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七章 绿生藓,新征程

时间:2018-04-03作者:葫芦蓁蓁

    失去了灵石矿脉,眼前更加空旷,偶有几颗滚落的灵石,更显凄凉。

    然而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出现在几人视野的东西。

    灵石矿坑中此刻留着一块足有五个成年人合抱才能环绕的巨大灵石,它散发着**白色的光,温暖祥和,乃是极品灵石。

    这样的体积,价值不可估量。

    只是叶蓁却没有看它,而是把目光放在了长在灵石上的一片青色上。

    在**白的极品灵石表面,那片青色格外突兀,本该是难看的,却意外吸引人的目光,好似它比那巨大的极品灵石还要美丽般。

    “那是…绮罗绿生藓?”

    分明是刻在心间的模样,叶蓁此刻却忍不住开口询问。

    司缪眯了眯玉眸,亦点了点头。

    “是绮罗绿生藓,不曾想十二仙灵在这样的大陆会接二连三的出现”

    说着,司缪就以奇异的目光看了叶蓁一眼。

    他的卿卿还真是被天道眷顾之人,与十二仙灵有缘,与永生有缘。

    “是啊,十二仙灵这种层次的仙草,在饕鬄大陆时我可是见都没见过,真是沾了神妃的光,不仅能见到‘玄寒冰魄草’,如今竟又见到了‘绮罗绿生藓’”

    莱格喜欢灵植,对十二仙灵更是抱着万分欣赏和期待。

    叶蓁没回应,缓缓朝灵石走去。

    靠近了,才窥到“绮罗绿生藓”的全貌。

    它形似一片树叶,面积不大,其实是由丝丝缕缕的枝条组成,青翠青翠的色泽非常晃眼,而枝条顶端散发着金色的光,一看就不是凡物。

    “绮罗绿生藓算是十二仙灵中极难找到的,它没有固定的生长地点”

    司缪也上前,伸出修长精致的手指碰了碰“绮罗绿生藓”的枝条,后者如活了一般,竟如羞涩般向一旁躲了躲,人性化十足。

    “‘玄寒冰魄草’会散发灵气,那‘绮罗绿生藓’呢,它有什么作用?”

    叶蓁也伸手碰了碰,略显好奇地问道。

    她已经见识过“玄寒冰魄草”的作用,虽说只有洗清莫娴的罪孽它才能挥发真正的能力召唤菩提树,但处于封印状态的冰魄草也不可小觑。

    “绮罗绿生藓有焕发灵植生机的作用,使枯木逢春”

    司缪毫不吝啬地给叶蓁补着知识。

    闻言,叶蓁美眸一亮。

    十二仙灵果然样样不同凡响,这些作用实在叫人叹为观止。

    “好了,收起来”

    叶蓁颔首,刚要收起,却想到上次的空间封闭事件。

    在m省崖下找到“玄寒冰魄草”时,她把其收入葫芦空间,却没想到空间升级竟然把她排斥在外,以致于动用了秘法。

    “我需要先把你们送到空间”

    想了想,叶蓁道。

    上次空间升级时,兰陵王和吱吱都在其中,第二天也并没有发生任何事,可见空间升级时不会有意外发生,她才会有此一说。

    如若不然,她带着司缪和莱格出了林子,怎么解释?

    司缪点了点头,伸手将叶蓁揽入怀中。

    “小心些”

    短短的三个字,饱含情意。

    “好”

