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之美食厨神 第九章 我男人,司缪哦

时间:2018-04-03作者:葫芦蓁蓁

    升级后的葫芦空间再次变了一副模样。

    除了灵气更加浓郁,地界更大之外,还多出了湖泊和一片连绵不绝的灵石矿脉,辽远望去,呈现彩色,如同一座璀璨的宝石山脉。

    “卿卿”

    司缪迈着步子走来,银发如瀑,绝艳天下。

    “你的身体”

    叶蓁惊呼,满脸喜色。

    没想到葫芦空间晋级后,司缪的身体更加凝实,和普通人无异。

    “好多了”

    司缪伸手将叶蓁揽入怀中,轻声安抚。

    “太好了,原来十二仙灵对你的身体有益!”

    这时,叶蓁的思绪才回笼过来。

    起初司缪还是银蛇时,就能与“玄寒冰魄草”沟通,从而形成灵气流,如今又找到了“绮罗绿生藓”,他的身体就又恢复了很多。

    “呵呵,是啊,都是卿卿福缘深厚”

    司缪光洁的下颚微动,玉眸含笑,那一刹,如同春暖花开。

    “莱格呢?”

    叶蓁抬眸看了看四周,却没有看到莱格的身影,不禁问道。

    “这次你的洞天福地升级,对他也大有裨益,在修炼”

    司缪摸了摸叶蓁的长发,轻声道。

    莱格是精灵一族,洞天福地灵气增长,含有浓浓的木属性元素,他吸收后身体会恢复大半,这绝对是个非常不错的消息。

    只是想到莱格,就忍不住想到郎翼。

    虽然司缪表情未变,但叶蓁却知道他在想什么,不禁握住他的手。

    “你放心,再过一段时间就能找到玄机一脉,到时一定能占卜出郎翼的下落,虽然失去修为,但郎翼是妖族,力量奇大,一定不会有事”

    叶蓁的话并非安慰,而是真实。

    只要没有碰到什么厉害的修者,郎翼就不会危机。

    “是,他一定不会有事”

    司缪点了点头,银色的长发倾泻而下。

    叶蓁与他对视,如此近的距离,才发现司缪的眼睫很长,也是银色,如同上了一层冰白的霜色,眨动间,还泛着凛人的光。

    潋滟如画的容颜上满是孤冷,只有看她时才有些许温和。

    叶蓁望的入了神,不知今夕何夕。

    司缪轻笑。

    笑声如悠扬的小提琴曲,令人沉醉。

    看着叶蓁漆黑如墨的眼瞳,司缪垂下双眸。

    低头的一瞬,薄唇也印在了她光洁如玉的额头。

    叶蓁被微凉的触感惊醒了,这才发现额头上冰冰凉凉的。

    那不是别的,是司缪的吻。

    就在叶蓁以为司缪会离开时,却发现额头突然开始灼热,而且一股苍茫的古老气息散播开来,让她也感到有些许压抑和敬畏。

    半晌,司缪的唇才离开了叶蓁的额头。

    “司缪,你…”

    叶蓁有些茫然,伸手摸了摸额头,却什么都摸不到。

    “盖个章,你就是我的了”

    司缪伸出修长的食指,轻轻触摸叶蓁的额头,很轻,很柔,绯红的唇勾着浅笑,说出的话却如同一个稚气的孩子。

    见他笑,叶蓁也笑了。

    *

    第二天一早,当农樱来到餐厅时,就看到了一个陌生又熟悉的人。

    “这…叶姐姐,这…他是谁啊?”

    农樱揉了揉眼睛,指着坐在椅子上吃早餐的男人。

    分明是很宽敞的餐厅,但男人坐在椅子上却使这个地方变得狭仄起来,他身形颀长,双腿即便交叠在一起,看上去也比别的男人修长。

    他有一双精致白皙,骨节分明的手,汤匙都被他拿出了不一样的感觉。

    然而这样一个优秀的男人,却长了一张很平凡的脸。

    狭长的丹凤眼,高挺的鼻梁,色淡如水的薄唇,每一个五官拿出来看都非常精致,但组合在一起却意外的平凡,没有半点出彩的地方。

    更令人想不通的是,他鼻梁上还架着一副金边眼镜,遮住了他眼中的神色。

    “司缪”

    给农樱盛了一碗粥,叶蓁道。

    “啊!司缪大神?”

