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六章 冰凌石,灵石脉

时间:2018-04-03作者:葫芦蓁蓁

    这边叶蓁正在寻找遗迹的踪影,而仰光市的文庄拍卖行却炸了锅。

    m省距离z省算不上远,昨天的雷霆也被不少人看进眼里。

    文庄拍卖行。

    “婆婆,昨天的雷霆您可有看到?那不是普通雷霆吧?”

    文景聿面色冰冷,若细看也能看到其中的凝重。

    成功晋阶的花萼气质更加柔和,她一直望着西北方,眸色微沉。

    西北方,z省所在地。

    “看到了,那地方…有灵兽进阶,只是不知成功与否”

    作为华夏五圣之一,花萼的见识很广,她也曾见过魔兽进阶,只是没有昨天那么声势浩大罢了,西北方的雷霆仿佛要洞穿天地。

    “灵兽进阶?”

    文景聿呼吸微重,即便是他都没能收服一只灵兽。

    “是啊,只是不知是什么品种,居然引来那么重的雷霆”

    花萼也的确被震撼到了。

    “那要不要派人去找?”

    文景聿有些跃跃欲试,那可是灵兽,可以被契约的灵兽!

    当初拍卖会一片鲛人鳞就被拍到天价,更何况一只真正的灵兽?

    “不,那灵兽不是咱们能觊觎的”

    花萼摇了摇头,很干脆地拒绝了文景聿的提议。

    能够渡劫的灵兽,是天地宠儿,若是交恶,斩杀了还好,若斩杀不了,那只会不死不休,灵兽这种东西是非常记仇的,它们会记住敌人的气息。

    虽然觉得有些遗憾,但文景聿还是放弃了。

    花萼绝不会害他,有时候有些事情不能太过强求。

    “婆婆,这几天我会联系叶蓁”

    离开前,文景聿道。

    “哦?做得很好”

    花萼闻言微讶,旋即轻笑着点了点头。

    叶蓁那个孩子她是非常看好的,邬魍山中的宝物很多,全看各人缘法,能够扶持一把自己看重的后背,也算是给华夏的未来添砖加瓦了。

    天下是越来越不太平了。

    *

    一袭白衣的文景姝坐在窗边,看着屋外的景色,脸上一片冷漠。

    “小姐,昨晚那紫色雷霆到底是什么东西?”

    侍女站在文景姝身后,想起昨晚的景象,还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就算是距离很远,但遥遥望去,就像是天空破开一个大洞般,着实可怕。

    “应该不是普通雷霆,但确切是什么我也不甚清楚”

    文景姝眯了眯眼,她也不过四品巅峰修为,根本看不出那雷霆是何物所致。

    “那要不要派人去查查?”

    侍女俯身在文景姝耳畔轻声问道。

    对于这个问题,文景姝显然也有些犹豫,她沉思片刻后挥了挥手。

    “不必,再过一段时间邬魍山就要发生变故,你只要把我们的人都汇集在一起,届时能抢占一块肥肉即可,旁的事比不得现在,分心不得!”

    文景姝也是个果决的人,知道什么对自己更有利。

    前几天有消息说国外的一些势力想要对邬魍山出手,仰光市距离予图市很近,邬魍山也一直被世人看作是文庄拍卖行的守护之处。

    “是!只要这次小姐能在邬魍山得到机缘,拿下整个文庄就不在话下!”

    侍女情绪也有些激动,不再去想昨晚雷霆之事。

    “是啊,文庄拍卖行,也该换换主人了”

    文景姝点了点头,声音稍轻。

    *

    “哥,邬魍山应该能守住吧?”

    回到仰光市的安凛神情有些凝重,不似在桥沅村那般活跃。

    两天前就是安青云一个电话把他叫回来的,原因就是邬魍山之难,当然,叫他回来不是为了守护,毕竟他此刻也就是个男爵,根本抵不上什么作用。

    “小凛,邬魍山中有宝物,也有灵兽,带着这张图,到时候必有收获”

    安青云面容依旧温和,并没有直白地回安凛的话。

    邬魍山没有应不应该守住,而是必须守住。

    “这是…邬魍山的地图?”