    叶蓁应道,旋即将司缪和莱格送入葫芦空间。

    四周一下变得寂寥起来,叶蓁轻轻呼出一口气。

    伸手触摸那块巨大的灵石,心念一动,灵石和“绮罗绿生藓”都消失在原地,而空气中原本蕴含的浓郁灵气也一下子消散了很多。

    收起“绮罗绿生藓”后,叶蓁就如风般跃到了盘旋梯上。

    她有预感,这处灵石矿脉是由“绮罗绿生藓”所镇,所以…

    待叶蓁回到林子中,能清晰地听到地下传来“轰隆隆”的声响,而隐阵也再次启动,将地底入口隐藏,树木也恢复原位,看不出任何不妥。

    只是没想到失去了灵石矿脉和“绮罗绿生藓”后,这片守护林子的结界依旧存在,而且丝毫没有被削弱,这块地方以后也许会有用。

    将“绮罗绿生藓”送到葫芦空间后,她果然进不去,空间再次升级了。

    处理完一切,叶蓁就向林子外走去。

    离开总比寻找要简单很多。

    没过多久,叶蓁就回到了初始进来的位置。

    “叶姐姐,叶姐姐!你终于出来了!”

    一直瞪着眼睛的农樱一眼就看到了叶蓁,当即心中松了口气,可爱的小脸上也挂上了甜笑,一下子从盘坐的原地跳了起来,一副激动的模样。

    月牙蓝色的兽眸里也满是喜悦,高兴地在原地踩了踩。

    叶蓁轻笑,这次到枫林谷真是收获颇丰。

    拿出“冰凌石”再次融入结界,顺利离开了林子。

    “叶姐姐,找到遗迹了?”

    上上下下检查了叶蓁一遍,发现她没受伤,农樱才松了口气。

    “林子里没有遗迹,不过有灵石”

    叶蓁并没有瞒着农樱,将林子里的事一笔带过。

    灵石矿脉并没有说,并非不信任,而是这种事越少人知道越好。

    “灵石?!”

    农樱惊呼,她知道古籍上所说的灵石,里面蕴含有灵气。

    “喏,的确是灵石”

    说着,叶蓁就取出一块递给农樱。

    绿色的石头在初阳的照耀下,折射出漂亮的光泽。

    “真的,叶姐姐,居然是真的灵石!”

    农樱捏了捏手里的灵石,激动地像个孩子。

    华夏灵石稀少,只有一些少数古族会遗留一些,但也是宝贝般的存在,只有对家族做过杰出贡献的才可能得到一块灵石。

    神农一脉的宗庙内就有灵石,只不过被隐藏的极好。

    即便身为神农一脉脉主的亲孙女,她也不曾见过灵石,可见其珍贵。

    “天呐,我居然见到灵石了!叶姐姐,你快把它收好,别给别人看到!”

    激动过后,农樱又把灵石塞回到叶蓁手中。

    华夏世界为宝贝杀人的也很多,如果被人知道叶蓁手中有灵石,恐怕会有不少人见财起意,毕竟灵石这东西有助修炼,又格外稀少。

    “你拿着,这是一块上品灵石,等你把其中灵气吸收干净,再来和我取”

    农樱的反映让叶蓁更明白,灵石在华夏的珍贵。

    她把农樱当作自己人,也希望她的实力能有所精进,纪元之争即将到来,现在最要紧的就是增长实力,能在大战中获得一线生机。

    枫林谷是一处福地,一条灵石矿脉,足以带来绝大的好处。

    “这…叶姐姐…”

    灵石握在手心,农樱有些犹豫,也为叶蓁的举动感到心口泛酸。

    她很清楚上品灵石的价值,她没想到叶蓁会送给她。

    看着农樱泛红的眼圈和眼眶中摇摇欲坠的泪花,叶蓁无奈地摇了摇头。

    “小樱,既然你认我做姐姐,就不该这么客气,况且我们很快就会到神农一脉,难道你不想让你的仇人看看如今的你?”

    叶蓁的话让农樱很快振作,狠狠擦了擦眼中的泪。

    “叶姐姐,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辜负你对我的期望!”

    听到农樱的话,叶蓁点了点头。

    现在本就不是矫情的时候,大仇小恨都有面对的一天。

    “哞呜~哞呜~”

    见叶蓁把注意力都放在农樱身上,月牙不乐意地叫了几声。

    月牙身为妖兽,叫声很奇特,并不清亮,反而很闷。

    “主人,我也在这里!”