    农樱一声尖叫,吓得后退几步。

    她又上上下下打量了男人几眼,不信地摇了摇头。

    “不可能,虽然身形有点像,但长得完全不像,叶姐姐你是不是发烧了?司缪大神可不长这样!这脸完全没有什么可比性,真的,不是一个人!”

    说着,农樱还伸手去摸了摸叶蓁的额头。

    “他真的是司缪”

    叶蓁无奈地摇了摇头。

    司缪身体恢复了一些,就不想待在葫芦空间了。

    不过这是在仰光市,而且她很忙,总不能带着银发银衣玉眸的司缪出现在众人面前吧?那肯定会引起骚乱,保险起见,还是换一套装束为好。

    对于自己在他身上摆弄,司缪没有丝毫怨言。

    他在空间待的久了,陪叶蓁的时间就变少了,更何况现在空间流速变慢。

    只要能陪在她身边,别说变成这副模样,就是再丑些也无碍。

    事实上也是农樱表现的太过夸张了。

    变装后的司缪并没有那么平凡,只是想起他原来那张脸,反差太大罢了。

    正所谓,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我的天,这真是司缪大神?”

    农樱小心翼翼地上前一步,这才发现了一些细微之处。

    比如他的气场,虽然长相普通,但坐在那里就叫人无法忽视,再比如身材,就冲他的身材,也绝不可能是个普通男人。

    司缪没有理会农樱,虽然他很不喜欢这样的打量。

    “好了,吃饭吧”

    叶蓁挥了挥手,把农樱安置着坐下。

    “叶姐姐,你为什么要把司缪大神的脸变成这个样子?和以前差太多了!”

    吃着饭,农樱忍不住问道。

    把那样一张脸藏起来,真是暴殄天物。

    还没等叶蓁回答,农樱又自言自语道:

    “不过我觉得叶姐姐是对的,司缪大神长得那么祸国殃民,如果不藏好,别人肯定会来抢,叶姐姐你果然机智,开窍了!”

    说着,农樱就给叶蓁投递一个“做得好”的眼神。

    这时,司缪抬头看了叶蓁一眼,隐藏在镜片后的眸中掠过一抹笑意。

    叶蓁撞进他的眸,一眼就看懂了他眼中的神色。

    ——哦~原来你把我变成这个样子,是怕别人抢我?

    叶蓁嘴角抽了抽,她竟无言以对。

    “快吃饭,吃完去公司”

    看农樱还准备说什么,叶蓁不禁催促了几声。

    再这么调侃下去,大家都不要出门了。

    因为要参加拍卖会,今天的叶蓁穿着没有往日那么随意。

    一袭黑裙,颜色神秘而高贵,裙摆层叠着镂空花纹,一双同色系的高跟鞋又将她拔高了很多,看上去高挑而完美。

    清美的小脸上布满了平淡,漆黑如墨的眼睛宛如天空中满是星光的子夜,沉静悠然,清透干净,长发披散在身后,遮住狭窄的后背。

    司缪看了看叶蓁,又看了看自己,不禁皱起了眉。

    他穿着黑色的衬衫和一条休闲裤子,并没有多么隆重,反而带着丝闲适。

    也许就是心灵感应,叶蓁再次看出了他的意思。

    没想到一向傲然孤冷的缥缈神尊,也有如此不自信的时候。

    不过叶蓁没说什么,只是向前两步,牵起了他的手。

    司缪微怔,旋即浅笑着回握住她。

    农樱跟在两人身后,一脸的坏笑,她就说嘛,司缪大神那么完美的男人,叶姐姐怎么可能不动心,这不,刚回来两人就凑到一起了,哈哈哈。

    公司早就派了车子过来,司机就是张柏。

    “叶…叶总…”

    看到叶蓁,张柏眸中闪过惊艳之色,只是转眼就看到和叶蓁纤细白皙的手交握在一起的大手,这明显是个男人的手。

    慌张地喊了一声,打开车门,心头八卦不已。

    叶总有男朋友了?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抬起头时,就看到了司缪的脸,当即心里分外失望。

    叶总那么女神的人,为什么找了个如此平凡的男人?