    翻看着手中的图纸,安凛眸子大睁,问道。

    邬魍山很大很大,若是有一张地图,倒是可以少走很多弯路。

    “我在文庄拍卖行那么久,邬魍山去过三次,这张地图是多少次生死厮杀中换来的,有的地方我标记了未长成的灵果,你到时记得摘下收好!”

    “哥,谢谢你”

    安凛声音郑重。

    “我们兄弟俩从小相依为命,何以言谢?”

    安青云伸手拍了拍安凛的肩膀,声音欣慰。

    自己的弟弟的确命运多舛,他经历过那么多挫折,最终还是长成了一个让他感到骄傲的男人,他希望自己的弟弟以后一帆风顺。

    “你放心吧大哥,我一定不会辜负你所望!”

    安凛收起地图,满脸坚毅。

    他已经不再是以往那个被兄长庇护在羽翼下的小男孩,他长大了,他想要变强,就像小时候哥哥保护他般,成为哥哥的守护神。

    “对了小凛,你看那个方向,可是桥沅村?”

    安青云笑了笑,像是想到什么,指了指西北方,问道。

    闻言,安凛望去,点了点头。

    没错,他刚从那边回来,那里的确是z省也就是桥沅村所在的方向。

    “为什么这么问?”

    安凛突然警觉起来,他知道兄长不满他喜欢叶蓁,难道是他有什么打算?

    “大哥,是我喜欢她,不关她的事,你千万不能对她动手!”

    安凛不自觉地挡住了安青云的视线,声音有些低沉。

    虽然还不明白对叶蓁的感情到底是欣赏多过喜欢,还是喜欢多过欣赏,但现在的两人是朋友,他并不希望自己最亲的人对自己的朋友下手。

    “你在想什么,在你心里,大哥就是这样的人?”

    安青云轻轻推开安凛,有些哭笑不得。

    别说叶蓁是安凛的朋友,就是花婆婆和文景聿都对她另眼相看,赞誉有加,即便他本事再大,也不可能偷摸着对叶蓁下手,自己这个弟弟啊…

    “那就好,可若不是如此,大哥为什么会提到桥沅村?”

    放下这件事,心头的又一疑惑浮了出来。

    “你小子…真是…还记得昨天晚上的惊雷和大雨吗?”

    安青云意有所指地问道。

    昨晚仰光市也像桥沅村般,下起了瓢泼大雨,而且雷鸣震耳。

    “大哥是说天上的紫色雷霆?那不就是普通的雷吗?”

    安凛想着昨晚透过房间窗户看到的雷霆,不禁皱了皱眉。

    他是吸血鬼,天生对光明和雷电之类的正义之物很敏感,也很抗拒,昨晚他的确看到了雷霆,但却没有太过注意。

    “不,如果我没有猜错,是有妖兽在桥沅村渡劫”

    安青云遥遥望着桥沅村的方向,声音有些复杂。

    妖兽这种东西很难对付,它们进阶也很困难,但往往进阶成功后实力会成倍增长,在华夏地界上更是难有敌手,一直顺利地繁衍下去。

    听到安青云的话,安凛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妖兽?大哥,叶蓁在桥沅村不会有危险吧?”

    他从小在文庄拍卖行长大,虽然不是修者,也没用见过妖兽,但是对于这种生物的可怕之处还是知道些的,它们力大无穷还能使用术数,人类难敌。

    知道桥沅村有妖兽,安凛的心不规则地跳动起来。

    他知道叶蓁很厉害,但这种忧虑真是不由他心。

    那可是妖兽,没有任何感情的妖兽!

    “小凛,若叶蓁不主动去招惹妖兽,那妖兽又为何要对她动手?更何况渡劫的妖兽能否渡过天雷还有待一说,何惧之有?”