    用脑袋蹭了蹭叶蓁,月牙怒刷存在感。

    很幼稚的是,月牙还用尾巴把农樱甩到一边。

    小孩子般的举动倒是给略显沉重的气氛添加了一丝趣味。

    “对了叶姐姐,我们怎么把月牙带走啊?”

    听到月牙的叫声,农樱才想到这一茬。

    月牙的外形在华夏俗世绝对会掀起狂风骤雨,新奇生物总会引起外人注意。

    “月牙先待在枫林谷”

    叶蓁伸手摸了摸月牙的独角,说道。

    闻言,农樱用一种同情的目光看向月牙。

    “不要,我不要!为什么我有主人了还要待在这里!”

    果然,月牙也生气了。

    虽然不舍自己的出生地,但是如果它还是待在这里不跟着自己的主人,那缔结灵兽契约有什么用?倒不如不结来的痛快。

    况且它待在这里这么久了,也想出去看看。

    “好了,你安静一点,在这里待着,我晚上过来接你”

    叶蓁抿唇,拍了拍月牙的头颅,在精神领域道。

    她想把月牙带入空间,但空间因为升级被封闭,只能另想它法。

    “真的?”

    听到她的话,月牙兽眸一亮,回问道。

    “自然是真的”

    安抚了月牙,它也就放松下来,时而甩甩透明的长尾巴。

    农樱在一旁看的奇怪,真是一只阴晴不定的灵兽。

    太阳在缓缓升起,叶蓁和农樱也离开了枫林谷。

    路上遇到的村民也没奇怪叶蓁和农樱为何从山上下来,只当她们是每天早上到山上去锻炼身体,满脸笑容地打着招呼。

    不过路上遇到的村民都是谈论一个问题。

    “喂,你说咱们桥沅村是不是冒犯了神灵,怎么会有那么大的雷?”

    “可不是,那雷可真是粗的吓人,好像把枫林谷都给震塌了!”

    “得了得了,以后咱们呐还是多做好事儿,别乱操没用的心”

    “……”

    听着村民的议论,叶蓁和农樱对视一眼,没流露什么不妥。

    黄有为走后,一些想回村子分一杯羹的村民都灰溜溜地离开了,反正已经在城里买了房子,既然得不到好处,还得罪了叶蓁,以后还是不回来了。

    离开的村民都抱着这样的念头,此后,倒再也没出现村民暴乱的事。

    从清晨到傍晚,整整休息了一天,叶蓁才从房间走出来。

    这次空间升级不知需要多久。

    得到一条灵石矿脉,瞬间从小康奔向富豪,叶蓁决定做一顿饭犒劳自己。

    空间打不开,没有新鲜的食材。

    冰箱里只剩下一条鱼和一些叶子泛黄的蔬菜。

    想了想,叶蓁把鱼拿出来解冻。

    用面粉和面团,虽然没有空间水,但叶蓁的手艺摆着,擀出来的面条很有弹性,倒入汤锅中,飘起香味,清水不一会儿就变成了**白色。

    煮面条的过程中,叶蓁把鱼腹处的肉切下,这是空间海鱼,虽然被冻了一段时间,但肉质还是很嫩,晶莹剔透泛着莹白的光泽。

    将鱼肉切成丝状,放到笼屉里蒸上。

    主食准备就绪,她才拿出碗,调制起汤头。

    各种佐料再拌上香浓的鱼汤,熬煮半个小时,一股浓郁香稠的味道飘出。

    时间流逝,根根分明的面条浮起,叶蓁将其捞起放进两只大碗,再把刚刚调制的汤头倒入其中,恰在这时鱼肉丝也起锅了。

    蒸过的鱼肉为白色,蜷成了圈,边棱如花,非常精致。

    将鱼肉铺在面上,再撒上一把葱花,一碗热气腾腾的鱼汤面就成了。

    如叶蓁意料之中,刚把面条摆上桌,农樱就火急火燎地下了楼。

    她的鼻子何止灵通可言?

    “叶姐姐,你又做好吃的了,哈哈哈,口福口福啊!”