    “辛苦你了,走吧”

    待上了车,叶蓁道。

    “是,叶总,风总说我直接带您到拍卖会场就好!”

    张柏兴冲冲应了一声,旋即将车子平稳地开了出去。

    司缪握着叶蓁的手,没有去看窗外川流不息的车子和林立的高楼大厦。

    “身体可还好?”

    叶蓁歪头望他,有些担忧地问道。

    司缪身体刚刚恢复一些,还是无法动用术法,也不知外界污浊的灵气是否会对他的身体产生什么问题,她要时刻关注才好。

    “很好,放心”

    司缪笑,这笑如昙花一现,和他略显平凡的面容不符。

    在饕鬄大陆时,谁会如此关心他,仿佛他是泥捏的。

    不过叶蓁如此关心,他心头只觉得暖意涌动,舒服至极。

    车子一路行驶,停靠在一栋大厦前。

    “叶总,到了,我带你们进去”

    张柏把车交给泊车工作人员,带着叶蓁三人进了大厦。

    走在前面,他心中直犯嘀咕。

    真没想到一向冷冷淡淡的叶总,有了男朋友之后这么秀恩爱,真是冷冷的狗粮胡乱的往嘴里塞啊,叶总,这狗粮我吃下了!

    上了楼。

    偌大的展示厅里摆放着许多毛料原石,有大有小。

    司缪轻轻扫过这些毛料,自然就知道了这些石头的用处。

    “叶总,你可算是来了!”

    风戊晔和陈魄迎了上来。

    “毛料如何?”

    风戊晔和陈魄来的这么早,应该是已经看过毛料了。

    “带了几个顾问,说是还不错”

    陈魄侧头,轻声道。

    就他自己的经验来看,这批毛料也确实不错,十有**应该是有料的。

    “我们去看看”

    说着,叶蓁就拉了司缪向摆放毛料的区域走去。

    风戊晔和陈魄看着两人的背影,面面相觑。

    “这…叶总这是找男朋友了?”

    风戊晔对张柏招了招手,挑着眉,神秘兮兮地问道。

    “应该是男朋友,上车前就拉着手,现在还拉着”

    张柏也凑上来,挤眉弄眼地八卦了两句。

    “叶总这年纪,找男朋友不是很正常?”

    陈魄拍了拍手,倒是满脸赞同。

    只是没想到如此优秀的叶总,最后竟找了个这样普通的男人,这点还是出乎意料之外的,照他来看,叶总应该找个能与自己比肩的才对。

    和风戊晔对视一眼,显然两个人心中的意思是一样的。

    叶蓁不用猜也知道他们在嘀咕些什么,抿了抿唇。

    世人就是如此,爱情明明是纯粹的,却因为外貌,背景等种种原因受到外界的舆论压力,就如她刚开始对于司缪的喜欢有些躲避般。

    在华夏世界,司缪这个模样,众人觉得他配不上她。

    可在饕鬄大陆,又有谁觉得她能配得上司缪呢?

    她能做的,唯有再优秀,再强大些,只为了能光明正大与他比肩。

    司缪轻轻捏了捏叶蓁的手,对她露出一个绝艳的笑容。

    有些东西,真的不必在意。

    只要他喜欢,她愿意,世上又有何人敢说三道四?

    毛料区,有不少人拿着器具在观察,他们都是些毛料鉴定顾问。

    叶蓁蹲下身触摸着毛料的表皮,这样的举动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

    这勘测原石是个多么严肃的事,放在谁身上不是一百二十万分的小心?稍不注意就会赔的血本无归,在玉石圈这么久,还是头一次看到有人只是摸毛料。

    “叶姐姐,怎么样啊?”