    一提到叶蓁,安凛就像变了一个人。

    说话时,安青云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味道。

    真不知道自己这个弟弟是怎么在仰光市创下那么大的产业的,就这种没有丝毫逻辑,一遇到叶蓁就混乱的性格,公司恐怕迟早倒闭。

    安凛丝毫不知兄长对自己的吐槽,听到他的话心情才稍微放松下来。

    “大哥,以叶蓁的实力,你们完全可以邀请她过来一起抵抗外敌守护邬魍山啊,相信我,她一定能帮上大忙的!”

    想了想,安凛道。

    邬魍山那么好的地方,自然应该叫好友一起。

    回头,安青云若有所思地看了看安凛。

    自己的弟弟,从小性格就挺自私的,那时候条件不好,若不只想着自己早就饿死了,本以为他的性格会一直这样下去,没想到碰到叶蓁,性格又变了。

    邬魍山是他们m省修者的历练场所,里面资源很多。

    资源这种东西,用一点少一点,多一个人就有可能分走自己的。

    “哎呀大哥,我是认真在帮你!”

    被安青云的眼神看的发毛,但安凛还是一本正经地道。

    “得了,景聿会邀请她的,这就不用你操心了”

    安青云暗暗唾弃自己的弟弟,转身走了。

    安凛倒是丝毫不在意安青云的态度,只是想到很快又能再见到叶蓁,心头微喜,而且他的酒也快喝完了,正好可以和老板再多要几瓶。

    还别说,“银月”滋味很好,一些商场上的朋友都赞不绝口。

    ——

    枫林谷越走越深,道路也越发崎岖蜿蜒。

    杂草足有半人高,偶尔还能听到虫鸣之声。

    一路上有月牙的灵兽威压在,倒没有不长眼的野兽撞上来。

    “叶姐姐,快到了吧?”

    农樱吐了吐舌头,只觉得腿快要断掉了。

    真没想到枫林谷居然这么宽广,地界也大的出奇。

    “嗯,就在前面那片林子”

    通过和月牙在精神领域的对话,叶蓁把目光定在了不远处的林子中。

    从远处看,那片林子没什么不同。

    待来到林子边缘,农樱刚要走进去,却发现被一层看不见的障碍挡在了林子外面,难以寸进,就好像面前有一堵柔软的水墙般。

    “哎呦,叶姐姐,你怎么知道这林子有古怪啊?”

    农樱被撞的后退一步,旋即满目惊奇地看向叶蓁,问道。

    “想知道自然就有办法知道”

    叶蓁高深莫测地说完,就上前打量起守护这片林子的结界。

    这结界触摸上去很柔软,就像葫芦空间不曾拓开的空间屏障般。

    观察了半晌,叶蓁才确定结界将这片林子整个笼罩着,不论是从上还是从下都没有通道,可谓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毫无办法。

    “叶姐姐,怎么办?”

    感受着绵软的触感,农樱有些无语地皱起眉。

    这地方看样子是很难进去了,可是都到边上了,难道就这样放弃?

    叶蓁没有回答农樱的问题,盘膝坐在结界外,不知在想些什么。

    “诶?叶姐姐你在干什么?”

    农樱又捏了捏柔软的结界,问道。

    月牙不禁翻了个白眼,撅起蹄子把农樱轻轻踹到一边,不让她却打扰叶蓁的思路,对自己刚认下的主人,它抱着十二万分的信任。

    这丫头就是个拖后腿的,说不定是被魔血暗妖果控制到坏了脑子。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日头也偏西了。

    “柔…柔…我知道了!以柔克刚!以刚克柔!”

    倏然,叶蓁起身,想到了一个可行的办法。

    月牙曾说过,这片结界用蛮力是打不开的,但结界柔软,既然无法用术法打开,那就要用坚硬的东西来克,可是什么东西呢?

    在饕鬄大陆时,结界种样繁多,解开的方法也千奇百怪。

    而面前这个,她用灵气去沟通消融,是毫无作用的。

    眼下最好的办法就是找到能与结界相克的硬物,或许可以打开。

    “主人,别白费功夫了,我的角就很坚硬,但以前试过很多次都没用”

    月牙瞬间在精神领域给叶蓁泼了一瓢冷水。

    以刚克柔的方法是没错,但哪有硬物能和此结界相碰?