    落座,农樱就迫不及待地拿起筷子吃了一块鱼肉。

    海鱼肉质很有嚼劲,再加上空间出产,带着淡淡的咸味和鲜味,嚼碎后的鱼肉满是细腻,竟还有饱满的汤汁,滋味难以言表。

    再挑起面条喂进嘴里,柔软滑爽的面条非常筋道,口感十足。

    “哇唔,叶姐姐,这面好好吃好好吃,鱼肉也好吃!”

    农樱一口的面,说话时有些口齿不清。

    条面很有弹性,略带麻辣的汤头和清淡的鱼鲜味混合在一起,美妙无比,让人恨不得把舌头都吞下肚去。

    听着农樱“吸溜吸溜”的吃面声,倒让人很有食欲。

    一顿饭罢,农樱又吃了个肚子溜圆。

    “哈哈哈,叶姐姐,你做的东西真是太美味了,如果能天天吃到你做的美食,我宁愿胖几百斤!什么是幸福,这就是幸福啊!”

    农樱满脸陶醉地说着,恨不能在吃上一碗。

    “吃饱了就去和我到簿子村去一趟”

    收拾了碗筷,看看即将落下的太阳,叶蓁道。

    “行,咱们这就走吧,只是去簿子村干嘛?”

    锁上小楼的门,两人就向邻村走去。

    “明天把酒厂的事情处理完,我们就到仰光市,桥沅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再回来,乘这个时间,和古村长谈谈建旅游设施的事”

    叶蓁不想浪费任何一点时间。

    有黄有为的三十个亿,足够把桥沅村和簿子村改建成国内最好的旅游地。

    “旅游设施?好,有叶姐姐投资,这地方以后一定很赚钱!”

    农樱看了看现在还有些荒凉的村落,语气肯定道。

    她对叶蓁总是抱有很大的信任,只觉得世界上没有她做不到的。

    一路上说说笑笑就到了簿子村,轻车熟路来到古村长家。

    “村长大叔开门!开门啦!”

    农樱边敲门边高喊,很快院子里就传来回应。

    “诶!来咯,来咯!”

    开门的是古大叔的妻子,见到叶蓁和农樱,她显得很热情。

    “哎呦,怎么这么晚过来,快进来快进来,别愣着了!”

    把叶蓁和农樱迎进屋子,又是倒水又是洗水果,非常客气。

    “叶丫头,樱丫头,你们咋来了?是有啥事儿?”

    坐在沙发上,古村长问道。

    “是这样的大叔,我们要离开这里一段时间,有些事想来找您谈谈”

    叶蓁颔首,要在桥沅村和簿子村建旅游设施,是大工程,要征得村长的同意,现在桥沅村无人管理,能说得上话的也就古村长了。

    “丫头有啥话就说吧”

    古村长喝了一口热水,对叶蓁的来意他心里有几分猜测。

    “大叔,来到桥沅村也算是偶然,不过既然来了就是缘分,我希望桃花坊酒厂可以一直开下去,所以我也需要找一些渠道来发展它,您和村里人都曾帮过我,我也想带着你们一起致富,不知道您是不是愿意”

    古村长是个值得敬重的老者,叶蓁与他说话时语气颇为诚恳。

    起初她是想在村子边缘建造旅游场所,或是把茶山和簿子山修建修建供人观赏,可上次古村长仗义执言让她改变了注意。

    村民们都算不上坏人,能拉一把就拉一把。

    她是茶山和簿子村的所有者,也希望能和村民们建立良好的关系。

    “叶丫头,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你能带我们村的人发家致富,我当然是愿意的,你放心,有什么难处尽管说,簿子村以后也是你的家!”