    农樱也蹲下身摸了摸,却没感觉到什么不同之处。

    “还好,这个矿坑里出来的原石品质都不错”

    叶蓁点了点头,她看了几块,出绿的很多。

    时间流逝,但作为东道主的秦谷还没露面。

    就在众人等待时,苏坤率先到了,坐上了首位。

    “哈哈哈,大家能来参加我秦家天举办的拍卖会真是让秦某感到不受荣幸,我秦谷在次谢谢大家给了这个面子!”

    苏坤坐下没多久,就有一道粗犷而豪迈的声音传来。

    叶蓁顺着声源望去,就看到了一个男人。

    不仅是她,所有观察毛料的都停下了手头的动作,齐刷刷看过去。

    走到苏坤身旁的是个身形健硕的男人,身高足有两米,一脸的络腮胡子遮挡了面容,只有一双虎眸熠熠生辉,看向人群时,身上自有一股铁血之气。

    这是个手上染满血的男人,奇怪的是却满身正气。

    “叶姐姐,这才是黑老大的样子,咱们上次见的青山会老大冷松予,那模样就是漫画里的王子,我虽然喜欢,但他可不像个黑老大。”

    听着农樱孩子气的话,叶蓁笑着摇了摇头。

    人不可貌相,谁说长得像王子的就不能当黑道大?

    事实上,这个秦谷是个行走的荷尔蒙,很有魅力,神采飞扬。

    “哈哈哈,哪里哪里,秦老大真是客气了!”

    “是啊,我们能来参加秦老大的拍卖会才是荣幸之至”

    “只是不知我们什么时候能去看看那原石矿脉?”

    “……”

    能来参加拍卖会的都是仰光市有名的企业,人精中的人精。

    在这种时候,众人也不想浪费时间,倒不如直接去看看那矿脉,若是好,那今天就是下血本都要拍下来,若是不好,那也意思意思,不能打了秦家天的脸。

    “哈哈,没问题,既然各位这么着急,那就去!”

    秦谷挥了挥手,颇为豪迈。

    “苏市长,如何?”

    秦谷回头问向身后的苏坤,不知他对哪些企业更看好一些。

    这次的拍卖会并不止是单纯的拍卖,若没有些能力,恐怕得到了矿脉也是无用,只会白白损失一笔,他秦谷也不是个下作之人,不愿如此坑骗别人。

    苏坤点了点头,上前两步道:

    “诸位,想必大家也知道苏某来的目的,大家都是我仰光市企业佼佼者,但那原石矿脉有些问题,若自身没有实力,还是先离去为好”

    苏坤也不想平白得罪别人,率先把话说的明白。

    “哦?不知是什么地方有问题?”

    “是啊,是什么问题说出来,这话这么不清不楚的,让我们怎么甘心就这么离开,那是一条原石矿脉,不是一块原石,做什么事都不能如此草率吧?”

    “可不是,秦老大,你若看得起我们,就把话说清楚些!”

    “……”

    场下的人都躁乱起来,纷纷叫嚷。

    “好了,都安静一下”

    看着混乱的场地,秦谷虎目一瞪,粗犷的声音飘出,震慑全场。

    黑老大就是黑老大,气场不凡,一片寂静。

    “既然如此,那秦某就说了。秦某的确是挖出一条原石矿脉不假,而且这条矿脉的原石出绿机会非常大,一整条若全部开采出来,恐怕也会大赚一笔,只是这着实是件危险的事,虽然我也想将其卖出去,但也劝大家想清楚”

    秦谷叹了口气,把原石矿脉的事徐徐道来。

    原来,开出原石矿脉的地方就是秦家天的地盘,也是偶然发现的。

    起初得到一条原石矿脉,秦谷真是喜不自禁,毕竟门下兄弟那么多,单单依靠一些产业根本养不了那么多人,如今发现原石矿脉,确实是意外之财。

    很快,秦天就安排兄弟们下矿坑去开采原石。

    摆在大厅的都是从矿坑挖出的,只是这些都是矿脉表层的原石。

    那条原石矿脉很古怪,入不得深处,单凭表面的毛料,也值不了几个钱,想了想,他还是将这个消息传了出去,就是想卖个好价钱。

    一条矿脉的价值不言而喻,即便他把话说到这个地方,还是会有人心动。

    该说的他都说了,大家怎么想就看大家的。

    他秦谷虽然不是什么正派人士,却也对得起天地良心。

    “话已至此,我这就带大家去看看,若有看得上眼的,尽管出价!”