    深怕叶蓁不信似得,月牙说完就跑到远处,高高扬起脑袋上的独角,踢了踢后腿,如一阵风般向着结界冲了过去!

    ——“咻”

    尖锐的独角和柔软的结界撞在一起,造成很大的凹痕。

    就在农樱屏住呼吸以为独角要破开结界时,柔软的结界又将月牙给弹了出去,结界摇晃了几下又恢复平静,没有丝毫破裂的痕迹。

    “嘶——叶姐姐,月牙的角都打不开这结界!”

    农樱感到有些绝望了,要说能和修者结界相媲美的硬物,可算是宝物了。

    被弹飞出去的月牙倒在地上,抬起脑袋看了看叶蓁,就那样慵懒地躺下了,从昨天晚上到现在它都没休息,好累,不想动了。

    对于月牙的犯懒叶蓁看的好笑,没说什么。

    月牙是进阶灵兽,它的独角都破不开结界,那情况就有些复杂了。

    她身上也没什么利器,该怎么办呢?

    在叶蓁思绪时,农樱有些无奈地捡起地上的小石头扔向结界,奇怪的是,石头竟可以穿透结界进入林子,并没有碰到什么阻碍。

    叶蓁看到这一幕,眸光微动。

    想了想,从空间中取出一样从来没用过的东西。

    撑开手时,掌心中有一颗晶莹剔透的水晶石。

    这颗石头就是当初在簿子村时,在田娟棺木中找到的“冰凌羽扇”扇柄上镶嵌的“冰凌石”,也就是女娲补天遗留下的四颗神石之一。

    女娲石是作补天之用,既然天都可以弥补,那结界呢?

    虽然现在不是弥补结界而是破开结界,但只要“冰凌石”可以融合到结界中,那她就必然能够控制这座奇怪的结界,到时进出就完全不是问题!

    叶蓁张开手,“冰凌石”在她的控制下飘向结界。

    不出所料,神石果然不同于普通凡石,在“冰凌石”触碰到结界时,透明的结界突然发出一波轻微的震荡,片刻后,神石就嵌入到结界中,如中心一般。

    这时,叶蓁再次靠近结界时,心念所动,已经再无排斥之感。

    有神石在其中,熟悉叶蓁的气息,柔软屏障宛如无物。

    “我的天,叶姐姐,你是怎么进去的?”

    看到走进结界的叶蓁,农樱突然睁大了眼,完全不敢置信。

    就连倒在地上的月牙都翻身站了起来,动了动毛绒绒的尖耳,这片林子它来过好多次都没办法进去,自家主人怎么随随便便就走进去了?

    是的,就那样走进去了…

    “你们试试能不能进来”

    叶蓁站在结界内望向外面,说道。

    这结界除了生物,倒是没别的作用。

    农樱忙不迭点了点头,小心翼翼地靠近结界,伸手触摸时,却又摸到了那柔软的结界,和刚刚完全没有分别。

    “叶姐姐,不行啊!你到底是怎么进去的啊?”

    农樱上下打量着结界,又看看结界里的叶蓁,眼睛睁得老大。

    月牙也动身体碰了碰结界,它也进不去。

    被两双萌哒哒的大眼盯住,叶蓁倒是很自然。

    她向前走了一步,就又从结界中穿透出来,毫无阻隔。

    看她出来,农樱伸手轻轻捏了捏叶蓁的身体,又捏了捏自己的,感觉没什么不同,看着叶蓁虽然略脏但依旧清美的脸,难道说这结界看颜值?

    叶蓁没在结界外久留,再次穿透进去林子。

    反复试验后发现,只有她能随意进出结界,农樱和月牙都不可以。

    思来想去,叶蓁也得出一个结论。

    “冰凌石”是她所得,也被温养在葫芦空间许久,只认得她一个人的气息,故而融入结界后也只认得她一个人,这才导致这样的局面。

    “既然如此,那你们就待在这里,我一个人进去”

    看了看傍晚黑黝黝的林子,叶蓁道。

    “啊?这样不好吧,叶姐姐,我不放心,这太危险了!”