    古村长眼光长远,他知道,叶蓁能来簿子村是簿子村的福气。

    桥沅村和簿子村沉寂很久了,村民们都过着土里刨食的日子,他作为村长,也希望大家都过上好的生活,而眼下叶蓁给了他们这样一个机会。

    “大叔,我会注资这里,建旅游场所,除了将村子重新休整外,我还会将茶山和簿子山重新规整,如果您同意,那就帮我调动村民,一起建立新的家园”

    叶蓁不会说什么煽情的话,一字一句都是心中所想。

    古村长没有一口答应,半晌后才郑重地点了点头。

    “叶丫头,你说的我很赞同,只是…”

    古村长显然还是有些顾虑,只是不知该怎么说。

    “大叔,有什么话您可以直说,叶姐姐一定能解决的!”

    农樱在一旁看的干着急,忍不住道。

    “是啊老头子,有什么话你就直说”

    古村长的妻子也催促了几声,这可是个改变大家命运的好机会,如果不抓紧了那就是傻子,真不知道自家这老伴成天到晚在想些什么。

    “你懂什么!”

    古村长一下子板起了脸,呵斥了妻子一句。

    “大叔,有顾虑您就说”

    叶蓁轻笑,倒不在意。

    有了她的话,古村长才深深叹了口气。

    “丫头,你当初买下茶山,依老赵的性格应该和你说过,他们村子那半月湖的事儿,那可是个定时炸弹,你别当他是诳你,水怪的事是真的!”

    古村长边说还边摇头,当初那半月湖可出过不少事故。

    听到他的话,站在一旁的妻子也不说话了。

    要建立旅游场所不是什么问题,只是半月湖的事情不解决,那以后有游客在那里出了事,恐怕投入到村子的钱全都得赔出去,得不偿失啊。

    闻言,叶蓁和农樱对视一眼。

    叶蓁清透的眸中划过一抹笑,古村长倒的确是个好人。

    他并没有抓紧投资的机会狮子大开口,反而说出了自己的顾虑,就像当初卖簿子村时告诉她葡萄酸涩难吃难吃一样,是个善良而心怀众人的好村长。

    “大叔放心,半月湖的事我已经解决了,那里不会再有水怪”

    叶蓁轻声解释了一句,没有再说别的。

    当初水怪的尸体也被她化成了空间的养料,湖中现在除了小鱼小虾没别的。

    “什么?你…你解决了?”

    古村长震惊地站了起来,他没想到在他看来那么棘手的问题,居然解决了。

    “没错,具体怎么解决的我无法透露,大叔放心就是”

    叶蓁好耐心地回应了一声。

    “好好好,丫头,既然你说解决了,那我也没什么可说的,建立旅游施舍的事随时可以进行,我会调动村里人的,你不用担心!”

    古村长松了口气,脸上也挂起了笑。

    “好,既然如此,那大叔,离开这段时间我会找工程队过来,工程上的事情还劳您多费心,还有桥沅村整修的事,也需要您多多善后”

    叶蓁起身,和古村长达成了一致。

    “行了丫头,你放心,等你回来啊,桥沅村和簿子村一定大变样!”

    古村长说着大笑起来,对未来的桥沅村和簿子村充满了憧憬。

    “好,那我就等着看了。”

    商讨完,叶蓁和农樱就准备回小楼了。

    “那丫头,你们可慢些,有啥事直接打电话就成!”

    古村长站在门口冲两人挥了挥手。

    看着叶蓁和农樱的背影,古村长的妻子语气有些艳羡道:

    “真不知道是谁家的丫头,这么厉害,年纪轻轻就那么本事,以后啊,咱们这簿子村和隔壁的桥沅村要发达了,可得把她当恩人一样!”

    “是啊,这是幸事,我们两个村子的幸事!”

    *

    回小楼时,叶蓁让农樱先回去,她准备去把月牙带走。

    “那叶姐姐你可小心些,我在小楼等你!”

    农樱也没强制性跟过去,叶蓁修为比她高,就算遇到问题她也是累赘。

    “好,放心”

    叶蓁应了一声,转身就如一道清风向枫林谷而去。

    枫林谷和白天离开时没什么两样,叶蓁直接在精神领域呼唤了月牙。

    没多大会儿,一到跳脱的身影就哒哒哒地从枫林树丛里窜了出来,它的尾巴带起一串冰白的光,在夜晚看去非常漂亮。

    “主人,主人,你可算是来了!”