    秦谷说完,就带着人走了出去。

    在场的都是商人,无利不起早。

    虽然秦谷把话说的很玄乎,但也抵挡不住原石矿脉对大家的诱惑。

    所以说秦谷也不是个简单的人,他把情况说清楚了,对得起天地良心,可即便如此,利益还是迷花了人眼,总有人会出价的,他算计了人心。

    当然,也不是所有商家都跟上去了,一些自认为没什么资本或比不过别人的,出了门就灰溜溜地离开了,不想去趟这摊浑水。

    “只能在浅显表层开采原石的矿坑,有趣”

    叶蓁眯起眸子,若有所思道。

    “呵呵,既有趣,那就瞧瞧”

    司缪是个宠妻狂魔,叶蓁说什么都是对的。

    农樱又被强硬地塞进一嘴狗粮,不过她却吃的高兴。

    能看到叶蓁幸福,她也就放心了。

    车子疾驰,一个小时后,就到达了目的地。

    郊外有些偏冷,不过这种冷对修者来说等同于虚无。

    握着司缪的手,叶蓁体内灵气运转,将热气传送过去。

    矿脉处有秦家天的人看守着,见秦谷带人前来,纷纷让开了道。

    “哎呦,这条矿脉可不小啊秦老大!”

    “是啊,而且表层都有这么多原石,料子应该很多!”

    “这么一条价值连城的矿脉,秦老大真的愿意卖出去?”

    “……”

    看着这条矿脉,所有人都开始议论起来。

    叶蓁也拉着司缪上前一步,站在矿坑前。

    这是已经被秦家天挖出的表层,里面依旧有着零星的原石,料子确实不少,叶蓁神识扫过时,还能察觉到星星点点的灵气。

    再往后就是矿脉高处,需要从中挖取通道进入开采。

    “诸位也看到了,这条原石矿脉的价值,只是深处确实无法进入”

    秦谷看着远处高高低低的矿脉,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

    若不是事出有因,谁会愿意让出这么大一块肥肉?

    可惜,这矿脉也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死守着也不是个事儿,倒不如卖个好价钱,也能给兄弟们再上一批不错的器械。

    “老大!兄弟又死了两个”

    这时,有看守矿脉的秦家天人凑到秦谷面前嘀咕了一句什么。

    叶蓁和司缪对视一眼,他们是修者,对这些话听的一清二楚。

    “又”死了两个?这个“又”字真是耐人寻味。

    “各位,至于矿脉深处为何进不去秦某也不得而知,既然看过了,那我们也不必再回会场,大家就在这里出价吧,价高者可得!”

    秦谷皱着眉宣布了这个消息。

    不能再让兄弟们看守在这里了,这个地方,的确不正常。

    叶蓁放出一缕神识靠近矿脉深处,却被阻隔了。

    她不禁黛眉轻佻,这矿脉有禁制?

    看着叶蓁的模样,司缪玉眸微动,头颅微侧,半晌后,捏了捏叶蓁的手。

    “拍下吧,有个不错的小东西”

    司缪穿透精神领域,和叶蓁以神识对话道。

    闻言,叶蓁蹙眉,以不赞同的目光看向司缪。

    看到她的模样,司缪摇了摇头,伸出手拍了拍叶蓁的脑袋,视作安抚。

    不过是以神识探测事物,不是什么大事。

    “喵喵~喵喵~”

    突然,农樱背包里传出叫声,月牙醒了。

    月牙似乎得了晕机后遗症,或者说化形成猫咪后也继承了猫咪慵懒的特性,怎么都睡不醒,这不,早上离开别墅时,农樱才背了包把它装在里面。

    “月牙,你可算是醒了,我都以为你得病了!”