    农樱也看了看神秘莫测的林子,有些犹豫。

    这地方谁都没来过,就连月牙这头灵兽都没进去过,如果遇到什么突发情况或者危险什么的,就叶蓁一个人如何应对?

    “是啊主人,那蠢丫头终于聪明了一回,这林子可不能随便去”

    月牙也在精神领域反对叶蓁一个人进入其中。

    “不用担心,我自己心中有数,月牙,要保护好农樱”

    在枫林谷已经待了两天,时间不多,叶蓁主意已定。

    她独自一人倒也好些,毕竟葫芦空间无法暴露,有什么危险她可以到空间中躲避,总好过一群人遇到危险却逃脱不了强些。

    闻言,月牙有些不满地撩了撩蹄子。

    它也想进去,而且主人一个人遇到危险怎么办?

    农樱虽然也想进去,但她了解叶蓁,后者决定的东西,就会坚持,当即也只能皱眉点了点头,面上的担忧一览无余。

    “那叶姐姐,你可一定要小心,打不过就跑,可别像古墓那次似得…”

    农樱像是在嘱咐一个毫无战斗经验的小孩子。

    叶蓁认真地颔首,没多说什么,转身就像林子深处走去。

    看着她逐渐渺小的背影,农樱皱眉问道:

    “月牙,你说叶姐姐不会有事吧?她一定会平平安安的吧?”

    感受到农樱语气中的不安,月牙歪头想了想,上前几步,用头颅上的独角轻轻蹭了蹭她的身体,略带安抚,示意她不会有什么大碍。

    眼前这个人类倒是不让人讨厌,既然是主人的妹妹,那就是自己人。

    月牙冰冰凉凉的毛发缓解了农樱心头的不安,紧绷的脸蛋也放松下来。

    *

    天色越来越暗。

    被枝叶遮蔽的道路几乎伸手不见五指,不过叶蓁精神力探测着,再加上超强的五感,并没有看不到前路的危机,一路上很安全。

    而且她手中拿着的“冰凌石”在黑暗中散发着**白的光。

    林子里很干净,没有杂草也没用石头,只是黝黑的土地。

    走了许久,叶蓁却发现这片林子好似没有尽头般。

    看了看面前熟悉的树木,叶蓁蹙眉,伸手摸了摸树干,并没有什么不妥。

    “这个地方?”

    她好似在原地打转一般,过了这么久,都没有走出去,而且面前的树木都长一个样子,到底是她被困住了,还是这里只是幻境?

    叶蓁双指并拢,轻轻划过双眸。

    再睁眼时,瞳孔中已经多了细小的花朵,轮回之眼。

    原本以为使用轮回之眼应该可以看出什么端倪,可谁知,用上轮回之眼后,眼前的情景还是一成不变,也就是说,她所经历的并非幻象…

    那到底是什么呢?

    对于这样的问题她实在想不通原因。

    沉默半晌,心念一动消失在原地。

    外界那么黑暗,空间却光明如春,倒叫叶蓁有些许不适应了。

    “卿卿”

    叶蓁进到葫芦空间的一瞬间就被司缪察觉到。

    他玉眸微亮,眨眼便出现在叶蓁面前,声色缱倦。

    空间里的时间发生变化,说起来,他也有好久没见过叶蓁了。

    “司缪,我需要你和莱格帮我”

    叶蓁也没客气,直白道。

    听到她的话,司缪轻笑,他就喜欢叶蓁和他如此熟稔的语气。

    “神妃,有什么事尽管吩咐便是”

    莱格也凑了过来,在洞天福地这几天,他的身体也恢复了不少。

    既如此,叶蓁就带着两人离开了葫芦空间。

    空间一瞬,外界也不知过去了多久,只是依旧黑洞洞一片。

    “这是一座遗迹的结界,我以‘冰凌石’融入结界,这才进到其中,只是好像一直寻不到出路,我以轮回之眼看过,不是幻境”

    叶蓁语气有些疑惑,这种情况她并没有经历过。

    “哦?有这样一回事?”