    月牙撩了撩蹄子,显得异常兴奋。

    “月牙,你的形态无法出现在世人眼里,我现在对你用咒,别害怕”

    叶蓁说完,就双手结印。

    繁杂的印法在空中闪烁着彩色的光泽,当结成的小印记飘入月牙头颅上时,月牙身上突然蓝光大盛,当光芒消散,原地已经没有了月牙的身影,取而代之的是一只蓝色的小猫,只有巴掌大小,尾巴呈白色。

    空间无法打开,使用化形咒是唯一的办法。

    月牙抬了抬蹄子,却发现自己有力的蹄子居然变成了小梅花。

    “啊?主人,我不要变成这个样子,我不要,一点都不威武!”

    看到自己的新心态,月牙瞬间哭丧气了脸。

    “好啊,不想变成这个样子,那你就自己待在枫林谷”

    叶蓁蹲下抱起月牙,声音认真中带着丝威胁。

    闻言,月牙向后缩了缩脖子。

    “算了,为了主人,那我还是委屈自己一段时间吧”

    月牙无精打采地靠在叶蓁身上,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好了好了,乖一点,奖励你吃肉”

    叶蓁拍了拍月牙的脑袋,轻声安抚。

    “切,我才不吃肉!”

    听到她的话,月牙傲娇地扬了扬下巴,不屑一顾的模样。

    抱着月牙离开枫林谷,月光的照耀下,只有她纤细的身影和几句对话。

    “主人,你说要奖励我吃什么肉?”

    还没等走出五分钟,月牙就舔了舔嘴巴,故作不经意地问。

    “现在没肉了,只有菜”

    看着怀里的家伙,叶蓁嘴角微牵,调侃。

    等回到小楼,已经月亮高挂了。

    “哇,叶姐姐,你的咒术也太逆天了,月牙变小猫?”

    看着萌哒哒的月牙,农樱笑得打滚。

    被嘲笑的月牙对农樱怒目而视,两人再次大眼瞪小眼。

    两个欢喜冤家的日常,叶蓁喝着清茶,看的悠闲。

    “对了,叶姐姐,灵石果然不愧是宝贝,我刚刚吸收灵石中的灵气,修为增长了近一层,这可比打坐十天的效果还好!”

    逗了逗月牙,农樱对叶蓁道。

    说着,还拿出了那块绿色的上品灵石,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

    “有作用就好,你好好吸收灵气,用完和我要”

    叶蓁点了点头,只要灵石是对华夏修者也是有作用的,那就不用担心什么。

    葫芦空间里的灵石矿脉蕴含的灵气若换算成数字,绝对可怕到惊人。

    “嗯,我知道,叶姐姐你也要加油晋阶啊,等到了神农一脉,如果有人阻止你,修为高深也是一条后路,神农一脉如今应该已经大变样了”

    农樱说着,语气也低沉下来。

    杨箐如今在神农一脉颇有地位,但是她却和魔修勾结,有了内应,魔修想进入神农一脉简直不要太容易,取人性命应该更是如探囊取物。

    她身上留着神农一脉的血,即便被抛弃,也无法放弃对这一脉的感情。

    “这次回去就是一个机会,揭穿杨箐的机会,你要证明自己”

    叶蓁拍了拍农樱的肩膀,轻声鼓励和安慰。

    “谢谢你叶姐姐”

    农樱吸了吸鼻子,咧开嘴笑了。

    不知道为什么,以往那么那么不想回去,现在却格外期待回去。

    “好了,别想那么多,早点睡,明天一早我们去酒厂,然后去仰光市”

    叶蓁说完就回了房间,把月牙丢给了农樱。

    “哈哈哈,你被抛弃了”

    农樱点了点月牙的鼻子,看着它满脸黑线的脸,肆无忌惮地嘲笑起来。

    月牙不悦地翻了个身,用屁股对准农樱的脸。

    “好了好了,别生气了,走,带你睡觉去!”