    农樱把月牙从包里抱出来,调侃道。

    这话可把月牙给惹恼了,忍不住伸出爪子,探出尖利的指甲,然而就在这时,它突然感觉到一道视线,伴随着一股血脉压制,让它瞬间炸毛。

    月牙蓝色的毛发刷地一声炸了起来,旋即赶忙把身体蜷缩起来。

    “我的灵兽,收敛一点”

    看到月牙那副怂样,叶蓁不禁摇了摇头,捏了捏司缪的手。

    “好”

    司缪不再看它,那股苍莽的血脉压制也消散了许多。

    过了许久,月牙才小心翼翼把头颅从农樱怀中探出来。

    “秦老大,三个亿,矿脉交给我如何?”

    就在众人相顾无言时,一个商人开口叫价了。

    “严老二,这个价你都叫的出来?你可看清楚,这是矿脉,不是原石!恐怕你已经忘记雏莘集团叶总开出的玻璃种血美人价值三十个亿了吧?”

    那人话刚落,就有人嘲讽出声了。

    在场的身家都差不多,平日在商场上也是多有竞争。

    “秦老大,我出十个亿,这个价格已经够中肯了!”

    “嗤,十二个亿!”

    “……”

    价格一路攀升,秦谷的神色也越来越满意。

    他已经看过了,这出矿坑哪怕表面开采的毛料,每一块价值也可在八十万到一百万不等,且不说能不能找到办法进入矿脉深处,就算单单开采表面,那利润也不止三个亿,现在的价格倒是越来越符合他心中的预期了。

    “我出二十三个亿”

    最后一个出声的是仰光市另外一个玉石企业,几乎能与当初的陈氏企业齐头并进,两方当初谁都不服谁,对于这条矿脉,对方显然志在必得。

    陈魄和风戊晔都不知该不该出手,对这条矿脉,他们也没底。

    “哈哈,吉老板果然大气,这个价格已经算是最高了!”

    秦谷笑着点了点头。

    苏坤则在不经意间看了看叶蓁的方向,不明白这个神秘的叶小姐在想什么。

    过了半晌,当秦谷以为这笔交易就要完成时,一道声音插了进来。

    那声音清冽,如冰似雾,显然是个女子。

    “秦老大,三十个亿,这条矿脉我们雏莘集团愿意买下,就当是和秦老大交个朋友,不知这个价格您可满意?若不满意,我们还可以再谈!”

    叶蓁话落,场面突然变得诡异起来。

    除了陈魄和风戊晔,众人看叶蓁的目光就像看一个疯子。

    雏莘集团是强,未来发展前景也很好,但三十个亿?那可是整整三十个亿!

    雏莘集团到如今,恐怕资金总数也就一百多个亿,还不提一些固定资产,真要说起来,三十个亿已经相当于雏莘集团近半资金,又或者说所有的流动资金。

    不过是一条出了问题的矿脉,三十个亿,真是疯了才会如此叫价。

    然而叶蓁却不在意别人的目光,上前几步,来到秦谷面前。

    虽然秦谷身高两米,但站在他面前,叶蓁也毫不露怯。

    秦谷打量了叶蓁一眼,虎目中除了些许好奇,还多了丝欣赏。

    面前的女人,他已经听过不是一次两次了,仰光市的传奇女总裁,从安凛手中不费一兵一卒拿下了陈氏企业的全部股份。

    安凛那人他也打过交道,是个硬茬子,不好惹。

    只是没想到,就是面前这个平平淡淡的小女人,能把安凛给治得服服帖帖。

    如今看来,能在他面前也如此反应平淡的,倒真是个不简单的女人。

    “叶小姐,你确定?三十个亿?”

    有钱不赚是傻子,他不是个怜香惜玉的人,既然有人傻乎乎送钱上门,那他就收下了,不过叶蓁这个女人,却可以交个朋友。

    “自然,怎么,秦老大嫌少?”