    莱格是木属性,在这样长满树木的地方如有神助。

    司缪的银发在‘冰凌石’照耀下,摇曳出潋滟的波光,美得惊人,他闭眸,头微侧,感受着空气中的元素波动和灵气流转。

    “是隐阵”

    只是一瞬,司缪就知道这地方为何那么奇怪了。

    他存世很久,自然比叶蓁知道的要多。

    “隐阵?”

    叶蓁不解,她是灵阵师,知道的阵法无数,但隐阵她却从未听过。

    “让莱格解释给你听罢”

    司缪伸手抚了抚叶蓁的长发,看向莱格。

    “哈哈,神妃,隐阵你不清楚也是正常的,因为这是妖族的秘法,而这一秘法又是我们精灵一族构造出的,人族很少有人见过”

    莱格大笑着解释出隐阵的含义。

    精灵乃是木属性之王,他们是木系宠儿,没有他们操控不了的灵植。

    而隐阵就是以草叶树木摆出的五行八卦,这其中的灵气构建凝结都需要特定手法,叶蓁察觉不出不对劲所属正常。

    “所以说,这片林子其实是一座隐阵?”

    叶蓁了然,原来如此。

    她的气运果然不错,如果司缪没来找她,那今日她恐怕只能无功而返。

    “放心吧神妃,就是再厉害的隐阵,对我来说也如同无物”

    莱格拍了拍胸口,一副所有事情交给我的表情。

    他性格温柔诚实,是绝对不会说大话的。

    司缪牵着叶蓁的手,向一旁走去,把主场让给莱格。

    “你还是和在饕鬄大陆一样,闲不得”

    叶蓁的手有些凉,司缪展开骨节分明的手将她的手全然包裹在其中。

    看着她墨色的眸,不禁笑道,言语间自有一股旁人听不出的宠溺。

    以前在饕鬄大陆,叶蓁就总是翻山越岭去寻找香料和灵植,她把大部分时间都放在了厨之一道,并没有多少时间修炼,以致多年都是仙尊。

    “这个世界即将迎来纪元之争,哪里能闲得?”

    和司缪站的近些,都能闻到他身上青竹的味道,清淡好闻,叶蓁忍不住轻轻嗅了嗅,这个味道有着让人上瘾的魔力。

    纪元之争,无论在哪个大陆都是可怕的存在。

    “别怕,我会保护你”

    司缪剑眉几不可见地动了动,旋即勾起唇,如安抚孩子般安抚着叶蓁。

    纪元之争来临时,他必然要恢复,与这天道争上一争!

    “有缥缈神尊在,我自然是不怕的”

    叶蓁好心情地和司缪调侃了几句。

    司缪曾在纪元之争中挽救了饕鬄大陆千千万万的生灵,是当之无愧的位面掌控者,有他在,她的确没什么好怕的,更何况,她的性格本就没有害怕之说。

    那边,在莱格灵气指引下,林子里的树木都无根自动。

    直到最后一棵树木到位,只听“咔嚓”一声,几棵并不起眼的树木仿佛陷入到一片沙地之中,而正中央的一块土地竟然裂开了一个入口。

    “王,神妃,好了!”

    莱格站在入口处,对两人道。

    这个隐阵算不上厉害,依他的能力足以打开了。

    站在入口,叶蓁向下望去。

    洞口下是盘旋的梯子,梯子仿佛悬浮在半空中般,极具视觉冲击。

    “走吧”

    叶蓁抿唇,对即将到来的秘境很期待。

    “王,神妃,我先走,你们跟在我身后即可”

    莱格作为一个合格的统领,率先走了下去。

    盘旋梯很长,周围空荡荡一片,寂静的吓人。

    “这是地底?”