    农樱努力憋住笑,抱着月牙回房间去了。

    翌日。

    叶蓁起身,在房间外的落地窗前打坐。

    刚刚她尝试过,虽然过了一天,但葫芦空间还是没有开启的征兆。

    不多时,农樱也从房间走了出来。

    “叶姐姐,你先打坐,我去做早餐”

    农樱伸了伸懒腰,说完就径直下楼去做早餐了。

    今天早上还是补气的白粥,第一次吃人类食物的月牙表示味道还不错。

    “月牙,你当了我叶姐姐的灵兽,以后有的是口福!”

    看着一碗接一碗,饭量极大的月牙,农樱有些看不过眼了,虽然她做的粥滋味不错,但怎么也要矜持一点吧,不然以后给叶姐姐丢面子。

    而月牙则被吃迷了眼,丝毫不理会农樱语气中的嫌弃。

    吃过早饭,两人一宠就向酒厂走去。

    渡过了繁忙期,酒厂安静了很多。

    “叶总,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倪寒擦了擦额头上,问道。

    “我和农樱要离开一段时间,酒厂就交给你了,我会找工人到桥沅村和簿子村建立旅游设施,你也多照看一些,这是五千万和图纸,青梅酒的酒瓶你就到覃郧县去找‘大兴古玩店’的范明,他会带你去定制酒瓶”

    叶蓁将一个档案袋交给倪寒,嘱咐道。

    现在黄有为离开了z省,覃郧县的那家玻璃制造厂就可以用了。

    她也不想总是麻烦安凛,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

    “这…叶总,这钱交给我不妥吧?”

    倪寒皱了皱眉,只觉得档案袋非常烫手,这不是五块,不是五百块,而是五千万,这么大一笔钱,一旦出现问题,那可不得了。

    他虽然是资历很深的酒厂酿酒师,却也从没见过这么多钱。

    “哎呀,倪寒你就不要推脱了,既然叶姐姐把钱交给你,那就代表对你的信任,你要做的不是拒绝而是接受,而且要把这件事做好!加油,我看好你!”

    农樱握了握拳头,一副“我支持你”的模样。

    “是啊,寒哥,叶总这是看好你!”

    一旁的风岚看不下去了,不禁上前推了推倪寒。

    “酒瓶和酒厂的事就交给你了,托运一万支红酒到m省仰光市雏莘集团”

    桃花坊的酒可以打进m省的市场,到时就是一个突破。

    “是,叶总,那第二批‘银月’是不是也该上手了?”

    看了看几乎装置一空的红酒,倪寒问道。

    想了想,叶蓁点了点头。

    “可以,你们再酿造一批‘银月’,把材料都用掉,水就用我留在厂里的水,除此之外,酒瓶造好后,青梅酒装置也要提上日程”

    这次离开她预感会很久,还是要把一切都安排好。

    “是,叶总,我们明白!”

    倪寒三人大声应了,说起酿酒和把自己酿的酒推向市场,他们恐怕比任何人都要尽心,这些事即便叶蓁不交代,他们也会办好的。

    “好,那就辛苦你们了,有事可以给我或者农樱打电话”

    叶蓁点了点头,这才离开酒厂。

    提着早就准备好的行礼,一行人向机场走去。

    在办理手续时,还出现了一小段插曲。

    月牙扒拉着叶蓁的衣裳,死活不要被托运。

    看着一副可怜兮兮表情的月牙,叶蓁只怀念有葫芦空间的时候。

    “好了,你乖一点,我们很快就到,到了地方给你买好吃的”

    叶蓁摸了摸月牙的脑袋,安抚着。

    月牙虽然具备说话和思考的能力,但它的年纪和性格还像一个孩子,这个时候就应该用对待孩子的办法对待它。

    果然,听到“吃”这个字,月牙才恋恋不舍地放开叶蓁的衣服。

    “你呀,安分一点,睡一觉我们就到了!”