    叶蓁挑眉反问一句。

    虽然秦谷没做过什么血腥之事,但他秦家天老大的名头还是有些骇人的。

    黑帮,总是黑暗和污浊的代表,谁知道会不会做些疯狂的事。

    叶蓁能如此和秦谷说话,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我若嫌少,你还能再给秦某多少?”

    秦谷板起脸,虎目微瞪,如两个铜铃。

    他倒要看看面前这个女人,胆子到底有多大。

    却不曾想,一个男人从叶蓁身后走出,挡在了她面前。

    “有话说话,不要离她那么近”

    戴着金丝边眼镜的男人看上去文绉绉的,说出的话却温温凉凉,没有感情。

    闻言,秦谷挑眉,上下打量起司缪。

    面前这个男人,很高,脸却不行,难道现在的女总裁都喜欢这一款?

    “怎么,叶小姐,这位是?”

    秦谷饶有兴趣地看向被司缪挡住的叶蓁。

    想了想,叶蓁清淡地飘出三个字:

    “我男人”

    听到这个称呼,周围瞬间炸开了锅。

    雏莘集团总裁叶蓁竟然已经是名花有主了?

    当初叶蓁在仰光市闹出那么大的事,多少人对这朵清美的芍药产生了兴趣,在她以雷霆之势发展雏莘集团后,又有多少名门子弟想求得美人归?

    可是,现实却是叶总裁已经名花有主了?

    而主…却是个如此平凡的小子。

    风戊晔和陈魄对视一眼,两人眸中满是“果然如此”的神色。

    而波动最大的就是司缪,他本以为叶蓁会再次以“师傅”二字回复他的身份,却没想到这次出来她给了他如此的惊喜。

    虽然是在世俗人面前承认了他的身份,不过这已经足矣了。

    依叶蓁的性情,她只有说出了这样的话,就表达了她的立场,不会变的立场。

    “哈哈哈,叶总真是真性情,三十个亿,好!矿脉给你!”

    秦谷以更加欣赏的目光看向叶蓁,爽快地应了。

    他们黑帮男人更喜欢大方直白的女人,就像此刻的叶蓁,那些娘娘唧唧婆婆妈妈的女人,他是最受不了的,摊上那种女人,鸡皮疙瘩非要掉一地不可。

    “风戊晔”

    叶蓁喊了一声,风戊晔就拿着一张支票上前。

    为了这次拍卖,他几乎调动了雏莘集团所有的流动资金,三十个亿,还在考虑范围之内,只要能拿下这条原石矿脉,一切都值得。

    秦谷也叫人带来了地契,有苏坤亲自监管,银货两讫,原石矿脉易主。

    “叶小姐,你这样的性格我非常喜欢,若不是你有了男人,我倒想追求你!”

    交易完成,秦谷心中也松了口气。

    只是看着叶蓁身旁的司缪,有些可惜地说道。

    然而听到这样的话,司缪的面色陡然暗了下来。

    他上前两步,再次把叶蓁挡到身后,狭长的丹凤眼直视秦谷。

    在饕鬄大陆,若对女修说这样的话,那就相当于是在和对方的道侣宣战,虽然他和卿卿还没有结同心契,但秦谷这话也是在挑衅他!

    司缪垂在身侧的手掌展开,一团无人能看到的旋转黑色漩涡出现。

    本以为只是个简单的男人,但秦谷现在却察觉到了莫大的压力。

    一股嗜血和杀气如飓风般向他袭来,黑道混迹那么久,对危险总是感知很敏锐,还不等司缪动手,秦谷就率先退开了老远。

    而这个距离,也正好让叶蓁拦下了司缪。

    为了不伤到叶蓁,司缪手心中的漩涡也逐渐消散。

    即便如此,他的面色依旧暗沉,双眸还在直视秦谷。

    叶蓁轻轻拉了司缪的手臂一把,饕鬄大陆的规则她也懂,司缪如此在意料之中,只是当众杀人,杀得还是秦谷,恐怕会引起大乱。

    感觉到叶蓁的组织,司缪眯了眯眸,也不执着。

    “她是我的”