    感受着空气中的泥土气息,叶蓁问道。

    对于这样的地方,叶蓁并没有司缪和莱格这样的天然宠儿熟悉。

    “没错,这处遗迹倒别出心裁”

    莱格很欣赏建立遗迹的那位,懂得隐阵的必非人族。

    “这不是遗迹,地下有灵石矿脉”

    司缪一直紧紧牵着叶蓁的手,他语气微淡地说道。

    而这句话却叫叶蓁和莱格的脚步瞬间顿在原地,灵石矿脉?!

    灵石,饕鬄大陆修者圈子的通用货币,也是修炼的必需品。

    灵石有下品,中品,上品和极品之分,一枚极品,相当于千枚上品,一枚上品又相当于千枚中品,由此类推,不过即便是在饕鬄大陆都少见极品灵石。

    饕鬄大陆的她并不缺钱,毕竟是厨神,一顿灵食的价格动辄数百上品灵石。

    灵石矿脉这种东西,就算是在饕鬄大陆,叶蓁都没见过。

    如果真是灵石矿脉,那绝对比一座仙家遗迹还要让人垂涎!

    “真的是灵石矿脉?”

    虽然心中已经相信了司缪所言,但叶蓁还是忍不住重复着问了一句。

    问话时,清透的眸子亮闪闪的,一副掉进钱眼的模样。

    “呵,自然是有的”

    司缪伸手点了点叶蓁的鼻尖,轻笑着回答,这个样子的叶蓁让他很喜欢。

    莱格原本也想问几句,但这个情况他很聪明地选择了闭口。

    眼观鼻,鼻观心,他这个电灯泡还是继续走吧。

    “有了灵石矿脉,我就可以在空间构建大阵,对你的身体大有裨益!”

    知道有灵石矿脉后,叶蓁就开始说起自己的规划。

    不过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司缪的身体,她可以构建多种灵阵,灵阵种类繁多,也有可以温养身体的,这对于司缪来说绝对利大于弊。

    到神农一脉还有两个月,有了灵石矿脉和生命之泉,她也不用如此担忧了。

    闻言,司缪将叶蓁的手握得更紧。

    他这一族天生地养,天性血脉凉薄。

    直到遇见眼前的女子,他才知道什么叫温暖,就如现在,她的忧虑和担忧如一阵阵暖光,从他的心口处蔓延到四肢百骸。

    叶蓁轻笑,回握住司缪的手。

    一路来到最底层,入目的一切让叶蓁感到惊艳不已。

    这一片空旷的地域是在地底,而四周的土壁却并非黑土,而是被散发着五彩霞光的石头给嵌满了,晶莹剔透,非常耀眼。

    有灵石的光泽在,地底并不漆黑,反而亮的惊人。

    “这一条灵石矿脉还不小!”

    莱格惊叹一声。

    他们精灵一族是自然宠儿,灵石矿脉族中也有,只是没想到在这个灵气凋落的大陆,居然也能发现这么一条品质不错的灵石矿脉。

    “品质繁杂,倒有几颗极品”

    司缪一眼扫过,就把矿脉看了个清楚。

    他眼光非凡,一眼就看到了几颗光泽明显不同的灵石。

    “运气很好”

    司缪伸手轻轻一招,几颗灵石就不受控制地朝他飞了过去。

    落在司缪掌心的灵石呈**白色,并不大,距离近了,就能发现其中散发的灵气波动,这种波动很强,的确是货真价实的极品灵石无疑。

    “这么多灵石,真是太好了!”

    叶蓁笑得开怀,面对这样的破天财富,即便是她的性子,都无法平静。

    这里不比饕鬄大陆丰富的资源,也许这样品质和数量的灵石矿脉仅此一条,吸收灵石中的灵气绝对比自己打坐修炼快很多。

    “你喜欢灵石?”

    司缪挑眉问道,在他的记忆里,叶蓁可不是个贪财的性子。

    “在饕鬄大陆我不缺也就看的淡些,在华夏灵石可是稀罕之物,自然欣喜”

    叶蓁说的理直气壮,丝毫不为自己的贪财感到羞愧。

    “待灵域打开,再给你几条灵石矿脉”

    司缪轻轻拍了拍叶蓁的脑袋,语气和话都极为宠溺。

    莱格看的有些目瞪口呆,这是自家那个情商很低的神尊?假的吧?