    农樱也安抚了几声,月牙这才含着两泡泪眼被托运带走。

    飞机起飞,从z省到达m省。

    刚刚下了飞机,就看到蔫蔫的月牙,它无精打采地看了叶蓁一眼,这才放心把自己的身体交到她手里,闭着眼睡了过去。

    “叶姐姐,我看月牙是晕机了…”

    接过睡得昏沉的月牙,农樱有些无语。

    灵兽坐飞机,居然晕机了,天下奇闻。

    叶蓁笑着摇了摇头,刚走出机场,电话就响了。

    “喂?叶道友,我想你还记得我是谁吧”

    电话那头传来一道异常冰冷的声音,很有穿透力的磁性男音。

    “文景聿,有什么事”

    叶蓁淡声回应了一句,说起来她好像离开仰光市还没多久就又回来了。

    那边因为叶蓁冷淡的声音而沉默了片刻。

    “是这样的,叶道友,邬魍山在近期会遭到外地破坏和入侵,上次我和你说过,希望到时你能来,这也是一次邬魍山历练的机会,我想叶道友应该不会拒绝”

    文景聿的声音很笃定。

    邬魍山中天材地宝无数,妖兽也很多,没人能受得了如此诱惑。

    “好,我会去”

    叶蓁果然应了,对于邬魍山,她抱着很强的好奇。

    能在枫林谷发现月牙已经是意料之外,她还想看看华夏世界的其它妖兽是什么样子,若是可能,希望农樱可以契约一头妖兽。

    “那好,过几天你直接到文庄拍卖行来”

    听到她答应,文景聿心头松了口气。

    叶蓁实力绝对不差,有她相助,邬魍山会更安全。

    “我刚到仰光市,待处理完事情就会过去”

    叶蓁抿唇,说道。

    “那好,那我就恭候大驾了”

    文景聿说完,就挂断了电话,毫不拖泥带水,冰冷的个性展露无遗。

    叶蓁想了想,收起手机。

    想必安凛突然离开桥沅村也是因为邬魍山有异,真是没想到,这么快就有机会可以到邬魍山一游,来到华夏后,她的机缘好似更多了。

    来接机的是张柏,这小伙子倒是越来越精神了。

    “叶总,知道您回来,风总和陈总不知道多高兴呢!”

    车上,张柏笑道。

    “最近集团没什么事吧”

    叶蓁没有回答,只是反问。

    “怎么会没事儿,叶总,您也太厉害了,上次您送来的那批红酒被商场上几个老总带走了,这一下可不得了,三天两头到我们雏莘集团来要,说要高价购买,这不,还有新闻说我们几家公司要合作了,这些媒体也是说风就是雨”

    想起那些老总索要红酒的架势,张柏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哈哈,叶姐姐,看来咱们桃花坊真的要打出一条市场了!”

    听到这个消息,农樱显得很高兴。

    叶蓁对桃花坊付出的心血是非常多的,酒受到好评,她也为叶蓁高兴。

    “嘿嘿,是啊,我们叶总就是那么厉害,而且善良”

    张柏开着车,偶尔偷瞄农樱几眼,一副傻乎乎的样子。

    说话间,车子就驶到了目的地,郊区别墅。

    “哇唔,叶姐姐,你这房产可真是哪儿都有!这地方一点都不比兰城的汀兰居差,啧啧,我可一定要抱叶姐姐的大腿,不怕以后没钱赚”

    看着眼前富丽堂皇的别墅区,农樱啧啧有声。

    “进去吧,张柏,告诉风戊晔和陈叔,晚上一起吃饭,我有事要问”

    她这次回来的目的就是原石矿脉,只要雏莘集团拍下,那未来就不必再和别人购买原石,而她的赌石能力也不怕被别人发现了。

    只要原石矿脉是真,那她就一定要拿下。

    “是,叶总!”

    张柏郑重地应了一声。

    随着叶蓁回到仰光,无论是原石矿脉还是邬魍山,都像是有一场风波要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