    色淡如水的唇微启,宣示主权般,说道。

    说话间,还用一种冰冷的视线扫过周围所有人。

    原本是很可笑的举动,但此刻却没人能笑的出声,只因当司缪的目光扫过他们时,只有一种毁灭的气息充斥心脏,让他们不敢做出任何不当之举。

    “叶小姐,早知道你不是普通女人,找的男人也不简单啊”

    秦谷松开了捏紧的拳头,也不敢上前。

    刚刚他一瞬间察觉到不妥,如同被猛兽盯上了一般,他有预感,刚刚若不是他反应快退开了,恐怕他会血溅当场,那到时可就好看了。

    秦谷以一种复杂的眼神看向司缪,眸中再无调笑。

    他竟也有看走眼的一天,恐怕在场最可怕就是这个看似最简单的男人了。

    “既然这矿脉是我的了,那就请你们都离开吧”

    叶蓁没有回应秦谷的话,声色冷冽道。

    矿脉主都发话了,众人就是脸皮再厚也没脸待下去,当下都匆匆离开了。

    秦谷也带着秦家天的人和苏坤一起离开了矿脉。

    一时间,原石矿脉处只剩下了叶蓁,司缪,农樱,风戊晔,陈魄和张柏。

    “风戊晔,你和陈叔先回集团,找人过来开采和看守矿脉”

    叶蓁看了看矿坑,垂着长睫,吩咐道。

    司缪说矿脉深处有东西,那必然不是普通俗世人能见的,眼下需要将他们都支走,她才好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如此神奇。

    “可是,这矿脉问题?”

    陈魄皱着眉,有些为难。

    这矿脉如果真的有问题,那可如何是好?

    “我自会解决,你们先去找人过来”

    叶蓁抿唇,说道。

    “好了陈总,我们先走吧,以叶总的手段,一定能解决这问题的!”

    风戊晔说着,就拉上陈魄和张柏一起离开了。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陈魄才反应过来,是啊,自家老板可不是个普通人,既然是矿脉深处出了问题,那说不定就是什么神奇的秘术!

    这么想着,陈魄就把这处矿脉神秘化了。

    当然,不仅是他,风戊晔也是这么想的。

    他知道叶蓁从来不做没把握的事,既然她花了三十个亿买下这处矿脉,那这个地方就一定是存在价值的,只要解决了秦家天所说的问题,将这三十个亿再赚回来不过是分分钟的事情。

    *

    另一边,坐在车上的秦谷神色有些复杂。

    “怎么,还在想刚刚的事?”

    与他同坐一辆车的苏坤问道。

    “苏市长,这叶蓁…可不简单啊!”

    秦谷无奈地摇了摇头,起初他还以为是仰光市的人将之神化了,可如今打过交道才知道,这个女人,的确不是个容易对付的角色。

    “你才知道?”

    苏坤苦笑,叶蓁是什么样的人,他昨日已经体会过了。

    “哦?听这话的意思是,苏市长对她了解一二?”

    经历过刚刚被震慑的事,秦谷此刻对叶蓁和司缪充满了好奇,忍不住开口询问,以往的他可不是个如此八卦的人。

    苏坤也没瞒着。

    秦谷此人大义,说是一根筋,其实还是颇有头脑的。

    一时间,苏坤把当初安凛,苏婉婉的事都说了出来,只是没有对号入座罢了,他也丢不起那个人,苏婉婉的事能瞒一时算一时。

    虽然自己那个不成器的女儿如今在仰光市也没什么名声可言了。

    “你是说,叶蓁乃是奇人,拥有超脱世俗的手段和能力?”

    秦谷低声说道。

    对于世上一些奇人异事,他也有所耳闻。

    身在黑道,怎么可能没遇到过古怪之事,就如那灵石矿脉,进不去深处也就算了,还总是莫名其妙地死人,若不是鬼怪作祟又是什么?

    “是啊,叶蓁不简单,日后必然不会困在区区仰光市”

    苏坤意味深长道,他早就看透了一切。
小说推荐