    叶蓁也不脸红,大大方方地应了。

    要把整片矿脉的灵石挖掘出来也是个大工程,就算有术法,但灵气也不是这么耗的,这下子叶蓁倒有些犯难了。

    “我帮你”

    司缪说着,就要动手。

    “不行!你是伤患,不能随便使用术法!”

    叶蓁坚定地拒绝了,刚刚取一两块还不算什么,这条矿脉如此宽广,要全部取完,那司缪这段时间的修养也算是白费了。

    “是啊王,您还是到一边歇着,我帮神妃就好”

    莱格也满脸不赞同地看着司缪,而且他的王怎能亲自动手挖灵石?

    不自觉在脑补了一下司缪挖灵石的画面,莱格无语地抽了抽嘴角,画面太美,他不想看,那实在太毁灭自家神尊凌驾天地的形象了。

    “对了!神妃可不可以将这一片灵石矿脉收入洞天福地?”

    莱格突然眼睛一亮,提出一个想法。

    然而叶蓁却缓缓摇头。

    “这条灵石矿脉衔接着枫林谷,茶山和簿子山,若是收走,恐怕…”

    没错,若要把这条矿脉收进葫芦空间,恐怕还要将这一整条灵脉完整地挖掘出来才可行这样一来,也不是个什么小工程。

    就在一行人议论时,灵石矿脉中突然传来细小的挖掘声。

    司缪手指微动,几只小东西就从灵石矿脉中飞了出去,摔在了地上。

    这几只小东西并不大,外表披着金色的铠甲,两只前爪非常有力,尖尖的脑袋很小,若不惜看恐怕看不到它的五官。

    “掘掘兽?”

    莱格惊呼,似是没想到这地方居然会有掘掘兽的存在。

    司缪也剑眉微挑,刚刚还在愁如何挖灵脉,真是瞌睡了有人送枕头。

    对于掘掘兽,叶蓁也有所耳闻。

    这是魔兽中的最底层,除了坚硬的身体,没别的杀伤力,然而它们却是各个种族最喜欢的魔兽,原因无他,掘掘兽天生具有寻找矿脉的能力,它们喜欢亮晶晶的东西,灵石就是最好的选择,故而大多数掘掘兽都把巢**建在灵脉中。

    饕鬄大陆的掘掘兽都很少见,就是因为灵脉难寻。

    “哈哈,有了掘掘兽,就不用担心灵脉带不走了!”

    莱格笑了,对地上几只掘掘兽招了招手。

    对于这种小型魔兽,亲和力强大的精灵族显然是最适合谈判的。

    抱起几只在司缪面前瑟瑟发抖的小兽,莱格也不知对它们说了些什么,谈判不过几分钟,几只小兽就飞奔向灵石矿脉,开始卖力工作了。

    “你说了什么?”

    叶蓁略有些好奇。

    “神妃见谅,我就是许诺带它们一起到一处洞天福地去”

    莱格笑着道。

    掘掘兽生活在这条灵石矿脉中,它们力量不足,除了答应要求别无他法,可是若离开了矿脉,没有灵气,弱肉强食,它们也生存不了多久。

    最好的办法就是带它们走,只要有另一条出路,它们会懂得如何选择。

    正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

    当然,除了恩威并施外,也是因为司缪的荒古神兽之息。

    魔兽,亦或者说妖兽,都重视血脉之间的等级压制。

    如司缪这种屹立于最顶层的,是所有兽类想要攀附的,掘掘兽也不例外,在妖兽种族中,也有依附之说。

    弱小的族群为了发展,会寻找强大的族群依附,成为它们的附属族群。

    掘掘兽当然不会奢望被司缪庇护,只是跟在他身边,也是一种荣耀。

    有了掘掘兽帮忙,一切都水到渠成。

    随着叶蓁的动作,一条巨大的灵石矿脉就被收入到葫芦空间中,只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这条矿脉下竟然还隐藏着别的东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