬品中隐藏着许多阴煞之气,这些煞气会干扰人的磁场,吸引许多怨灵鬼怪。

    就好比生病的人,体质差磁场弱,就容易吸引阴气重的东西靠近。

    范明就是因为和这些阴煞之气浓重的古物时常待在一起,这才导致体虚,阴气环绕,怨灵乘虚而入,看他面色发青,如果再不处理掉这批墓葬品,他的麻烦就大了,到时别是她,就是神仙转世也救不了他。

    “告诉我这座墓在哪”

    叶蓁抬眸直视范明,清冽如冰雪的声音似古井无波。

    范明闻言一愣,他以为这姑娘来找他只是为了这批古物,可没想到她竟然胃口这么大,想知道古墓所在!

    当即也不知是该气还是该笑。

    “你若不愿,我也不勉强”

    叶蓁看出范明略显愠怒的神色,当即不冷不热的接了一句。

    既然是古墓,墓中随葬品自然很多,这也就代表着发财的机会很多,没人愿意分享,范明不也在她意料之中。

    叶蓁完,也不等范明开口,转身就带着农樱向楼下走去。

    她的神色间没有一丝急切,好似得知古墓所在于她而言不过是可有可无的事,这让在生意上向来掌握主动权的范明有些头疼。

    他虽外表沉稳老实,但性情却和一般商人无二。

    若非有着十分精明的头脑,也不会在这覃郧县占有一席之地。

    可是面前这个年纪并不大的漂亮姑娘,他看不透。

    她来找他是为了那座古墓,他知道,可惜却又不懂了。

    既然她想知道古墓所在之地,为什么神色还是淡淡的?

    这只有两个可能,一是她本来就抱着玩的心态,所以才来这里见识见识,二是她懂得隐藏自己的情绪,或者极有把握会得到自己想知道的!

    这两个可能,如果是前者还没什么,他也只当是有钱人家的姐闲着没事干,想着去探索古墓是有趣的事。

    但如果是后者,那么就有些惊悚了。

    她懂医术,信玄奇之事,与成年人谈判而不落下风,这样的云淡风轻已经不是可怕足以形容,看来还是他以貌取人了。

    “姑娘,等等!”

    犹豫了片刻,范明终于开口叫住了叶蓁。

    然而叶蓁却充耳不闻,脚步没有丝毫停顿,依旧以平缓的速度向楼下走。

    范明当即傻眼了,以为自己猜错了,这个姑娘确实是来玩的。

    叶蓁现在确实已经不在乎知不知道古墓所在。

    刚刚在感受到屋子里的阴煞之气时,她突然发现可以从中探查出古墓所在!

    原本冰凌羽扇也算是古墓出土之物,只是可惜羽扇乃传中的上古神物,以她现在的修为根本不足以操控从而得知古墓下落。

    方才她用封灵之术卷走了一些阴煞之气,这就代表着她已经拿到了通往古墓的钥匙,范明不已经没什么大作用。

    虽然利用“双引阵”引出古墓所在的方法有些麻烦,但也总比在这里浪费时间和人耍嘴皮子要好。

    范明眼看着叶蓁就要离开,当即急了,赶忙冲上去拦住她们。

    “等等,我可以告诉你古墓所在,只要你帮我治好这夜不能寐的症状!”

    叶蓁停下脚步,泼墨般的眼瞳宁静若水地望向范明。

    “我已经知道古墓所在,所以这项交易并不能成立”

    范明闻言愣了愣,旋即双眸一怔,要知道那座古墓可是……这个姑娘根本不可能知道!

    没错,绝对不可能,她一定是在虚张声势!

    可是,当范明看到那双没有丝毫杂质的眼瞳时,却不由自主相信了她的话。

    但刚刚这姑娘还开口问他古墓所在,转眼间就已经知道了古墓的地址,难道眼前这个年纪的丫头真的有什么神通不成?!

    想到这里,范明姿态放得更低。

    他做古玩的,也见过些奇门中人,这类人最是不能得罪。

    “刚刚是我的不是,这样吧,只要你能治好我的症状,不仅古墓地址能告诉你,我也可以给你一个承诺,我大兴古玩虽然,但我范明还是有些人脉的!”

    范明还是妥协了。

    鬼怪之事他清楚是真的,如果不解决这件事,他命难保。

    叶蓁垂眸没有回应。

    倒是一旁一直充当布景板的农樱拽了拽叶蓁的衣袖。

    “叶姐姐,可以帮他一把”

    范明这话不假,古玩一行,有时候人脉也很重要。

    “好”

    叶蓁应了,既然如此,去掉范明身上的阴煞之气也可以。

    闻言,范明大喜。

    既然答应了,叶蓁也没拖延。

    她的指尖在空气中快速划着什么,片刻后,一抹看不见的金光闪过,直直被弹进了范明的额头,那一瞬间,一股温热感从额间蔓延至全身。

    范明微微愣神,对面的人只是抬了抬手,浑身上下的困顿酸软就消失了?

    怎么可能呢?

    金光?虚空画符的金光?

    农樱在一旁看得入神,虚空画符诶,太厉害了!

    “叶姐姐,你真是我见过最厉害的女修了!”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农樱见证了这句话的精髓。

    范明回神,半弯下腰。

    “感谢您出手相助,这是墓穴地址,不过这地方很难寻,是我一个朋友找到的,若您相信我,过些日子他再来时,我叫他带你们一起去如何?”

    见识了这一手,范明态度恭敬了很多。

    这番话时,语气非常真诚。

    他也的确有个合作伙伴,就是盗墓出身,本来这批货质量很好,他就想着过俩月和他再去一探究竟,毕竟他也只是拿了最边缘的东西。

    叶蓁接过一张草图,农樱也凑上前看。

    那乱七八糟的路线图确实让人有些迷糊,农樱就皱着眉一脸懵状。

    “往后你最好不要住在这里,那批货有问题”

    得到好处,叶蓁也不是个恩将仇报的,顺嘴提点了几句。

    果然,听到这话的范明大惊失色,难怪他会被那种东西缠上!

    如果刚刚他没有追上叶蓁,那结果?

    想到这里,范明只觉得一瓢凉水从天灵盖直冲而下,彻骨的冷。

    “多谢提醒,可否留个电话?等他过来,我就给你们打电话!不过这时间上可能不太准确,做他们那一行的,一般没有个固定的联系方式,不过他肯定会再来的,但我也不准是多长时间,希望你们别介意”

    范明抹去额间的冷汗,呼出一口气。

    一般来,两三个月对方就会联系他一次。

    叶蓁对这个没要求,她最近要忙酿酒厂的事,古玩店并不急,况且古墓就在那里,它也没长腿,跑不掉的。

    如果真是妲己墓,那一般人也进不去。

    古墓的事的确可以放一放。

    农樱留下电话,两人就离开了大兴古玩店。·k·s·b·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